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章:是你救了我?(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章:是你救了我?(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在舒泽的潜意识里,这里就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妈妈在这里,自己打小就在这里生活,如果自己要去和自己的姐姐一起生活,自己的妈妈也应该和自己一起去。  “妈妈……她不和我们过去。”  舒蔓已经和姚文莉说了让她和自己一起走,但是她坚持,态度决绝,她也不好强人所难。  “为什么?妈妈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  舒泽智商不在正常水平的关系,对于自己母亲嗜赌成性的事情,懵懵懂懂,完全不知道他母亲败的钱是给他治病的钱。  “没有为什么,妈妈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无法和我们一起生活。”  舒蔓不是不明白自己弟弟对自己母亲的依赖性,只是自己弟弟本就是先天性智力不健全,跟着自己那位嗜赌成性的母亲生活,就是遭罪。  舒泽本就很小就没了父亲,舒蔓实在是不愿意见他在现如今如履薄冰的情况下,还和自己母亲在一起生活。  “可是……小泽要留妈妈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吗?”  想到以后自己不会和自己妈妈在一起生活,会很久很久就见不到她,舒泽不免心里有些小感伤。  “嗯。”  舒蔓点头,然后抬手抚摸自己弟弟毛茸茸的头发。  “妈妈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等她把事情处理好了,就会和我们一起生活,你不要担心,这些都只是暂时的,而且姐姐答应你,一周带你回来一次,好不好?”  舒蔓的解释和开出的条件,都找不到瑕疵可寻,可是舒泽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  莫名所以的,自己姐姐来得太突然,这件事儿也突然,突然到让自己一时间难以接受。  察觉到了舒泽的难以接受,舒蔓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  她是自私的,没有问自己弟弟的意愿,就擅作主张要把他带走。  “小泽……是不想和姐姐在一起生活吗?”  “不是!”  舒泽摇头否定,“小泽没有不想和姐姐再一起生活,只是在你和妈妈之间选,小泽……小泽不知道选择谁好。”  舒蔓笑,继续揉着他的头发。  “姐姐说了,这只是暂时的,等妈妈把她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就会在一起生活,不会太久的。”  所谓事情会处理好,无非就是要看自己什么时候能把钱还上。  舒蔓有想过,明天上班,就去找公司的老板,和他签约十年,让他先预付工资给自己,从自己以后的工资里扣除。  “哦,这样啊!”  舒蔓又和舒泽说了一些话,语重心长,到最后舒泽点头儿,同意了舒蔓的决定,愿意和她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舒蔓欣慰的笑了,“走吧,姐姐带你回家收拾东西,把东西收拾好了,我们就去姐姐家。”  “好,小泽都听姐姐的。”  姐弟俩把事情都商量好了以后,舒蔓带着舒泽刚抬起头,准备回家,迎面就碰到了四个赤-luo着上半身,露出图案怪异纹身的男人。  舒蔓认识这几个男人的带头那个,是上次在自己家里闹事儿,打了自己母亲,还配合其他男人企图对自己做不轨动作的大汉。  现在看来,这些小罗罗,是又来找事儿的。  “这不是我们的舒大美人吗?哟,真是巧了,让我在这里碰上了。”  上次,他配合债主和几个弟兄企图强-暴她,因为怕姚文莉报警的原因,自己被迫留下来看着那个老女人,没有和其他弟兄一起去。  不过上次自己歪打正着,正因为自己留下来了,才没有去警局走一遭。  但是这件事儿,他庆幸归庆幸,自己的弟兄都被抓起来了,他心里怎么可能会舒坦?所以这几天,他就一直来姚文莉家闹事儿,不过他不敢把事情闹太大,生怕姚文莉会报警,自己就和其他几个弟兄一样了,所以就带着手下的几个小罗罗,一直小打小闹,不敢把事情闹得太大。  “牛哥,这个小-niu是谁啊?长得挺正点儿啊!”  被叫做“牛哥”身后的一个小罗罗看到舒蔓,眼底泛出se-咪-咪的光。  在他们这群小流-mang的生活圈子里,很少能碰到真正漂亮的女人,平时碰的都是按-摩-店里不知道吃了多少男人jing-ye的女人,哪里见过这样正经八百人家,还长得水灵灵的小女人。  这也正是上次债主见了舒蔓就有了不轨之心的重要原因之一。  “她啊?啧啧!”  为首叫牛哥的人,阴凄凄的笑了。  上次他见舒蔓,就瞄上了她,今天她穿了一身嫩黄色的长裙,把玲珑的曲线,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显-露的完美无瑕,他下面的东西,更是ying的发-胀。  目光流连在舒蔓两个净白光滑的藕臂上,盯着长裙下高跟鞋里的一双玉-足,他都怦然心动的厉害。  “强子,喜不喜欢?”  听牛哥这么问,叫强子的男人,带着猥琐样儿,笑了。  “牛哥,估计是个男人都不可能不喜欢吧?”  这种标致的女人,这么少见,怎么可能叫人不喜欢?  如果说不喜欢,估计就是女人,或者就是下-半-身废了的人。  听强子这话,其他几个在场的男人,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舒蔓听这些臭流-mang的污言-秽-语,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体侧的手。  抿紧了几下唇,她拉住舒泽的手,无视这几个男人的存在,兀自往前走。  她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这几个臭流-mang还敢胡来了不成?  只是流-mang终究是流-氓,没有做事儿原因,更何况他们没脑子,这会儿几个人都因为舒蔓灵动的长相和身材,都变得蠢蠢yu动了起来,哪里还会管其他。  “嗳,小美人,去哪啊?”  牛哥横在了舒蔓的面前,露出烟黄色的牙,一脸猥-琐的样儿的盯着舒蔓妍丽的五官。  “滚开!”  舒蔓这会身边带着舒泽,怕舒泽会受到伤害,把她往自己身后藏去。  意识到舒蔓抗拒的动作,几个男人笑得更是得意。  “呦呵,舒大美女护着这个ru臭未干的毛小子,看来这个小子是你很重要的人嘛!”  “牛哥这小子我见过,是个先天性智障,也是姚文莉那个jian女人的儿子。”  “姚文莉的儿子?那不正好就是舒大美女的弟弟吗?”  牛哥一听舒泽是舒蔓的弟弟,还是个先天性智障,笑得更是令人作呕。  舒蔓看着几个男人的笑,湛清灿然的眉目间,漾起愠怒。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她的目光真的能杀死人!  “来啊,把这个小子先抓起来。”  之前自己的弟兄几个失策了,没有尝到舒蔓的甜头儿不说,还被关进了警察局。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只要手上有她弟弟这个把柄儿在,他就不信舒蔓不肯乖乖就范儿。  一个小罗罗心有灵犀,都对舒蔓垂-涎的关系,不用多说什么话,一个眼神儿就会会意。  “小泽,你快跑!”  舒蔓见两个男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走上来,赶忙转身对舒泽说。  她不能让自己的弟弟落在这几个臭男人的手里,不然,自己想反抗,都没有了反应的底气。  舒泽一脸懵懂的皱起了眉头儿,刚刚这几个男人一口一个说自己姐姐是大美女,他还以为他们都是在真心实意的夸自己的姐姐,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可是姐姐,小泽要跑去哪里啊?”  “随便跑去哪里都好,只要不被这几个男人抓住就行。”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你去找沈伯伯,你快去找沈伯伯,让沈伯伯报警。”  “哦!”  舒泽憨憨的应了一声,虽然他不清楚自己姐姐让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听话,尤其要听自己姐姐的话。  “那小子要跑,快点抓住他。”  牛哥意识到舒泽要跑,赶紧让几个弟兄拦住他。  舒蔓见几个男人向舒泽跑去,她横在几个男人面前,不允许他们过去。  “你们当这里是你们家吗?”  舒蔓柳眉横竖,眼仁冒火,要不是想到自己弟弟没人照顾,她真就想和这几个男人拼了。  舒蔓横过来,两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想也不想,直接就把她给抓住了。  “小美人,哥哥本来是打算先抓了你弟弟再抓你,不过既然你这么着急送上门来,哥哥就不和你客气了。”  两个男人,一边一个钳制住舒蔓的手臂,把她牢牢的扣住。  被叫做牛哥的那个人走上来,从其中一个弟兄的手里接过舒蔓的手,扣住,招呼其余两个人去抓舒泽。  待另外两个人走开了,被叫做牛哥的人欺近舒蔓,把自己满嘴呛人的烟味儿,喷洒到她的脸上。  “上次让你跑了,是被人撞见了,我看这会儿谁还能救你!”  虽然现在是在空旷的户外,但是这个时间大家都忙着做晚饭,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来,被牛哥恶骂两句,就赶忙灰溜溜的跑掉了,生怕一个不留意,多管了闲事儿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隐忍恶心人的男性味道,舒蔓屏息,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避开男人对自己的近距离接触。  发觉到舒蔓对自己的闪躲,牛哥当即来了火。  “妈-的,躲什么躲?”  他不悦的扳过舒蔓的下颌,强迫她直勾勾的迎上自己对视的目光。  “栽到我手里了,你觉得你还能逃得掉吗?”  牛哥威胁的说着话,跟着让强子把舒蔓往暗处拉。  “放开我!”  舒蔓急了,胡乱的挣扎。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没有力气,挣扎会这么的力不从心。  舒蔓的挣扎,剧烈而没有章法,纤柔的手指在挣扎过程中,往牛哥脸上一划,当即就有一道血痕子,挂在他的脸上。  舒蔓的手指甲倒不是很锋利,但是她拼尽全力挣扎,让牛哥受了伤的脸上,往外滚这血珠。  牛哥意识到自己的脸上一痛,当即就来了脾气。  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不堪入耳的话,甩手,就给舒蔓一个重重的耳光。  舒蔓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即,耳根子“嗡嗡嗡”做响了起来。  被叫做牛哥的人下手真的特别狠,舒蔓觉得她的左半边脸都麻木了。  不等舒蔓从麻痛中反应过来,身子就又一次被两个壮硕的男人给托起。  实在是厌恶两个男人对自己的触碰,舒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抬起脚,就向男人的下-体踢去。  这一踢,直中男人的下怀,让被叫做牛哥的人,当即疼的龇牙咧嘴的捂住裤-裆。  强子一见牛哥疼的龇牙咧嘴,一时间也就忘了拉住舒蔓。  借机,舒蔓也顾不上其他,猛地甩开他们的手,一步一碍的跑了起来。  舒蔓很庆幸自己今天穿的不是细跟的高跟鞋,但是不是特别粗的高跟鞋,还是让她跑起来不方便,偶尔还崴了脚。  但是舒蔓顾不上脚上的痛,只要自己不被这几个男人抓住,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  可是她终究没有穿平底鞋时跑的快,跑出了一百米,就被强子给按住了。  那时,她的脚踝,已经红肿了一大块。  强子把舒蔓抓住,把她的手向后屈起,舒蔓立刻挺-直-胸-脯,被控制住了全部的动作。  牛哥见舒蔓被抓住,手捂着裤-裆,气的怒目横生的向她走来。  该死,敢踢他的宝贝儿,还敢跑,这简直就触碰了他的大忌。  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他一面口不择言的怒骂着舒蔓,扬起手,就准备狠狠的教训她一顿。  舒蔓眼见着壮汉走过来,自知自己真的逃不掉了,也就放弃了挣扎,认命的闭上眼,接受即将降临的挨打。  只是,过了三秒钟也没有感觉到疼不说,一道杀猪般的叫声,却尖锐的传来。  舒蔓没有感觉到自己手上还有被控制的力道,错愕的睁开眼。  入目,她惊愕的发现被叫做牛哥的人,和刚刚控制住自己,被叫做强子的人,这会儿都被人打趴下在地上,样子龇牙咧嘴,嘴里呜呜囔囔的叫嚷着。  明眸错愕的瞪大,她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两个臭流-mang怎么顷刻间就倒下了。  再定睛一看,舒蔓不知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怎样,她竟然目光恍惚的看到了一抹俊逸如斯,着实不真实的身影,笔挺而矜贵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又眨了几下眼,再确定自己眼前真的出现了一抹长身而立的身影,线条笔挺颀长的出现,她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舒蔓顾不上从吃惊中收回飞脱的思绪,随着眼前男人转过身,她看到了男人俊逸深刻,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而找不到一丝一毫瑕疵的倒影在自己湛清的瞳仁里。  下意识的,她将自己葱段般纤长凝华的手指,搭在了唇上。  是他!  厉祎铭!  有些不大相信是厉祎铭救了自己,她微张着檀口,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  “是你……救了我?”  厉祎铭见舒蔓一脸懵了的样子问自己,他微微抬起眸,掀了掀眼皮。  “这里除了我,还有其他人?”  他没有回答舒蔓是不是他救了自己,但是他这样反问一句,已经证实了一切。  舒蔓定定的盯着白衣黑裤,半挽着袖口到手肘处,露出一小节精瘦手臂的男人,目光沿着他抄袋的手,缓慢移到了他温静、沉寂,却着实好看的五官上。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今天从医院出来还会和他有什么交集,但是自己偏偏和他有了交集。  上次也是一样,以为在酒店遇到了他以后,就此别过,不过再有什么交集,却不想后来在医院又碰见了。  舒蔓是不相信命的,但是这一刻,她竟然迷-信的相信上天冥冥之中自有的安排,要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让他们总是有机会再见面、再交集!  厉祎铭见舒蔓定定的盯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他迈开步,主动走上前去。  舒蔓意识到有一抹高大的身影将自己笼罩,下意识的后退着步子。  这一退不要紧,自己红肿的脚踝上,蓦地一痛。  刚刚她穿高跟鞋跑,本就伤了脚,这会儿这么一扭,更是疼的直戳心窝子。  “嗯……”  下意识的嘤咛一声,不等她身体趔趄一下,厉祎铭长臂一伸,拥住了她的腰肢。  目光看到舒蔓的脚踝受了伤,他不假思索,直接半曲着身体,弓着膝盖,去检查舒蔓的脚伤如何。  本来还算疏朗的眉心,因为看到舒蔓这会儿肿的老高的脚踝,像是塞了一个小皮球一样的肿-胀着,他拧起了眉头。  没有多说任何话,他起身,长臂一伸,直接将舒蔓打横抱起。  突然脚失了重心,舒蔓看到厉祎铭姿态这般熟稔而暧-昧的把自己抱起来,她按住厉祎铭贴在自己左肩上的肩膀,惊呼一声。  “你干嘛?”  既然他没有碰自己,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她根本就做不到像之前一副轻-佻的姿态和他对话,甚至这会儿被他把自己拦腰抱起。  厉祎铭似乎没有听到舒蔓的话一样。  因为她的推搡,他垂眸,沉寂到掀不起任何风波的眸,慢条斯理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收紧掌心,更紧的抱着她,往自己停放车的不远处走去。  其实厉祎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舒蔓离开了以后,他想了想,竟然鬼使神差的提前给自己下了班,开着车,直接随她来了城南。  到了舒蔓家楼下,厉祎铭想到自己第一次见舒蔓就是在这里,他下意识的挑了下眉头儿。  并没有着急开车离开或者怎样,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就这么思绪不受控制的在这里等她。  舒蔓见自己挣扎不得,厉祎铭还这般强势的拥着自己,索性,她也就懒得再和他挣扎。  再者说了,自己的脚踝受了伤,这会儿挣扎,就是自作自受,她还不至于蠢到让自己的脚踝疼得更加厉害。  厉祎铭迈开长腿,把舒蔓往车那边抱去,要到车那边的时候,眼前突然横出来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