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0章:厉圈圈(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0章:厉圈圈(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按不开门锁,自己还不想屈服,厉淘淘颇有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继续按动门锁。  只是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在一再的受挫后,厉淘淘真的气馁了。  手上没有钥匙,没有办法儿了,到最后,迫于真的打不开门锁的这个现实,他生起气来的抱着自己的两个小胳膊。  “真是的,我帮了你们两个人,你们两个人倒是好,在房间睡大觉!”  厉淘淘咕哝咕哝了唇,样子极为不高兴。  又把小脑袋贴在门上听了听,在确定真的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他就一个人穿着袜子,连拖鞋都不穿,讪讪嗒嗒的去了客厅那里,然后打开电视机,找出来《猫和老鼠》的动画片来看。  电视里正播放着Tom猫和Jerry小老鼠恶斗的搞笑场面,但是厉淘淘一点都看不进去,满脑子里都是自己爸爸妈妈对自己不予理睬的样子。  坐在沙发中,他两个小手抱着自己的小臂,怎么坐着都不得劲儿的厉害,就换了一个姿势,躺进了沙发里。  只是躺了有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这个姿势也不舒服,就又坐起来了。  一来二去,他在沙发中变换了好几个姿势。  只是这些个姿势都让他极为不舒服。  意识到并不是自己坐着、躺着的姿势不正确才让自己心里不舒服的,他抬手抓了抓自己小胸口的位置。  意识到自己找到了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哼了哼鼻子。  原来自己会心里这么不爽,无外乎就是自己帮了自己的老爸,自己老爸没有给他任何一个奖励不说,到现在还和自己的妈咪睡大觉。  想到这里,他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自己对自己老爸的不屑。  又别别扭扭了好一会儿,他拿起茶几上面的服务电话,按了传呼键。  厉淘淘按了传呼键有几秒以后,里面传来了甜美可人的女声。  “您好顾客,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们这里有没有烤串?”  服务人员:“……”  厉淘淘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四两拔千斤的问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一个奶声奶气,完全都还没有脱离稚嫩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服务人员怔了怔神色。  平时打电话过来的客人都是大人不说,咨询的问题也是关于酒店设施需求和餐饮方面的问题,还真的就没有出现过一个孩子打电话过来问有没有烤串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但服务人员只是犹疑了一秒钟以后,就在电话那端绽放开甜美的笑,回了话。  “你好顾客,我们这里有烤串,请问你需要吗?”  “嗯,给我来二十个羊肉串,再来二十个牛肉串,然后再来五个牛板筋,还有五个生蚝粉丝,外加一杯大可乐送来楼上301号房间,然后把这些东西的消费,都记在厉祁深的账户上!”  “……好的!”  ————————————————————————————————————————————————————  点好了东西,想到一会儿有烤串吃,厉淘淘的心情好了一些,没有再像刚刚那样不上不下的别扭。  看了一会儿动画片,有侍者从门外按门铃的声音传来,厉淘淘顾不上去穿拖鞋,穿着袜子在地毯上跑到了玄关那里,打开了房门。  “您好,先……”  侍者见开门的是一个刚过自己膝盖高的小pi孩,要说得话,就那样生硬的憋回到了肚子里,然后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勾着笑,把送餐车推进了房间里。  待侍者把餐车放好了以后,拿出笔和一个签收单。  “小朋友,麻烦你签个字!”  侍者本来是想问厉淘淘你的父母在哪里,但是环顾了房间一圈也没有见有人的影子,没有办法儿了,想到这个小朋友可能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他的父母出门了,他只得让他签这个签收单了。  被侍者要求自己签字,厉淘淘挠了挠脑袋。  虽然说自己的妈咪教了自己不少的汉字,自己也认识很多的汉字,但是这大早上的,他有点儿脑筋不清醒,脑海中一片的空白,几乎是一个字都想不起来怎么写。  见厉淘淘犹疑的样子,侍者觉得这个小家伙可能是不知道签他的名字,还是该签他父母的名字,就笑着,主动帮助了他——  “小朋友,写你父母的名字在这里就好!”  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子,一定没有支付金钱的能力,写他父母的名字,让他父母代为付款,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了。  “哦!”  厉淘淘其实是这会儿不会写字了,但是见帅气的大哥哥都指了该签字的位置,他没有办法儿了,只得矮戳子充高个子,像模像样的拿起笔,装出来一副自己会写自己老爸名字的样子。  拿着签字笔,厉淘淘在脑海中不断搜索着“厉祁深”这三个字应该怎么写的比比划划。  厉字不难写,厉淘淘脑袋瓜转了一下,就想到了厉字怎么写了,当机立断就写下了第一个字。  但是祁字,他就不会写了,在小脑袋里搜罗了一大圈也没有想到这个字应该怎么写。  一再的憋啊憋,实在是想不到这个祁字怎么写了,他撅了撅小嘴巴,把这个字先空掉了,写深字去了。  关于深字,他脑海中,只是隐隐约约有印象,并不是能够很清楚的记得深字应该怎么写。  捏紧了小手有好一会儿,到最后,他凭借着记忆,拿着笔,像是画画似的,弯弯曲曲,沟沟绊绊,和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无异的写下了一个像深不是深,更像是浅的字在上面。  侍者盯着签单上面两个像是小蛇在爬行一样的字,有些忍不住的憋着笑。  到底是小孩子,连拿笔的姿势都不对,能勉强写出来两个像模像样的字,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写好了厉和深两个字,厉淘淘又回头儿去憋祁字应该怎么写。  想不到祁字怎么写了,厉淘淘拿着自己的牙齿咬着笔,一副特别认真在思索祁字应该怎么写的样子了。  只是,他憋了好一会儿,直到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起来也没有憋出来那个祁字应该怎么写,他呶了呶唇。  发觉到厉淘淘有字不会写了,侍者看了看以后,靠近他,准备帮帮他。  “小朋友,是不会写了吗?用不用我……”  “谁说我不会写了?”  不等侍者把“用不用我帮帮你的话”说出口,厉淘淘没有退去稚嫩的声音,厉声喊了一嗓子。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不会写了?”  又鼓着腮,气鼓鼓的问了侍者一句,厉淘淘哼了哼声以后,重新拿起笔,在厉和深之间的位置那里,画了一个圈。  “好了,我写好了!”  厉淘淘一脸的傲娇样儿,把签单塞到了侍者的手里,跟着,赶着侍者往外面走去。  虽然被厉淘淘赶着自己,侍者还是看了眼签单。  “诶呀,你看什么看啊?回去再看呗,我要吃饭了,你别耽误我吃饭了啊!”  就这样,侍者被厉淘淘以“绝对”强势的姿态。  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顾客,侍者一脸懵样儿的拿着自己手里的签单。  被推出了门外,侍者怎么看都觉得这张简单不妥。  打开褶褶巴巴的签单一看,看到上面签着的三个委蛇的字,没有忍住的大笑了一声。  准确的说这上面根本就不是三个字,除了那个厉字能看清楚以外,其余的两个字根本就不叫字,最搞笑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圈。  侍者在捧腹大笑过后,心想着回去找厉淘淘,自己帮他签一下签单,但是想到那个小孩子不想别人觉得他不识字的样子,他没有办法儿了,只得拿着一张上面写着“厉”、“圈”、“似深又像浅”的签单,下楼去前台那里交差。  ————————————————————————————————————————————————————  侍者走了以后,厉淘淘就开始一顿胡吃海塞。  他吃的正香的时候,厉乖乖房间的门被她从里面拉开。  厉乖乖睁着还有些迷迷瞪瞪的睡眼出了房间。  一看到自己的哥哥正在餐车旁胡吃海喝着,当即就瞪大了两个眼。  她本就是个小吃货的原因,对什么都东西,都是恨不得尝个遍的样子,这一看到自己的哥哥在那么香的吃着烤串,她两眼放蓝光,就差哈喇子流下来了。  “哥哥,你偷吃东西怎么不喊我?说好了的站在统一战线呢?你怎么这么臭屁?”  厉乖乖趿拉着拖鞋,蹦蹦哒哒的去了餐车那里,然后也不管厉淘淘愿意或者不愿意,左手拿起一个羊肉串,右手拿起一个牛肉串就开车大刺刺的吃着。  “唔……”  厉淘淘嘴巴里塞着肉串的原因,这会儿见自己的妹妹来抢食,他呜呜囔囔的开口抗议着。  待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以后,他有些噎到了,就捧起那一大杯的可乐,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大口给自己。  待自己彻底好了以后,他一双葡萄一样的眼睛,带着控诉的看向厉乖乖。  “谁让你吃我烤串的?你给我放下!”  昨天晚上,厉乖乖买了十多样吃的,厉淘淘就买了两样。  虽然他对那些吃的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自己没有吃到烤串,心里总是别别扭扭的。  这会儿自己吃到了烤串还要分给是吃货的妹妹,他心里真的是不爽极了。  “不要!”  厉乖乖一边吃着,一边抗议着。  虽然说她什么都喜欢吃,但是烤串她真的好久没吃了,看到烤串那会儿,她就不住的想要往外淌哈喇子。  “好吃,真的是好好吃,嘛嘛……”  一边吃着,厉乖乖一边做出来吃嘛嘛香的声音。  厉淘淘本就生气于自己妹妹吃了自己的烤串,这会儿听到她发出了如此可恶的声音,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  “不许吃,不许再吃我的烤串了!”  把烤串往自己的那边移了移,厉淘淘就像是在捍卫自己的领土似的,坚决不让厉乖乖侵入一分一毫。  “不嘛,我要吃!”  厉乖乖吃完了两个烤串还没有吃爽,就继续从厉淘淘的手里去抢烤串。  虽然老厉淘淘把自己的烤串保护的挺严实了,但是厉乖乖还是从他的手里都抢过来了一个肉串。  对厉淘淘伴着鬼脸,厉乖乖嘎巴着嘴,发出能让厉淘淘火冒三千丈的声音。  过了有一会儿,厉淘淘见自己干守着自己的肉串,自己都吃不到,索性,他也就不再看着自己的肉串了。  “你不就是抢我肉串吗?我看你能不能抢过我!”  说着话,厉淘淘撸-起胳臂,大刺刺的抓起两个肉串,就开始一顿飞速的往嘴巴里塞。  厉乖乖一看自己的哥哥在抢着吃肉串,身为吃货的她,完全不示弱,撸-起自己的衣袖,也抓起肉串,比赛似的,和自己的哥哥对峙着!  ————————————————————————————————————————————————————  乔慕晚和厉祁深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昨天晚上两个人折腾的实在是有些厉害了,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双腿到现在都还不像是是自己的。  隐忍着双腿都要从自己身体上肢解了一样的麻痛感,她支起来了身体。  倒是旁边的厉祁深,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哪怕昨天晚上折腾的那么狠,他依旧身强体壮,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倦容。  瞧见身旁的乔慕晚,身体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疲倦样儿,厉祁深心疼的拥着她的肩膀,吻了吻她的唇。  被厉祁深吻的有些不顺气,她微微推开了他一些。  “你就不能让我歇歇么?”  从昨晚就开始的折腾,她觉得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碎了一样,她真就是不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竟然在昨晚那么疲倦以后,今天还能这般有精力。  见乔慕晚言语带着不自知的撒娇语气,厉祁深笑了笑,没有再为难她。  “今天让你休息!”  如果是在家里,乔慕晚会感谢厉祁深会这么善解人意,但是出了门,想到自己的那两个小鬼头儿宝贝儿,她还是忍了忍身体上的疲倦,准备进浴室去洗漱一番。  “你竟说一些不靠谱的话,好不容易带两个小家伙出来一趟,我怎么能休息啊?”  似乎埋怨厉祁深的瞋了他一眼,乔慕晚忍着身体上的酸胀和无力,咬紧牙关,艰涩的下了chuang。  “怎么不靠谱了?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  厉祁深扯过乔慕晚yu下chuang的身体,把她重新按回到松软的chuang铺里。  “今天哪也不去了,我陪你休息!”  说着话,厉祁深就拉过chuang单,往两个人的身上盖去。  “你别闹了,休息什么休息啊?”  乔慕晚的不依,让厉祁深眉目间,不自觉的漾出一抹难以掩盖的风情。  “不想休息,所以你想传递给我的讯息是你还有力气,还能做,嗯?”  被厉祁深的一席话说得耳根子发烫,乔慕晚抡起粉拳,轻的如同羽毛一般没有重量的打了打他的胸口。  “你无耻!要做你自己做!”  不想去理厉祁深,乔慕晚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准备下chuang去浴室好好的洗个澡,放松一下自己。  把一个枕头丢过来给厉祁深,她丢下话——  “我不和你闹了,我要去洗澡了!”  见乔慕晚坚持,厉祁深也就没有再强迫她。  不过乔慕晚艰涩的移动步子进了浴室那里的时候,厉祁深突然站在了她的身后,将手搭在了移门上。  乔慕晚本来想把移门关上,这会儿见厉祁深把手横在移门上不让自己的关上门,她挑了下眉。  “你还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一起洗!”  厉祁深把话说得理直气壮,然后直接迈开修长的腿,随乔慕晚挤-进了浴室里。  ————————————————————————————————————————————————————  乔慕晚和厉祁深都穿戴好,两个人出了门。  乔慕晚本来还在诧异两个小家伙醒了以后怎么闹,等到她看到客厅那里的餐车那块的一幕以后,终于明白了两个小家伙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而没有吵吵闹闹。  “你给我!”  “你给我!”  就最后剩下的一个牛肉串,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手握着木签争执不下。  “不给,这个肉串必须是我吃,你都喝了那么一大杯的可乐,这个肉串,理应是我的。”  “凭什么啊?这些东西都是我买的,你凭什么臭不要脸的吃我的东西啊?”  “你才臭不要脸,说好了站在统一战线上,你怎么自己吃独食啊?幸亏是我发现了,我要是不发现,你是不是打算一个人私吞了这么多的烤串啊?”  “你管我啊!”  厉淘淘一脸的横样儿,西瓜太郎头,毛茸茸的头发儿,因为和厉乖乖对峙的关系,左右摇摆着。  厉乖乖也不差,见自己的两个手争不过厉淘淘,就用脚去踢。  见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动真格的了,厉淘淘气得不行。  “不许用脚?你抢不过我,就出阴招儿吗?”  “你管我用什么呢?”  两个小家伙几乎已经到了一种为了吃而没有节-cao的地步,根本就什么都不管了。  又争执了几下子,见自己的妹妹来势汹汹,自己手里的烤串马上就要被自己的妹妹给抢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厉淘淘,一个急中生智,大叫一声——  “老爸,妈咪!”  厉淘淘的声音一经传出口,厉乖乖本能的就松开了自己手里的肉串,回头儿去看。  厉淘淘一见自己这个有头无脑的妹妹松开手,他立马就把肉串抢了过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吃着。  厉乖乖回了头儿,没有看到自己的老爸妈咪在,她小大人似的蹙了下眉头儿。  自己的老爸妈咪明明没有在的啊,自己的哥哥怎么说自己的爸爸妈妈来了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