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4章:爷爷,你好怂啊!(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4章:爷爷,你好怂啊!(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说我烦人还咬的那么紧?”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抱怨,厉祁深理直气壮的回着她。  抬起手,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用两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  “那么紧,真不像是生过孩子!”  乔慕晚听厉祁深说这样挖苦自己的话,她抬手,打开他雅致骨节的手指。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碰过其他女人?”  乔慕晚的话落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挑了下眉。  把厉祁深和自己挑眉的样子看在眼里,乔慕晚伸手去推他。  “起开!”  她来了脾气,明知道厉祁深不可能做出来对不起自己的事儿,却偏偏带着不自知撒娇姿态的怨他背着自己和其他女人有来往。  见乔慕晚像模像样,像是真的和自己生气了,厉祁深因为比窦娥都冤的被冤枉着,他抿了抿唇。  再抬手去捏乔慕晚脸颊的时候,他扯动嘴角——  “就这么诬陷我?”  “我才没有诬陷你,是你自己说的,你要不是清楚其他女人什么样,你会说那样的话吗?你自己起不打自招,起开,我不想和你说话!”  对于乔慕晚此刻小女人极了的抱怨声,厉祁深锋朗的眉梢,上扬的弧度更加邪肆起来。  在扑捉到乔慕晚湛清眼底一闪而过的一抹狡黠,他轻笑了下。  “小妖-精,又磨人了是不是?”  见厉祁深拆穿了自己,一副面容和煦,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乔慕晚也不在乎自己被他拆穿,干净素雅的脸上,重拾一股子的傲娇劲儿。  “我要洗澡!”  之前是自己一再处于弱势,难得他没有沉着脸,说自己磨人,那自己就好好磨他一次好了。  厉祁深见乔慕晚娇嗔的要求着自己,抬手,用手指把-玩儿着她的下颌。  “现在都开始使唤我了?”  “你说我磨人,我要是不好好的磨你一番,不是太对不起你了吗?”  乔慕晚仰着小脸,白了一眼五官在夜色中被映衬着格外迷人的男人。  明明他刚刚的做法儿很过分,甚至把自己推出来阳台这里做这样面红耳赤的事情,可是她打从心底里怨不起来他。  不想就这样灭了自己心里腾升起来的火焰,乔慕晚两个小手,伸到身后,顺着他壁垒分明的小fu向下,大刺刺的挑战着他……  “咝……”  厉祁深声音带颤的发出一声,然后一把抓住了乔慕晚两个作怪的小手。  “还惹我?”  “是磨你,我得对得起自己是磨人精这个称呼。”  说完话,乔慕晚继续一脸傲娇劲儿的绷直身体。  “我要去洗澡!”  她又重复了一遍,是命令的口吻。  见乔慕晚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厉祁深莫名的觉得她带了几分邀请自己随她一起洗澡的意思。  嘴角勾着笑,他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垂后,声线透着磁性的答应了下来。  “好!”  ————————————————————————————————————————————————————  浴室里,乔慕晚隐忍着身体上面黏滋滋的感觉,任由厉祁深厚着脸皮的直接跨进浴缸中,以对立的姿态,与自己分坐两边。  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厉祁深在一起洗澡,乔慕晚也就没有羞赧的避开他,再加上身体上面实在是没有力气的原因,她就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厉祁深撩起水,落在她的身体上。  被厉祁深侍候着,虽然男人的动作终究不细腻,但是乔慕晚还是很享受这样女王般的待遇。  拿过精油,厉祁深滴了几滴精油到浴缸中,然后耐着心思,他手指慵柔的为乔慕晚松缓身上乏力的每一处。  知道乔慕晚每次做完那样的事情以后,就会软成一团,厉祁深有耐心极了。  “你再揉-揉肩那里!”  实在是享受这样的按摩手法儿,乔慕晚要求着。  对于乔慕晚的要求,厉祁深虽然没有做声,却就她提出的要求,耐着心思的继续为她松缓身体上的乏力。  手指下移,当厉祁深游弋的手,触及到了乔慕晚的股间,她本来还是享受的闭着双眼,倏地一下子惊醒。  意识到厉祁深在作怪,她推开他的手,拒绝着。  “没完了?”  她质问着,语气透着慵懒,带有没有消弭的妩-媚声音。  虽然臂弯中的小女人在拒绝着,但是厉祁深并不想就此作罢。  继续就着为乔慕晚松缓身体上乏力的借口,他手指变得如同画笔一样,带着魔力,继续游-动着……  乔慕晚想要拒绝,却抵不过他的撩拨,索性,她绷紧着身体,随意厉祁深恣意妄为。  不想,自己的纵容,就是要这个永远不知道安分的男人得寸进尺。  发觉出厉祁深的身体变了温度,她的股间被di住一个硬硬的物什,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低下头,在净澈的水波间,乔慕晚看到了那埋在黑sen林里的cu-shuo,有和自己叫嚣的架势,她当即就懵了。  她就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不排斥,就是纵虎归山,任由他在自己这里恣意妄为。  打那儿以后,乔慕晚不再用厉祁深帮自己洗澡,也不用他帮自己松缓身体上的乏力,她红着脸,用无力的小手推开厉祁深,让厉祁深出去。  只是这会儿身体的本真反应正和厉祁深闹得凶,他根本就没有要放过乔慕晚的意思。  最后,在乔慕晚半推半搡下,他又狠狠的满足了一次、也狠狠的又放纵了一次……  ————————————————————————————————————————————————————  厉乖乖和厉淘淘被厉祁深和乔慕晚扔到厉家老宅那边以后,就止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实在是太冤了,自己帮了自己的老爸,最后吃力不讨好,自己的老爸根本就不念他们两个人好,替他们两个人求情。  两个小家伙委屈的不行,总觉得自己成了被抛弃的孩子一样,不住的大哭大闹。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见两个小孩子哭闹着,着急的不行,就不住的拿好吃的、好玩的来哄两个小家伙。  只是两个小家伙根本就不买账,不住的在心里抱怨自己的老爸和妈咪薄情寡义,丢下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去逍遥快-活了。  看两个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厉老太太和厉锦弘心疼极了。  “淘淘,乖乖,不哭啊,你爸爸妈妈是要上班,没空待你们两个人啊!你们两个别哭了啊,在爷爷奶奶这边待着也是一样啊,你们两个想要什么,奶奶给你们买啊!”  “我不要,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妈咪,就要妈咪!”  一听自己的大宝贝儿孙子就只要乔慕晚,厉老太太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今天老大家夫妻俩来这边的时候,请叮咛、万嘱咐,不管两个孩子怎么作,怎么闹,都不要把他们两个人送回水榭那边去。  这那边有自己儿子和儿媳的叮嘱,这边有两个孩子的连哭带闹,厉老太太一再想了想,横下了心——  “淘淘啊,你妈妈说了,你要是不在这里待,就让你爷爷和我把你送到荒郊野岭去,你是怎么想的啊,你是打算在这里留下,还是让奶奶给你送去荒郊野岭?”  厉淘淘:“……”  一听自己奶奶这么说,厉淘淘当即就止住了哭声,就包括厉乖乖在内,也自觉的止住了哭声。  被厉老太太这么一说,两个小家伙立刻就联想到了自己被丢在荒郊野岭,被坏人给卖了,或者是被荒山野岭的豺狼猛兽给吃掉的场景。  想到这里,两个小家伙一下子就像那霜打的茄子。  再怎样说,待在爷爷奶奶这里,也比待在荒郊野岭那里好。  见自己的孙子和孙女止住了哭声,厉老太太知道自己的方法奏效了,不由得得意的暗自笑了笑。  “奶奶,我不哭了!”  厉乖乖扯着厉老太太的手,说着话。  “奶奶,我也不哭了,也不闹了,更不找妈咪了!”  厉淘淘附和自己妹妹的话,也说到。  既然自己的妈咪都要把自己送去了荒郊野岭给狼吃,他才不要再继续找她了。  见自己孙子孙女都妥协了下来,厉老太太这会儿别说有多得意了,嘴角止不住的扬着笑,一张被岁月沧桑过后的脸,笑得都是道道褶皱。  “奶奶,我想吃榴莲酥了,你买给我吃好不好?”  厉乖乖一张口,厉老太太根本就没有拒绝,不住的点头答应。  “好好好,奶奶这就带你去买!”  “奶奶,奶奶,我要吃烤串,你也带我去买,好不好?”  厉淘淘没有别的癖-好,就是喜欢吃烤串,只要想到自己能吃到烤串,别提有多高兴了。  “好好好!”  两个孩子不闹了,别说是买吃的,就算是把小吃铺都买回来,厉老太太都心甘情愿啊。  “等奶奶去换衣服,然后就带你们两个出门!”  一改之前愁眉苦脸,不住哭闹的样子,一听到自己奶奶说要带自己出去卖好吃的,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一并脆生生的叫好。  ————————————————————————————————————————————————————  两个小家伙在家待得实在是无聊,乔慕晚就和自己的公公婆婆说了,她已经和厉祁深商量好,把两个小家伙送去先上幼儿班。  本来,厉老太太和厉锦弘都觉得两个小家伙还小,不适合去幼儿园,免得被欺负了,不过在一段时间的接触以后,他们蓦地发觉两个小家伙就是人小鬼大,比同龄的孩子有心眼多了。  没有了最初怕两个孩子被欺负的担忧,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一个人拉着大孙子,一个人拉着宝贝儿大孙女,带着他们两个人去幼儿园报道。  在带两个孩子来上学之前,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做了很多的准备,又是给两个小家伙买新衣服,又是给两个小家伙买新书包,新文具,生怕自己哪里没有照顾周全,两个小家伙就会被班上的小朋友笑话。  司机把车开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厉锦弘觉得带孩子来幼儿园报道开宾利慕尚这样的豪车有些不合适,就让家里的司机把车掉头儿,避开一些,免得太过招摇过市。  见自己的爷爷让司机叔叔把车开远了,厉淘淘不解的看向自己的爷爷。  “爷爷,你这是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让司机叔叔把车开离开幼儿园啊?”  “是啊爷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坐在车后座的厉乖乖也不解自己的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就附议自己哥哥的话,问着自己的爷爷。  “没有什么,前面没有停车的地方了。”  厉锦弘自然是不希望两个小家伙太过声张,生怕太过高调,太过张扬,自己的宝贝儿大孙子和大孙女会被绑架了。  “前面怎么没有停车的地方了啊,爷爷,那里明明就有一个停车位啊!”  坐在厉锦弘怀中的厉淘淘,眼尖儿的很,看到不远处的停车位,就伸手去指。  被自己的大孙子指着,厉锦弘的颜面有些挂不住,他做不到告诉两个小家伙别太张扬,怕两个小家伙以后该张扬的时候不知道张扬了。  把自己老伴儿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厉老太太撇了撇嘴。  她实在是觉得自家老伴儿太过小心翼翼了,这法-制的社-会,两个孩子只是上个幼儿园,还能出了什么事儿么?  “行了,你爷爷就是觉得把这么土豪的车开到幼儿园门口太过招摇了,怕外人知道我们家有钱!”  见自己老伴儿嘴巴松的把话都说了出去,厉锦弘回过头儿,瞪了她一眼。  “你少说两句,我能拿你当哑巴吗?”  现如今的社会,多防范一些还是对的,两个小不点儿虽然够聪明,但是坏人向来向来都是防不胜防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己防着点还是有好处。  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瞪大着眼,听着自己爷爷奶奶之间的对话,小大人似的皱了皱眉头儿。  “爷爷,你好怪啊!”  厉淘淘哼唧一声,语气略带嫌弃。  “爷爷,这种事情有什么要藏着掖着的啊?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家没有钱,你觉得班上的小女孩会喜欢我吗?”  厉锦弘:“……”  厉淘淘虽然小,但是他也知道现如今的社会的小女孩都喜欢高富帅,像他这种有颜值,又继承了自己老爸出类拔萃身高的优势,自己必定是要成为众多小女孩眼中的大帅哥,“万人迷”啊,自己的锋芒是掩盖不住的。  而且自己真的就是实打实的高富帅,如果因为自己爷爷不想让自己招摇,让那些小女孩不知道自己家里很富足,自己岂不是不会惹那些小姑娘喜欢了吗?  既然这样,他觉得必须让自己爷爷把车开到幼儿园门口那里,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是实打实的高富帅,不然,大家只能说他是又高又帅,却没有钱的穷diao丝!  把这些可能存在的可能想了一遍以后,厉淘淘也不管不顾自己的爷爷同意,亦或者不同于自己的话,直接让司机叔叔把车重新开回到幼儿园门口那里。  拗不过自己大宝贝儿孙子非得要显示一下他有钱,厉锦弘只得沉声,默认了自己大孙子的胡来。  司机把车停在了幼儿园门口那里,一家人下了车。  因为宾利车实在是太过抢眼的原因,不住的有来往的家长,驻足看了看车。  见车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家伙纷纷猜测这车主是个怎样有身份的人,这么大的年纪还开豪车。  在大家伙的侧目注视下,厉淘淘特别有面子的挺直了小身板。  他实在是喜欢被大家伙注视着,就好像自己是大明星一样,他不住贼兮兮的笑着。  “爷爷!”  被厉锦弘牵着手,厉淘淘抬起头儿,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  见自己的大孙子喊自己,厉锦弘很慈祥又和蔼的看向自己身边,背着个书包的小家伙。  “怎么了,淘淘,有事儿啊?”  “嗯!”  厉淘淘重重的点了点头儿,然后把自己爷爷的手指,握地更紧。  “爷爷,明天送我来幼儿园,你让司机伯伯把家里的布加迪威龙开来呗?”  厉锦弘:“……”  ————————————————————————————————————————————————————  报道的流程都很顺利的进行着,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虽然小,不过两个小家伙因为学过一些科学文化知识,被幼儿园园长问及一些简单的数算和古诗词的时候,都能很流畅的算出来,背出来。  如此,两个小家伙很招幼儿园园长的喜欢。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不放心两个小家伙,生怕两个小家伙会被小朋友给欺负了,就在幼儿园里磨蹭了好一会儿,直到看到两个小家伙和小朋友在一起玩得很好,才放心的离开了。  厉乖乖和厉淘淘在自己爷爷奶奶,以及幼儿园园长和老师面前还装出来一副很听话,待他们不在了,到了他和几个小伙伴儿在一起玩的自由时间,他攒-动几个小家伙一人拿着一个树杈,去捅蚂蚁洞。  有了上次一事儿,厉淘淘有好久没有好好的玩了,这会儿没有人管着自己了,他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恣意的驰骋在辽阔的大草原上。  幼儿园的小朋友,虽然玩得东西不在少数,但是没有玩过掏蚁窝这样的事儿,就纷纷拉帮结伙,随厉淘淘这个小大人的带动,一起去掏蚁窝。  只是幼儿园不同于家里,自己家里的后面假山那里有蚁窝,但是幼儿园这里却没有。  本来,一大波的小家伙还想着和厉淘淘一起去玩掏蚁窝,这会儿见根本就没有找到蚁窝,不禁纷纷啧啧做声,说厉淘淘逗他们。  见他们大家伙拿自己当成小骗子,厉淘淘也是扫兴的很,他根本就不知道幼儿园里没有蚁窝,不然他才不要做一个哐他们大家伙的小骗子。  不过没有蚁窝归没有蚁窝,厉淘淘在看到幼儿园旁边的一个水塘,小脑袋瓜子一转,又来了玩耍的新念头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