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章:处-女-膜修复手术(5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章:处-女-膜修复手术(5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57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3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回家的路上,舒蔓越想心里越是不得劲儿,越想越不是滋味。  虽然说现在的世道,谁也不在乎你还是不是处-女,但是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没了第一次,她嘴上说不在乎,心里却犯膈应的厉害。  她觉得自己可以坦坦荡荡、毫不在意,可是事怨人为,她越是假装不在意,偏偏越是在乎。  思绪乱成一团,她没有开车回家的心思,索性,就把车往路边一开,找了个停车位,下了车。  漫步目的的走到马路上,身处在闹市区,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她现在只想让自己心里乱糟糟的感觉消失不见,不然她在哪里都会如坐针毡。  长吁了一口气,目光随意一瞥,睨看到不远处的一家甜品店,她不假思索,直接走了上去。  平时,一有什么烦心事儿,舒蔓都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到甜品店要一杯咖啡,吃上一大块甜点。  似乎有甜品的奶油和芝士刺激自己味蕾,不至于让她活得太委屈。  只是今天她都吃了两块芝士蛋糕,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让自己畅快,而且她吃了芝士蛋糕之后,心绪更是乱的不行。  到最后点了第三块芝士蛋糕的时候,她动都没有动,直接让服务生打了包。  拎着小甜品出了甜品店,舒蔓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在车水马龙的闹市区。  望着越发让自己觉得陌生的城市,她竟然不着痕迹的皱起来了眉头儿。  之前,她从不会觉得自己对这个城市陌生,只是今时今日,她觉得这座城市特别陌生,陌生到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在哪里。  被莫名涌动的情绪贯穿脑海,她很少有情绪不佳的时候,突然的心绪凌乱,让她走到路边,找了路人歇息的椅子,坐了下来。  她呆滞的低头发呆,直到有发传单的人走过来给她发传单,她才有意识的抬起头。  “姑娘,看看我们这个最新一期的优惠活动,我想,你可能用得上!”  发传单的老大妈呵呵一笑,很显然,舒蔓自己一个人坐在路边椅子这里发呆,老大妈直觉性的认为她怀了孕,这会儿正不知道自己是该留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该流掉。  舒蔓木讷的接过老大妈递上来的宣传单,待老大妈走开了,她看到活动单上写的东西,才明白老大妈有深意的对自己说话时几个意思。  粉-红-色宣传单上,醒目的愕然印着“三分钟无痛人流,优惠价只需1888,还格外赠送常规检查哦!”  心里忍不住爆粗口,该死,竟然是拿自己当成意外怀孕的女人!  舒蔓这会儿本就心情不好,当即就撕碎手里的宣传单。  刚把手里的宣传单撕了一道裂痕,她蓦地看到宣传单背面的宣传板块,写着其他妇科方面的条条框框。  最为吸引舒蔓目光的,是“处-女-膜修复手术”七个字!  处-女-膜……修复手术……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顿住了撕碎手里宣传单的动作。  少了刚刚要撕碎宣传单的冲动,她把裂痕处对接,细细打量宣传单上面的内容。  大致把宣传单的内容看了一遍,她拿出手机,在浏览器上搜索关于处-女-膜修复手术的相关信息。  在确定这个手术的风险率以及后续的问题上,存在问题的风险性很小,就把宣传单装进了拎包里,然后起身,往自己车子那里折回。  ————————————————————————————————————————————————————  找到了问题的根因是自己计较失了身的事情上,舒蔓也就没有刚刚那么烦了。  回了家,乔慕晚在,舒蔓换了鞋,把带回来的甜点递给她,自己兀自进了房间。  乔慕晚也喜欢吃甜食,刚想和舒蔓说一声谢谢,舒蔓已经进了自己的房间。  舒蔓给电脑开了机,在浏览器里输入市中心医院,然后找到市中心医院的官网,在里面的妇科页面上找到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一栏,然后挂了号,付了押金。  和医院那边订好了明天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舒蔓把电脑关了机,蹦回自己的大chuang里。  因为自己昨天晚上失了身一事儿,到现在都还别别扭扭的,现在找到了问题的根因,明天过后,她想自己就不会那么烦了。  舒蔓兴奋的在chuang铺里打滚,抱着大熊娃娃,往半空中丢去,再接住,往复这个动作,自己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外面传来乔慕晚的声音,她才顿住手上的动作。  “蔓蔓,伯母来电话了!”  舒蔓刚刚把她的手机放到了外间,姚文莉打来电话,乔慕晚听到了,就敲响舒蔓的门,让她接电话。  一听是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舒蔓心里挺别扭的。  把大熊玩玩往一旁丢去,她下chuang,开了门。  舒蔓从乔慕晚的手里接过来了电话,极度不情愿的接了电话。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接这个电话。  只是,自己的弟弟还在城南老家,她可以做到心狠的不管自己那个游手好闲、嗜赌成性的老妈,但是她的弟弟,她不可以不管。  看到舒蔓的脸色挺高兴,乔慕晚知道她不是很想和她母亲通电话。  留了私人空间给舒蔓,乔慕晚把门带上,回了外间。  乔慕晚心细的动作,舒蔓全部都看在眼里,对乔慕晚,她真就不想有什么隐瞒,其实就算是她不说,她也知道乔慕晚看得出自己和自己母亲的关系不好。  没有再回到chuang上,舒蔓去了窗边。  穿着单薄清凉的深V领睡裙,火红色的面料,勾勒她姣好纤细的身材,披散柔顺的青丝,如盛放的玫瑰,浪漫而热情的站立在飘窗旁。  任由手机响铃到让她无法忍受才接了电话。  电话刚被接通,不等舒蔓说话,姚文莉先说了话。  “蔓蔓,你在哪里?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儿?”  姚文莉的声音很急促,能看得出,她很着急舒蔓有没有事儿。  只是,姚文莉此刻任何的关心听在舒蔓的耳朵里,完全就是阿谀奉承,虚伪的不行。  她这算关心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不稀罕!  “听你这话的意思,很希望我有事儿?”  她讥诮着,心里忍不住腹诽自己母亲的两面三刀。  如果她不希望自己有事儿,昨天晚上不管怎样,她就算是拼了她的命,她也不能让债主把自己拖走。  最好笑的是,肯帮自己报警给警察的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而不是自己的母亲。  这样一个明明是至亲,却对自己最为残酷的人,她真的不觉得自己对她还应该有什么所谓的亲情。  舒蔓的话,让姚文莉心弦一惊。  “蔓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妈妈怎么可能希望你有事儿啊。”  姚文莉活了这么多年,吃的盐比舒蔓吃的饭都多,自然能听得出来她话外弦音是在怪自己昨晚没有管她,任由她被债主给带走。  舒蔓冷笑,姚文莉矛盾的话已经让她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了。  她话外弦音不希望自己有事儿,却对自己不予理睬,任由债主那伙人把自己拉走。  已经谈不上心寒或者伤心,她对她,已经没有了一个女儿对一个母亲该有的爱了。  她与她之间,唯一剩下的割舍,就是舒泽,除了舒泽之外,她不会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忽略掉心里酸涩的异样,她明艳一笑。  “我说了我暂时搞不到钱,你打电话过来催我也没有用!”  姚文莉:“……”  舒蔓理所当然的认为姚文莉打电话来是问钱的事儿,她会问其他的事情,完全是在问关于钱的事情做铺垫,只有问关于钱的事情,才是她打电话给自己的目的。  “蔓蔓,我打电话过来不是问关于钱……”  “如果不是钱,我不觉得你还会有其他的事情打电话给我!”  因为自己刚成年就没有了父亲,她对这个母亲,一直都孝顺而尊重,就包括她花光家底去赌博,她都想着帮她还债。  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她可以狠心的把自己献给债主而一声不吭,真的让她寒心了,也看清楚了自己这个母亲的真实嘴脸。  舒蔓的话,让姚文莉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  她知道舒蔓因为昨晚的事情在怨她,只是她昨天晚上就算是拦着债主又能怎样,说不定到时候她们母女都会遭殃,如果她们母女都遭殃了,谁来照顾舒泽。  考虑到种种原因,她才会忍着心灵上自责,没有出手制止。  舒蔓见自己母亲不再说话,默然的样子似乎在忏悔,她不免觉得好笑又心疼。  她也静默了良久没有说话,再开口说话的时候,恢复了一贯的冷静。  “我明天下午会过去接舒泽过来!”  “不行,我……”  “嘟嘟嘟……”  不给姚文莉任何开口反驳的机会,她直接把电话挂断。  ————————————————————————————————————————————————————  挂断了姚文莉的电话,舒蔓的眼眶微微泛红。  和姚文莉终究生活了二十多年,嘴上说不在乎,脸上表现不在乎,心里终究都会在乎、在意……  吃过了晚饭,舒蔓没有说自己怎么了,乔慕晚也没有问她怎么了。  身为好闺蜜,两个人还真就是应了那一句“同病相怜!”,连碰上棘手的事情,都同一时期。  “慕小晚,我明天有事儿要出去一趟,你想吃什么,我明天晚上带回来!”  舒蔓家的情况,乔慕晚大致了解一些,没有说想吃什么,就说你看着买吧。  “让我随便买,我就买猪大肠回来!”  乔慕晚:“……”  乔慕晚平时最不喜欢吃那些动物的器官,舒蔓的话,让她当即放下碗筷,皱眉白了她一眼。  不过看舒蔓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因为没有什么事儿,她也就释然了下来。  “慕小晚,明天你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把次卧那里打扫一下吧,我想把我弟弟接过来住!”  一改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舒蔓一本正经的和乔慕晚商量。  “好!”  乔慕晚没有问舒蔓任何一句不该问的话,欣然答应了下来。  十几年,近二十年的关系在,两个人好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不需要对方说点儿什么,就能了然对方心中所想。  “那我明天去买菜吧!”  相比较舒蔓这个做菜不是多放盐,就是多放糖的渣渣,乔慕晚自认为自己的手艺还不错,就主动自荐。  闻言,舒蔓笑,“那再好不过了!”  ————————————————————————————————————————————————————  没有吃早餐,舒蔓洗了个澡,收拾好了以后,换了一件缎面的嫩黄色连衣裙。  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少不了要脱-裤子,她不好意思当着医生护士的面儿脱-裤子,索性就穿裙子好了,到时候是要检查,还是要做手术,自己撩起来裙子就好,免得尴尬。  换了高跟鞋下楼,舒蔓披散一头乌黑,末梢有点卷的青丝,将拎包里事先准备好的墨镜取出来,挂在娇俏的琼鼻上。  现在这个世界这么小,自己去趟医院,指不定会碰到熟人,为了避免尴尬事情发生,她觉得自己还是有自我保护一番的必要。  没有开车,她自己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医院。  在挂号服务台取了挂号,拿着顺序单,她独自一人,往妇科专属楼层那里走去。  ————————————————————————————————————————————————————  “厉主任,这是今天挂号的患者,除了挂固定专家的患者之外,有两位女士,专门花高价挂了你的号,你要出诊吗?”  “有两位女士专门花高价挂了我的号?叫什么名字?”  平日里挂厉祎铭号的患者,非富即贵,他还真就是想知道今天又有哪家的阔太太,或者千金小姐,挂了自己的号。  “有一位是晶石集团石董的太太徐夫人挂了不孕不育,还一位是韩佳佳小姐挂的内分泌不调!”  韩佳佳!  一听到这个名字,厉祎铭当即额头一痛。  自己母亲前不久给自己介绍了一个姑娘,就叫韩佳佳,不出意外,她会来医院,挂什么见鬼的内分泌不调的号,就是自己母亲那个大咋呼的建议。  前天去城南折腾一趟,再加上昨天因为舒蔓的事儿来来回回的在家与警局之间跑本就让他累得不行,但是今天有人挂他的号,他也不好不出诊,就应了下来。  “我今天接两个诊,徐太太那个留下,韩佳佳那个推了,随便让一个专家给她看就好,就说我今天不方便出诊!”  “好,那我让张医生接了韩佳佳小姐那个诊!”  向厉祎铭报告完情况,小护-士就准备离开。  “等下,把张医生手上的患者给我一个吧!”  自己把韩佳佳丢给了张医生,也不好让她替自己多出诊一个人,索性,和她换一个好了。  “额……那厉主任,你想要关于什么方面的患者?”  随便给厉祎铭一个是没有问题,但是有些方面的问题,涉及女性隐私,有不明觉厉的患者,是不希望男性医生为自己看病的。  妇科本就是一个棘手的科,男医生不能像女医生那么随便,厉祎铭也明白这个道理,就让医护人员把挂号列表拿来给自己看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