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9章:撞(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49章:撞(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淘淘有些担忧乔慕晚会生气,就瘪了瘪嘴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她坦诚。  “妈咪,我和乖乖都老大不小的了,你就不能……”  “妈咪,哥哥说带我出去吃哈根达斯!而且是要吃冰激凌火锅。”  不像厉淘淘那么臭屁的推三阻四,一副要瞒天过海的样子,厉乖乖主动开口回了乔慕晚。  厉乖乖的话一说出去,厉淘淘当即就不悦的用手肘怼了她一下,心里忍不住腹诽自己妹妹是个大嘴叉子,嘴巴不严实。  闻言,乔慕晚挑了下眉,自己的儿子要请自己的女儿出去吃哈根达斯?而且是冰激凌火锅?这个小不点从哪里弄来的钱?  “淘淘,你从哪里来的钱?”  乔慕晚看向厉淘淘,问着他。  “没……没有从哪里来的钱啊!”  厉淘淘被自己的妈咪质问着,变得闪烁其词了起来,一双乌黑的大眼,不敢看自己的妈咪,不断的往四处看去,试图避开自己妈咪的目光打量。  只是,他越是这般闪躲,乔慕晚越发把小家伙的小心儿思探的一清二楚。  她才不会信自己这个一向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儿子会大方的请自己的女儿去吃哈根达斯,不出意外,他就是以乖乖的名义为幌子,去见他喜欢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乔慕晚看厉淘淘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审时度势。  被自己妈咪的目光看得浑身炸毛,厉淘淘哼了哼声——  “妈咪,我就请乖乖出去吃个双球而已,这点儿小钱,我还是有的。”  厉淘淘很痛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嘴巴贱-贱的说了请自己妹妹说冰激凌火锅,让自己的妈咪找到了自己衣兜里没有钱的这个事实证据。  “啊?怎么只是双球?哥哥,你明明说请我吃冰激凌火锅的!”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啊?请你吃双球,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没请你吃单球就不错了,你哪里来得那么多说辞?”  厉淘淘回击自己妹妹的叽叽喳喳,他真的是讨厌死自己妹妹这张破嘴了,什么事儿到她的嘴巴里,都别指望能藏住了,他就纳了闷了,蟋蟀也不近视眼啊,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的喜欢自己的妹妹了。  “你……”  见自己的哥哥说话不算话,厉乖乖气急败坏了起来。  自己的哥哥刚刚明明是信誓旦旦的说请自己吃哈根达斯,这会儿竟然说话不算话了起来,她怎么就有了这样一个学习成绩不好,还惯会诳自己的哥哥?  “不行,你必须请我吃哈根达斯,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厉乖乖不依,她特意换了衣服下楼,如果自己的哥哥不请自己吃哈根达斯的冰激凌火锅,她坚决不依。  “我才没有说话不算话!”  厉淘淘反驳着,要不是她和妈咪说出去吃哈根达斯的冰激凌火锅,自己的妈咪至于这么盘问自己吗?  说到底,她不能如愿的吃到冰激凌火锅,都是她自己作死。  “你就是说话不算话,他刚刚明明说了要请我吃哈根达斯的冰激凌火锅。”  早知道自己的哥哥会突然变卦,自己压根就不应该答应他,或者说,自己一早应该拿个录音笔,免得他抵赖。  把自己儿女之间的拌嘴都看在眼里,乔慕晚微拧黛眉。  这两个小不点儿还真就是愁人,动不动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儿就会拌嘴,也不知道这两个小不点儿到底是因为什么吵起来没完没了。  “算了,我不和你吵了,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厉乖乖气的不行,有泪光,隐隐在眼眶中打旋。  既然自己做不到让自己哥哥请自己吃冰激凌火锅,她还不如在家和自己的百合花待在一起。  见自己的妹妹真的转身离开,厉淘淘当即就急了。  他周五放学那会儿和蟋蟀都说好了的,周末的时候一定带自己的妹妹出去见他,这会儿离见面的时间快到了,见自己的妹妹突然给自己撂挑子,他追上了上去。  “喂,乖乖,你真不去了啊?”  “不去了,真的不去了!”  她厉乖乖也是有尊严的,再怎么说,也不能因为一个双球冰激凌,就这么没有骨气。  “别啊!”  厉淘淘想说他愿意带她去吃冰激凌火锅,只是自己老妈那边,她得帮自己掩耳盗铃啊。  “乖乖,我都说了请你吃,你怎么能突然放我鸽子呢?”  说着话,厉淘淘不住的挤眉弄眼,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妹妹有所察觉他的用意。  “谁放你鸽子了?是你自己说话不算话,谁愿意搭理你啊!”  厉乖乖无视厉淘淘不断和自己使眼色的样子,又委屈又心酸的控诉他说话不算话。  “我没有说话不算话,你就不能……看看我的眼色吗?”  最后的话,厉淘淘凑到厉乖乖的耳边,尽可能小声的说着话,生怕被自己的妈咪发现了端倪。  “不能!”  不想,厉乖乖根本就不买厉淘淘的账,横着脸,一副怒气横生的样子。  “反正你就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大骗子,你就等着你以后鼻子会变长吧!”  “乖乖!”  厉乖乖不听厉淘淘不断和自己欲解释,却还不解释的话,兀自迈开步往楼上走去。  把两个小家伙之间的拉拉扯扯,和自己儿子的欲言又止都看在眼里,这会儿乔慕晚已经可以断定自己的儿子找乖乖出去一定是有目的的。  在两个小家伙又扯了有一会儿后,乔慕晚出了声——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争辩了,妈咪带你们两个出去吃冰激凌火锅!”  ————————————————————————————————————————————————————  一场没有结果的争吵,因为乔慕晚的化解而消弭。  厉乖乖是个十足小吃货的原因,想到一会儿会吃到好吃的冰激凌火锅,她立刻就眉开眼笑,脸上因为和自己哥哥争执时的愁苦烟消云散。  不像自己妹妹那般开心,此刻的厉淘淘,不断的撅着小嘴巴,目光不去看不断讨好自己妈咪的妹妹,他看向窗外,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盯着窗外不断变化的风景。  真的是倒霉死了,自己好不容易帮蟋蟀把自己的妹妹给约出来,自己的妈咪非得要出来当灯泡,她这么大的人了,到底知不知道她这么一来,就是在搅合乖乖的终身大事儿。  把自己儿子一脸的不高兴样子都看在眼里,乔慕晚无所谓的看着他。  说来,她还真就是好奇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了什么样的女孩子,虽然孩子还小,什么也不懂,但是她真的觉得挺新鲜的。  到了最近一家的哈根达斯专店,乔慕晚准备带厉乖乖下车的时候,一直都默不作声的厉淘淘,出了声——  “妈咪,我们不要再这家店吃冰激凌,好不好?”  “不在这家店吃?为什么呢?”  乔慕晚心想,莫不是小家伙知道自己跟他们两个来这里的用意,他不好意思了吧?  “没有为什么,就是……就是这家店太小了!”  找不到一个搪塞的借口,厉淘淘憋了憋,胡乱的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这家店不小啊!”  厉乖乖奶声奶气的出了声,这家店在她看来挺大的,至少在他看来里面的样式多,店再小也没有关系的。  “小!”  也不顾及自己的妹妹的话,厉淘淘斩钉截铁的回了她。  他之所以会说这家店小,无外乎是因为他和蟋蟀约的见面的地点就是这里,如果自己这会儿让自己的妈咪也进了这家店,就一定会暴露自己给蟋蟀和自己妹妹前线,自己从中做月老这件事儿。  他还不想让他妈咪知道他们之间有这样的小秘密,直觉性的反应就是把自己的妈咪和妹妹带去其他的店铺,免得她和蟋蟀撞到,把全部的事情都搞砸了。  至于后续,他再和蟋蟀解释好了,反正现在不管怎样都不能让自己的妈妈在这里看到蟋蟀。  “走了啊,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的店,我们去那里吃啊!”  厉淘淘一手拉着厉乖乖,一手拉着乔慕晚,不住的让他们两个人往外面走去。  见自己儿子这个倔强的劲儿,顾及是害羞了,怕被自己撞到他喜欢的女孩子,乔慕晚也就没怎么强行想留下。  虽然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了一个怎样的小姑娘,不过自己还是要留面子给自己的儿子,免得他以后在人家小姑娘面前没有面子。  不同于乔慕晚的深思熟虑,厉乖乖这会儿态度强硬的很。  不答应离开这家店,她义正言辞。  “不走,就这家店,反正我就要吃这家店!要走你们走,我坚决不走!”  厉乖乖摆明自己的立场,然后甩开厉淘淘的手,兀自往店铺里走去。  看着自己的妹妹已经兴冲冲的进了店铺,厉淘淘不禁小大人似的皱起来了眉头儿。  看来想要避免让自己妈咪和蟋蟀碰面这件事儿时不可能的了。  不由得,厉淘淘飞速的开始转动脑筋儿,尽可能的想办法儿避开自己妈咪和蟋蟀之间的见面。  脑袋瓜儿一闪,厉淘淘想到自己可以在妈咪带乖乖点餐的时候把蟋蟀遣开,不由得心里暗自乐了起来。  看来还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既然自己避免不了自己妈咪和蟋蟀的见面,他可以让蟋蟀这会儿离开啊。  想到这里,他也就没有之前那般担忧。  将两个小手往身后一背,小家伙和个小大爷似的,迈开步子,神气样子的往店铺里走去。  ————————————————————————————————————————————————————  一家三口人进了店铺里以后,厉淘淘说他要去卫生间,让自己的妈咪和妹妹点餐就好,他借机开溜。  在不远处的餐桌那里看到了蟋蟀,厉淘淘不做多想,直接就跑了上去。  “蟋蟀,快走,你快点走,我妈咪来了,你千万不能让她看到你的存在,要是让她看到你的存在,你和乖乖的事儿就吹了啊!”  厉淘淘急匆匆的说着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殷姝,也就是蟋蟀的妈咪也在。  见厉淘淘一口气给自己说完这些话,蟋蟀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儿。  别说是他这会儿要离开,他觉得他们这几个小孩子都得离开。  在出门之前,蟋蟀本来是打算自己,偷偷摸摸的溜出来,哪成想,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妈咪给堵到了。  这还未完,他知道自己要出来吃哈根达斯,竟然说她也好久没有吃冰激凌了,要和他一起出来吃冰激凌火锅。  就这样,拗不过自己的妈咪,蟋蟀想给厉淘淘打电话,告诉他一声别来这里了,但是他要是给厉淘淘打电话,却发现自己忘了他家座机的电话号码。  没有办法儿,蟋蟀想着既然可能要碰面,那就碰面好了,大不了到时候自己表现的忸怩一些,免得让自己的妈咪发现什么端倪。  就这样,蟋蟀再三说吃东城这家的哈根达斯,让自己的妈咪开车和自己从西城那边来东城这边吃。  起初,殷姝还不准备来东城这边吃,不过想到东城这边的店铺是总店,在自己儿子的怂恿下,她还是绕了大半个盐城,来了东城这边吃哈根达斯。  “咳咳!”  被厉淘淘拉着扯着,蟋蟀干咳了两声,示意他别拉扯着自己。  刚刚,蟋蟀有想过,如果自己因为见到了乖乖而控制不住自己的话,就让厉淘淘和厉乖乖离开这里,免得让自己的妈咪撞见乖乖,想到他和乖乖之间有事情。  哪成想,厉淘淘这个只会搞砸事情的小子,竟然自己过来主动找自己了,还当着自己妈咪的面儿,把话说得那么大声。  “你咳嗽什么啊?快点儿走啊,我都说了我妈咪来了,你听不懂吗?你是打算让我妈咪碰到你,让她知道你对乖乖有意思的事情吗?”  “不是!”  蟋蟀皱着眉头儿,和厉淘淘这会儿说不上来是该气,还是该恼。  他都做好了不和厉淘淘见面的事儿,不想他竟然主动跑了过来,给自己搞出来这样幺蛾子的事情,让自己措手不及。  “不是什么不是啊?你快点儿走啊,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  在自己妈咪的面前,蟋蟀实在是不敢造次,就向厉淘淘挤了挤眼。  “啊?你想说什么?”  看到蟋蟀和自己挤眉弄眼的动作,厉淘淘有些明白他要和自己说些什么,却还难以启齿。  直到蟋蟀又一次和他扬起下巴,越过他的肩头儿指向不远处,他才意识到蟋蟀指的是他对面那里有人。  意识到蟋蟀想要传递给自己的讯息是这样,他下意识的缓慢转过头儿去。  在看到蟋蟀的妈咪在,他吓了一跳,整个人险些蹦了起来。  “这……”  厉淘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咪来了不说,这蟋蟀的妈咪也像是追踪器一样的来了这里。  这一刻,厉淘淘明白了什么叫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是怎样一个情况。  殷姝姿态优雅的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她嘴角微勾,对厉淘淘淡淡的笑着。  “你妈咪也来了是吗?她在哪里啊?”  殷姝和乔慕晚是一个大学里的校友,不过殷姝比她大了一届,那会儿两个人因为学院有活动的事儿,经常走在一起。  只不过后来殷姝出国了,两个人之间就断了联系。  后来温司庭结婚了,乔慕晚参加婚礼时才知道殷姝和他走在了一起。  “……阿……阿姨!”  厉淘淘舌头有些打结的唤着殷姝,他虽然有短暂的大脑短路,但还是知道小孩子要懂礼貌的。  “嗯!”  殷姝对厉淘淘回以友好的微笑,穿着一件米色连身裤,白色衬衫打底的她,给人的感觉平易近人极了。  “淘淘!”  乔慕晚和厉乖乖点好了餐,见厉淘淘没有回来,就出来找他。  这一找不要紧,她在不远处看到了殷姝和她的儿子在一起。  “学姐?”  许是没有料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殷姝,乔慕晚诧异极了。  “慕晚,你来了啊!”  殷姝见到乔慕晚,亲切的和她打着招呼,对于这个小自己一届,却在设计上具有天赋的小学妹,她打从心底里喜欢。  招呼着身着素白对开襟裙装的乔慕晚坐下来,她熟络的与她攀谈近来情况。  一旁,厉淘淘和蟋蟀两个人纷纷扼腕的叹息着。  他们两个人都在尽力避免见到对方的家长,不想,两个人的妈咪,竟然可以和亲姐妹一样亲切的闲聊着。  见自己妈咪和厉淘淘的妈咪聊得正欢,蟋蟀拉着厉淘淘,把他扯到了一旁。  “乖乖呢?”  现在,蟋蟀满脑子关心的都是乖乖有没有来。  这会儿的他,整个人异常矛盾,他既希望自己能看到乖乖,又不想让自己妈咪撞到乖乖,知道自己喜欢乖乖的事情,小家伙难为情极了。  “来了,她来了!”  厉淘淘小声对他说着话,然后小手撑在小下巴的下面,思忖着。  “我给你说,千万不能让你妈咪看到乖乖,不然她一定会联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乖乖的啊!”  “我知道,可是……”  蟋蟀想说他真的好想见厉乖乖一面,自己实在是喜欢她,哪怕就是远远的见她一面都好。  知道蟋蟀想说什么,厉淘淘向他皱起来了眉头儿。  “可是什么可是啊?你一定要让计划败露,让你妈咪知道你喜欢乖乖吗?”  被厉淘淘这么一说,蟋蟀也觉得不妥起来,就没有吱声。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么让你妈咪走,要么让乖乖走,不过我想,让你妈咪走,有点儿不现实,那我就让乖乖走好了!”  说着话,厉淘淘就敲定了无论如何也都要让厉乖乖离开这里,不能让她与蟋蟀妈咪碰面的事情发生。  敲定了这个主意,厉淘淘抬脚刚准备去找厉乖乖,厉乖乖脆生生的声音,就隔空传来了。  “妈咪,你在干什么啊?找到哥哥了吗?冰激凌火锅已经端上来了啊!”  听到了自己妹妹的声音,厉淘淘不由得暗叫糟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