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章: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章: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5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祎铭迈开长腿,把舒蔓往车那边抱去,要到车那边的时候,眼前突然横出来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舒蔓一看是那个被叫做牛哥的人,她拧眉,纤柔的手指,下意识的揪紧了厉祎铭白衬衫的前襟。  厉祎铭注意到舒蔓的动作,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牛哥踉踉跄跄的刚站稳,强子也手扶着胸口,狼狈的站了过来。  刚刚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会有人出现,才会在眼前厉祎铭的面前吃了瘪,但是这会儿不同,他们两个人有了防备意识,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被厉祎铭打个措手不及。  “小子,你路子挺野呗,知不知道你这会儿已经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嗯?”  被叫做牛哥的人,恶狠狠的说着话,企图用气势恫吓厉祎铭,让他知难而退,把舒蔓给他放下。  目光带着不着痕迹的轻蔑,落在牛哥的脸上,他淡淡一笑。  “我不知道。”  “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  强子急了,出手握成拳头儿就像厉祎铭的脸上砸去。  眼见着拳头向自己挥来,厉祎铭闪身,强子扑了空。  强子眼见自己没有打到厉祎铭,回身,准备再向厉祎铭砸去的时候,厉祎铭目光凌厉一闪,抬脚,踢了过去。  强子迎面被厉祎铭踹了一脚,当即鼻子出了血。  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塌了,强子龇牙咧嘴的痛哭起来。  牛哥见厉祎铭有两把刷子,看到路边的石头,不假思索的拿起,向他砸去。  厉祎铭刚对付完强子,眼角的余光瞧见另一个壮汉有拾起石头向自己打来,他赶忙做出反应。  只是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后脊背被牛哥扔过来的石头砸中,厉祎铭当即皱紧起来眉头。  舒蔓被厉祎铭抱着,抬头看见他皱眉的动作,心头蓦地一痛,本能的,她把厉祎铭的白衬衫,揪的更紧。  牛哥见厉祎铭疼得弯了下腰身,阴凄凄的笑了。  找到了一个对付厉祎铭的时机,他自然是不会放过。  牛哥撸-着胳膊,膀粗腰圆的身体,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他刚要狠狠的教训厉祎铭,厉祎铭眯了眯狭长的眸,随即,修长的腿抬起,一个回旋踢,直接踹到了牛哥的下巴。  当即颌骨错位和牙齿从牙宣上掉下来的细微声音传来。  牛哥的身体被掀倒在地,嗅到弥漫在唇齿间的血腥味,他手捂着自己的唇和下颌,嚎啕大叫起来。  疼,太疼了……  潜意识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人,是跆拳道黑带。  厉祎铭被牛哥砸中了后脊背,他的额头渗出来了汗丝,削薄的唇也隐隐泛白。  但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放开自己臂弯中的舒蔓。  湛黑的眼眸间还是泛着难以忽视的肃杀之气,以绝对森冷姿态,凉凉的睥睨倒在地上的牛哥。  强子在一旁,手捂着鼻子,勉勉强强的支撑起来身子,见自己的头儿也拜倒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前,他惊骇的同时,不甘心的捏紧了手指。  天知道这会儿,他真的想去揍这个狂妄的男人,只是,他也忌惮这个男人再动手,就把自己打个半死。  “强子,愣着什么啊?打他!”  牛哥唔囔不清的逼迫强子,牙都掉了的他,这会儿最希望有人能替自己出气。  强子被牛哥吩咐着,但是他真的不敢轻举妄动,真怕自己再冲上去,就是送死。  厉祎铭见这两个男人还贼心不死的继续想和自己较量,他垂眸看了眼舒蔓。  “能不能站?”  舒蔓这会儿脚踝正疼的不行,明白厉祎铭这么问自己,是想和这两个男人再战一番,她拧了下秀气的眉头。  “我能站,但是……你确定你还能行?”  她刚刚看到了厉祎铭额头沁着汗丝,整个人的唇瓣都隐隐泛白,她担心的不行。  闻言,厉祎铭勾唇,笑了下,“身为男人,怎能能说不行?”  舒蔓:“……”  见这个男人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她又气又着急。  刚想说话回呛厉祎铭一句,她蓦地想到了舒泽,下意识的又捏住了他的前襟。  “别和他们两个人继续斗了,救小泽!”  “小泽?”  听到一个类似于男孩子的名字,他拧眉。  尤其是舒蔓因为这个人,面露关心的着急样儿,他心里竟然不舒服起来。  “嗯。”  舒蔓重重的点了下头,“是我的弟弟,他……是个智障。”  实在是不愿意提及自己弟弟是个智障的事实,她有些难以启齿,但想到情况紧急,还是顾不上这些。  “他被另外两个男人追赶,我……我很担心他。”  了然了舒蔓的情况,厉祎铭没做多想,“我先送你上车,回头儿,我去追你弟弟。”  舒蔓用感谢的眼神看了厉祎铭一眼,说了一句“好。”  厉祎铭转身,隐忍后脊背上面的痛,刚准备送舒蔓去车里,强子又不甘心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厉祎铭眼角余光瞥见到强子不知道何时手里握着一把刀,正银光飒然的举着刀,向自己逼近,他当即闪身,从强子身后,踹了一脚。  厉祎铭的动作太过迅速,凌厉……强子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就被踹翻到了地上,跟着,尖锐的刀,直接扎到了被叫做牛哥那个人的大腿里。  当即,杀猪般的尖叫声,响彻周遭。  牛哥这会儿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强子把尖刀扎-入到他的腿里,更是让他疼得整个人缩成一团。  舒蔓见了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厉祎铭。  厉祎铭倒是无所谓,菲薄的嘴角微抿,一副讥诮这两个男人自作自受的样子。  强子见自己扎了的人是牛哥,赶忙道歉起来,一个劲儿的作揖。  厉祎铭懒得看这个小丑一样的男人在这演苦情戏,抱着舒蔓走到了宾利车那里,拉开车门,把舒蔓抱了进去。  舒蔓身子坐进车里,厉祎铭要关车门的时候,她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口。  “救小泽!”  厉祎铭瞧见舒蔓在用很真诚,央求的目光看自己,他抿着唇,点了头儿。  “放心吧!”  说完话,他的手,带着安抚性的抚了抚舒蔓的头,样子带着陌生男女之间本不应该有的chong溺。  把车门关上,厉祎铭折了回来。  没有舒蔓做负担,他更能行动自如。  因为厉家是盐城首屈一指的豪门世家,为了避免绑架案之类的偶发事件发生,厉锦弘在厉祁深兄妹三人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们学了防身之术。  厉祎铭再折回的时候,强子正准备打电话给医院,让医院那边派救护车过来。  目光一凛,厉祎铭以为强子是准备再找帮手过来,想也不想,一脚,直接踢飞了他手里的手机。  手机从强子的手中飞了,以一道弧线,落在了地上,摔碎成了两截。  强子的手背厉祎铭踢到骨折,疼得他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  厉祎铭没有看强子,削薄的唇紧抿成一道削薄的弧线,走向被叫做牛哥那个人。  半屈身子,他目光沿着牛哥大腿上面的刀往上,落在他尽是鲜血弥漫的脸上。  “你另外两个弟兄去了哪里?”  牛哥这会儿正疼的不行,哪里顾得上回答厉祎铭的话。  见牛哥这会儿装死,一副听不到自己话的样子,厉祎铭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  “看来你的这条腿,不想要了。”  厉祎铭说着话的时候,目光重新落回到牛哥的腿上。  望着明晃晃的刀子,半截都扎到了他的腿里,从刀的周围往外面冒着滚滚鲜血,他笑了。  抬手,他刚准备把刀子往牛哥的肉里更深的嵌-入,牛哥快速反应,用嘶哑的声音,“我……我不知道,我……我就是让他们两个人去追一个小子,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去向啊!”  “不知道?”  厉祎铭的目光变得冷冽,“打电话给他们。”  “我……好好好,我马上打。”  牛哥呜呜囔囔的说着话,接过厉祎铭从他衣兜里翻出来的手机,准备拨过去。  不等牛哥找到另外两个男人的电话号码,另外两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  “妈-的,臭小子,老实儿点,不然我废了你的双手。”  恶狠狠的威胁了舒泽,两个男人刚准备找牛哥去邀功,看到自己的两个弟兄倒在了地上,他傻了。  刚准备上去问问牛哥到底是怎么了,他们两个人的目光撞到了厉祎铭寒颤如冰的一双厉眸。  厉祎铭本不是凌厉之人,眼神儿这会儿却锋利如针,能把两个男人看出来两个大窟窿。  厉祎铭冷冷的扫了一眼两个膀粗腰圆的男人,视线定格在了一个尚且稚嫩的小男孩的脸上。  望着舒泽,不出意外,这个就是舒蔓的弟弟。  “把那个男孩交给我。”  他冷冷的开腔,语调透着从未有过的冰冽。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看了眼带着命令语气的厉祎铭,讪讪的扬起了下巴。  “你是什么狗-东西,凭什么命令我?”  其中一个男人刚开腔,迎面就受了厉祎铭一脚。  厉祎铭的脚抬高到对方男人的肩膀位置,一脚下去,直接给他踹到在地。  另外一个男人见自己的同伴倒下,目光错愕的瞪大,随即,也不甘示弱的挥出拳头。  见又一个不自量力的男人向自己袭来,他动作干净,利落的几个招式,直接把那个男人打倒在地。  “嗯……”  把男人放到了牛哥和强子身边,厉祎铭眉目已经冷冽异常。  再回头准备去找舒泽的时候,那个被他一个回旋踢打到在地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手上拿着一把刀,他把刀架到舒泽的脖子上,威胁道——  “小子,你很能打是吗?妈-的,来啊,你敢乱动一下,我保证割了这个小子的脖子。”  壮汉叫嚣着,不断“呸呸”做声的吐着吐沫,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舒泽本就是智障,脖子上凉凉的架着一把刀,他害怕的缩着脖子。  “别杀我,不要杀我!”  他害怕又心惊胆战着,生怕杀人不眨眼的刀子,一下子就划破了自己的脖颈。  厉祎铭看舒泽的表现确实不会是一个男孩子该有的表现,皱了下眉。  依照他行医多年,舒泽是舒蔓说得智障,依照他此刻的行为,已经可以确定了。  厉祎铭并没有因为壮汉把刀架到舒泽的脖颈上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他漫不经心的转身,把那个叫牛哥的男人,单手从地上拉起来。  在牛哥撕心裂肺的大叫声中,他把刀从他的腿里拔了出来。  望着一道血,在半空中挥洒,他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吧浮动。  拿着刀在掌心里随意的把玩儿着,他冷笑——  “你敢动他一下,我让你的几个弟兄,包括你,付出十倍代价!”  壮汉不信厉祎铭的威胁,虽然他的身手不错,动作迅速还敏捷,但他还真就不信了,他们四个人会对付不了他一个人。  壮汉正准备不服不忿的和厉祎铭叫嚣一番,牛哥隐忍着身体上骨头架都散架了的疼痛感,用嘶哑的嗓音,命令道——  “大头,把刀放下,别……别碰那个小子!”  就算他们几个人今天倒霉,碰到了厉祎铭这个不怕死的男人。  “牛哥!”  叫做大头的那个壮汉不肯依,他现在手里有这个智障做依靠,自己还能脱身,但是如果自己放了这个智障,回头厉祎铭反悔,他们铁定是要被打的落花流水,没有任何逃的可能。  “不能放了这个小子啊,万一他反悔呢,咱们几个不是等死呢吗?”  他不是不知道厉祎铭的身手,真的很怕自己会死在他的手里。  “少放pi,我让你放人就马上放人!”  别说这会儿自己有他威胁他的把柄儿,自己就算是把那个舒蔓用作威胁这个男人的筹码,自己都不能逃避开。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乖乖就范,这样,自己指不定还有一线活下去的机会。  抱着这个念想,他敲定了必须让大头放了舒泽的念头儿。  大头见牛哥这么坚持,皱了皱眉,不情不愿的放开了舒泽。  厉祎铭见这几个人还算识相,嘴角勾着薄凉的弧度。  “算你几个还有脑子!”  ————————————————————————————————————————————————————  厉祎铭没有再动手或者怎样,放了他们几个人一条生路。  知道这几个人是因为舒蔓母亲欠钱一事儿才这么闹的,他堪堪的扯动嘴角,丢了自己的名片过去。  “今天的事儿,我暂时不会报警,但是你们也别抱有侥幸心理再去舒蔓家去闹事儿,要我知道你们再敢去找她们一家人的茬儿,我们新帐旧账一起算!”  他云淡风轻的说着话,却让几个壮汉听得心惊胆战。  “这是我的名片,你们说她母亲欠你们三十万是吗?明天,你们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我,我给你们三十万。”  上次厉烁把债主他们几个人抓起来的时候,他大致就了解了舒蔓一家的情况。  只是没有想到,她家的情况这么复杂。  几个壮汉见厉祎铭这般痛快,连拿三十万都轻轻松松,当即反应过来,这个男人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啊。  牛哥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把厉祎铭的名片拿过来。  定睛一看,看到上面字迹清晰的写着“厉氏”两个字,当即惊得险些眼珠子掉在了地上。  厉家在盐城是什么身份地位,他们这些上不去台面的人都知道,惹了他们,等于就是惹了黑白两道,他们只是一些小罗罗,自然是不敢班门弄斧。  战战兢兢的畏手畏脚了起来,就差给厉祎铭作揖磕头了,几个人赶忙狼狈不堪的离开。  几个壮汉离开,厉祎铭单手抄袋,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  等到他再去准备找舒泽的时候,蓦地发现舒泽这会儿已经不见了。  有些发懵,那个小子是智障没错,但是还不至于自己救了他,他都蠢到要继续逃跑吧?  ————————————————————————————————————————————————————  厉祎铭再找到舒泽的时候,舒泽戒备的盯着他。  厉祎铭上去去拉舒泽,让他和舒蔓去见面,他却把厉祎铭和那几个男人划等号的不肯依。  舒泽脑子中清楚记得自己姐姐的话,自己的姐姐不让自己和其他人来往,潜意识里,除了自己姐姐和自己妈妈以外的人,都是坏人。  “马上和我走!”  舒泽不和自己走,还拿自己当坏人一样的盯着自己,厉祎铭和他较劲儿一会儿,待自己的耐性都磨没了,他伸出手,拖着他,强迫他和自己走。  “你放开我,我不和你走,你是坏人,坏人,放开我!”  舒泽这会儿执拗的很,见自己挣脱不开厉祎铭,干脆张开嘴,咬住了他的手。  “嗯……”  手上的肉一疼,厉祎铭闷痛一声。  看到舒泽咬着自己,他蹙眉,忍不住心里腹诽,到底是智障,行为举止比正常人少一根筋。  任由舒泽咬着自己,厉祎铭坚决要带他回去。  不为别的,既然他答应了舒蔓要把她弟弟平平安安带回去,自然是要带他回去,他可不想自己失信于一个小女人。  两个较劲儿好一会儿,直到舒蔓走来,事情才得以化解。  “姐姐,他……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舒泽望着舒蔓,一脸不解的懵懂样儿问她。  “嗯。”舒蔓点头儿。  “他是姐姐的朋友,就是姐姐让他去找你的啊!”  舒蔓和舒泽说话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一眼厉祎铭。  望着这个一个温和的男人,此刻脸色不是很好,她微皱了下眉头儿。  刚刚舒泽已经大致把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听到自己说他把厉祎铭给咬了,她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不仅是自己,就连自己这个智商只有七八孩子智商的弟弟也拿他不当好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