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55章:和你,还有什么逻辑可言!(9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55章:和你,还有什么逻辑可言!(9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0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拦着我做什么啊?我打死这个混账东西得了!”  厉锦弘气的不行,一想到自己这个混账的儿子把自己的孙子赶出家门,他就恨不得像小时候一样打他的屁股,省的他再继续一副洋洋得意的欠揍样儿。  “我说老头子,你气归气,我也气,但是我们来这边也不是来打他的,再说了,这慕晚和孩子们都在,你差不多就得了!”  厉老太太的劝,厉锦弘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抬头看到自己儿媳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担忧的样子,他抿着唇,放下了手里的果盘。  再坐回到沙发里,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向一派从容之姿的儿子。  “说吧,你是怎么想的,这两个孩子,你还想不想要,你要是不想要了,以后就让乖乖和淘淘和我在一起住!”  “如果他们两个小不点儿没有意见,就算是把他们过继到其他人的名下,我都无所谓!”  “你……混账!”  厉祁深的话再度激怒厉锦弘,他伸手,拿起刚刚准备砸到厉祁深身上的果盘,准备再往他身上砸去。  “老头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厉老太太在一旁,急的不行。  这自己的老伴儿是犟着的牛脾气,自己的儿子是一锥子下去扎不出来血的驴脾气,这两个人,就像是一冰一火,见了面就要掐架。  “好好说话,你让我怎么好好说话?”  厉锦弘对厉老太太喊了一嗓子,随即,眼珠子冒火的看着厉祁深。  “还过继到其他人的名下,你都无所谓,我看你牛的都不知道你姓什么了!”  自己的这个儿子,还真就是出息,小时候就给他惹事儿,这大了以后,惹得事儿更多,本以为结了婚,人知道收敛了,哪成想,做得这事儿,说得话,都看不出来哪里有可取之处。  真不知道这外界说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的出类拔萃,是商界精英,是不是卖自己这张老脸面子,不然怎么能当着他的面儿,一再说他为人处事果断、果敢,没有出现过任何失误的话。  “爸,您先别动气!”  一直都皱着眉没有出声的乔慕晚,见自己的公公真的发了脾气,她开口安抚。  说来,厉祁深这张嘴巴,还真就是不会说话,因为自己实在是了解他,就没怎么在意,但是自己的公公婆婆不同,身为他的长辈,怎么可能允许他说出来这么忤逆他们的话。  再者说了,这两个小家伙都在,两位老人自然是不允许他的话,带给两个小家伙不好的影响。  目光带着无奈看了厉祁深一眼,乔慕晚又看向自己的公公和婆婆。  “爸妈,两个孩子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说什么话,只要我这边不松口,他的决定都不作数!你们二位老人,没必要因为他的话动气。”  “是啊老头子,慕晚说的话对啊,这乖乖淘淘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祁深说什么,只要慕晚不依,他的话就是废话,你何必在意,又何必生气呢?”  乔慕晚的话像那么回事儿,但是厉锦弘真的就绕不过去这个弯,觉得自己的儿子就是故意在和自己作对。  “妈,您好好劝劝爸,您知道的,祁深就这样!”  自己的儿子贤惠还知书达理,厉老太太自然是欣慰。  见自己婆婆对自己点了点头儿,乔慕晚没有去看厉祁深,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很确定把自己公公婆婆找来这边的这件事儿就是自己这一双儿女做出来的事情,不出意外就是淘淘做出来的事情,乔慕晚有些无奈。  她真的没有想到小家伙报复自己老爸的手段还真就是层出不穷,都知道请厉家大家长出面处理这件事儿。  本来,厉祁深对淘淘的态度就不好,可想而知,这下子,他更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好态度。  “淘淘,乖乖,吃完饭,你们两个人就随你爷爷奶奶去他们家住两天!”  “为什么啊?”  厉乖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放下手里的碗,“咚咚咚”的跑了过来。  “没有什么为什么,你本来就打算和你哥哥去爷爷奶奶家的,不是吗?”  本来,厉乖乖是打算去爷爷奶奶家避难的,不过后来自己的老爸妈咪都没有说自己什么,小家伙就觉得事情都过去了,就没有必要再去爷爷奶奶家了。  “是这样没有错,只是……”  小家伙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考虑到家里这会儿闹得乌烟瘴气的,她也就收住了话,没有再说些什么。  “那我上楼去收拾东西!”  “嗯,去吧!”  厉乖乖走了以后,乔慕晚又张罗着让厉淘淘去楼上收拾东西。  本就胆战心惊于自己老爸对自己的态度,这会儿见自己老爸的目光,锋利如针似的盯着自己,厉淘淘没敢多待,闷闷的“哦”了一声以后,也上了楼。  两个小家伙都走开了以后,乔慕晚抬手勾了勾自己鬓角的发丝。  “爸、妈,先让两个孩子去你们家里待几天!”  “好好好,孩子在我那边待多久都行,慕晚,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孩子的!”  厉老太太应了声,满眼尽是因为乔慕晚明事理的欣慰。  本来她和自己老伴儿是打算来这边替自己的金孙和自己的儿子讨个公道,但现如今对峙的形势,剑拔弩张,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老伴儿对峙不下,只得双方都冷静冷静,不然,一定会伤了父子间的和气。  ————————————————————————————————————————————————————  两个小家伙和自己的父母离开了以后,乔慕晚就像是刚结束完一场战斗般叹息了一口气。  回去房间里的时候,没有看到厉祁深在,她就把门合上,抬脚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是虚掩的,乔慕晚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嗅到了空气中浮动开来的烟草味。  抬眼看去,她看到了穿着白衣黑裤的男人,此刻正昂藏笔挺的身躯坐在转椅里,双手不停的摆弄办公桌上的电脑。  循着办公桌看去,很明显能看到桌案上面烟灰缸那里,积了很多烟蒂。  微蹙黛眉,乔慕晚略带不悦的沉了沉目光。  打从和这个男人好上以后,她就不喜欢他抽烟,这会儿见他抽了这么多烟,心里自然是反感的厉害。  “怎么又抽了这么多烟?”  她拧眉走上前去,把烟灰缸里的烟蒂,一股脑的倒进垃圾桶里,随即把垃圾桶上门的垃圾袋系上,拿去了门口那里。  从乔慕晚进门以来,厉祁深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微微抬眸,见她忙前忙后的把手里的东西丢掉,他重新把目光落锁到电脑屏幕上,继续摆弄不停。  乔慕晚把垃圾都处理好回来,见厉祁深依旧在办公,没有任何搭理自己的意思,她厚着脸皮走上前,手指抚着他修长完美的骨节。  “还没有忙完吗?”  继续不搭理乔慕晚,任由她的手如何轻刮自己的骨节,他都一丝不为所动。  不是第一次见厉祁深对自己爱搭不理,乔慕晚也不恼,继续黏着他。  “有那么多工作要忙吗?你和我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她绕着身体到厉祁深的身后,双手从后面抱着他,把自己的头埋在他的颈窝里,细柔的出声。  “你都不知道休息一下么?”  说着话,她手也不停,不住的在厉祁深身上摸索起来。  再怎样说她也是有尊严的,不想自己这样被自己深爱男人漠视,尽可能找存在感。  一双手,就像是画笔似的,刻意触碰某些不该触碰的地方,以此来挑战厉祁深的底限,让他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一向对于乔慕晚都没有抵抗力,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他对她的渴望一直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会儿被乔慕晚软糯的手指,tiao-逗性的划过自己的胸膛,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茱萸有被撩拨起,渐渐ting-立才感觉。  意识到厉祁深的身体起了反应,乔慕晚手上的动作不停,拂过他的胸口,向下……  厉祁深这会儿身体绷紧着,却还在故作淡定的继续敲动键盘。  把厉祁深和自己的装腔作势都看在眼里,乔慕晚撇了撇嘴,眼底闪过一抹讪讪的狡黠……  手指划过壁垒分明的腹肌,乔慕晚轻拢慢捻着指尖儿,在厉祁深皮带上,抚着上门的暗锁,欲拉开却不拉开的来来回回拂动。  再到后来,她往下,一副小妖精作怪姿态的向着突出的地方,you-动过去……  “你就不累吗?”  乔慕晚在他身边煽风点火,心里想得就是让你这会儿对我爱搭不理,一会儿让你难受的无法忍受。  手继续动着,有意识、无意识的在四周试探性的摸索着……  能感觉到胀起的物什,有沉睡的野兽般苏醒的架势,她也不躲,媚眼如丝的继续着……  “没完了?”  在乔慕晚要越雷池的前一秒,厉祁深倏地停下手上敲动键盘的动作,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隐忍身体血脉都贲张的难受艰涩感,上下滑动xing-感的喉结,声音明显沁着沙哑磁性的质问乔慕晚。  耳边传来男人明显隐忍的咬牙切齿声音,乔慕晚不依的把自己的身体从他身后绕了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谁让你不理我的?我都来了这么久,你都不知道和我吱个声吗?”  “有什么可说的?”  他反问一句,因为此刻身体膨胀般的感觉,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黯哑。  “怎么就没有可说的?你就不打算和我好好谈谈吗?”  意识到乔慕晚要和自己说得事情是关于厉淘淘的,他丢开乔慕晚的手腕,俊脸重拾冰冷。  被厉祁深甩开自己的手腕,乔慕晚当即皱起眉头儿。  “厉祁深!”  她来了脾气,脸色隐隐泛着愠怒。  “和一个五岁半的孩子较劲儿,你还真就是有出息!”  “五岁半的孩子?”  厉祁深冷嗤一声,湛黑的眉目间漾着嫌弃。  对于那个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的儿子,他看不出来他哪里有五岁孩子该有的天真无邪。  相反,说他现在已经二十岁了都不为过。  “你冷嗤一声,几个意思?你作为父亲,你不知道淘淘几岁吗?”  “他做得事儿,你看像是一个五岁大孩子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满嘴谎言就不算了,还知道自己自己父母那两尊大佛做避风港,反过来倒打自己一耙。  任何一个五岁大的孩子,都不可能像他那样不听话。  “就是因为他才五岁大,做出的事儿都没过脑子,才惹了那么多的事儿!”  她不是懂厉祁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是淘淘一惹事儿,他就想着把他丢出去,或者用一些极端的方式对待他,她怎么看都觉得不妥。  “他把爸妈找来的事儿,我事先不知道,如果我一开始知道的话,我不可能让他乱来的。”  厉祁深平时的工作本就多而忙,她哪里还会给他找事儿。  “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儿心里有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看你生气,看你来火,我心里也难受!”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她和他早就融为一体了,他心里烦,她自然也会不得劲儿。  乔慕晚淡淡的口吻,满含委屈,让厉祁深听了以后,不着痕迹的拧了拧眉头儿。  伸出长臂,他拉着她的手腕。  “你别扭什么?”  厉祁深不想看乔慕晚委屈又别扭的样子,刻意柔和了自己的声音。  他无意把自己心里的不快发-泄到乔慕晚的身上,只是她屡次提到厉淘淘那个混小子,心里厌烦的不行。  “你别碰我!”  乔慕晚去打厉祁深的手,避开他,尽可能不让他碰自己。  “躲什么?还不许我碰你了?”  乔慕晚的闪躲,令厉祁深浓黑的剑眉间泛起不悦,他长臂一伸,直接以强势的姿态,把她收入到自己的腿上,搂着她的腰,把她紧紧锁住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间,不让她有任何闪躲开自己的可能。  乔慕晚见自己闪躲自己厉祁深的桎梏,索性,使着小性子。  “只许你对我爱搭不理的,怎么就不许我不许你碰我了?你这个男人未免太霸道,太不讲理了吧?”  “是你先惹我的,怎么就成了我不讲理?”  厉祁深挑眉问着乔慕晚,说来,要不是她惹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还难受,他至于现在物什还ying的难受吗?  “你逻辑不通!”  她在说他对待淘淘的事情,他倒好,给自己扯一些有的没的。  垂眸看着乔慕晚因为和自己恼火说话的表情,不自觉的脸上泛着绯红,他堪堪扯动嘴角。  “不通就不通吧,和你,还有什么逻辑可言!”  他手指拉过乔慕晚的手腕,就往自己的某处摸索过去。  意识到厉祁深有意要做什么,乔慕晚直跳脚。  “你差不多就得了,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做那种事情!”  “没有那种心思还撩我?我太惯着你了是不是?”  乔慕晚:“……”  她不过是因为他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所以才会厚着脸皮找存在感。  如果是平常两个人没有这般不开心的话,她也不至于吊着他不放,现在,她这么恼火,哪里有心思做那种事情。  “厉祁深,你拿开!”  乔慕晚僵着自己的小手,不让他再乱扯自己的手腕,不悦的瞪着他。  厉祁深不听乔慕晚的话,凭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皮带上摸索。  意识到厉祁深在拿自己的手去解他的皮带,她炸了毛的捏紧手指,不肯乖乖就范。  “你没完了是不是?”  “你先开始,我没有开口说结束,你没资格说停!”  “照你这么说,那你让我生了淘淘,你是不是应该对他负责到底?”  乔慕晚又提到厉淘淘,让厉祁深扯着她手腕的动作一滞。  随即,他抬起眸,一双冰山雪顶一样暗沉深邃的眸,冷冽如冰的落在乔慕晚泛红的脸蛋上。  “没完了是不是?”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那个扫兴的混小子,他就变得极度不耐烦。  “你想一直和淘淘僵持下去?”  乔慕晚迎上他的目光,不闪躲的对视他。  “他一惹事儿,你就用手段对他,你把我夹在你们父子中间,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她在他们父子的中间,真的是难做极了。  她偏袒小的,大的还偏偏和小的一样不成熟,搞得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完全之策解决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乔慕晚埋怨,还心酸的声音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一双平静似水的眸,隐约泛起涟漪。  察觉到厉祁深眸色间的一丝变化,乔慕晚呶唇,把手吊到了他的脖颈上。  “你是最chong我的那一个,你真的就忍心看我难受?”  不似刚刚控诉的声音,这会儿她柔声细语的开腔,似水般潺潺。  “你不是都说了给我管教他们两个人的机会吗?如果管教不好,你再想办法儿,你都不让我着手实施就对淘淘发火,你把我置于何地?”  她越发的埋怨起来,灿然的明眸间,隐隐有水雾浮动开……  “就那种死性不改的混小子,你觉得你那套管用吗?”  “我知道不管用!”  乔慕晚当然清楚自己慈母那套教育方式不管用了,从小家伙变得人小鬼大那会儿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对付他的那一套不管用了。  只不过,也不应该是厉祁深这样极端的对待方式,不然,小家伙哪天一个想不开,真的会离家出走。  “但是,你拿你在商场上杀伐果断那一套对待一个孩子,不觉得小题大做了吗?”  厉祁深:“……”  “把一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赶出家门,传出去了,你让别人怎么看你和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连自己生养的孩子都教育不好,传出去,她的面子真的挂不住。  “都是你的理了!”  “当然都是我的理了,孩子的成长本就是慢热的工作,照你的做法儿,孩子早就离家出走了!”  “他有离家出走的本事儿,就让他走!”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开腔,讪讪的样子,看不出丝毫的在意。  乔慕晚不知,在厉祁深的小时候,离家出走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就发生一次。  不过厉祁深不同于厉淘淘的是,他做错了什么事儿都不会撒谎,就算是被自己爸妈赶出家门,同样的错误,他还是会死性不改的犯。  而且,他不蠢,被自己爸妈赶出家门以后,他知道去自己二叔、三叔和姑妈家待着,完全不担心自己所为“离家出走”以后,毫无生计。  “你说这话就是故意较劲儿!”  乔慕晚抡起粉拳,打了厉祁深的胸口。  她一直都在说这个男人的嘴巴犀利的像是刀子,什么好话到他的嘴巴里,都变了味儿。  就像今天自己公公婆婆在的时候,他要是说话不那么刻薄,哪里至于惹他们两位长辈生气。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的嘴缝上,省得你总说一些有的没的!”  “给我的嘴巴缝上,谁来吃你的口水?”  乔慕晚:“……”  厉祁深不正经的话,听得乔慕晚耳根子发烫。  “不着调,一和你说点正经事儿,你就给我胡扯!就淘淘的事儿,你还能不能和我好好的谈谈了?”  “我没有和你不正经的谈吗?”  “你说呢?你这么谈叫正经谈?”  “不然呢?你想边做边谈?”  乔慕晚:“……”  “如果你想边做边谈的话,我现在就答应你!”  说着话,厉祁深抬手把宽敞办公桌上面的文件,都扫到一旁去,抱着乔慕晚的腰身,就把她放置到了办公桌上。  突然落座上办公桌上,乔慕晚翘尖儿一麻,等到她意识到厉祁深要做什么的时候,一门心思的要跳下办公桌。  只是不等她有一丝挣扎的动作,厉祁深修长强劲的长腿,就挤-jin了她的双腿间……  ————————————————————————————————————————————————————  “嗯……”  乔慕晚细碎的吟哦一声,整个人像是一团烂泥一样不住的绷紧着双腿,到最后,在厉祁深一再娴熟的唇齿攻击下,她竟然将自己最羞见于人的地方,分的更开,以方便,厉祁深舌尖儿和牙齿的进出……  “唔……”  乔慕晚还在shen-yin不止,好像,他的she,就像是肉虫子一样在自己那里钻了又钻!  身体拱起又落下,她不断扭摆自己纤细平坦的腰肢。  感觉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亢奋,她贝齿紧咬住唇瓣,两个无力的小手,像是迎空摆动的柳枝一样,不住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刚刚厉祁深来得动作太迅猛,让乔慕晚没有意识到。  等到她有反应的意识了,自己的裙摆已经被扯开。  在男人娴熟又颇具技巧的攻势下,她起初还能有理智就孩子的成长问题,和他说上几句话。  但是后来,自己要说出口的话,越发的无力起来。  到最后,她理智瓦解,被粉碎的丝毫不剩下,整个人变得像是一头雌兽一般,如火般炙热的纠缠起来了自己眼前的男人。  贝齿紧咬住自己的两瓣蔷薇色的唇,她半阖杏眼,迷离又无助的向身体两侧延展自己的手,试图抓住些什么。  只是自己的手上,除了抓住一些文件的拉夹之外,再无其他。  “嗯……”  乔慕晚腰肢扭的更加难耐,声音也格外娇-媚起来。  厉祁深微微支起头,看桌案上流淌下来的一大滩水渍,闪烁着yin-mi的光泽,他邪魅的勾着唇,带着万般风情,危险的笑着!  “这么快就到了?”  乔慕晚本就足够的羞了,此刻厉祁深的话,更是让她羞得不行,恨不得钻个地洞进去,把自己埋得深深的,让谁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把乔慕晚微微缩着头的羞赧样儿看在眼里,厉祁深俯身,将两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然后把自己邪美的俊逸容颜,向她逼近。  “还是这么min_感,你知不知道你这会儿多浪?”  他讪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张狂而邪痞。  感受男人雄浑的气息,带着腥甜的yin-mi,过分强烈的充溢在自己的呼吸间,乔慕晚感觉自己混身上下都热的难耐!  抬眼看向厉祁深时,望着他湛黑的瞳仁里,自己模样是那般yu-求不满,她紧紧捏着手指。  “你才浪!”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笑意甚浓的冷惑笑着。  然后在她出其不意下,倏地拨开两瓣娇-nen,蓦地喂入一指……  “唔……”  乔慕晚的双腿不自觉的一紧,连带着内里,都致命的吸住……  “都生了孩子,还这么饥-渴,你是不是在怪我最近没满足你,嗯?”  厉祁深见乔慕晚对于自己,还像是一张饥-渴的胃,把自己的手指都能吃穿入腹,他笑得更加风情万种!  “你……”  厉祁深的话,太让她羞了。  “你出去!”  乔慕晚咬紧唇瓣,伸手想指向厉祁深,却因为太过难捱的感觉,两个无力的小手,无法伸出,只得死死的抓住桌子的边沿。  但是,就是这样,她根本就摆脱不开这种要命的感觉。  “让我出去,你是想让其他东西jin-去?”  乔慕晚:“……”  “如果你想,告诉我就是,和我,你没必要不好意思!”  厉祁深强调的说着话,跟着低垂着眸子,把两个人之间此刻的状态看得一清二楚!  眼仁就好像要冒火一样,他看这个女人把自己吃的这么紧密,他的腰眼儿,阵阵发麻!  “唔……好难受,厉祁深,你出去好不好?”  乔慕晚求饶着,虽然他没有用那个动作钻来钻去,但是他这样……她也不好受啊!  再加上刚才她都不知道自己来了几次gao-chao,此刻自己被他再度这样对待,她觉得自己越发的敏-感了。  “好!”  厉祁深没有像之前那样说其他的话,这次,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  只是……厉祁深答应完了她,却没有付诸于行动!  厉祁深没有离开不说,还俯首,吻上了乔慕晚的唇。  刚刚厉祁深才吃过她,这会儿他吻了过来,乔慕晚莫名觉得自己有一种“自食其果”的即视感。  不自觉的,她绯红了滚烫的脸颊……  避不开,逃不掉,被厉祁深这样亲吻着,乔慕晚竟然不自觉的沉-沦了下来。  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吃”着他,两个无力的小手,攀附他的肩胛骨,热切的回吻着他!  “唔……”  又是一指,不着痕迹的jin-ru,让乔慕晚下意识的shen-yin出声。  只是她刚张开嘴巴,声音就堙没在了厉祁深强势的亲吻中!  一再的上下其手攻击乔慕晚,乔慕晚早就没有了最初的排斥和矜持,除了不忘时刻关心肚子里的小家伙,她一丁点儿也不在乎厉祁深对自己的任何行动和行为……  所以当厉祁深要求她帮自己出来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想,毫不犹豫的用两个软软的小手,握住了他!  一声享受的喟叹声,溢出厉祁深涔薄的唇瓣。  隐忍着这个小女人对自己要命的对待,他竭力隐忍的出声——  “不用手,小妖精,把它放在该放的地方!”  被厉祁深要求着,乔慕晚自然是会意了。  故意佯装不悦的瞋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折磨我!”  她嘴上表现出来去厉祁深的厌倦,自己的双手,却知趣的把他至于到了该处的位置……  ————————————————————————————————————————————————————  乔慕晚被折腾的不行,整个人的身体都要散架了。  不过好在,自己的讨好,让厉祁深软下来了态度,到最后说了只要厉淘淘不再惹他,之前的事儿,他就当没有发生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