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1章:老爸,昨天晚上你爽了吧?(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1章:老爸,昨天晚上你爽了吧?(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自己的老爸妈咪明明没有在的啊,自己的哥哥怎么说自己的爸爸妈妈来了呢?  等到她有意识的听到类似于香喷喷的吧唧吧唧声,才蓦地意识到自己手里的烤串在不自不觉间不翼而飞了。  回过头儿,看到自己的哥哥在享受般的吃着本属于自己的烤串,厉乖乖一下子就急了。  “厉淘淘!”  她大叫一声,然后也不顾及自己一直标榜的“淑女”形象,向厉淘淘扑了上去,抢着肉串。  厉乖乖虽然不甘示弱,但是厉淘淘吃得迅猛,只剩下两块肉没有被厉淘淘吃了。  “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厉乖乖气得不行,自己的这个哥哥为了一个肉串,竟然和自己玩阴的,说好的站在统一战线呢?这会儿怎么就窝里闹起来了?  厉淘淘不管不顾厉乖乖对自己尖锐的指责,继续吃他的肉串。  厉乖乖没有吃到最后一串肉串,整个人委屈极了。  就在她要嚎啕大哭的前一秒,她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爸爸妈妈的存在。  几乎是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她就像是军-队里站岗的哨兵一般,立刻站直了小身子。  “老爸,妈咪,早啊!”  一听到自己的妹妹在唤自己的老爸和妈咪,厉淘淘吃着肉串的动作一滞。  背对着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原因,他不确定自己的妹妹是不是骗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不是真的过来了,他下意识的微微侧着身体,用眼角的余光去看。  在确定自己的目光中确实出现了一道好大,一道纤柔的身影时,立刻把自己手里油滋滋、没有吃完的烤串,藏到了餐车最下面一层那里的位置。  为了避免自己的老爸和妈咪发现自己偷吃了烤串,厉淘淘又赶忙拉起衣服的下摆,在自己的嘴巴上,蹭了蹭油乎乎的酱汁。  待他确定好自己的样子不会被自己的老爸和妈咪发现什么,他回过身去,然后也像是站岗的小哨兵一样,站直了身体。  “老爸,妈咪!”  比厉乖乖叫的还像那么一回事儿,厉淘淘像模像样着,一双黑豆似的眼睛里,闪着无辜又明亮的光芒。  厉祁深一看到自己这个让自己不厌其烦的儿子,他当即就黑下来了脸。  有无数次,他都有怀疑,这个浑-犊-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到底是继承了谁的基因。  瞧见了自己儿子的样子,乔慕晚虽然没有厉祁深表现的那般嫌弃,但是脸色也是不好了起来。  此刻的厉淘淘,干净的阿童木T恤衫上面,沾满了油滋滋的酱汁和辣椒,一片脏兮兮的狼藉。  还有他的嘴巴上,没有擦干净的油渍,让他本来小巧的嘴巴,这会儿成了香肠嘴。  厉淘淘虽然人小鬼大,但是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尤其是昨天晚上自己帮自己的老爸做了好事儿,他没有顾及自己现在脏兮兮的样子,一副要邀功姿态的拔直了身板,神气极了的样子。  “老爸!”  厉淘淘脏着两个小手,向厉祁深跑了过去,一副要抱他,和他邀功的样子。  只是,他刚有所行动,就被自己老爸投射过来的一计冷漠眼神儿,吓得顿住了步子。  收到自己老爸目光的不友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两个垂落在体侧的手,抓了抓自己T恤衫的下摆,捏了捏。  一边捏着自己的衣服,他一边用两个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厉祁深。  发觉自己都用了这样无辜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老爸他也无动于衷,厉淘淘悻悻地撅了撅小嘴巴。  然后止不住在心里腹诽自己的老爸,自己明明帮了他,他反过来还一副和自己有仇的样子。  被自己的老爸不待见,厉淘淘也懒得再去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pi-股,就把目光又看向了乔慕晚。  对于乔慕晚,厉淘淘始终都有一种恋母倾向的感情在。  一看到乔慕晚,厉淘淘立刻就两眼放光。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不高兴的样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她生气的样子,所以完全不知道乔慕晚此刻皱着眉头是因为他又弄脏了自己。  目光落锁到自己妈咪的身上,厉淘淘就咧开嘴笑,让自己的小虎牙,可爱的呈现出来。  “妈咪!”  没有褪去的儿化音,奶声奶气的唤着乔慕晚,跟着,他又抬脚,向她跑去。  只是他快要跑到了乔慕晚那里的时候,被厉祁深倏地一下子就横在了他们两个人的中间。  突然出现的一堵人墙,让厉淘淘本能的抬起了头。  在看到自己老爸正用着一种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的目光盯着自己,他生生咽了一口吐沫。  有些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灵机一动,越过厉祁深,奶声奶气的唤着乔慕晚。  “妈咪!”  听到自己儿子用稚嫩又无辜的声音唤着自己,乔慕晚心尖儿处,轻轻掀起淡淡的涟漪。  她真的很chong厉淘淘,有很多次他做错了事儿,她都不忍心说他,斥责他,但是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幕,让她真心不想再溺爱下去了。  不然她觉得如果真的照自己这么管教下去的办法儿,早晚会害了他。  或许,厉祁深教育孩子的方式是正确的吧。  至少,在这一刻,乔慕晚很赞同厉祁深对厉淘淘的做法儿。  强迫自己不去管厉淘淘,她侧过身体,避开目光,不允许自己再去看厉淘淘。  发觉到了自己妈咪不看自己,也不理自己,厉淘淘心里委屈的撅了撅嘴巴。  他张开嘴巴,还想不死心的再唤自己的妈咪,却被厉祁深先他一步的拎起了他的脖领。  厉淘淘还不等嗓子里发声,就双脚离地了,然后被自己的老爸,给拎起到了他的房间里。  ————————————————————————————————————————————————————  到厉淘淘的房间,厉祁深把浴室的门一脚踢开,然后把他如同扔小鸡仔一样,直接就丢到了浴缸里,跟着打开花洒,任由水流,流淌进浴缸里。  厉淘淘被厉祁深丢到浴缸里的瞬间,一个不留神儿,pi-股磕到了浴缸的边沿,他当即就呜呜囔囔的呼痛一声,只是还不等他顺势接着呼痛,迎面挥洒下来的水丝,就喷洒到了他脏兮兮、油滋滋的身子上。  “唔……”  突然落下的水流让厉淘淘哼了哼声,跟着,他抬起手,一双埋汰的小爪子就往自己的脸上摸去,想要把自己脸上的水抹掉。  只是他刚要碰到自己的脸,手就被厉祁深拉了下来。  “把衣服脱了!”  沉着脸,他的声音冷淡极了。  想到自己儿子的这双手刚刚抓了油乎乎的肉串,就心里凸凸的起疙瘩。  他真的是想不到这个混小子到底是不是自己和乔慕晚造人的时候没用心,让这个混小子少了一根筋,至于他现在,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干净,什么叫埋汰。  自己的脸上全部都是水,还不被允许用双手擦脸上的水,厉淘淘艰涩的睁开被水沾染上了的眼睛,然后尽可能的眨动睫毛,把上面的水珠都挤掉,让自己睁开眼不至于那么费劲儿。  待自己眼睛上的水没有那么多了,他笨拙的站起来小身子,用两个小手,脱下自己的背心。  “磨蹭什么?快点脱!”  厉淘淘已经尽力在用自己的两个小手去脱背心了,只是衣服贴合在身上,棉质的衣服一沾水,就吸了很多的水,脱起来异常的费劲儿。  “不是啊!老爸,这衣服上面都是水,太难脱了。”  “脱不下来就穿着洗!”  实在是恼火自己这个儿子只知道熊包儿一样的惹事儿,出了事儿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了,他就纳了闷,自己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只知道贪吃、没长脑子的儿子。  被厉祁深口吻极度不耐烦的数落着,厉淘淘委屈的嘟了嘟嘴。  然后在自己老爸目光的强势注视下,还是乖乖就范的脱衣服。  花洒下面流着水,水花冲击着嘴角的油渍,味觉处尝到有淡淡的烤串味道,厉淘淘伸出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吧唧吧唧!”  就像是在吃肉串一般,他的舌头欢快的舔着自己的嘴巴。  厉祁深见自己的儿子,这会儿像是得了臆想症一样的舔着自己的嘴巴,完全不住地这会儿该洗衣服,他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  “厉淘淘,你还能有点出息不?”  喜欢吃垃圾食品,厉祁深怎么不知道自己儿子现在神通广大到都知道自己订餐了。  心里气得厉害,厉祁深也顾不上嫌弃,自己半挽起袖口,露出一节精瘦的手臂,然后把手向厉淘淘伸去。  把厉淘淘裤子从pi股上脱到了脚踝处,他让站在满是水的浴缸里的厉淘淘抬起一只脚。  “抬脚!”  被自己的老爸冷声冷气的要求着,厉淘淘不敢不从,听话的抬起了脚,让自己的老爸,把自己的裤子,从自己的身体上脱了下去。  厉祁深有耐性的替厉淘淘把外面的裤子脱了下去以后,他又隐忍自己特别不好的脾气去脱厉淘淘的内-裤。  把厉淘淘的内-裤拨下,厉祁深刚准备从脚踝下面拉下他内-裤,厉淘淘竟然不好意思了起来。  “老爸,你干什么啊?羞羞啦!”  厉淘淘伸出两个小手,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小鸟。  厉淘淘突然的动作,让厉祁深没有意识到,拉下他脚踝处的内-裤的动作,大刺刺的停滞住了一下子。  厉祁深突然停住的动作,再加上厉淘淘因为害羞而夹紧腿的动作,让厉淘淘脚下一个不稳,在浴缸底的瓷壁上面一滑,整个小身子往后一仰,扑腾着硕-大的水花,直接倒在了浴缸里。  厉淘淘突然滑倒,人仰马翻的溅起水花,扑腾到周围全是,包络站在浴缸边,穿着白衣黑裤、替厉淘淘脱衣裤的厉祁深,身上也被溅起的水花,打湿了白色的休闲衫。  没有意料到自己的儿子这会儿会滑到,本就脸色极度阴沉的男人,这会儿被自己儿子的洗澡水溅到身上都是水,更是剑眉紧蹙到能夹死苍蝇的地步。  因为水有浮力的缘故,厉淘淘在水里扑腾归扑腾,但是没有再撞到浴缸壁。  小小的身体在浴缸的浮力作用下,自己就好像是处在云朵里似的,感觉轻飘飘的。  “唔……”  厉淘淘还在享受着自己像是在云端般舒适的感觉,却不想被自己的老爸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以至于他一个猝不及防,呜囔了一声。  厉祁深隐忍着身上都是湿哒哒的难受,把厉淘淘从浴缸中扯了出来,跟着,有轻微洁癖的他,不管不顾,把厉祁深身上的衣物,尽数扒了一个精光。  待厉淘淘身上脏兮兮的衣服都被脱干净了以后,厉祁深把厉淘淘又重新扔回到了浴缸里。  “自己洗!”  他冷声冷气的留下去,抬脚,就向浴室外面走去。  自己这会儿被自己儿子闹得也是狼狈不堪,他只想回去主卧那里,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  重新被扔回到了浴缸中的厉淘淘见厉祁深要走,他撅高了自己的小嘴巴。  虽然自己老爸这会儿对自己的态度极度不好,不过他肯替自己脱衣服,真的是太让他意外了。  有那么一瞬间,厉淘淘觉得一定是自己昨晚的帮忙,让自己老爸高兴了,所以他今天才会耐着心思的帮自己脱衣服。  想到可能是这样原因,再联想到自己妈咪刚刚对自己不愿意搭理的态度,厉淘淘更加敢确信一定是自己的做法儿让自己老爸很高兴,所以他会不厌其烦的给自己脱衣服,让自己洗澡。  “老爸,你昨天晚上爽了吧?”  厉祁深:“……”  厉淘淘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伸手去拉移门的动作,就那样停滞住了。  几乎是没做多想,他回过头儿,看向一脸得意样儿,和自己邀功的儿子。  厉祁深没有吱声,只是拿一双炯说如鹰的眸,深邃似海般让人捉摸不透的盯着自己尚且稚嫩,内心却已经是成年人般成熟的儿子。  厉淘淘见自己的老爸回过头儿来看自己,虽然他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会停下来脚步回头儿看自己,就足可以说明自己刚刚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不由得,厉淘淘露着两颗小虎牙,贼兮兮的笑了。  “老爸,我知道你很感谢我,不过没关系,我就不让你奖励我了,毕竟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他把话说得大言不惭,那样子,活雷-锋做好事儿、不留名……  盯着自己儿子这张着实欠扁的脸,能脸皮那么厚的说出来不让自己奖励他的话,厉祁深本就抿紧到一起的唇,这会儿直接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冷酷异常。  厉淘淘得意于自己帮了自己的老爸,自己的老爸还有有求于自己的一天,他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见自己老爸站在浴室的移门门口那里不走,厉淘淘讪讪的摆了摆手——  “好了老爸,我知道你真的真的很感谢我,不过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你在这里,我洗澡羞羞啊!”  见自己儿子能够脸皮像是租来的一样和自己说话,厉祁深沉了沉目光。  “别自我感觉良好,收起你那点小伎俩,和你老-子邀功,你还嫩了点!”  厉祁深轻轻地掀动嘴角,语气不咸不淡的说了话以后,迈开修长的腿,出了浴室。  ————————————————————————————————————————————————————  虽然有了厉淘淘早上胡闹一事儿的影响,耽误了一家人最初设定的出游计划,不过好在没有耽误坐游轮的时间。  特意要了取景最好的一个房间,一家四口人,坐在船舱里,看着碧海蓝天、水天相接到一起的美丽景色。  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小家伙都是第一次坐游轮,望着船舱外面漂亮的景色,两个小家伙一改早上闹得水火不相容的态势,其乐融融的玩着。  “哥哥,你看那里啊?那个飞的鸟好漂亮啊!”  顺着厉乖乖手指的位置,厉淘淘也看到了白色的海鸥,自由自在的在水天相接的一片蓝色下,飞翔着。  “笨蛋,那不是鸟,那是海鱼的一种,你什么时候见过有鸟在大海上面飞啊?能出现在大海里的都谁鱼啊,很显然,那是飞鱼啊,哪里是鸟啊?”  厉淘淘反驳着厉乖乖,殊不知,自己的这个见解,比厉乖乖说海鸥是鸟,还不靠谱。  倒是一旁的乔慕晚,听到了两个小家伙管海鸥又是叫鸟,又是叫飞鱼的,她主动给两个小家伙解答了这种白色的漂亮的鸟是什么,并说了海鸥在海上飞是在做什么。  听了自己妈咪的解释,再听到自己妈咪的说辞,两个小家伙才知道这种漂亮的白色的鸟,不是什么飞鱼,而是鸟类的一种,叫海鸥。  听乔慕晚说完了话以后,两个小家伙把目光再看向外面,寻着一片漂亮的景色,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嬉笑着。  看了有一会儿也没有再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厉淘淘也就从船舱的玻璃窗那里跳了下来。  回过头儿,他看到自己的妈咪正在摆弄手机,他走了过去。  其实从今天早上乔慕晚对他的不予理睬,厉淘淘就发觉到了自己妈咪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和自己生气了,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自己的妈咪解释一下,省得自己的妈咪误会自己。  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当初自己老爸能带他来三亚,他才会和乖乖迫于自己老爸的yin-威,做出来了这些掉节操的事情。  “妈咪,你在干什么啊?”  乔慕晚正在把近来两天拍的关于厉淘淘和厉乖乖的照片发给厉老太太,见自己的儿子走了过来,还问自己在干什么,她淡笑着。  “在给你奶奶发你和你妹妹的照片啊,你爷爷奶奶说照片照的好看呢!”  乔慕晚说完话,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怎么不去看了?是饿了吗?”  “没有!”  厉淘淘摇了摇头儿,他刚刚吃了海鲜杂烩面,这会儿根本就不饿。  “妈咪,我想问你,你今天早上不搭理我,是不是和我生气了啊?”  难得见小家伙能这么细心的察言观色,乔慕晚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