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章:悸动(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章:悸动(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几乎是没有意识,凭借本能反应,厉祎铭一把就扣住了她的后脑,继而化被动为主动,桎梏亲吻舒蔓双唇的姿态。  两个人之间唇齿间的温度不断攀高,厉祎铭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已经不跟自己的思维走了。  舒蔓还在难舍难分的粘着厉祎铭,厉祎铭也无法抗拒的不断浅尝辄止。  受了药效的作用,舒蔓浑身上下,由里到外,就像是着了火一样,不断扯自己衣服的同时,也去扯厉祎铭的白衬衫。  舒蔓突出扯自己衣服的动作,让快要处在崩溃边缘的厉祎铭,手倏地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  随即,自己亲吻她的动作也蓦地一滞。  喘着不匀的呼吸,离舒蔓的距离远了一些,厉祎铭才意识到自己的自控力竟然这么低,低到会对一个被下了药的女人意luan-情迷。  要知道,主攻学科是妇科,面对无数的女人来医院检查,设计到方方面面,他都不曾这般难以自控,今天因为这个自己半路救下的女人,竟然乱了方寸,于他来讲,无法接受。  手中擒着舒蔓的手腕,他一双沟壑似的眸,泛着幽深的光,落在眼前这个脸颊绯红,如发了qing的雌-性-动物般的女人的身上,削薄的唇,下意识的抿紧。  着实懊悔自己面对这样的女人竟然失了心智,皱了皱眉头后,忽略心中的异样,将舒蔓打横抱起,带去自己的车上。  ————————————————————————————————————————————————————  刚刚厉祎铭着实享受和舒蔓之间熟男熟女陌生而刺激的深吻,潜意识,也不想停下来这个缠-绵的吻,但是,他清楚的明白这个小女人被人给下了媚-药,他自控力再怎么差,也不可以趁人之危,不可以在她理智全无下,更不可以以他们这种陌生的男女关系,用禽-兽之举,强行占-有她,做不该做得事情。  把舒蔓抱到了副驾驶的车舱里,厉祎铭回到主驾驶舱,准备启动引擎时,目光下意识的睨看了一眼身旁脸颊还在发热、嘴里呜呜囔囔发出细碎声音的小女人。  毫无意识的,他堆起了英气的眉峰,随即,长指一伸,在自己隐约还有淡淡女儿香的薄唇上,轻轻擦拭。  再定定的盯了舒蔓一眼后,他转头,看向前方。  身为医生,厉祎铭懂药效的药力,本以为舒蔓可以忍受药力的作用,可是,他真的低估了这强劲的药效。  这种媚-药,药力真就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嗯……”  厉祎铭开着车,竭力隐忍舒蔓不断主动献上的红唇。  明明已经有足够强劲儿的意志力在支撑他,可是当舒蔓主动吻上他唇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唔……我要……嗯……”  舒蔓被药折磨着,理智全无,两个小手,如蔓藤一般多情的、紧紧地抓厉祎铭的白衬衫,火热的红唇吻过他湛清的下巴,继而舔-舐着唇瓣,一寸一寸的亲吻男人刚毅线条的脸部轮廓。  这样一个妩媚、多情的小女人,惹火的亲吻动作,怕是可以让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有了感觉。  厉祎铭不是不近女-色的柳下惠能做做到坐怀不乱,在舒蔓的一再胡搅蛮缠下,意志力在一点儿、一点儿,如冰雪消融般逐渐瓦解。  毫无征兆的,一股强劲儿的热流席卷而来,由腹-部下窜,一并涌上男人的骄傲。  “咝……”  厉祎铭蓦地倒吸一口气,眉头更深的紧锁到一起。  “别再折磨我了……”  他语气不好的低吼一声,变得如火的身体,奋力贲张……  “嗯……”  又发出可耻的声音,如丝般缠绕的女儿香,让他觉得自己的物什,好像更加cu-壮了。  本以为自己的定性足够强大,可是厉祎铭终究还是高估了他自己。  在舒蔓的一再挑-唆下,他的额头儿都渗出了层层细汗……  不再满足于唇舌间亲吻的舒蔓,伸出白-皙的小手,隔着衣料,如蛇般,动作柔而媚的附上了男人的物什。  该死,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在惹火!  没有任何的技巧,动作生-涩的来回抚慰着男人的ang-扬,让厉祎铭一股脑的头脑发胀,身体变得越发不能自控。  “别再惹我!”  恨不得把话嚼碎,厉祎铭咬牙切齿的出声,把控方向盘的手指,骨节都在隐隐泛白。  他就纳闷了,自己怎么就脑抽的要管这件破事儿,现在搞得自己头脑发热,难以自控。  但回想到刚刚惊险的一幕,他又深知,如果自己不出手,这个女人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一再隐忍,他抛却了要把舒蔓丢下车的念头儿。  “唔……”  宛转的嘤咛出声,舒蔓像是在寻找着温暖的胸膛,让自己有所依靠一般,纤柔的身子,瘫软成了一滩烂泥,找寻到厉祎铭的胸膛,就毫无征兆的就附了上去。  隔着衣衫的薄薄布料,女性的柔软紧密贴合上了男人的胸膛,细细摩擦间,有对方的热源,不断传递给彼此。  如此暧-昧又极具撩-拨性的动作,让厉祎铭彻底崩塌了理智——  猛地倒吸了一口气,他连呼吸都变得凌乱了起来。  “你挺-住了,别再惹我!”  厉祎铭的理智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坠落,但是他还是保持仅存的理智,抬手握住了舒蔓乱动的小手。  舒蔓没有去理会厉祎铭咬牙切齿的话,抽离开自己两个被桎梏住的小手,更深-入的触碰着男人的软肋。  “唔……”  硬着眉头儿,倒吸着一口气,厉祎铭再也无法去忍受这个女人越来越放肆的动作。  用最后仅存的稀薄的理智,厉祎铭拿着没有把控方向盘的手,钳制住了舒蔓的两只小手,不让她动,也不让她再有逾越的一步。  “疯女人,你这是在引火上身!”  皱着剑眉,厉祎铭猛吸空气以后,努力平复他身体越来越本真的反应。  重新用安全带勒紧着舒蔓的身子,黑曜石般烁亮的眸子,折射出异样的火光,睨着她——  “别再继续闹了,否则我不敢肯定我会不会撕了你!”  悠长磁性的声音低落,厉祎铭坐正身子,继而,踩下油门,让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速驶回市中心。  ————————————————————————————————————————————————————  厉祎铭不好把舒蔓带去医院,一再权衡,去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那里,开了一个房间。  忍受舒蔓还在不断亲吻他喉结的动作,厉祎铭将她抱到了房间里。  没有自己亲自上阵,厉祎铭叫来女服务生为舒蔓冲洗着凉水澡。  “哗哗哗……”的水流声在浴室里响起。  浴室里,舒蔓被泡在大浴缸里,垂死一般的挣扎着。  被欲-望的火焰占据了她的身子,空-虚的身子,还在迫切的需要着那种被安慰的感觉充实着自己。  “唔……不要……冷!”  冰凉的水打在舒蔓的身上,让她整个的身子都在急速的哆嗦。  “小-姐,您再忍忍!”  女服务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厉祎铭就是告诉她要一直给舒蔓洗凉水澡,他不说停,她就要一直给她冲洗。  “唔……冷……”  舒蔓激烈的扯动她的身子,被身体的燠热和冷水的冰凉刺激,冰火两重天般的折磨感,撕扯着她理智的感觉,快要把她给折磨疯了。  在大浴缸里,舒蔓一起一伏的动着身子,水真的是太凉了,简直与藏匿在体内的躁动感,形成鲜明的对比把她整个人给撕裂个粉碎了。  浴室外面,厉祎铭听着舒蔓狂执嘶吼的声音,他拧紧着的眉峰,更加的紧蹙了起来。  绷紧神经,无论如何他都不可以让女服务生停下来,否则舒蔓体内掩藏的欲-火不消散开,她依旧还是会闹个不停。  “唔……放开我啊!”  火热的身子,在被冰冷的水,一寸一寸的淹没着,舒蔓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  但就是这样,厉祎铭也不让女服务生停下来。  “先生,这位小-姐已经唇瓣发白,我们是不是……”  “继续!”  厉祎铭身为医生,很清楚要掌控的时间,这才十几分钟,哪里够!  有足足折腾了有半个小时,直到舒蔓青丝披散,身体微微抽-搐发颤,厉祎铭才让女服务生停下来。  ————————————————————————————————————————————————————  体内躁动的烈-火被凉水冲散了以后,舒蔓穿着白色的浴服,安静的躺在大chuang上。  站在chuang边,厉祎铭长身而立,居高俯下的凝视舒蔓一张因为被冷水长时间浸泡而变得苍白的小脸,不自觉的,眉头紧锁了下,一抹心疼的涟漪,划过眸底。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皱眉,只是他的心里,这会儿很乱,像是有一团绕不开的麻绳一般。  下意识,他伸出骨骼分明的指尖,竟然毫不自知,手指动作轻柔的抚上了舒蔓的小脸。  指尖儿触碰到了冰凉肌肤的一刻,泛凉的感觉,让他眉头儿拧的更紧。  指带着某种情愫,由舒蔓的额头划过清秀的眉眼,再到小巧的琼鼻,最后落在因为冷水浸泡而泛白的唇际。  这两瓣唇,他刚刚有吻过,难以自控的吻过……  ————————————————————————————————————————————————————  厉祎铭洗过了澡,裹着白色的浴袍,在飘窗那里,和厉烁通了电话。  暂时不方便去警局录口供,等明天一早再去警局录口供,至于绑架犯方面的事情,他让厉烁派手下的人,着手去调查。  挂断了电话,厉祎铭从矗立的飘窗那里收回手机到手里的时候,竟然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  他这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竟然会对一个路见不平的女人,慷慨解囊到让自己的堂弟务必抓到绑匪。  没有离开,厉祎铭去了次卧,准备在这里将就一-夜。  刚把次卧的门拧开,主卧室那里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顿住手上开门的动作,厉祎铭没在做多想,合上门,转身,抬脚,往主卧室那里走去。  打开主卧室的门,门内出现的场景,让厉祎铭大吃一惊。  他不知道舒蔓是什么时候滚到了地上,也不知道她本来消弭了的药性,怎么会突然又恢复了药性,像是烧不尽的野火一样,不断的在舒蔓的身体里作怪。  本来,舒蔓身体里的燠热已经被控制住了,只要不再出现差错,就没有什么事儿。  可是睡得迷迷糊糊的舒蔓,口干舌燥的不行,就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去找水喝。  在房间里没有找到水,只在吧台那里找到了一个小型的冰箱。  理智受了媚-药的原因,她的思绪还不是很清晰,所以看到小型冰箱里放着的烈酒,想也没有想,直接启开就“咕噜”、“咕噜”的喝了。  这一喝不要紧,偏偏债主他们下的这款性-药,和酒有不可分割的作用,这款媚-药本就药力强劲儿,发明者发明时为了满足男女之间的需求,特意用酒精助兴与这款药相辅相成,一旦碰了有酒精的东西,就会让熟男熟女之间产生更加狂热的需求。  所以舒蔓刚刚喝了酒,完全走了极端,让身体里好不容易纾解的燠热,因为残留下的药力,与酒相碰后,直接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强劲效果。  因为被下了媚-药,再加上误食烈酒助兴的缘故,舒蔓的身体里又开始有了一种被烈火层层包围住的空-虚感。  “嗯……”  小猫一样的嘤咛一声,体内炽热的躁动感像是要将她抽空那样,令她的身体不停地发颤。  娇-柔的身子,浴袍大开的在猩红的地毯上面翻滚,折腾了一会儿,舒蔓猛地发现她的身子非但没有消弭热气的痕迹,相反,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热,甚至,唇焦口燥的干-涩,掏空了她的真气的感觉,直逼她全部的理智。  舒蔓全身上下,又重拾被热火团团围住一样的空-虚感觉,让她整个不理智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羞耻的的念头。  伴随这个羞耻念头儿的疯狂生长,她难以抑制的娇-媚吟哦出声。  美丽的小女人,因为药效的作用,迷离的明眸间,浮动ng-dang。  被火热的波流源源不断的冲击,舒蔓放-浪形骸的用手,往自己的身体下面摸索,连同坦露在外面的白嫩的小脚趾,都一根一根的向上翘立起来,纤柔的小手一上一下,胡乱的rou-cuo自己,在源口翻开,浅浅的wei-入……  望着此刻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被欲-望情潮所包裹的浪-荡-女人厉祎铭皱紧眉头的同时,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的身体,又起了反应。  尤其是看到舒蔓通过打开的前襟那里,伸出手探进浴袍的动作,他的男人象征,有了更加激烈的反应。  几乎要崩溃理智的念头儿,让厉祎铭急需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  可是他微薄的理智深知,自己不能……绝对不能……  用理智克服本能,厉祎铭迈开步走上前,蹲在了舒蔓的身边。  他竭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往不应该看的地方看去,两个手抓住她浴袍的两边,把浴袍合上,然后目光看也不看舒蔓,直接系上带子。  待舒蔓被自己胡乱的包裹好了以后,他抬手,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把舒蔓放回了松软的被子里,他刚准备抽手离开,舒蔓的两个手,猝不及防的抱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在毫无预兆下,香艳的红唇,吻上了他薄凉的唇。  舒蔓就像是一条干涸状态下的鱼儿,凭着感觉的在男人的身上汲取水分的滋养。  不带任何的技巧,她青涩的用她唇,一点儿、一点儿的加深、侵入男人的薄唇。  圆润的小脚,脚趾向中间勾着,因为和居高临下的厉祎铭之间的距离差距,她双手吊在男人的脖颈上,后背都离开了chuang单,难以自-拔的亲吻着眼前这个可以给她纾解燠热的男人。  自己软-软的抵在男人的齿冠上,在厉祎铭牙齿轻启的瞬间,舒蔓滑了进去。  两个人胡乱的亲吻,在不知不觉间,舒蔓的浴袍带子又散落了。  “唔……”  舒蔓吟哦一声,八爪鱼一样缠在男人身上的身子,没有任何松开的迹象。  厉祎铭眉头拧紧,晕黄色的灯光,泛着柔柔碎碎的光线,迷离一片。  厉祎铭将舒蔓压在身下,莫名流窜在两个人之间的感觉,让他恍惚间身体涌动一种想要和她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的悸动。  两只纤柔的小手也胡乱的抱住男人的鹰躯,就好像这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如果自己不抓紧,就会被火热冲散自己的理智一样。  口干舌燥的舔着唇,舒蔓不断的紧拥着厉祎铭,让两个人之间的贴合紧密无间。  被舒蔓搞得头脑昏昏沉沉的厉祎铭,一早就被这个女人给他折腾的要了他的命,在这般撩-拨之下,他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  沉冷的眸底腾起了难以掩盖的情-yu,在看到舒蔓给了他一种难以掩饰的妩-媚气息,厉祎铭将唇瓣紧抿成一道弧线,随即,他的眸色更沉、更阴。  俯下身,他再也自控不住,化被动为主动,撷取舒蔓的唇。  两个人的唇瓣像是磁极一样再也难舍难分的贴合在一起,好像要把对方的灵魂都吸走了。  蜷缩着娇-躯的舒蔓,被厉祎铭娴熟技巧的吻牵引着,她难以抑制的娇-媚呻-吟一声。  四肢抱住身前的男人,理智全无的舒蔓,紧紧地抓住厉祎铭的衬衫,火热的红唇吻过那湛清的下巴,舔舐着唇瓣,一寸一寸的亲吻着男人刚毅脸部轮廓。  越来越享受这样曼妙的感觉,舒蔓最后变得更加大胆起来。  一股强劲的热浪席卷而来,厉祎铭不可控的身子,被舒蔓掌控着,眸间泛起了低迷的深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