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3章 :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3章 :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一直都沉着个脸看两个小家伙又是买东西,又是付款的厉祁深,眉峰全程紧锁。  乔慕晚一直都在说他,别当着孩子的面儿对她动手动脚,免得给两个孩子的成长带去不好的影响,现在可好,两个小-屁-孩无师自通,不用任何人教,连这样成人的东西,买起来都得心应手。  末了,厉淘淘和厉乖乖欢快的跳下椅子,一脸邀功样子的看向厉祁深。  “老爸,我和乖乖已经帮你办好了,你是不是可以带我们两个人去三亚了?”  两个小家伙脸上浮现着灿烂的笑,因为想到三亚之旅,心里就像是开了花一样兴奋。  听着自己的儿女一副得意样子和自己邀功,厉祁深黑透了的脸上,说不出自己心里这会儿是怎样一个感觉。  “老爸,你怎么不说话了啊?你不满意我和哥哥替你做的这些事儿吗?”  厉乖乖看到自己老爸不好的脸色,歪着个小脑袋,茫然的问着。  厉祁深抿紧着唇,回望了自己女儿澄澈的眉目好一会儿,才扯开了唇。  “谁教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问及到了这些事儿,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呜呜囔囔的开了口——  “是二叔,是二叔教我们两个人的。”  其实不然,告诉厉乖乖和厉淘淘给厉祁深和乔慕晚制造浪漫的人是舒蔓,因为之前有过一次自己送给乔慕晚情-趣-内-衣的事情,听说两个人很和谐的过了一晚上,所以当厉乖乖和厉淘淘来找她寻求帮助的时候,她直接支了这个招,说这个招最能助兴。  厉乖乖本来就是想让自己老爸老妈过很和谐的三亚之旅,有了舒蔓的这个建议,他们两个人越发的觉得自己二婶的主意太好了,就学了如何网购的步骤,买了情-趣-内-衣给他们两个人。  不过舒蔓料想到了两个小家伙是有目的的问自己这个问题,就说了如果有谁问你们是谁出的主意,不能把她这个主谋供出去。  两个小家伙虽然还小,但是知道做人要讲义气。  所以,厉祁深问他们两个人是谁教的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支支吾吾的避开了舒蔓,说是自己的二叔厉祎铭教他们两个人的。  闻言,厉祁深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甚。  瞧见自己老爸的唇,抿成了一道弧线,厉乖乖和厉淘淘完全不知道自己老爸对于他们两个人这个举措,是什么态度,是满意,亦或者是不满意。  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个小家伙都小大人似的皱起来了眉头儿,然后,没有按捺住想要知道自己老爸到底是要不要带他们两个人去三亚,就异口同声的问——  “老爸,你到底要不要带我们两个人去三亚?我们两个人真的好想去三亚玩,你带我们两个去三亚,好不好?”  听着奶声未退去的稚嫩声音,在自己的耳边,不住的响起,厉祁深滑动了下xing-感的喉结,随即,从薄唇间,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挤出四个咬牙切齿的字眼——  “不好!没门!”  ————————————————————————————————————————————————————  厉氏的周年庆和往年一样,隆重而华丽的举行。  夜色,悄然而至,绚丽的霓虹灯,光鲜夺目的耀亮整座城市。  重新回到公司上班的乔慕晚,没用几天就和同事如同四年前那般相处融洽。  不过不同于之前的是,她这次,是以厉祁深妻子的身份出席晚宴,而不是像之前那般,只是厉氏万人中的一名员工来参加厉氏的周年庆。  “厉总,少夫人。”  酒店门口的侍者开了门给厉祁深和乔慕晚,然后礼貌的唤着他们两个人。  乔慕晚换上了一身修身银色长裙,不着过多装饰花纹的礼裙,束腰设计的裙裾,勾勒她纤细的身子,单肩流线型设计款式,袒-露她两个圆润的肩膀。  挽着随意的发髻,岁月似乎并没有改变乔慕晚的容貌,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的她,依旧光鲜夺目到让人移不开眼。  素净的小脸上,五官秀气,透着灵性,让人看了就喜欢的不行,尤其是她今日选择的这件礼裙,无形中,赋予了她高傲又冷艳,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气质。  厉祁深自然是不用多说,向来在人群中出挑的他,无论是站在哪里,都是一道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风景线。  今日的他,穿了一套修剪整齐的纯手工黑色西装,笔挺的身躯,被黑色的布料完美的勾勒着他脊背和身型的轮廓,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完美无缺。  入了会场,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宾客和员工。  有四年没有参加过厉氏的周年庆了,乔慕晚再次参加厉氏的周年庆,除了设计部的一些人员之外,有很多的宾客和员工,她都已经不认识了,亦或者说是从来没有见过。  有宾客上来和厉祁深打招呼,乔慕晚先是优雅得体的应付了几位宾客,后来觉得自己跟在厉祁深的身边,对商业上的事情也不是很在行,生怕有宾客问了自己一些什么,自己回答不上来会给厉祁深丢脸,就说自己要去陪陪厉老太太。  厉祁深没有执意留乔慕晚在自己的身边,对她应允的点了头儿,跟着继续和来往儒商宾客谈笑自如。  乔慕晚去找厉老太太的时候,厉老太太真在和几个同龄的夫人在谈笑,她瞧见了,笑了笑,没有上前去打扰,而是找了一处角落去坐下。  安静的坐在角落里,乔慕晚在晃动的人群中,看着厉祁深笔挺的身姿,着一袭纯手工黑色西装,面容沉静的在几个业界人士之间攀谈,不禁想到了四年前的一幕又一幕。  差不多也是这样的环境下,她当时不像现在这般理所当然的站在厉祁深的身边,而是压制着某种情感,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存在。  在想想当年的事儿,一转眼,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走过了整整四年。  四年的时间,岁月似乎没有改变厉祁深什么,他还是自己初见时那边冷峻坚毅,从容淡然,让自己不自觉的沦陷了心。  会场里,悠扬的小提琴音乐的声音响起,流窜在每一处,所到之处,都泛起悦耳的音符。  在司仪慷慨激昂的话语声中,厉祁深代表厉氏,上台致辞。  望着语言流畅、身姿笔挺的厉祁深在台上说话,乔慕晚的目光都随着他的话,折射出来了笑意。  细白的小手,如葱段一样白嫩的抵在菱唇上,对于这个男人,她实在是喜欢的不行,不管是什么样的他,她都深爱不移。  在热烈的掌声中,厉祁深致辞完毕,下了台,跟着,他继续擎着酒杯,一副儒雅淡然的姿态和一些儒商大贾,在人群中谈笑着。  冷餐过后是晚宴,众人交谈甚欢着,会场每一处都流窜开和谐美好的韵律。  乔慕晚陪在厉老太太身边和几位太太闲聊间,自己的小手被一道力气拉住。  错愕的回过头,看到厉祁深,乔慕晚莞尔。  “你怎么过来了?”  她记得他刚才一直在和一个合作商在聊天,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得自己身边。  “和我走。”  厉祁深说了话,让乔慕晚一愣。  “晚宴呢,去哪里?拜托,你可是这次周年庆的东道主。”  作为厉氏周年庆的主人,乔慕晚怎么都觉得他们两个人这个时候离开有些不妥。  不过厉祁深不这样认为,“厉氏的董事都在呢,再说,有我爸那尊大佛在,哪里需要我?”  听厉祁深这么说,乔慕晚还是有些不解,这好端端的要去哪里。  “我们离开真的好吗?”  “磨叽!”  见乔慕晚就这个话题还在问着自己,厉祁深二话不说,拉着她的手,直接往会场外走去。  乔慕晚有些避而不及,都顾不上和厉老太太打一声招呼,把酒杯放下了以后,就随厉祁深出了会场。  ————————————————————————————————————————————————————  一出会场,厉祁深就把乔慕晚带去了走廊的一个角落。  没有来往的人员,再加上角落处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他拥着她的腰肢,一把就把她抵在了墙壁上,跟着,翻天覆地的亲吻,直接占据了乔慕晚的感官世界。  “嗯……”  乔慕晚没有意识到厉祁深会突然亲吻自己,被迫扬着小脸,承受厉祁深对自己准确无误的亲吻。  厉祁深修长的手,挑高乔慕晚的下颌,霸道的入侵,狷狂而蛮狠、如同翻涌的江水,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粉-润的唇瓣,被厉祁深带着难耐的碾-压,有些重的力道,让乔慕晚细秀的黛眉,有些吃痛的蹙到了一起。  刚刚在台上做致辞的时候,他就发现她的目光一直在看着自己,把自己看得都有些精力不集中。  有好几次,他都险些说错了话。  所以,下了台以后的第一个念想就是狠狠的咬她一顿。  想着因为这个小女人看自己时的澄澈目光,让自己在众人面前险些出了丑,厉祁深加重了唇齿间的力道。  死死的咬住乔慕晚的唇,厉祁深舌尖儿抵住乔慕晚的齿冠,行径野蛮的ci-chuan。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她今天这么惊艳样子的影响,他明明在来酒会现场之前,已经品尝到的甘甜,但是这会儿,还是像是致命的毒药一样,让他难以自控的想要更多的亲吻她,拥有她。  粘合的力度越来越大,两个人之间缠-绵的温度也在不断的攀高。  厉祁深就像是不会疲倦似的,一秒钟也不想离开的缠着乔慕晚,而乔慕晚根本就抵不过这样的强势,不消一会儿就主动的用手圈住了厉祁深的脖颈,与他忘我的缠在了一起。  好久好久的一段时间过后,气息不稳的两个人才放开了对方的唇舌。  厉祁深没有拿开乔慕晚腰肢上面的手,继续拥着她,凌乱的气息,压抑的喷洒在她的耳畔。  “还记得四年前么?你和我都被下了药的那晚……”  厉祁深没有接着说,留下了一个想象的空间给乔慕晚。  一听厉祁深提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乔慕晚红了脸颊。  四年前,同样的时间,因为两个人都同时被人下了药的原因,两个人真真切切的过了靡-乱的一-夜。  那一-夜过后,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她和他之间,再也做不到鸵鸟心理的规避这样的真相,就此像是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一样,谁也无法再挣脱开。  “你还好意思说!”  乔慕晚似乎不愿意的抬手抡起粉拳,打了厉祁深的胸口一样。  见乔慕晚似乎不愿意的样子,厉祁深风情的笑了。  “今天很有纪念性。”  厉祁深说着话,不稳的气息,又有些压抑的喷洒到了乔慕晚白-皙的脖颈上。  “你刚刚从台下看我的时候,把我都看ying了!”  他毫不忌讳的说着自己心里真实的话。  那会儿的他,被乔慕晚目不转睛,似乎带着某种歆慕的注视着,他真的觉得他的身体里,藏着一团火,让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贲力的燃烧着。  耳边充斥着厉祁深的胡言乱语,乔慕晚在他又一次在自己耳边凌乱呼吸的时候,咬了他的耳垂。  “不正经。”  碎碎念了一句,她像是故意似的,咬了他的耳垂一下后,改用舌,舔舐他的耳部轮廓。  本就受不了乔慕晚对自己的撩-拨,她只是随意的舔舐了几下,厉祁深就觉得他的身体,又涨又痛,有什么东西要窜出他身体一般。  “要命!”  难耐的从齿缝间挤出话,厉祁深突然把放置在乔慕晚腰身上的手,下移,捧住了她的翘尖儿……  “嗯……”  细碎的声音,像是巧克力的甜丝一样的缠绕开来,直截了当的刺激着厉祁深的耳膜。  掌心间盈实的感觉,让他身体更是涨得难受。  “我觉得我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厉祁深难耐的说着话,xing-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  见厉祁深这样一副隐忍的样子,乔慕晚有些被他逗笑了。  “活该!”  她俏皮的说着话,然后故意挑战他底限似的,伸出小手,下意识的下移,握住了他。  “你……”  意识到乔慕晚这会儿对自己煽风点火的动作,厉祁深难耐的发出声音,手上捧住他的掌心,不自觉的一紧。  被厉祁深的力道弄得自己有些疼,乔慕晚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颤。  “干嘛那么用力?疼……”  “知道疼,你还惹我?嗯?”  被厉祁深一问,乔慕晚有些脸颊发烫,贝齿咬了咬唇,她反驳——  “是你先挑起来的!”  对于乔慕晚的指责,厉祁深也不恼。  “嗯,是我先挑起来的。”  他笑着,嘴角处风情的涟漪,妖孽极了。  “不过负责平息的工作,归你了!”  说完话,他将她拦腰抱起,开了旁边房间的门,两个人就抱在一起的动作,进了房间……  ————————————————————————————————————————————————————  “哥哥,你觉得老爸到底有没有骗我们啊?”  厉乖乖和厉淘淘把乔慕晚行李箱里的睡裙翻出来,把买回来的各式各样的qing-趣-内-衣,塞-到了她的行李箱里。  “不知道,不过他说了,应该不能骗我们两个人!”  厉淘淘一边把手上五颜六色的东西往乔慕晚行李箱的暗格里塞着,一边说着话。  “不管了,如果他要是欺骗我们两个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不带我们两个人去三亚,我们就把买他买这些东西的事情,告诉妈咪!”  “啊?要告诉妈咪啊,这样真的好吗?”  毕竟这个主意是他们两个人精心策划的,就那样告诉自己妈咪,说是自己老爸搞出来的事情,这样栽赃嫁祸的事情,厉乖乖怎么觉得都觉得不妥。  “有什么不好的吗?老爸要是骗了我们两个人,不带我们两个人去,我们就这么干!”  厉淘淘撅了撅小嘴巴,然后一脸的酷酷样儿。  “我们两个人为了他们两个人真的是煞费苦心了,你看,公司的周年庆我们都没有去,而是在家帮老爸搞事情,他要是不带我们两个人去三亚,这个人也太臭屁,我以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帮他了的。”  听自己的哥哥这么说,厉乖乖觉得也十分的有道理。  “嗯嗯!”  赞同的点了点头儿,“那我们两个一会儿把去三亚的东西都收到书包里,老爸要是不带我们两个人去三亚,我们两个人就向妈咪举报他,我就不信了,到时候妈咪还会偏帮他。”  “嗯,对!”  说着话,两个小家伙继续鼓捣着手里的东西到乔慕晚的行李箱里。  待把情-趣-内-衣全部都收到了乔慕晚的行李箱里以后,厉淘淘让厉乖乖,把厉祁深的行李箱也拿来。  “乖乖,你去把老爸的行李箱拿来。”  “把老爸的行李箱拿来?你要做什么?”  不解自己的哥哥要干什么,厉乖乖一脸的疑惑。  “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就把老爸的行李箱拿来得了!”  “哦!”  厉乖乖被自己的哥哥不耐烦的对待,憨憨的应了一声。  把厉祁深的行李箱拿了过来,两个小家伙一看才发觉他的行李箱上了锁。  望着有密码锁的行李箱,两个小家伙皱了皱眉头儿。  “真是的,以为自己装了国-家-机-密啊,还给行李箱上了锁!”  厉淘淘两手抱怀,不悦的哼唧了一声,然后把手上的两盒冈-本丢在一旁,自己两个眼睛盯着行李箱的密码锁,打量了起来。  厉乖乖本来还在观察行李箱,见自己的哥哥把两盒“气球”丢开,不解的撅高着小嘴巴。  “哥哥,你是要往老爸的行李箱里放气球吗?”  实在是不解自己的哥哥拿两盒“气球”搞出来这样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她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