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59章:老爸,你知道心痛的滋味吗?(6千字)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59章:老爸,你知道心痛的滋味吗?(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淘淘一副自己妈咪要受自己约束的样儿,说话时拽的和二五八万似的架势,让小家伙听了后,都不屑的“切”了一声。  他们虽然涉世不深,还真就是没有听过自己的妈咪要受自己的约束的时间,简直是闻所未闻。  “淘淘,阿姨今天怎么来了这里?还有,你的脚踝有没有事情?”  开腔说话的是小桃子,她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就厉淘淘妈咪的问题,一副要追星架势的问来问去,而是问了厉淘淘的脚踝到底有没有事儿。  小桃子对自己关心的话落在厉淘淘的耳朵里,他原本还说笑的嘴角,瞬间就敛住了。  这样一个对自己嘘寒问暖,时刻都知道关心自己的小女孩,让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只是,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妈咪为什么不同意自己和女孩子走的太近,如果她知道小桃子是一个善良又可爱的女孩子,一定不会有今天这样偏激的想法儿。  相反,她一定会喜欢小桃子,并且会同意自己和小桃子在一起的。  但是想到自己妈咪完全不像是吓唬自己的话,他满嘴想要对小桃子说出口的话,都卡在嗓子眼里了。  如果没有自己妈咪今天对自己的警告,他一定会和小桃子侃大山,但是有了自己妈咪的话,他真的不敢再乱造次了,生怕自己和小桃子走的太近,自己妈咪会让自己转学,或者把自己送出国去,这样,自己就永远都没有了见小桃子的机会。  与其自己会被转学或者出国,自己能够看到小桃子还是很好的。  想到这里,厉淘淘压制住心里变得乱糟糟的感觉,拿出来一副漠然的态度,淡淡道:“没有什么事儿!”  说了话以后,厉淘淘就不再说话了,目光刻意不去看小桃子,回到自己座位那里坐好,然后等着老师来上课。  平时习惯了厉淘淘胡扯的和自己说个没完没了,这会儿见厉淘淘就和自己说了一句话以后就不再继续开腔,小桃子心里着实挺别扭。  她不知道厉淘淘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突然对她态度的转变,让她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把小嘴巴撅的老高,她悻悻然的回到了座位上,默然态度的等着老师来上课。  ————————————————————————————————————————————————————  有了乔慕晚警告的原因在里面,厉淘淘真心收敛了不少,虽然免不了会和小桃子接触来往,但是他已经竭力在克制,尽可能不和她过多的接触。  但是他偶尔走神儿的时候,还是止不住目光呆滞的看着小桃子秀气的马尾和背影,然后心想着自己要是扯了小桃子的马尾,她一定会炸毛,和自己吵起来。  周三的一个下午,还没有到下课时间,乔慕晚就把厉淘淘和厉乖乖接了出来。  今天是乔慕晚外婆藤肖兰芬的八十岁大寿,一家四口人要去给她老人家祝寿,所以,她提前把两个小家伙给接了出来。  选好了一对玛瑙手镯,乔慕晚选好了东西就带着两个小家伙,随厉祁深去了外婆家。  自从藤家老太太认回乔慕晚以后,整个人的精气神儿越来越好,再加上自己的孙子藤少延和藤雪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老太太没有什么挂念,更是每天享受着天伦之乐。  厉祁深一家四口人到了藤家,穿着藏蓝色锦缎上衣和黑色的雪缎裤子的藤肖兰芬,心情特别好的出来迎接他们。  早年,藤老太太八十岁大寿的时候,藤嘉闻就说要给她大办,会宴请宾客到家里,为此,老太太特意给自己花白的头发烫了卷,让自己洋气了几分。  “祁深,慕晚都来了啊?”  “外婆!”  看到自己身体矍铄的外婆,乔慕晚莞尔。  “嗯嗯,来来来,都屋里坐!”  跟着乔慕晚身边的厉乖乖和厉淘淘,因为个子小,不是很惹人注目,但就是这样,两个小家伙还是找存在感的开了腔——  “太姥姥!”  人到了藤肖兰芬这个年纪多多少少都有些耳鸣,但是两个小家伙脆生生的声音,带着稚嫩的传来,还是让老太太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两个小家伙的存在。  “乖乖,淘淘!”  看着自己两个重外孙,藤家老太太乐的合不拢嘴,就差要把他们两个人抱起来在怀里了。  “太姥姥,这是我和乖乖,送个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啊!”  厉淘淘拿出来自己和自己妹妹亲手制作的生日卡片送上去,一副邀功的姿态,小脸上洋溢着笑。  “好好好!”  听着自己重外孙的祝福,藤家老太太笑的脸上尽是慈祥的皱纹。  虽然自己手上的东西是两个小家伙手工制作的,没有什么成本费,但是她确实着实喜欢。  至少两个小家伙的这片心意,是无价的。  一家人都进了屋子里,谈笑风生了起来。  人多本就热闹,再加上有小孩子活跃气氛,藤家老太太八十岁大寿过得很和谐,全程笑点不断,让现场的气氛着实活跃。  散了席以后,厉祁深和乔慕晚又留下来陪藤家老太太聊了会儿天以后,也就离开了。  回水榭的路上,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小家伙因为今天玩得太欢,再加上其他同龄小朋友都在,他们两个人一上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车厢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声,难得见两个小家伙这么安静,厉祁深边开车,淡淡扯动开了嘴角。  “最近他们两个没惹事儿?”  近来一段时间,他在公司事情上多花费了很多时间,就没怎么问乔慕晚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难得今天没有那么多事儿,就与她随意谈了起来。  “听你这话的意思,搞得像他们两个人经常惹事儿似的!”  乔慕晚不满意厉祁深对孩子的印象一向都是他们两个小家伙不惹事儿就是天方夜谭的态度,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开了腔。  厉祁深笑,“在我看来,他们不惹事儿,就是不正常!”  “我看是你不正常才对,你儿子女儿安安静静,不给你惹祸,你还觉得不自在了,你是找虐么?”  乔慕晚越发嫌弃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让他笑的更加风情起来。  “照你这么说,他们两个惹事儿鬼被你驯服了?”  “算是吧!”  之前,厉祁深一直不信她能约束好两个小家伙,但是这段时间以来,两个小家伙都特别的听她的话,让她很是有成就感。  能看出来乔慕晚突然一副清高,却不失小女人傲娇劲儿的样子,和自己有几分撒娇的意思,他嘴角笑的更是惑人、冷魅……  车行驶着,车厢内保持一段时间的安静后,厉祁深又突然开了腔。  “有没有考虑再回公司上班?我允许你每天不按正常时间上下班,你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想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下班!”  乔慕晚:“……”  对于乔慕晚这块对设计颇有创造性的料子,厉祁深可不想浪费了。  最近他在谈的这个合同,需要一个有灵魂的设计师,他有让陆临川把设计部设计师以往设计最好的稿纸拿给自己看。  只是,他们设计的东西固然好是好,却没有乔慕晚当年设计图稿给自己的震撼和感染力。  所以她刚刚说两个孩子现在情况算是稳定,不再惹事儿,他就寻思让她再回公司上班。  “很诧异?”  厉祁深都没有去看乔慕晚,就知道她此刻一定在杏眼圆瞪的看着自己,随意动了动嘴角。  “嗯!”  乔慕晚中肯的点了头儿。  “你怎么突然想让我回公司上班去了?爸,他……让我在家里照顾孩子!”  厉祁深不止一次让自己去工作,她虽然蠢蠢yu动的想要去工作,但是想到自己公公对自己说,让自己好好照顾两个小家伙,她心里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权衡。  “听他的话做什么?他连我妈都管不了,你听他一个黄土埋了大半截的人的话做什么?”  “他是长辈,听长辈的话,准没错就是了,不过,你说话的方式能不能改变一下,那是你父亲,你怎么说话不过脑子呢?”  厉祁深万年不变对长辈的态度,让乔慕晚挺不高兴的,但是不管她怎么不高兴,厉祁深那种人,就算是她把嘴皮子说破了,他也不可能听。  “就问你想不想继续回公司上班?哪来得那么多废话!”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又让我回去上班?”  乔慕晚想到知道厉祁深让自己再回去厉氏上班的理由是什么,这样一个做事儿有原则的男人,做什么事儿都能追根溯源的找到原因,而她想知道根因。  见乔慕晚一副刨根问底儿的姿态,厉祁深半侧过刚毅线条、冷硬轮廓的俊脸,睨看了她一眼。  再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前方路况时,他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怕你给我戴了绿-帽子!”  乔慕晚:“……”  ————————————————————————————————————————————————————  送两个小家伙上学以后,乔慕晚就随厉祁深去了公司。  在家又待了差不多一个月,这次自己再度出山,完全是为了厉氏最近的这个合同案。  一到公司,厉祁深把关于近期合同的事情,大致给她说了一遍,而后,丢了一沓子的图稿给她,让她全权负责厉氏近期的这几个合同案的策划。  厉淘淘和厉乖乖照常在学校上学。  因为自己妈咪那次自己近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厉淘淘对小桃子完全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姿态,就算是喜欢她,也只能憋在心里。  和往常一样,他悻悻然的进了教室,等待老师来给自己上课。  把书包放下,厉淘淘和往常一样,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小桃子的座位那里。  只是今天,他错愕的发现,一向上学都很早的小桃子,竟然没有来上学,而且,眼见着马上就要到了上课打铃的时间,他也没有看到小桃子来,不由得心想小桃子是不是睡过了,或者是她坐的车抛锚了。  不然怎么会要上课了,她还没有来呢!  又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们都晨读过了,小桃子还没有来,厉淘淘不由得慌了,这小桃子是怎么了啊?就算是她坐的车抛锚了,也不应该到现在都不来啊?  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儿,他隐忍着要打电话给小桃子家问一问她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来上学的冲动,暗自把自己的小手,捏紧成了拳头儿。  不敢太过冲动的打听关于小桃子的事情,厉淘淘问了问和小桃子比较要好的几个女生,问了她们知不知道小桃子为什么没有来上学的原因。  只是几个和小桃子要好的小姑娘,都不清楚小桃子到底怎么了,只摇了摇头儿,说她可能是生病了。  听到小桃子可能是生病的消息,厉淘淘脑海中蓦地萌生出来一个一会儿午休自己要去小桃子家找她,看看她病得严重或者不严重的念头儿。  就在他冲动的要把自己的念头儿付诸于行动的时候,班主任老师推开门,走了进来。  杨老师穿着得体的衣着走上讲台,表情严肃的向在场的同学们宣告了一个重要消息——  “同学们,有一个消息,我要告诉你们大家,因为我们班余芊桃同学转学的原因,她将不会再回到我们班集体上课,她已经办理好了转学手续,以后就没有办法儿再和大家一起学习玩耍了!”  “……”  “然后空出来的班长之位,将由新班长胡彤彤同学暂时担任,等下次月考结束以后,我们将民主选举出了新班长!”  “老师,桃子转学去了哪个学校?真的不能再回来上课了吗?”  杨老师的话刚说话,厉淘淘腾地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身子。  杨老师:“……”  杨老师不知道厉淘淘喜欢小桃子的事情,听他这么问自己,很自然的理解为他是在顾念同学之间的感情,才问了自己余芊桃同学转学去了哪个学校的。  嘴角挽着笑,杨老师回道——  “她是随她父母移民到了英国,她已经把她的学籍转走了,不会再回来上课了。”  杨老师准确无误的话刚说完,厉淘淘不顾及这里是班集体,又众多同学在,“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  厉祁深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和厉氏的几个董事谈厉氏近来一个月的业绩走向。  本来,杨老师打电话是给乔慕晚的,不过乔慕晚因为在忙最近厉氏的合同,没有接电话,就直接呼叫转移到了厉祁深的手机上。  挂断杨老师打来的电话,厉祁深听了董事把最后一个数据汇报完毕后,回到办公室里拿起办公桌上面的车钥匙,出了厉氏。  厉祁深去了学校,黑着脸,且带着嫌弃的把厉淘淘拎上了车。  刚刚杨老师打电话给厉祁深,说厉淘淘发了高烧,还不住的哭、不住的闹,她管教不能,希望他家人能给他接回去。  这会儿的乔慕晚,正在和合作商洽谈合同的事情,分不开身,很少来学校这边的厉祁深,只得自己来了学校。  把厉淘淘丢在副驾驶舱,厉祁深坐进主驾驶舱里的时候,丢了纸抽给厉淘淘。  “把鼻涕擦了!”  他黑着脸,声音硬里硬气的开了腔。  杨老师有大致和他说了一下关于厉淘淘的情况,说他是因为班上一个女同学转了学,他知道了以后,就开始痛哭不止,而后要死要活的跑去学校的喷水池那里,一副要跳水自杀架势的蹦进了喷水池里。  好在学校喷水池里的水不深,再加上课间的学生比较多,发现的及时,除了小家伙感冒,发了烧以外,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厉淘淘知道自己老爸这会儿很生气,可是他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感觉自己痛苦地无法呼吸,自己都要生无可恋了。  接过来纸抽,他抽出来几张,边哭边擦着鼻涕。  厉祁深听着身体孩子不断抽噎的声音,剑眉紧眉,一向寡淡从容的俊脸上,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森冷之态。  “别哭了!”  厉祁深没好气的说话,他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厉淘淘鸭子般难听的哭声,不住的在他的耳边响起,磨得他额角阵阵作痛。  “呜呜……老爸,我也不想哭,可是……可是,我心里真的好苦,真的好苦啊,我觉得我的心脏要碎了,疼的我要无法呼吸了啊!呜呜……好痛,真的好痛啊!”  厉淘淘喃喃自语着,因为鼻涕横飞的原因,他的声音混沌不清。  “老爸,你知道吗?小桃子她转学了,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呜呜……我好痛,心里好痛啊,我喜欢的女孩子走了,我真的觉得我要死了啊,老爸,你说我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好想死,真的好想死,没有小桃子,我觉得我的生命毫无意义了啊!呜呜……”  厉淘淘磨叽不停的话,让厉祁深不住的拧眉,堆起的褶皱,都能夹死苍蝇。  “那你就去死!”  厉祁深咬牙切齿,嫌弃又不耐烦的从从齿缝间挤出话,在他看来,还是喷水池里的水太浅,不然淹死他算了,省的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让他看着就烦。  “我看你是脑子高烧烧坏了!”  对于自己儿子没有出息的样子,厉祁深真的就纳闷,他没出息的样儿,到底是随了谁,竟然这么不像他。  “呜呜……我也希望我的脑子高烧烧坏了,这样,我的脑子里就不会有关于小桃子的记忆了!”  厉祁深:“……”  “老爸,我在和你说很重要的事情呢,我好痛,我的心好痛,痛的我无法呼吸了啊!”  厉淘淘拿纸巾掩着鼻子,但就是这样,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悲怆,和痛苦的哭噎声。  他好痛,真的心好痛,生平第一次,一种比死都要痛苦的感觉,席卷了他的感官世界,让他觉得人生就此灰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那你就再去死!”  厉淘淘:“……”  “你不是想殉情吗?投你们学校的河算什么,城西有河,你投那条河,要是再死不了,你跳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