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1:第34章 :谁也不要离开谁

番1:第34章 :谁也不要离开谁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实在是不解自己的哥哥拿两盒“气球”搞出来这样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她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  “哥哥,老爸和妈咪都是大人了,不喜欢玩吹‘气球’这样的游戏啊!”  “你懂什么啊?笨蛋,这个东西不是用来出气球的!”  “那是用来干什么的啊?”  厉乖乖不懂,歪着个小脑袋问着厉淘淘。  “是用来干什么,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就别知道了!”  “为什么啊?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啊?”  厉乖乖不愿意了起来,对于厉淘淘比自己早出来十分钟,就总是一副比自己老成的样子管着自己,限制自己,不告诉自己这些那些的,她就不开心的厉害。  “我说了你不能知道就是不能知道,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哼!”  见自己哥哥不肯告诉自己,厉乖乖有些委屈,当还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悻悻地撅高自己的小嘴巴。  厉淘淘一门心思都在研究厉祁深行李箱的密码锁上,懒得搭理厉乖乖,就自顾自的研究了起来。  不知道自己的老爸会设置一个什么样的密码锁,厉淘淘抓耳挠腮了一下,本能反应的试了试自己的生日。  只是他太高估了自己,厉祁深行李箱的密码锁根本就不是他的生日日期。  “居然不是我的生日日期,哼!”  心里咕哝了一声,厉淘淘又想到了厉祁深的车牌号。  只是,他知道自己老爸就有七辆车,他完全不知道该试哪一个,而且有的车牌号,他还不大记得。  一再细着心思捉摸也没有捉摸出来自己老爸行李箱的密码锁是什么。  见自己的哥哥因为打不开自己老爸行李箱的密码锁,哼了哼声。  “打不开了是不是?”  听得出来自己妹妹的声音有些埋汰自己的意思,厉淘淘瞪了她一眼。  “像你能打开似的!”  “我当然能打开啊!”  厉乖乖一脸的讪讪然,那傲娇的样子,真就是自己能打开行李箱的表现。  看着自己的妹妹很能耐似的和自己叫板,厉淘淘不悦的哼着声。  “那你就来打,打不开就别吹牛皮!”  “谁说我吹牛皮了,我来打就我来打!”  说着话,厉乖乖扬着个小下颌,高傲极了的走到厉祁深的行李箱那里。  看了眼四位密码锁的行李箱,她歪了下小脑袋,输入了乔慕晚的生日日期。  “咔擦”一声,行李箱的锁随着她按下锁,打开了。  看着密码锁真的被自己的妹妹给打开了,厉淘淘诧异极了。  “你真打开了啊?”  “那你看!”  厉乖乖一脸的得意,那样子就像是在说,我看你以后还鄙视我不。  把两盒冈本塞-进了厉祁深的行李箱,再把行李箱给合上以后,两个小家伙算是搞定了全部的事儿。  “好了,都搞定了,走吧,去收拾我们自己的东西吧!”  “嗯!”  厉乖乖点头儿,然后两个小家伙出了厉祁深的房间。  ————————————————————————————————————————————————————  不同于,不同于宴会场杯盏交-欢、觥筹交错的喧嚣,全景式的套房内,压抑着粗喘的气息,急促而荒-诞……  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进了门,乔慕晚没有从厉祁深的臂弯中跳下身体,就和她难舍难离的亲吻在了一起。  乔慕晚主动着,厉祁深也不是被动的那种人,将她的身躯抵在墙壁上,俯首捏着她圆润的下颌,纠缠住她的唇舌,忘我的shun-xi起来。  厉祁深一分一秒都不想让自己离开乔慕晚的唇,他长she抵着乔慕晚的齿冠,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她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公尺掠城的探-ru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乔慕晚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一种让自己在暗中放肆刺激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没有矫情的排斥厉祁深,她半悬着自己的身体,提高自己下颌的弧度,圈着厉祁深的脖颈,与他芳汁交融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倏地收紧乔慕晚的腰身,没有松开她的唇,就把她直接推倒在了松-软的大chuang上。  纤柔的身体在chuang铺上,猝不及防地一弹,乔慕晚唇齿间微薄的呼吸刚刚得到了清新的换气,却仅仅是刹那后,就再度被厉祁深被完全的封住。  慵柔的手指,扣住乔慕晚的后脑,厉祁深吻得很用力,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含着她,把她全部吞没在自己的唇-舌间。  没有足够强烈的光线,环境的空间里,除了外面星星点点的微光以外,一切都被镀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被厉祁深撩拨到浑身上下热浪席卷的乔慕晚,没有顾及的缠着厉祁深,自己主动去热切的回吻他的同时,两个小手,在他身上摸索的解开他的束缚。  感受到乔慕晚的热情,厉祁深嘴角勾起,风情的一笑。  “这么主动?”  对于厉祁深的话,乔慕晚虽然羞,但想到今天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天,她也就不去顾及厉祁深会讥笑她,仰了仰自己的下颌,微微提高上半身。  “你不喜欢吗?”  她问着,酥-媚的声音如丝如缕,带着让人犯罪的诱-惑-力。  跟着,为了放纵自己,她用粉-润的舌,描绘厉祁深完美弧度的唇形。  唇上,阵阵湿润漫过,厉祁深暗中的鹰眸,因为乔慕晚的主动shun-xi,涤荡出万种风情的涟漪。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她的主动,她这个样子,简直把他身体都要燃爆了。  “爱死你这个小妖精了!”  厉祁深说着话,继而,忘我的吻,在她圆润的肩头儿,密密匝匝的落下……  室外,有忽明忽暗的光线,顺着窗棂洒下,绰绰约约的映衬在旖旎缠-绵的两个人的身上。  伴随着两个人如火如荼的亲吻,身体上面的束缚都变得形同虚设。  没有放开彼此的唇舌,乔慕晚自己用细细的贝齿,轻轻地磨蹭着男人削薄的唇瓣,顺着他轻吐呼吸的唇缝探-ru,用自己的小丁香,浅尝辄止的找寻厉祁深的舌。  乔慕晚圆润的香肩下,银色的裙摆被拨开、滑落,让泛着点点莹润光泽的肌肤,美得就像是一层镀上了象牙白的雕塑,绽放于空气中。  有流溢的光线打下,厉祁深看到乔慕晚白-皙的肌肤,在自己的眼中,绽放极致的性-感,要命的让他的身体一再的起着反应。  乔慕晚被厉祁深被动的虚压在身下,她澄澈的目光中,呈现出男人在光线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处都刀裁般凌厉的轮廓,俊绝的让她忍不住顺着他的眉骨往下,一寸、一寸沿着他的倨傲脸部线条,轻柔的抚-摸着。  被乔慕晚的小手慵柔的划过自己的脸颊,厉祁深倏地一下子咬住了她的手指。  “磨人精!”  厉祁深咬住乔慕晚手指的动作,让思绪飞脱想着自己事情的小女人,忍不住一个激灵。  “总说我是磨人精,你就没有另外的词汇形容我?”  她忍不住哼唧一声,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这么久,她听过他叫自己最多的词汇就是“小妖精”、“磨人精”,很少有听到其他的称呼,甚至于几乎没有其他的称呼。  “你不喜欢这次词?”  厉祁深自认为“磨人精”这个词最适合乔慕晚不过了,让他再想出来其他的词汇来形容她,似乎有些难。  “有点儿!”  乔慕晚如实的回答厉祁深,一般说来,别人家的丈夫都是唤自己的妻子是“宝贝儿”什么的,虽然老套了些,但是厉祁深却从来没有这么叫过自己。  “你换一个词唤我!”  乔慕晚要求着,微微拉离开了一些和厉祁深之间的距离。  “想不到!”  乔慕晚:“……”  厉祁深低低的说着话,他不是那种会说腻腻歪歪的话的人,也不是那种会脑洞大开的想一个“女-王”之类的称呼称乔慕晚,唯一觉得贴近她的词汇,就只有“小妖-精”、“磨人精”这样的词汇。  见厉祁深对自己的称呼不新奇,乔慕晚有些不愿意,哼了一声,作势就想抽离回来自己的手指。  却不想,乔慕晚一动,厉祁深性-感的唇瓣中,牙齿强势的咬住她,根本就不给她逃离开的机会。  “小孩子吗你?怎么动不动就和我闹脾气?”  厉祁深声音黯哑,在两个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下,变得粗噶起来。  一直以来,厉祁深都觉得这个小女人比自己小了八岁,自己迁就她一些没有什么的,但是一些琐事儿她就和自己来了脾气,他有些无奈,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  乔慕晚也不想和厉祁深闹脾气的,本来两个人的情调很好很好,在一起会很愉快、很愉快。  只是,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看自己的,似乎,自己还没有听过他说评价自己的话。  “我想知道你到底怎么看我的!”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起伏的动作一滞。  借着不是很清明的光线,他垂下黑眸,气息凌乱的盯着乔慕晚隐隐有汗丝浮动的小脸。  盯了她足足有半晌,他嘴角微动——  “真的想知道?”  “嗯!”  乔慕晚重重的答应着。  “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当时为什么会对我……上了心!”  乔慕晚不好说厉祁深怎么就对她非得到不可,想了想,换了一种委婉的口吻。  见乔慕晚有些可掬的样子,厉祁深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  再目光灼热的盯着她的眼时,他一本正经道——  “第一次都给了你,你说我为什么对你上了心?”  乔慕晚:“……”  虽然说这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可以把自己女人的第一-次完好无损的给自己,但是身为女人,她们同样也会计较这些,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她们不得不看开自己男人的第一次不是自己的。  “这么盯着我做什么?不信?”  对于厉祁深的询问,乔慕晚重重的“嗯”了一声。  “你怎么可能是第一次?”  不是她真的不信他,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有理有据可寻。  在自己之前,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前仆后继,不计其数,他怎么就可能没有看了有冲动的,这一切太不现实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  “就是不可能啊!”  如果说这个男人是第一次,他怎么能技术那么娴熟,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男人都不可能是第一次。  闻言,厉祁深笑得眉目更加深邃好看起来。  “和你那晚,是第一次。”  虽然说到了他这个年纪,没有点女人不显示,不过他真刀实枪的提枪,乔慕晚真的就是第一次。  其余的女人,不过有的是为了生意,不得不配合,让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人围着自己转罢了。  但是仅限于让那些女人围着自己,他从来不会自制力不好的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儿。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将信将疑。  终究是没有按捺住心底里的好奇,扯了扯嘴角。  “那你怎么会那么多的……”  “姿势”两个字,乔慕晚没有说出来,她觉得自己要是真的那么问了,这个男人指不定要怎么讥诮自己。  见乔慕晚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爱抚她,抵的更ru……  “可能是温司庭他们喜欢看岛-国-片,我耳濡目染了些!”  “你……”  听厉祁深这么说,乔慕晚真的觉得羞耻死了,他们那些男人就是不知道害臊。  “不过后来和你在一起,无师自通,做着做着就自己悟出来了。”  见厉祁深说的话有些五迷三道起来了,乔慕晚哼了哼声。  “真是败给你了!”  “是我败给你了,我厉祁深从来没有承认败给过谁,但是你,我承认,我败给你了!”  乔慕晚:“……”  “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看你的吗?我告诉你,只有你能有让我理智全无的本事儿,所以,我既然降服不了你,只好收了你,然后把你chong的无法无天!”  乔慕晚:“……”  “还有,你是唯一一个让我看了有xing冲动的女人,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要怎么看你,不过,这辈子,大概是离不了你了,不然我可能活不成了。”  听了厉祁深的话,乔慕晚说不感动是假的,让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说情话,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不过他说的这些话,已经深-入自己的心扉了。  抬手手指,她顺着他的眉骨,一寸一寸的下移,落在他xing-感的薄唇上时,她悠悠掀动嘴角——  “我不会离开你,因为离了你,我也活不成了!”  随着乔慕晚话语尾音的低落,她再度吻上了他的唇。  早就没有什么理智可言,被乔慕晚再次亲吻,厉祁深立刻浑身被热-浪席卷。  借着不是很清明的光线,凝着乔慕晚近在咫尺的小脸,厉祁深罡气十足的眉心处,荡漾起一抹放肆的涟漪。  没有再去犹豫,他抬手,将乔慕晚置于自己与chuang铺之间,然后抬手,顺着她的躯干,you-走起来……  没有了束缚的遮挡,乔慕晚藏匿在衣料中的美好,让暗中一双深邃的眸,荡起危险的精芒。  后背处的金属扣被解开,被释放的粉-雪,再也没有禁锢的弹跳而出。  肌肤处瞬间一凉,乔慕晚没有意识到厉祁深到底速度多快的卸下了自己的束缚,等到她有意识的想要用两手遮住自己,厉祁深将她的两个手腕压到脑袋的两侧。  旖旎遮挡物,形同虚设的落在乔慕晚的白-皙的胸脯上,厉祁深深邃的目光落在吸睛的沟壑间,此刻,哪怕没有过分清明的光线落下,他依旧可以看到乔慕晚滑腻如羊脂一般珠圆玉润的肌肤上,泛起一层让自己赏心悦目的粉色小颗粒。  尽管此刻没有光线的映衬,但是想到厉祁深在暗中一双凌厉的眸,像是薄刃的刀子一般,沁着飒然的白光落在自己的酥ruan上,她咬紧唇瓣。  厉祁深忽的俯身落下一连串湿热的吻,让乔慕晚忍不住的蜷缩起脚趾。  “嗯……”  细碎的声音,美妙的像是一曲华尔兹,从乔慕晚的菱唇间溢出。  两个秀美的长腿,不自觉的jia-jin,然后轻轻地摩挲着她渐渐变得燠热的身体,在无意识下,不自觉的曲起,盘在了厉祁深壁垒分明的腰间。  厉祁深手指,沿着乔慕晚完美腿型往上……  意乱情迷的乔慕晚,已经为厉祁深做好了准备。  银色的裙裾被掀开,拉高到腰部,厉祁深伸手就去扯乔慕晚蕾-丝镂-空的底-裤。  没有开灯,两个人就凭借着感觉往yu-wang的深渊中堕落,刺激又兴奋的感觉,如同浪潮一般席卷了他们两个人。  乔慕晚彻底的没有了束缚,手指下移,摆正彼此的位置……  按捺不住浑身上下被烈火焚烧一样的感觉,厉祁深快速解开自己的皮带,在乔慕晚的带领下,直接没ru……  ————————————————————————————————————————————————————  坐在去机场的车上,乔慕晚始料未及的发现两个小家伙也被允许去三亚了。  “妈咪!”  看到自己的妈咪,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唤着她。  “淘淘,乖乖?”  乔慕晚有些诧异的唤着他们两个人。  发觉到了自己妈咪的神情有些古怪,两个小家伙知道自己的妈咪一定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被自己的老爸允许去三亚的事情了。  “妈咪,你是不是在好奇我和乖乖怎么和你,还有老爸一起去三亚了啊?”  “嗯!”  乔慕晚没有否定厉淘淘的猜想,中肯的点了头儿。  她确实是不知道两个小家伙也去三亚的事情。  “是老爸啦,他臭屁的说不带我和乖乖去三亚,但是还是让陆叔叔偷偷摸摸的买了机票给我们两个人,你说我老爸这个人是不是很臭屁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