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0章 :你就继续惯着吧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0章 :你就继续惯着吧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0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还真的动气了啊?”  乔慕晚柔声说着话,抬手,用如玉般的手指,勾了勾自己鬓边松散的发丝到耳后,一脸的温柔。  “你说呢?”  两个小混蛋这么闹,给公司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根本就不是乔慕晚能了解的。  要不是今天发现的及时,及时制止了这件事儿,指不定这件事儿会闹得登上盐城财经新闻版面的头版头条,到时候,就需要厉氏的公关部出面澄清事情的起因、向社会公众道歉。  现如今的形式,每一个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树立企业形象,不过这厉氏倒是好,不树立企业的形象就罢了,相反,被自己的亲儿子、亲女儿败坏企业的形象,让企业极可能的陷入到企业形象危机。  如果说这件事儿真的传了出去,企业形象受了损,那么厉氏在房地产的开发、建设,乃至于其他地区的圈-地行动,都会受到政-府的阻碍,到时候损失的就不是钱的问题了。  看厉祁深语气不好的反问自己,乔慕晚挺无措的回望他。  关于公司层面上的事情,她一向不是很在行,不过见厉祁深锋朗的眉心间,漾着难以平息的火气,她察觉到了两个孩子这次确实闹得大了些。  “事情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厉氏的员工本来就多,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是赶在员工早上上班的时候闹事儿,可想而知,这件事儿一定闹得整个厉氏上上下下的员工都已经知道了。  厉祁深对于这件事儿并不想多说些什么,被两个小混蛋气着,他深邃的眉目间,始终舒展不开。  “带他们两个回去,我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人。”  说着话,厉祁深没有再看乔慕晚,按了传唤机让陆临川备车。  见厉祁深是真的不想看到两个小家伙,乔慕晚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强迫他允许两个小家伙回去。  “那我送他们两个人回去!”  乔慕晚去唤厉乖乖和厉淘淘,然后让两个小家伙和自己回家去。  “妈咪,你和老爸都谈好了吗?”  说到底,两个小家伙现在还是很在意能不能去三亚的问题,他们两个人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老爸就这样给他们两个人丢下,只带着自己的妈咪离开。  乔慕晚知道两个小家伙在担心什么,轻轻摇晃了几下头。  “妈咪还没有和你爸爸说,我晚点儿和他说!”  “妈咪,是不是老爸不肯听你的话啊?”  厉乖乖比厉淘淘会察言观色,她那会儿看到自己老爸的脸色很阴沉,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老爸很生气,所以完全能想象的到自己的妈咪去找了自己的老爸,自己的老爸根本就不通融。  说来,今天两个小家伙惹的事儿确实过分了,不过被自己的女儿这般质问着,乔慕晚还是否定了她的猜测。  “没有,你爸爸在忙工作,暂时不方便和妈咪说话。”  乔慕晚说完话,蹲下来了身体,一手拥着一个小不点儿,开口道——  “乖乖,淘淘,你们两个今天做的事情很不对,知道吗?这样的事情,妈咪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不然再有下次,妈咪真的会和你们两个人生气!”  见自己的妈咪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说话,厉乖乖和厉淘淘都蹙起来了小眉头儿。  “妈咪,我和乖乖没有做错什么啊?那个女人,真的和老爸……”  “淘淘,你还胡说!”  乔慕晚清冷下来了脸,不悦的看向厉淘淘。  被自己妈咪的样子看得心里不舒服,厉淘淘悻悻地扯了扯背带裤的背带,没有再出声。  “妈咪,我觉得哥哥没有说错什么啊,那个女人真的在、真的是在……”  “你们两个都还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话懂吗?你们两个人知不知道,你们两个人今天的行为,已经对你爸爸,还有你徐丽阿姨的名誉造成了影响,要不是念在你们两个人还小,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乔慕晚也顾不上自己说得这话多么没有理论凭据,尽可能的吓唬着他们两个人。  就像厉祁深现在的态度,如果两个小不点儿再不严格管教,以后不一定会闹出来什么事儿。  “啊?”  一听乔慕晚这么说,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当即都受惊吓了一般的吃惊一声。  “妈咪,有这么严重吗?”  “有!”  乔慕晚重重的点了下头儿,一脸的严肃样儿。  “不要觉得我在吓你们两个人,随随便便的生事端,是坏孩子才会做出来的事儿,不要让妈妈觉得你们两个人是坏孩子!”  被乔慕晚这么一说,两个小家伙变得更加的蔫。  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人都想做好孩子,不想做坏孩子,更不想自己的妈咪不喜欢自己。  埋头儿思忖了好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再抬起头儿来的时候,喃喃的出了声——  “妈咪,对不起,我再也不胡来了。”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不再胡来了,妈咪,对不起,淘淘知道错了。”  看着两个小家伙也并没有那么难以驯服,乔慕晚挺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这就是她的儿女,惹事儿之后,就知道认怂了。  ————————————————————————————————————————————————————  让陆临川先把两个小家伙送回水榭那边去,乔慕晚理了理思绪,去找了徐丽。  关于最近两天给徐丽带来的麻烦,乔慕晚真的很抱歉。  两个小家伙今天早上会离开家,来公司闹事儿,她真的始料未及。  到企划部找徐丽的时候,徐丽正坐在座椅里,在两个员工的劝慰下,痛哭不止。  一直以来,她都本本分分的想要在厉氏好好的工作,没想过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被两个小不点儿质问着,还有鼻子有眼的质问着,她这面子,真的是挂不住了。  “徐部长!”  乔慕晚特别难为情的唤了徐丽一声,她知道两个小家伙捅了幺蛾子,她作为母亲,有承担这一切的责任。  见乔慕晚过来,徐丽赶忙站起来了身体,她身边的两个员工也起身,向乔慕晚问好。  被公司的员工拿自己当总裁夫人这么对待,乔慕晚心里其实挺不舒服的。  不管怎样说,她一直觉得自己都和公司的员工是平等的,就这样被她们毕恭毕敬的对待着,有了一种自己高高在上的感觉。  颤了颤睫毛,她敛了敛眸,走上前。  见乔慕晚似乎有话要对徐丽说,两个员工识趣的离开了。  没有了两个员工在,乔慕晚微微拧着的眉头儿没有松开,面色挺凝重的握紧了徐丽的手。  “徐部长,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给你添麻烦了,我正式和你道个歉,对不起,希望这件事儿,不要让你有什么心理负担。”  听乔慕晚这么说,徐丽立刻大惊。  “乔工,你说这个做什么啊?我知道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也不是成心冒犯我,我没有在意啊!”  其实说不在意完全是假的,只是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儿,她一个做大人的,哪里能和两个小孩子计较,说出去了,指不定外人要怎么笑话自己。  乔慕晚知晓徐丽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她刚刚在哭,可以见得,她真的受了很大的委屈。  “徐部长,不管怎样说,我是孩子的监护人,他们两个人做的事不对,我做母亲的就有义务和你说一声道歉,我不想这件事儿影响到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怀这件事儿。”  见乔慕晚中肯的说着话,徐丽心里也不好再有什么想不开。  再怎么说乔慕晚都是小了自己十岁的人,在自己的眼里就是一个小妹妹,她也是做了母亲的人,知道做母亲的辛苦,所以完全能理解乔慕晚对孩子闹事儿这件事有诸多的无奈。  ————————————————————————————————————————————————————  乔慕晚从企划部出来以后,去厉祁深的办公室找了厉祁深。  厉祁深本以为乔慕晚已经离开了公司,不过看她并没有走,就抬起头儿,将身体依靠进座椅里,一双湛黑的眸,望着她。  “怎么回来了?”  “我刚刚没有走,让陆助理送两个孩子回去了,我去找了徐丽。”  乔慕晚走上前,将自己的身体,倚在厉祁深的桌边,近距离的看着昂藏笔挺身躯到座椅中,一派闲适姿态的男人。  “找徐丽?”闻言,厉祁深挑了下眉梢。  “嗯,我去给她道了个歉!”  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乔慕晚如实把话说给了厉祁深听。  似乎懂乔慕晚找徐丽道歉是什么情况,厉祁深并没有什么反应,毕竟正常说来,这件事儿,是因为给徐丽一个交代,不让这让作为受害人的她,心里会更憋屈。  见厉祁深没有和自己说话,乔慕晚知晓,这个男人什么都明白。  将自己的小手,往桌边放了放,她又轻动了几下唇,“你……要不要给徐丽先换一个工作环境?”  昨天和今天都在闹徐丽和厉祁深之间关系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会儿正是公司人议论最min-感的时期,乔慕晚怎么想都觉得应该让徐丽暂且避一避风头儿,免得承受不住这么多人的议论。  “换一个工作环境?有这个必要?”  厉祁深反问一句,语调带着质疑。  和乔慕晚想的不一样,他这个时候要是真的把徐丽调走,其他人才会比比划划,说一些有的没有的事儿,把本来没有什么事儿的事情,说得有了那么一回事儿。  “现在她的处境已经是众矢之的了,我觉得换一个环境让她工作,不至于让她心里不好受。”  厉祁深:“……”  “深圳那边不是有一块地需要考察嘛,你让她出差几天,等关于这出闹剧的风头儿过去了一些,你再让她回来,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好?”  厉祁深完全不赞同乔慕晚的话,语气咄咄逼人。  “如果事情都想的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公司至于这么不好打理?”  被厉祁深反问一句,乔慕晚立刻就没有了话,  确实,她想得不是那么长远,只考虑了眼前的一些琐事儿进行处理,没有更深-入的去想其他的事儿。  见厉祁深绝对强势的态度反对自己,乔慕晚看向他。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要如何平息这出闹剧?”  “没有什么打算,两个小pi孩以后,还不至于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厉祁深这话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她悻悻地撇了撇嘴。  “你既然说‘不至于’还冷着个脸,让我觉得事情有多么难处理呢!”  见乔慕晚这样一副样子和自己说话,厉祁深眸光冷沉的盯着她的脸。  半晌,冷冷的掀动嘴角,只吐出来一个字——  “蠢!”  ————————————————————————————————————————————————————  厉祁深并没有怎么和公司员工澄清关于他和徐丽之间的这件事儿,只是下达了命令,把厉氏在首都那边分部工作的杨文华,也就是徐丽的丈夫调回来了厉氏的总部这边。  有徐丽的丈夫回来和徐丽一起工作,关于厉祁深和徐丽在一起的谣言,直接不攻自破。  乔慕晚真的就没有想到事情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厉祁深给解决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就是比他们这些庸俗之人有远见,果然能坐上厉氏总裁这个位置,手腕和处理事情的办法,不是他们常人能及的。  见公司一场闹剧的事情也解决了,乔慕晚随厉祁深坐车回家的路上,提了关于厉氏周年庆以后带两个孩子去三亚玩的事情。  乔慕晚刚把话说完,厉祁深就直接冷漠的拒绝了她。  对于两个熊孩子,他必须给他们两个人一个深刻的教训,不然,以后两个小混蛋指不定要如何闹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见厉祁深这么坚决的拒绝了自己,乔慕晚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  沉默了有一会儿,她再度用商量的口吻和厉祁深对话。  “这件事儿,你真的就不能再通融一下了吗?两个小不点儿已经和我道歉了,而且,我也答应了他们两个人会说服你,让你带他们两个人去三亚,你就这么残忍的拒绝了我,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怎么树立威信?”  “谁管你以后怎么树立威信?别和扯没有用的,这件事儿,没得商量。”  厉祁深继续决绝的态度,不管乔慕晚说什么,她就是把嘴皮子都磨破了,这件事儿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乔慕晚见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暗自叹了一声气。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威胁厉祁深说如果不带两个小不点儿去三亚,她也不去了。  只是这话,她只是想了想而已,终究没有说出口。  乔慕晚不打算再就这件事儿和厉祁深说些什么,厉祁深却开了口。  “别心里想什么鬼主意准备说服,你对他们两个人不苛刻点,这样的事儿,还会发生第二次,这次,我能及时处理,没有让公司形象受损,我不能保证下一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能走运的处理好。”  人的能力虽然被定义为了无限,但是在某方面来讲,人的能力又是有限的。  就拿处理事情这件事儿来说,一个人不是神祗,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把每一件事儿都处理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处理好事情,都是有一定的幸运成分在里面。  厉祁深不觉得他次次都能走运的化险为夷,所以,某些事儿,发生一次就有阴影了,他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乔慕晚也不是不知道厉祁深说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但是,她身为母亲,内心深-处总是柔-软的,不管如何,她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像厉祁深那样对孩子不上心,要不动不动就言语冷斥。  见乔慕晚有皱眉的痕迹,厉祁深掀了掀眼皮,跟着,语气不悦的出了声。  “你就惯着吧,以后给你惹事儿,别找我给你处理!”  ————————————————————————————————————————————————————  回到了水榭,一路上,乔慕晚就厉祁深的话想了很多。  确实,她也觉得自己对两个孩子似乎也太过和善了,从来没有拒绝过她们两个人的任何要求。  如果是之前,她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不过今天经历的事儿,再加上厉祁深的话,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改变一下对孩子的态度。  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来了水榭这边,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立刻从客厅的沙发里跳下来身体,连拖鞋也顾不上穿,笨拙的跑向玄关那里。  因为知道自己惹了事儿的缘故,看到自己的老爸和妈咪,两个小家伙立刻像是部队里的小哨兵一样,拔直了腰板,像模像样的大叫一声——  “爸爸、妈咪!”  听着孩子奶声奶气,却是脆生生的声音,乔慕晚心里不禁一阵柔-软。  但是仅仅是几秒钟的柔-软,她就敛住了眉目间的柔和,以一声挺生疏的姿态,点了点头儿。  而厉祁深对于自己儿女对自己马首是瞻的讨好样儿,丝毫不放在心上。  散漫的睨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他迈开修长的腿,换下拖鞋,直接往楼上走去。  见自己的老爸对自己不予理睬,两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在说“老爸好像还没有消气!”  相互对看了一眼后,两个小家伙眨巴眨巴了眼,把目光又看向乔慕晚。  “妈咪!”  或许是知道乔慕晚温柔的性格是他们两个人下手的弱点,两个小家伙对于厉祁深的爱搭不理也不在意,蹦蹦哒哒的奔向乔慕晚,作势就要去抱乔慕晚。  就算是不能像厉祁深那样对她们两个人爱搭不理,但是至少,自己也要做到“恩威并施”,只有这样,她们两个人才不至于因为有自己给她们两个人撑腰,继续惹是生非。  不似之前对两个孩子的温柔姿态,乔慕晚在两个小家伙向她跑来时,故意侧开了身体,避开了两个小家伙的拥抱。  看到了自己的妈咪闪躲开自己,厉淘淘和厉乖乖一脸茫然的姿态去看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