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7章:小小年纪谈恋爱(7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7章:小小年纪谈恋爱(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9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待厉淘淘上车的时候,厉乖乖已经背完了十五个英文单词。  “你怎么这么慢?要是上学第一天迟到了,我绝饶不了你!哼!”  厉乖乖一脸嫌弃的说着厉淘淘,然后小大人似的坐正自己的身体。  被自己的妹妹说着,厉淘淘不悦的白了她一眼,对于她动不动就说自己一句不是,表示他的不满和抗议。  厉锦弘和肖百惠两个人把孩子送去了学校,碍于两个小家伙都小的原因,厉锦弘特意托关系,让两个小家伙在一个班级里,哪成想,两个小家伙相互嫌弃,谁也不肯和对方一个班。  最后,两个小家伙一个被分到了一年一班,一个被分到了一年二班。  一早就接受过早教,从期中考试开始,厉乖乖在班级里的成绩名列前茅,虽然小家伙很小,却很受班主任老师的器重,选了她做学习委员,平日里小大人似的代替老师辅导其他小同学的功课,被班上的小家伙称为“小老师”。  一年二班的厉乖乖和同学们相处的和睦,不仅成绩优异,受到老师的器重,同学们也都很喜欢她。  但是厉淘淘却和她不同,小家伙不禁学习成绩不行,还淘的上天,如果不是一年一班在一楼,小家伙估计都能把楼顶挑开。  最可笑的是他每次回家都不带作业,后来老师检查作业的时候,他直接说忘了老师留了作业,连向同桌抄作业这样的事情,他都觉得不耐烦了。  为此,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没少被请去学校。  因为厉淘淘不做作业这件事儿,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没少操心,一再的向老师保证,说会好好管教孩子,不给学校添麻烦。  被自己爷爷奶奶一顿说了以后,厉淘淘学乖了两天,但是仅仅是两天以后,就又花花肠子的找其他同学帮自己写作业。  小家伙们之间都是平等的,谁也不愿意帮厉淘淘写作业,一天两天会有人帮他写,但是长此以往,谁也不想帮他写。  厉淘淘又一次厚着脸皮的找班上最漂亮的小女孩小桃子,让她给自己写作业的时候,小桃子哼了哼声。  “我不帮你,我顶多把作业借给你,你要是想自己抄作业,我就借给你,你要是不想抄作业,我也不管你了!”  小桃子学习好,人有长得水灵,可谓冰雪聪明,厉淘淘很喜欢她,每次自己完不成作业,都来求她。  最开始小桃子很好心的帮厉淘淘,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但是后来,小桃子对于厉淘淘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打心底里鄙视,就不再帮厉淘淘写作业了,任由他怎么说,把捧高她的话说的天花乱坠,她也对厉淘淘不屑一顾。  “桃子,你就帮我写作业嘛,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除了我妈咪,我就没有见过比你再好的女孩子!”  厉淘淘说这话的时候,自动屏蔽掉自己的妹妹厉乖乖。  相比较小桃子而言,自己的妹妹真的是太惹人厌了,动不动就给自己打个小报告,揭自己一个短。  不过好在自己没有和她在一个班,不然,指不定她要怎么埋汰自己。  听厉淘淘不断奉承自己的话,小桃子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但不想自己太过没面子,她还是拿出来一副小大人姿态的态度,训斥厉淘淘——  “你呀你,为什么不好好做功课啊?就你还准备考大学了吗?你不是和我说你要念哈佛大学了吗?就你这个样子,你觉得你能念上大学吗?”  被小桃子说落着,厉淘淘是有事儿求她,不好反驳她,只得抬手抓着小脑袋。  “桃子,我也想好好学习啊,只是,你知道的,我没跟上老师讲课的内容,功课不会做啊,你就好心帮帮我吧,我会记住你的好的!对了,你不是喜欢吃糖葫芦吗?我一会儿买给你吃!”  见厉淘淘说买糖葫芦讨好自己,小桃子更是一脸的不屑。  “你别指望用这样讨好我的方式让我帮你写作业,反正我是不会给你写作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把自己的作业本扔给厉淘淘,小桃子也不再管厉淘淘,兀自走开了。  厉淘淘见穿着蓝白色荷叶裙的小桃子走开了,真的不理会自己,小家伙瘪了瘪嘴。  再收回目光时,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唉声叹气起来。  没有人帮自己写作业,自己还不想写作业,这不是等着被老师训斥呢嘛!  厉淘淘不由得哀愁了起来,小手撑着自己的小下巴,不住的叹息了起来。  ————————————————————————————————————————————————————  小桃子和女同学跳皮筋累了,回到班级里喝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书桌上,莫名多出来了一盒冰激凌,还是一盒米糕。  不知道是谁把这些东西放在自己书桌上的,小桃子刚准备拿着这些东西,送去老师那里的时候,厉淘淘贼兮兮的进来了。  “桃子!”  听到有人唤自己,小桃子回国了头儿,在看到厉淘淘的小身影,她呶了呶嘴巴。  “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在等你啊!”  厉淘淘一点也不脸红的说着话,然后伸出手,指了指小桃子手里的东西。  “桃子,这是我买给你的东西,这个时节没有糖葫芦,我没有买到,就买了冰激凌给你,还有那盒米糕,我记得你很喜欢吃,就一并给你买了,你还喜欢吗?”  “这些东西是你买的?”  小桃子诧异的质问一声,“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这盒冰激凌是哈根达斯的冰激凌,很贵的,那盒米糕也是哈根达斯名下的甜点,这两盒东西加在一起要一百多元,她实在是诧异厉淘淘一个小pi孩哪来来的这么多钱。  要知道,只有她爸比和妈咪在的时候,才会花钱买这些东西给自己,在她看来,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这有什么的啊?”  不似小桃子脸上的诧异,厉淘淘一脸的无所谓。  这些钱是他爷爷奶奶给他的压岁钱,他没有像厉乖乖那样把自己的压岁钱存起来,而是动不动就拿出来点儿前,自己买点烤串什么的来吃。  “桃子,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个企业家,手上有很多资金的,我家里是做生意的,我从我爸那边学来了很多商业知识,我现在手里有股票,我在炒股,所以,我平时不做作业什么的,都是在忙炒股的事情,你得理解我!”  厉淘淘吹牛不打草稿的胡扯着,把话说得煞有其事,只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小桃子家其实也是做生意的。  “胡说,我家里也是做生意的,我怎么不知道像我这么大就能炒股了呢?”  “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你要是不信,你回家可以问问你爸,看看你这么小,能不能炒股!”  厉淘淘继续胡诌着,也不怕自己越说越玄乎。  小桃子听厉淘淘这么肯定的话,哼了哼声。  “那你买这些东西给我干什么啊?”  “不干什么啊?我觉得你喜欢吃这些东西,我就买给你了!”  厉淘淘没说自己是为了让小桃子帮自己写作业,刻意讨好她的,一本正经脸的胡扯着,把自己说得特别的好心,俨然一副怕小桃子会馋了好吃的样子。  “我不要!”  小桃子把手里的东西重新塞回给厉淘淘,“无功不受禄,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能接受你的东西!”  “嗳,你别不接受我的东西啊!”  厉淘淘把东西放下去拦小桃子,“桃子,你别不接受我的东西啊,我就是想给你买吃的,你别多想啊!”  小桃子对厉淘淘的拒绝,他直接理解为了她不愿意帮自己写作业。  “我没有多想啊,我就是不想接受你的东西!”  “你别啊,你就算是不想接受我的东西,你能不能把那盒冰激凌吃了,不然都化!”  小桃子不吃米糕,他可以把米糕拿回去,但是冰激凌不同,她要是不吃,铁定是化了的,到时候就浪费了。  “化了我也不吃,我还是那句话,无功不受禄,你要是不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接受这盒冰激凌,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的!”  厉淘淘真心觉得自己和小桃子对不明白话了,不由得皱起来了眉头儿。  “那我扔了啊!”  “你扔了吧,反正我是不会接受的!”  小桃子一本正经脸,然后强迫自己不去看厉淘淘,生怕自己一个心软,就让厉淘淘把东西给拿了回来。  见小桃子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理会自己,厉淘淘哼了哼声,然后抬手,拿着那盒冰激凌就绕过小桃子,向教室门口的那里,迈着笨拙的步子走去。  小桃子本来是不打算接受厉淘淘的东西,没想到厉淘淘真的就听了自己的话,要把那盒冰激凌给丢掉。  眼见着厉淘淘走到了垃圾桶那里,小桃子疾步追了上去。  “喂,你还真的扔了啊?”  那盒冰激凌很贵的,说实在是的,她其实打从心底里就没有想过让厉淘淘扔掉。  “不然呢?等它都化成奶油了吗?”  厉淘淘见小桃子的神情,意识到可能会有转圜的余地,他一副谁劝也没有用,执意要扔掉的样子。  “你别扔了啊,你可以把这盒冰激凌给其他人啊!徐美丽就特别喜欢吃……”  “这是我买给你的冰激凌,怎么能给别人呢?”  厉淘淘盯着小桃子,神情特别的专注。  “你就算是不想吃,我也不能给别人啊,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欢吃,我还是扔掉好了!”  说着,他就从小桃子的手里夺过冰激凌,一副要扔掉的样子。  “你就别再浪费东西了,好了啊,我吃还不行吗?”  小桃子其实很喜欢吃冰激凌的,只不过自己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吃了厉淘淘这样一盒价值不菲的冰激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行!”  见小桃子答应自己,愿意吃冰激凌,厉淘淘甜甜的笑了起来。  随意,他有把米糕拿了过来。  “还有这个,我们一起吃!”  ————————————————————————————————————————————————————  小桃子吃了厉淘淘的东西,到最后,自己很自觉的问了厉淘淘的作业有没有做完,用不用帮她做。  厉淘淘见自己的小计谋应验了,故作忸怩的说不用。  “你那会儿不是还说你作业没有做,这么快就做好了?”  “嗯!”  厉淘淘点着头,不敢抬头去看小桃子,耷拉个小脑子。  小桃子看淘淘的样子,撅了撅小嘴巴,一副不信任他的样子。  “你把作业本拿来,我来看看你做错了多少题!”  “不用了!”  厉淘淘继续长袖善舞的故意拿乔,刻意把自己的作业本,往身后藏去。  如果厉淘淘坦然的把作业本拿给自己看,小桃子可能还没有那么在意,但是厉淘淘这会儿这个和自己故意忸怩的样子,她用脚丫子也能猜想的到厉淘淘和自己撒了谎。  “你把作业本拿来给我看看,不然我不搭理你了!”  小桃子故意威胁着,一张稚嫩的脸蛋上,佯装出来生气的样子。  厉淘淘还在忸怩,“别了把,你别看了,我真的把作业做好了!”  “我是打算看你做错了多少作业题,又没有说看你做没做好作业,你和我闪躲什么?”  小桃子质问着,然后自己伸手,夺过来了厉淘淘手里的作业本。  厉淘淘本就是故意的,和小桃子撕扯了几下以后,就把作业交到了小桃子的手里。  小桃子白了厉淘淘一眼,把他的作业本翻开。  这一翻开没有什么,她直接就看到了里面白花花一片,要多干净就有多干净的白纸。  恼火的抬去去看厉淘淘,小桃子小手叉着腰,大喝一声——  “厉淘淘!”  ————————————————————————————————————————————————————  小桃子再怎么不想帮厉淘淘,但是拿别人的手段,吃别人的嘴短,她吃了厉淘淘的冰激凌和米糕,再怎么不情愿,最后还是帮他写了作业。  不过小家伙帮厉淘淘写了作业归写了作业,她写好了作业以后,还不忘给厉淘淘把这些题都讲了一遍,生怕他只顾着让别人帮他做作业,而不会做这些作业题。  厉淘淘虽然不想听这些题,不过小桃子逼迫他听,他只得硬着头皮,半听不听的把这些作业题都听了进去。  午间休息时间,厉淘淘和自己的小同学在一起吃着冰棍。  炎炎夏日,这样的天气,实在是让厉淘淘想要下河洗澡去。  嘴巴里叼着个冰棍,他用没有退去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开了口——  “蟋蟀,咱们下河去洗澡吧,天气真的是太热了!”  厉淘淘嘴巴里的蟋蟀是温司庭的儿子温桓旸,因为他实在是喜欢玩蟋蟀的原因,厉淘淘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外号。  “得了吧,我可不去,上次和你下河去洗澡,回家被我爸打了个半死,我这个人可要脸,我是不和你去了!”  蟋蟀拒绝着厉淘淘,他不同于厉淘淘,两个小家伙虽然在一家学校上小学,不过他是和他的父母亲生活在一起,不像厉淘淘是和他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他爷爷奶奶替他瞒着他下河洗澡的事儿,他可没有人替自己瞒着。  他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半个月前自己和厉淘淘下河洗澡,被自己的老爸温司庭知道了以后,把自己差点打了一个半死,自己屁-股疼了整整一周的事情,所以,为了避免自己的屁-股再开花,他才不要和厉淘淘再下河去洗澡了。  “那这么热的天该干点什么去啊?真的是太无聊了啊!”  厉淘淘是个闲不下来的小家伙,难得在学校里,没有家人的束缚,他乐得自在。  而且他家里有游泳池,浴室,不过他就是喜欢在光天化日下,像个野孩子一样的洗澡。  “你还能无聊了啊?你不是和你们般的那个叫什么桃子的小丫头打得火热吗?”  说着话,蟋蟀故意似的凑近厉淘淘,嬉皮笑脸着——  “嗳,我一直都没有问你,你和你们班的那个小桃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听说你在追求啊,这是不是真的啊?还有啊,厉叔叔和婶婶知道你给他们找儿媳妇的事情没啊?”  “你胡说些什么呢啊?”  蟋蟀一逗厉淘淘,厉淘淘立刻就红了脸。  “我和她什么事儿也没有,就是普通同学,你能不能别乱想啊?真是的。”  他为自己辩解着,却不想自己的眼神儿,不断的飘忽着,怎么看都是在闪烁其词。  瞧见厉淘淘红了脸的样子,蟋蟀笑得更加讪意。  用手肘怼了厉淘淘一下,他继续嬉皮笑脸着,完全一副继承了温司庭死不要脸痞样的个性。  “嗳,我说你解释归解释,你脸红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想像什么啊?”  “像什么啊?”  被蟋蟀一说,厉淘淘看向他,问了一句。  看着厉淘淘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他笑得不由得更加yin-荡起来。  “大姑娘!”  厉淘淘:“……”  听蟋蟀把自己和姑娘划等号,厉淘淘立刻不依了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还没问你,你总是给我妹妹买雪糕做什么啊?对了,那天听说你还买了一个布娃娃给她,怎么,你对她有那个意思啊?”  蟋蟀本来是想埋汰厉淘淘一顿的,哪成想他竟然把厉乖乖给搬了出来,让蟋蟀当即脸色不自然了起来。  “我们在谈你的事儿,你提我和乖乖做什么啊?你这个人岔开话题的本事儿还真是强啊!”  “谁岔开话题了啊?我就是问问你,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叫什么啊?叫那个什么了,就是老师刚刚讲的一个成语!”  说着话,厉淘淘开始凝目沉思起来。  “对,就那个做贼心虚,对,就是这个词,你现在的样子就叫做贼心虚!”  被厉淘淘像是拆穿自己谎言一样的剥下自己的皮囊,蟋蟀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蟋蟀上次给厉乖乖买布娃娃,可是用了整整两个月的零花钱,只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她,就是因为喜欢她,他自己个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才买了那个布娃娃给厉乖乖。  只不过因为这件事儿,闹得整个一年级都知道了,那会儿还把他老爸给请来了。  不过因为温司庭和厉祁深之间是铁哥们的关系,这件事儿就说是他们朋友之间的馈赠,没有说这是他喜欢厉乖乖的表现。  不过厉淘淘却不这样认为,他和厉乖乖,可以说是和蟋蟀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他对自己妹妹安得是什么心思,小家伙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你才是做贼心虚吧?你问我买布娃娃给乖乖干什么,我还没问你,你给桃子买冰激凌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淘淘:“……”  “咱们两个人半斤八两,说也别说谁了,我老爸和你老爸好歹还是朋友,但是你老爸和桃子老爸可不是好朋友,这话你说不过去啊!”  被蟋蟀这么一说,厉淘淘哼了哼声。  “我那是为了让桃子帮我写作业,我才不像你那么目的不纯!”  他为他自己辩解的,他会给桃子买冰激凌吃,完全是因为他是为了骗桃子给自己写作业,哪里像他,就是为了表示他喜欢乖乖。  “你就继续胡扯吧,你要是买冰激凌给小女孩是为了让她帮你写作业,你怎么不找徐美丽啊?你少拿借口来搪塞了,我看你就是喜欢桃子!”  被蟋蟀就像是在扒衣服一样说着自己,厉淘淘的脸上立刻浮现着尴尬的红。  “我看你就是喜欢乖乖!”  两个小家伙谁也不让份,互揭对方的短。  两个小家伙吵得极度不愉快,到最后,还是厉乖乖和桃子从教室里出来跳皮筋,厉淘淘和蟋蟀因为看到自己的小“女神”出来了,最后才平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火。  “嗳,蟋蟀,咱们两个人商量个事儿呗!”  两个小家伙吵得面红耳赤后不到十分钟,厉淘淘就主动和蟋蟀说了话。  “什么事儿?”  蟋蟀虽然和厉淘淘争得不可开交,但是两个小家伙打小就认识了,也就没有计较那么多,回了他的话。  “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既然我们两个人都有喜欢的女生了,那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应该相互帮助,站到统一战线上,然后帮对方追女孩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蟋蟀见厉淘淘说的话有深意,立刻两眼放光了起来,一本正经的盯着他。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乖乖是我的妹妹,我帮你追她,你帮我追小桃子,你看这样行不行?”  一听这话,蟋蟀先是错愕了一下,在反应过来厉淘淘的话是什么意思以后,他咧开嘴,笑了。  而后,斩钉截铁的回道——  “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