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8章:我才不胖呢(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8章:我才不胖呢(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淘淘和蟋蟀两个人达成了协议以后,两个小家伙就不断为对方和喜欢的女孩子创造时机。  蟋蟀把小桃子书桌上面的彩笔拿走了,美术课上,找不到自己彩笔的小桃子,都快急哭了。  在自己的书桌里,书包里,但凡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彩笔,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彩笔跑到哪里去了,她都快要告诉老师有人偷自己的东西了。  坐在小桃子斜对桌的厉淘淘,看到小桃子的彩笔不见了,急的像是热火上面的蚂蚁一样不住的找着,他洋洋得意的挑了挑眉头儿,而后,一副英雄救美姿态的把自己的彩笔,递给了小桃子。  “桃子,你是彩笔没有了吗?先别找了,用我的吧!你再找下去,一会儿该下课了,你交不了作业了!”  “可是……”  小桃子还想固执的再找自己的彩笔,但是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面的电子表,还是点了点头儿。  “那我就先用你的彩笔吧,谢谢你了,淘淘!”  “不用客气啊,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随便用了!”  小桃子还小的很,准确的说,比厉淘淘还小了半年,自然是不懂厉淘淘话语里传达出的深意,也就没有多想,接了厉淘淘的彩笔过来。  刚准备打开彩笔盒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似的。  “淘淘,你把你的彩笔借给我了,那你怎么办啊?”  “没事儿啊,我和蟋蟀用一盒彩笔!”  说着话,厉淘淘使了一个眼色给蟋蟀。  收到厉淘淘递过来的眼神儿,蟋蟀一下子就会意了。  “是,淘淘和我用一盒彩笔就好!”  蟋蟀点着头儿,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儿。  见蟋蟀这么说,小桃子撅了撅小嘴巴。  “还是让淘淘和我一起用吧,你离他有些远!”  说着话的时候,小桃子竟然主动和旁边挨着厉淘淘坐的小姑娘,主动提出来了换座位的事情。  因为小桃子为了和自己用一套彩笔而主动换座位的事情,厉淘淘简直心花怒放。  他从来没有想过,小桃子原来也有这么主动的时候,这让他惊讶的同时,隐约间感受到了小桃子对自己兴许有点儿喜欢自己的意思。  红着脸,厉淘淘挪着自己的椅子往小桃子那里动了动,跟着,美术课从来没有画过画的他,竟然拿起彩笔,开始画画。  ————————————————————————————————————————————————————  这边,蟋蟀帮着厉淘淘,那边,厉淘淘也十足够义气的帮蟋蟀追求自己的妹妹。  只是,自己妹妹实在是太能招蜂引蝶了,不算蟋蟀,就他们一年二班就有五六个毛头小子喜欢厉乖乖。  对于自己妹妹这么受欢迎的样子,厉淘淘实在是心里不痛快。  自己长得这么帅竟然没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自己妹妹长得像是个丑八怪似的,竟然有那么多男孩子喜欢,这实在是不科学。  周末的时候,厉淘淘难得和厉乖乖回了水榭那边。  平时,乔慕晚在公司忙,很少有照顾两个小家伙的时候,前几天,她通过班主任杨老师那边得知,厉淘淘的成绩差太多了,她只得利用周末的时间把小家伙接回来,辅导辅导他的功课。  “别玩了,听着!”  乔慕晚拿直尺,打了厉淘淘胡乱动的小手,一脸的不悦。  “哦!”  被自己的妈咪打疼了手,厉淘淘呜呜囔囔的应了一声,随即正了正自己的脸色,开始听乔慕晚给他讲作业题。  厉淘淘的功课实在是差了太多了,相比较自己的女儿而言,两个人简直天壤之别。  乔慕晚对于自己儿子的成绩这么差,实在是没辙的厉害,一再把同一道题讲了不下三遍,小家伙才明白这道题要怎么解答。  学了整整一个上午,乔慕晚把小家伙落下的功课,补上了一大半儿。  “妈咪,已经听了一上午了,能不能休息一会儿啊?”  厉淘淘哀求着,让他板板正正的在这里坐四个小时,他的小pi股都要麻了,他实在是想到处动一动。  见自己儿子撅着小嘴巴,一副对自己作揖的样子,乔慕晚于心不忍,就点了点儿。  “那让你休息十五分钟,休息完,再过来学一个小时后吃午饭!”  “好!”  虽然自己的妈咪只给了自己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但是这十五分钟对厉淘淘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坐了这么久,哪怕就算是让自己就休息三分钟,他都愿意啊。  甩下自己的两个拖鞋,将自己的小身子,慵懒的往沙发上一蹦,厉淘淘立刻就像是撒欢的野马,舒舒服服的往沙发里靠去。  乔慕晚一见自己儿子这副听了四个小时的功课后就烂泥扶不上墙的德行,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儿。  “好好坐着,你坐姿不正确是会驼背的。”  “哦!”  小家伙懒懒的应了声,随即支起自己的小身子,坐直了身体。  将自己的两个小手放到自己的小肚子上,他闭着眼,一副极度享受的姿态。  不像自己爷爷奶奶家里的梨木沙发那么硬,自己家里的欧式沙发,真的特别软,让他真的特别特别享受沙发的柔软。  把自己儿子这样坐沙发都能坐出来这么享受的样子看在眼里,扯了扯嘴角。  “淘淘,你该多运动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的很胖!”  如果是以往,乔慕晚对自己这个儿子都会很关照的,但是打从知道了上次去三亚,出现在行李箱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事情是自己儿子搞出来的,她就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善待不起来。  厉淘淘本来还很享受这样短暂的休息,因为自己妈咪的一句话,腾地一下子就坐直了身体。  “妈咪,我不胖!”  厉淘淘才不愿意承认自己胖了呢,不仅仅是女孩子忌讳别人说自己胖,男孩子也是一样的,他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无法接受别人说自己胖,而且无法接受说自己胖的人是自己的妈咪。  “还说你不胖呢,你没发现你自己的肚子上面有两道褶了吗?”  说着话,乔慕晚探着身子,掐了厉淘淘的小肚子。  厉淘淘本来还在极力否认,但是被自己妈咪一捏,真的就捏出来了两道褶,当即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蛋。  “你自己看,是不是两道褶?淘淘,你知不知道照你这样发展下去,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如果自己妈咪说其他的,他还能接受的话,她说自己不会有女孩子喜欢,心里自然是不高兴的厉害。  他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最担心的莫过于她喜欢的女孩子不会喜欢他。  所以自己妈咪的话,就是在很直接的告诉自己小桃子不会喜欢自己。  “谁说的啊?妈咪,你这个理论,真的好荒谬啊!”  他不开心的反击自己的妈咪,其他的任何事儿,他都能接受,但是在感情上被自己的妈咪否认,厉淘淘坚决不依。  小家伙的样子,让乔慕晚下意识的挑了下细眉。  厉淘淘从来没有反击过她的话的时候,自己这会儿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话,他竟然知道反问自己一句,还为自己做出辩解的话,这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  不由得,乔慕晚有些怀疑小家伙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不然怎么会表现出来这样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  “淘淘,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谁说的啊?”  乔慕晚不问还好,她这一问,厉淘淘立刻就眼眶中浮动开了少有的闪烁其词。  其实厉淘淘真的很会掩盖自己的情绪,不把情绪写在脸上,这点儿,他完全继承了厉祁深从容沉冷的性子。  只是这次,因为自己的一问,他的脸上竟然浮动出来了情绪,让人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小脑袋里的某些想法儿。  见自己的妈咪盯着自己,嘴角隐约浮动笑意的样子,厉淘淘撅高自己的嘴巴,不屑的哼了哼声——  “妈咪,你能不能不要乱猜了啊,真的好八卦啊!”  第一次,厉淘淘觉得自己的妈咪八卦的和自己奶奶似的,总喜欢去深究其他人的事情。  见自己儿子小大人似的藏有自己的秘密,乔慕晚嘴角莞尔着淡笑的弧度,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再怎么掩盖自己,知子莫若母,她还是把自己儿子心里的想法儿,洞悉的清清楚楚。  见自己妈咪不支声,就是看着自己笑,厉淘淘被她的样子,看得脸颊发烫。  心里实在是不得劲儿的厉害,就好像自己的小秘密被人给窥探了一样,厉淘淘一再捏紧了手指以后,跳下了沙发。  “我去找乖乖!”  他实在是太羞了,就好像自己是个chi-luo的羔羊一样,在自己妈咪这个屠夫的眼皮子底下。  见自己儿子这么急着离开,连拖鞋都顾不上穿的样子,乔慕晚觉得有些好笑,更多是担忧的望着他跑开的身影。  这么大点儿的小家伙就知道喜欢女孩子了,他成绩不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  厉淘淘碎碎念着自己妈咪的八婆,然后笨拙的迈着步子,上楼去找厉乖乖了。  厉淘淘进去厉乖乖房间里的时候,厉乖乖正哼着歌,在给她养的百-合花浇水。  昨天乔慕晚去学校接两个小家伙放学的时候,厉乖乖看到不远处花圃那里有花农在卖花,就扯着乔慕晚带她去买花。  再加上自己的女儿期中考试考了班级的第一名,乔慕晚更是高兴的不行,直接让自己的女儿选花,选好了哪盆花,她就买哪盆花给她。  虽然小家伙知道自己要什么花,自己的妈咪都会如愿自己的,她还是乖巧的选了一盆百合花。  倒不是她不喜欢其他的花,只是百合花生的洁白,她实在是喜欢。  “哥哥,你来了啊?怎么,不做功课了吗?”  厉乖乖放下手里给花浇水的小水桶,走了过来。  见自己的妹妹也和自己说功课的事情让自己烦心,他哼了哼声,然后走到她的公主chuang那里,蹦上了chuang。  “乖乖,你说我胖吗?”  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会突然问自己这样一个话题,厉乖乖不解的看了看他。  “哥哥,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没有,妈咪刚刚说我胖,我很生气啊,我真的很胖吗?”  小家伙语气极度不悦的问了厉乖乖,鼓着小腮帮子的样子,滑稽极了。  “我觉得妈咪没有说错啊,你确实很胖啊,和蟋蟀比,你胖太多了!”  厉淘淘本就挺不愿意别人说他胖,这会儿自己的妹妹拿自己和蟋蟀比,他更是不高兴了起来。  “我哪里胖了啊?你们怎么都这么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厉淘淘不悦的白了厉淘淘一眼,两个小手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扪心自问:“我真的很胖吗?”  “我和妈咪有没有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自己不清楚吗?”  厉乖乖向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虚假说话的人,见自己哥哥明明很清楚自己的劣势,却还在自欺欺人的样子,她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虽然很讨厌自己妹妹说的话,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说的话确实是实话。  “那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瘦瘦的男生啊?”  “这个因人而异吧,正常来说也不会有哪个女孩子喜欢胖胖的男生,不过也可能有例外的女孩子喜欢胖胖的男孩子。”  一听自己妹妹这么说,厉淘淘心里止不住的雀跃起来。  小桃子是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的女生,所以她才不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肤浅的喜欢瘦瘦的男孩子。  想到小桃子可能会喜欢胖胖的男孩子,厉淘淘心里高兴的不行。  既然自己不是瘦瘦的男孩子,那自己就努力成为小桃子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就好了。  厉乖乖见自己的哥哥在自己回答了他的问题以后不住的傻笑,她不解的蹙了蹙眉头儿。  “不过哥哥,你问我这个问题做什么啊?还有,你在傻笑什么啊?”  “啊?没……没什么啊。”  因为厉乖乖的发问,厉淘淘一怔,随即,两手一摊,闪烁其词的替自己敷衍起来。  “没有什么的话,你的表情这么奇怪做什么?”  如果自己哥哥向自己坦诚相待还好,他对自己这么闪烁其词,还那么奇怪的傻笑,可想而知,他对自己一定有所隐瞒啊。  “哪里奇怪了啊?”  厉淘淘变得咄咄逼人气势的反问一句,想要借此,打消自己妹妹心里的猜忌。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能有什么奇怪的啊,真是的!”  说着话,厉淘淘就准备出房门。  只是自己的步子都走到门口了,他才蓦的想起来一件事儿。  周五放假的时候,他有答应蟋蟀,说周末自己带乖乖去吃哈根达斯,让他假装和自己偶遇,实则是有意接近自己的妹妹。  想到自己对蟋蟀的答应,他这会儿还后知后觉了起来。  顿住了步子,他回头儿看下厉乖乖,贼兮兮的笑了——  “乖乖,想不想吃哈根达斯,我请你去吃哈根达斯啊?”  “请我去吃哈根达斯?真的吗?”  厉乖乖虽然长了年纪,但是还是一个十足的小吃货,这厉淘淘一说带她去吃哈根达斯,立刻就两眼冒蓝光起来。  “当然真的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啊?”  厉淘淘才不舍得请厉乖乖去吃哈根达斯,请她吃哈根达斯的人是蟋蟀,他不过是替蟋蟀借他之名来请厉乖乖罢了。  见自己哥哥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厉乖乖真的就不相信的撇了撇嘴巴。  “你上次吃必胜客也说没有骗我,最后还不是一样放我鸽子,你说你去卫生间,结果跑了,让我拿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去付款!”  “上次是个意外,我忘了带钱,这次没有!”  说着话,厉淘淘像那么回事儿把自己的银行卡拿了出来。  其实不然,他这么大点儿的小pi孩,银行根本就不会给他办银行卡,这不过是蟋蟀拿了他爸爸的银行卡,然后装出来自己是一副小大爷姿态的去划卡。  见自己哥哥手里举着个卡,像那么一回事儿,厉乖乖的小脸都笑成了花。  “那你等我,我去换衣服。”  “嗯,去吧去吧,我去楼下等你!”  “好!”  ————————————————————————————————————————————————————  厉乖乖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厉淘淘已经在楼下等她了。  这会儿的乔慕晚正在厨房里忙着给两个小家伙弄午餐,没有注意到两个已经整装待发的小家伙,已经跃跃欲试的要出门了。  两个小家伙正准备瞒天过海的从家里偷溜出去的时候,乔慕晚解下了自己的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要去哪里?”  对两个小家伙早就已经没有了慈母般的爱和呵护,乔慕晚一见两个小家伙要瞒着自己偷偷溜出去,清秀的面颊,沉了下来。  听到身后有自己妈咪不友善的声音,两个小家伙欲走的步子,就那么僵硬住了。  回过头儿去,看到自己妈咪正在用一种愠怒的目光看着自己,厉淘淘憨憨的笑了——  “妈咪,你……你怎么出来了啊?做好午餐了吗?”  看得出来自己儿子在故意岔开话题,乔慕晚不悦的瞪他一眼。  “少和我扯,你带你妹妹要干什么去?”  乔慕晚可是没有忘自己儿子现在的小花花肠子可是让她这个做妈咪的都自愧不如,他能这么鬼鬼祟祟的带自己的女儿出去,可想而知,他又是动了什么小心思儿。  不由得,乔慕晚怀疑自己儿子带自己的女儿出去,是不是用自己女儿做幌子来约他喜欢的女孩子出来。  想到这里,她故意横下脸,“你要是不和我说你带乖乖干什么去,你今天别想出这个家门!”  知道自己妈妈对自己变了性情,再也不是当年自己认识的那个妈咪,厉淘淘有些担忧她会生气,就瘪了瘪嘴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自己的妈咪坦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