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5章:惹事(1万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5章:惹事(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909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不知道幼儿园这里没有蚁窝,真是的,这里好差啊,连蚁窝都没有!”  厉淘淘忍不住吐槽幼儿园里什么都没有,还得是自己家里好,什么都有。  不过没有蚁窝归没有蚁窝,在大家准备一哄而散的时候,厉淘淘看到幼儿园旁边的一个水塘,小脑袋瓜子一转,又来了玩耍的新念头儿。  “你们先别走啊!没有蚁窝,我们就不抓蚁后了,我们下河去摸鱼吧!”  他招呼大家伙都不要走,就像是在树立形象一样,一定要大家伙放肆的玩一次,不然他们大家伙还得继续以为他是坑骗大家的小骗子。  “下河摸鱼?这里哪里有什么河啊,真是的,不去不去,我们要回去睡午觉了!”  小家伙们连河塘都没有看到,谈什么下河去摸鱼,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怎么没有河了啊?”  厉淘淘理直气壮的反问一句,他明明在幼儿园外面那里看到了一条河。  “那里不是一条河吗?你们长眼睛是装饰的吗?没有看到吗?”  见厉淘淘指着幼儿园外面的一条河,一群小家伙们才明白厉淘淘说得是幼儿园外面的那条河。  “那条河在外面,老师不让我们出去!”  小家伙们没有厉淘淘的脑袋灵光,他们以为厉祁深是说幼儿园里有河,没有料想到他指的河是外面的一条河。  “不让我们出去我们就不能出去了吗?”  见这群笨蛋这么听老师的话,厉淘淘忍不住哼了哼声。  倒不是他不听话,只不过幼儿园里的老师不是自己的妈咪,他才不要听她们的话。  “老师不让我们出去,幼儿园门口有老伯伯看守着,我们怎么出去啊?”  “笨!”  见他们这群有贼心没有贼胆的人一再考虑幼儿园老师的话,厉淘淘对他们翻着白眼。  被厉淘淘说自己笨,有好几个小家伙挺不愿意的,他们都自认为自己很聪明,从来没有被人说过自己笨,他们都不想和厉淘淘玩了。  “我要回去睡午觉了,一会儿老师该来找我了!”  其中一个小家伙出了声,说自己要回去了,立刻,其他的小家伙也纷纷附议了起来。  “是啊,一会儿老师该找我们来了,我们也回去了,你自己个在这里玩吧!”  话毕,一群小家伙就准备回去。  厉淘淘一见大家这一小堆怂货都不和自己去玩,厉淘淘两手叉腰,对他们大声喊了喊——  “喂,你们到底要不要出去玩?和我出去玩的,放学,我给他买雪糕吃!”  小家伙们:“……”  听到厉淘淘在身后唧唧歪歪的声音,他们欲走的步子,就那样顿住了。  能吃到雪糕,小家伙们有些诧异,但更多是欣喜的转过了头儿。  回过头儿,连厉淘淘一本正经的样子,他们都咧开嘴笑了。  只要陪他玩,就能吃到雪糕,这么好的事情,他们干什么不答应呢?  重新迈着笨拙的小步子折了回去,一群良莠不齐的小家伙都站在了厉淘淘的面前。  “我们和你玩是可以,但是我们出不去幼儿园,怎么陪你玩啊?”  “这还不简单的啊,翻墙啊!你们真是笨,也不知道你们长脑袋是不是为了美观的!”  “……”  “实在不行,我看看哪里有洞,我们还可以钻洞,到外面去玩!我还不相信了,我们想出去玩,谁还能限制到我们!”  ————————————————————————————————————————————————————  就这样,在厉淘淘的带领下,一群四五岁大的小家伙们,找到了一个类似于“狗洞”的洞,从幼儿园里面,爬出到了幼儿园外面。  到了幼儿园外面,没有出来玩过的小家伙们,立刻都像是脱缰的野马,不住的撒欢起来。  幼儿园里,张罗大家睡午觉的小白老师,除了几个听话的男孩子以外,没有看到其他的男孩子在,不禁皱起来了眉头儿。  不知道那些小家伙都去了哪里,她到了游乐场那里看,找找看那些小家伙都在哪里。  只是在幼儿园里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那些小朋友的存在,不由得心生一种不好的感觉。  想不到这些小家伙会去了哪里,但是她还不敢告诉幼儿园的园长,生怕园长知道了这件事儿会骂她,扣她工资,只得小心的在幼儿园的各个角落找,然后问其他的小朋友,有没有看到厉淘淘他们那群小家伙去了哪里。  有个刚刚和厉淘淘他们在一起玩,但是后来乖乖回来睡午觉的小朋友告诉了小白老师,说其他的小朋友随厉淘淘去外面的河塘那里玩了。  一听说,七八个四五岁大的小家伙去了外面的河塘玩,小白老师,当时吓得不行。  都是一些小破孩,什么都不懂,虽然外面河塘那里的水不深,但是也不浅啊,如果这些个小家伙一个不留神儿,掉到河塘里去了,她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不敢有任何的耽搁,小白老师起身就准备去外面找。  她这一离开不要紧,直接惊动到了园长。  听说有幼儿园里的孩子跑出去玩了,园长也顾不上去说小白老师的不用心,瞪了她一眼后,去了幼儿园的外面。  不似幼儿园里忙成一团的情景,幼儿园外面,一群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  虽然一群四五岁大的小pi孩,但是还是知道不往水深的地方走玩,就在水塘周边的浅水区泼水玩。  水塘里的水很清澈,而且没有鱼,一群原本打算摸鱼玩的小家伙们,玩起来泼水。  厉淘淘已经把自己的裤子脱了,穿着海绵宝宝的黄蓝色小内内,玩的那叫一个酣畅。  “你敢拿水泼我,我neng死你!”  小家伙还有些口齿不清的原因,别一个小伙伴泼了水的原因,自己的衣服湿了一大块,厉淘淘也就不甘示弱了起来,手脚并用的踢着水花。  硕-大的水花被厉淘淘溅起,他一副狠里狠气的样子,恨不得把刚刚泼他水的小朋友按进河里。  厉淘淘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觉得玩的实在是不痛快,他在水塘里扑腾扑腾以后,就从正面把自己身边的小伙伴往河里扑去。  被厉淘淘扑倒的小伙伴,一个猝不及防,在水里直接溅起来了大水花,自己在水里摔了一个大跟头儿。  厉淘淘见眼前的小朋友被扑倒,他扬手,撩起旁边的水,不住的往身下小伙伴的身上扬起。  不消一会儿,两个在水塘中的小家伙,浑身上下就shi透了。  而旁边那些小家伙见厉淘淘和大头闹的不亦乐乎,都纷纷停了下来,看两个人闹。  大头虽然这会儿不如厉淘淘,但是大头长得比同龄孩子都大,没一会儿,他就反客为主,把厉淘淘按在了下面。  旁边的小家伙见厉淘淘现在处于劣势,全部都沸腾了起来,让他反败为胜。  厉淘淘虽然长得小,比这些小家伙小了一两岁,但是一点也不甘示弱。  “扑我是不是?我neng死你!”  厉淘淘一边与大头撕扯着,一边小嘴巴细细碎碎的巴巴不停。  大头见厉淘淘和自己来真的了,也和他撕扯了起来。  撕扯中,两个小家伙身上的衣服都被扯坏了。  “你和我来真格的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学过跆拳道,我踢死你!”  厉淘淘见大头真的收拾自己,胡吹着,憨憨的小身子,不住的反击起来。  大头被厉淘淘的脚踢到了自己,也来了脾气。  “我还学过空手道呢,我打死你!”  大头也胡吹了起来,和厉淘淘两个人不相上下的撕扯着。  一旁的一些小家伙完全就是看好戏的心理看他们两个人撕扯,不住的助威呐喊。  “打啊打啊!”  在一群起哄声中,两个小家伙谁也不让份,恨不得使出来全身解数。  “你们在干什么?”  幼儿园园长的声音传来,小家伙们全部都止住了呐喊助威的动作,纷纷回过头儿去,在看到园长大人带着小白老师,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小家伙瞬间一哄而散。  而在水塘里正撕扯来劲头儿的厉淘淘和大头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园长和小白老师的到来,继续撕扯不停。  园长走过来一看,一见是今天早上来幼儿园报道,是厉家的小少爷,和幼儿园里最闹的大头两个人在水中撕扯,当即恨不得拍一下大腿,叫一声活祖宗啊!  这谁和谁闹都好啊,可是这偏偏是厉家的小太子爷闹起来了,这不是要拆了她的幼儿园嘛!  ————————————————————————————————————————————————————  厉淘淘和大头被小白老师带回幼儿园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上都湿-透了。  尤其是厉淘淘,只穿着个小内内,自己外面的裤子,完全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被水塘里的水给冲走了。  幼儿园园长见出事儿的是厉家的小少爷,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打了电话给厉锦弘。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离开幼儿园才两个多小时,这到家还没站脚,就被幼儿园的老师给找了回去。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急急忙忙来了幼儿园,一见是自己的金孙和别人打了架,把裤子都打没了,也不知道该打自己的孙子,还是该骂自己的孙子。  他们两位老人送孩子来上学,也不是让他来打架来了,可是这个混小子倒是好,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就不消停。  厉淘淘身上除了腿上有两块淤青以外,什么事儿也没有,但是大头却是伤了很多地方,两个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有些狰狞。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走上前去询问厉淘淘的情况,厉淘淘呜呜囔囔的抱着委屈,说自己挨了欺负。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本来以为是自家的金孙把别人家的孩子给打了,一见自己的宝贝儿孙子哭诉,敢情这是自家的金孙被外人给欺负了。  本来他们两位老人就挺不愿意让这么小的孩子上学的,但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坚持,他们两位老人也就没有办法额人,只得答应下来。  这会儿见自己的金孙被欺负了,那还得了,两位老人风风火火的就要找园长,让园长找大头的父母来幼儿园。  在当两位老人雷厉风行的要闹事儿,厉乖乖笨拙的跑着步子来找自己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事情不是像淘淘说的那样!”  厉乖乖是个刚正不阿性格的小家伙,见自己的哥哥明明占了便宜还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直接就揭穿了他的罪行。  把厉淘淘先是说请大家伙吃雪糕,然后把大家骗出幼儿园的事情说给了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听,然后她又把厉淘淘裤子丢了的事情是他自己脱下去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再后来,把是厉淘淘先动手打人的事情也告诉了他们两位老人。  一听自己的大孙女这么说,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抱有审时度势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大孙子,在看到自己大孙子目光有些闪烁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儿。  板正了一张脸,厉锦弘严肃的看着厉淘淘。  “我问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真的像你妹妹说的那样吗?”  “不是,她胡说呢。事情的经过,就是我和你们说的那样,我挨了欺负,被大头给打了!”  厉淘淘捍卫自己的立场,呜呜囔囔的发声,但是因为有厉乖乖这个证人在这里,他的声音小了很多,始终不如之前那般强势。  “爷爷,他撒谎!”  厉乖乖见自己哥哥这个死性不改的臭屁样儿,直接指了出来。  “爷爷,事情根本就不像他说的那样,他是罪魁祸首,他本来是打算带大家伙去掏蚁窝的,那些小朋友都不想和他玩,他非得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们陪他玩,甚至还撒谎说给他们买雪糕吃。”  一听说自己的孙子还要找那些小孩去掏蚁窝,厉锦弘的脸,立刻变了色。  这上学才来第一天,这小不点儿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花花肠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锦弘彻底黑了脸,他本来还想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孙子,向他盘问情况,这一看他和自己撒谎不说,还惹出来这么多的事儿,当即气得不行。  “我……”  见自己的爷爷真的来了脾气,厉淘淘本来还想拿出来一副哭诉的样子,因为自己爷爷变了脸的样儿,全部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说话,别支支吾吾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们厉家人虽然是不能被人欺负,但是也不能是非不分,颠倒黑白,他们再怎么样的chong孙子,也不能让自己的孙子以撒谎来博取同情。  见自己的爷爷真的是和自己发了火,厉淘淘吓得直绷紧身子。  他印象中的爷爷,慈祥又和蔼,从来没有见过他发火的样子,这下一看见他发火,小家伙的熊胆被吓得所剩无几。  “事情就是像我说的那样,乖乖说的不对,她刻意抹黑我!”  厉淘淘还在为自己不死心的辩解着。  “你还撒谎!”  厉乖乖看自己哥哥一副死性不改的样子,来了脾气。  “你怎么还撒谎起来没完没了了啊?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还要我把其他的小朋友都找来对证吗?”  自己孙女的强硬态度,以及自己孙子刻意避开这个问题的闪烁其词样子被厉锦弘看在眼里,他越发的肯定,自己的孙子对自己撒了谎。  厉锦弘活了这么多年,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和自己撒谎,当即,他黑着脸,又郑重其事的问了一遍。  “在我找人来对证之前,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眼见着自己爷爷冒火的眸,都要把自己焚烧成了灰烬,厉淘淘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爷爷生气了。  只是,他不能承认错误,一旦自己承认了错误,也承认了自己妹妹说的话,就是等于在等自己爷爷收拾自己。  一再权衡不知道是该承认错误,还是该继续撒谎,厉淘淘哼了哼鼻子。  忽的,他一个眼珠转了转,就扑到了厉老太太的怀里,当即,嚎啕大哭——  “哇,奶奶,淘淘心里好苦啊,被人欺负了,还要被骂,哇,我难受,好难受啊!”  “……”  ————————————————————————————————————————————————————  因为厉淘淘哭闹的事儿,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但这件事儿,让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对厉淘淘改变了态度,再也不觉得自己的这个大孙子是个乖巧可人的孩子了。  相反,他调皮扯淡,给自己惹事儿,还撒谎,让两位老人对他改观了态度。  有这件事儿的影响,厉淘淘后来好长的一段时间都不敢造次了,为此,两个小家伙的幼儿园生活,过得还算是顺利。  又是一年的过年时节,和往常一样,厉家老宅这边,聚集了几家人。  因为两个小家伙是年夜饭那天晚上出生的,所以厉敏特意买了生日蛋糕来,虽然两个小家伙只是相差十分钟出生,却是隔了一天。  厉家老宅这边,本来年夜饭的人就多,这几家的小辈都有了孩子,好一个热闹的景象。  一家人的年夜饭吃的其乐融融,小孩子们一桌,虽然厉淘淘和厉乖乖不是这里面最大的孩子,但是因为今天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日,两个小家伙一副东道主架势的给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分着蛋糕。  厉淘淘把蛋糕分了一圈,到厉乖乖那里的时候,刻意避开她,把蛋糕切给自己吃,没有管自己这个一向喜欢揭自己短的妹妹。  “为什么不给我分蛋糕?”  厉乖乖见自己的哥哥越过自己,直接忽视自己的存在,不分蛋糕给自己,她撅着小嘴巴,质问着。  “我没有不给你分啊?你自己又不是没有长手,自己切呗!”  厉淘淘一脸讪讪的样子,继续吃着自己的蛋糕。  瞧着自己哥哥对自己这样一副态度,厉乖乖尽力隐忍,让自己保持一种春节不生气的样子,只是自己哥哥气自己,自己事怨人为,小家伙气得不行。  “不行,你都给大家分蛋糕了,不能差我的,你也得给我分蛋糕!”  “你这是什么理论?拿你自己当公主呢啊?我不伺候,坚决不伺候!”  厉淘淘今天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给厉乖乖分蛋糕,要不是自己这个拖自己后腿的妹妹动不动就给自己打小报告,他至于现在每天都过循规蹈矩的生活吗?  他想想就觉得气恼,所以,今天在众多兄弟姐妹之间,他一定要拿出来自己做哥哥的架势,给自己的妹妹来个下马威。  “你……”  看自己哥哥真就是不买自己账的样子,厉乖乖气得直瞪眼。  正准备发脾气的和厉淘淘闹一下子,乔慕晚走来了这边。  “妈咪!”  一看到乔慕晚过来了,厉乖乖一下子就委屈的扑到了她的怀中,然后小家伙委屈极了的哭诉起来。  “妈咪,哥哥欺负我,他给大家都分了蛋糕,但是偏偏不给我分蛋糕,妈咪,哥哥欺负我,我不开心了。”  虽然过了凌晨时分,小家伙就五岁大了,但是小家伙还是没完没了一副黏着乔慕晚,和她诉苦的模样。  见自己的女儿呶着个唇,真的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乔慕晚抱着她。  “不要介意你哥哥,你哥哥就是调皮,来,妈咪给你切蛋糕!”  说着话,乔慕晚就伸出葱白的手指,拿过切刀,切了蛋糕给厉乖乖。  没有了自己哥哥对自己的伺候,有自己妈咪对自己的伺候,厉乖乖还是高兴的不行。  “谢谢妈咪!”  厉乖乖谢着乔慕晚,拿起餐叉,就扎了一大块朵颐的巧克力蛋糕送到自己的嘴巴里。  厉淘淘在一旁把自己妈咪给自己妹妹切蛋糕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他不高兴的撅了撅小嘴巴。  “妈咪,你真偏心!”  厉淘淘不高兴的哼唧一声,然后悻悻的耷拉着小脑袋,舀着蛋糕吃。  把自己儿子变得不高兴的样子都看在眼里,乔慕晚无奈的笑了笑。  “这你也要挑理吗?”  乔慕晚羞了厉淘淘的小鼻子一下,厉淘淘却嫌弃的瘪了瘪嘴。  “妈咪,别动不动就羞我,我已经是大孩子了。”  介于自己已经长了一岁的原因,厉淘淘完全拿自己当大孩子看。  而且,他已经打算上小学了,不再和幼儿园里那些小pi孩在一起浪费时间了。  这让厉淘淘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了。  只是厉淘淘再怎么这样想,乔慕晚还是拿他当孩子看。  “好,淘淘是大孩子了,那既然这样,淘淘是不是应该谦让自己的妹妹?嗯?”  被乔慕晚这么一问,厉淘淘没有做声,小脑袋摇摇晃晃了几下子。  他心里其实是不想谦让自己妹妹的,不过没办法儿,碍于自己妈咪的话,他一再的不情不愿以后,点了头儿。  ————————————————————————————————————————————————————  过来午夜时分,新的一年的钟声敲响了以后,厉淘淘和一大波的小家伙,都来到了老宅的客厅那里,像模像样的给长辈们拜起年来。  本来,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寻思让小家伙们明早拜年了再给钱的,哪成想,一堆豆大的小孩子,竟然齐刷刷的给拜年来了。  没有办法了,厉锦弘和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的同时,拿了红包给大家伙。  小家伙们聚在一起,本就兴奋的不行,这会儿收了红包,更是高兴到一个劲儿的高呼“我爱爷爷、我爱奶奶!”  听着孩子们奶声奶气的唤着自己,厉锦弘和厉老太太高兴的没有话说。  见小家伙们都拜晚年了,乔慕晚就拉着厉淘淘和厉乖乖去休息,哪成想,两个小家伙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着,不断的张罗着其他叔叔伯伯家的孩子一起到外面放烟火。  拿着烟火棒,厉淘淘好玩的性子,不断的在几个小家伙中间来来回回的穿梭着。  玩得实在是兴奋的原因,厉淘淘手拿着两个烟火棒,就在庭院里,像是撒欢的野马一样,奔腾了起来。  夜幕湛黑,虽然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五彩斑斓的烟火,于空中绽放,形成一幕幕令人赏心悦目的幻影。  厉淘淘在庭院里和厉祎铭家的孩子追赶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庭院里站着自己的老爸和自己的二叔。  厉祁深手指间夹着烟,穿着一件修身,剪裁精湛的黑色大衣,除了星星点点的烟头儿红光,整个人近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厉祁深这般,厉祎铭夜色如此,脱去了医生的白大褂,他也是十足俊朗的外表。  别人都说厉家的基因好,生的这三个孩子,都冷峻完美,找不出来一丝的瑕疵。  兄弟二人随意的聊着些话题,完全没有管几个在庭院里乱跑的小家伙。  厉祁深指间的烟燃到了尽头儿,他把手里的烟蒂丢掉,继续和厉祎铭聊着。  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兄弟二人正聊着起兴。  忽的,在厉祁深猝不及防下,自己的脚边,扑过来了一抹小身体。  厉祁深:“……”  没有料想到这会儿会有小孩子扑过来,厉祁深当即沉下来了脸,他刚准备看是谁的孩子扑到了,有没有受伤,只  听厉祎铭说了一句“哥,你的大衣被烟火棒烧了!”  厉祁深被小孩子扑倒,本就气得不打一处来,这会儿再见自己的衣服被烟火棒给烧了,立刻脸上浮动开阴沉。  在知道扑倒过来的小孩子是自家的儿子,他更是脸色浮动开了毁天灭地的幽黯……  ————————————————————————————————————————————————————  碍于今天是大过年的原因,厉祁深不好和厉淘淘发火,但是沉容冷铸的俊脸,如同冰雕一般,森冷的不行。  虽然厉祁深身上被烟火棒烧了地方只有一个不起眼的洞,但是这惹的他很不悦。  这还未完,厉淘淘看到自己的老爸沉下来脸,一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生气样儿,他立刻咧开嘴,憨憨的笑了起来——  “老爸,你别生气,大过年的,这不正是代表红红火火吗?这多好啊,你以后的生意红红火火,你说是不是?”  厉祁深本就恨不得把这个混球放到膝盖上暴打一顿,这会儿听了他的胡言乱语,还一副他说的可有理的样子,他恨不得一脚飞出去。  发觉到自己大哥的脸色不好,厉祎铭拉开厉淘淘。  “淘淘,去找哞哞他们玩去,别再这惹你爸生气!”  “哦!”  见自己的二叔帮自己开脱,厉淘淘点头儿应声,他知道自己老爸的脾气不好,虽然自己刚刚在奉承他,但是他不敢保证自己的老爸会不会因此不高兴,所以自己的二叔让自己离开,他真的恨不得自己脚底下抹了油一样的走开。  “站住!”  厉淘淘刚抬脚准备走开,厉祁深沉着声音叫住了他。  厉淘淘本就忌惮于自己的老爸,几乎是在听到自己老爸像是撒旦般的声音,他就站住了步子。  回过头儿,他目光无辜又澄澈的看着厉祁深,憨憨的笑着——  “老爸,你还有什么事儿啊?已经很晚了,我要去找妈咪睡觉了!”  厉淘淘已经有好久没有和自己的妈咪在一起了,今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他一早就打算了要和乔慕晚在一张chuang上睡觉,不过碍于今天有这么多的小朋友在,就和他们玩的嗨了点。  这会儿,自己惹了祸,自然是要开溜。  自己儿子给自己惹了事儿,已经惹到了厉祁深,这会儿听自己儿子说要找乔慕晚去睡觉,他更是眯紧了自己狭长的黑眸。  惹了他老-子,还准备大张旗鼓的去shui了他的女人,他真是太惯他了。  不给厉淘淘任何闪躲开的可能,厉祁深迈开平稳的步履走上前,一把就拎起他的后脖领,然后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信步往主屋那里走去。  ————————————————————————————————————————————————————  到了屋里,厉祁深不给厉淘淘任何和乔慕晚在一起睡的可能,直接把他丢给了自己的父母亲。  在厉家老宅这边有厉祁深的房间,不给他不经常在这里住的原因,房间就闲置了,乔慕晚抱了被子到厉祁深的房间,刚铺好chuang,就听到舒蔓过来找自己,说厉淘淘惹了祸,把厉祁深的衣服给烧了。  听了这话的乔慕晚,就算是没有在厉祁深的身边,也能想到此刻的厉祁深,有多么的生气。  那个男人一向倨傲冰冷,被自己的儿子冒犯了自己,可想而知,自己的儿子,这会儿一定是没有好下场。  没做太多的耽搁,乔慕晚趿着拖鞋下了楼。  乔慕晚到楼下的时候,厉祁深正好从自己公公婆婆那里出来,隐约间,她听到了自己公公婆婆的房间里,似乎有自己儿子的声音。  她抬手挽了挽自己鬓角的碎发,迈开步走上去。  “淘淘呢?”  她问着,迎上厉祁深一双薄刃似的眸,心弦颤了颤。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他的一个眼神儿,一个神情变化,她都能做到洞悉他此刻的心理。  厉祁深抿紧削薄的唇,他不想提那个小-犊-子,就沉着脸,越过乔慕晚,不理会她,径直迈开步,往他的房间走去。  乔慕晚见厉祁深这个样子,心中料想到了此刻他被厉淘淘给惹生气了。  不过她这会儿也顾不上去哄这个男人,就敲响了自己公公婆婆的门。  乔慕晚进了自己公公婆婆的房间,打量了一番,见自己的儿子完好无事儿,悬着的心,松懈了下来。  天知道,她真的好怕厉祁深会在大过年这样的情况下,狠狠的收拾自己的儿子一顿。  在自己公公婆婆的房间里待了有一会儿,乔慕晚拒绝了厉淘淘要和自己一起睡的要求,又和自己的婆婆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后,离开了。  出了自己公公婆婆的房间,乔慕晚重新折回到厉祁深的房间那里。  知道厉祁深这会儿一定是在生气,乔慕晚在门外叹息了一口气以后,拉开门把手儿,走了进去。  这会儿厉祁深不再卧室里,浴室那里有“沙沙”的水流声,他在浴室里洗澡。  见厉祁深在洗澡,乔慕晚迈开步走到了座椅那里,在座椅的靠背儿上,她看到了厉祁深搭在那里的大衣,下意识的,她伸出嫩白的手指,打开了大衣。  尽可能的在大衣上找着被厉淘淘烧坏的洞。  最后,她在厉祁深大衣的下摆那里,找到了一个极为不起眼的洞,隐约间,还有一些烧焦的羽毛味儿。  把大衣重新放好,她抬脚,走到了行李箱那里,把自己买给厉祁深的衣服,从里面拿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