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章:厉祎铭目的不纯(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章:厉祎铭目的不纯(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0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来不仅是自己,就连自己这个智商只有七八岁孩子智商的弟弟也拿他不当好人。  想来,可能真就是这个男人长得真的不像好人,不然也不可能除了自己以外,还会有人拿他当坏人来看!  “他是姐姐的朋友啊?是什么朋友?男朋友吗?”  舒蔓:“……”  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会人小鬼大的认为厉祎铭时自己的男朋友,舒蔓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笑着摇摇头。  “不是,他是姐姐的普通朋友。”  厉祎铭救了自己两次,自己再怎样佯装对他有成见,都改变不了自己心里对他的感谢,索性,也不管他是怎么看自己的,她潜意识里,把他当成是自己的朋友来看。  “哦!”  舒泽长长的哦了一声,“那姐姐,我刚刚把你朋友的手给咬伤了,我是不是应该和他说一声对不起?”  舒泽虽然智障较同龄孩子有偏差,但舒蔓在他很小的时候,还是教他要懂礼貌,做错了事儿要承担错误。  “嗯。”舒蔓点头儿,“你是应该和他说一声对不起!”  把救他的人给咬了,怎么看都有“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嫌疑,舒蔓可不想因为智障有偏差的关系,自己的弟弟成了不识好人心的人。  舒泽见自己的姐姐也觉得自己应该给厉祎铭道个歉,他走上前,站在厉祎铭的面前,礼貌而满含歉意的行礼颌首。  “对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要咬你的。”  厉祎铭:“……”  ————————————————————————————————————————————————————  舒泽叫自己叔叔,厉祎铭被他气笑了,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有那么老吗?  舒蔓想向厉祎铭郑重其事的道谢,厉祎铭却说带她先处理脚伤。  “没事儿,我再忍会儿,我现在要回去找我母亲。”  经过这么一闹,估计厉祎铭对自己家的事情已经了解一二了,舒蔓也就没有要隐瞒他什么的意思。  厉祎铭本不想答应舒蔓,但见她坚持,也就没有说什么。  “那我一起回去。”  虽然不知道厉祎铭到底是什么心理的要送自己回去,不过想来他是准备帮人帮到底,也就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倒是舒泽,知道厉祎铭要和自己一起回去,他高兴的不断围着厉祎铭转。  被告知自己应该叫厉祎铭“哥哥”,他很识趣的改了口,没有再叫他“叔叔”。  舒蔓和舒泽回家的时候,姚文莉正在解自己腰上的围裙,准备出去找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的姐弟。  见舒蔓和舒泽回来了,她迎了上去。  “蔓蔓,小泽,你们回来了啊!”  姚文莉刚刚右眼皮一直跳,只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不过好在这会儿自己的儿女已经回来了,她悬着的心也稳定了下来。  舒蔓很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应了一声,随即把厉祎铭介绍给自己的母亲。  “妈,这是我朋友,他……刚刚来城南这边办事儿,我刚刚找小泽的时候,碰到的,就把他请来了。”  舒蔓不想提自己和舒泽刚刚差点被绑架的事儿,就随意杜撰了。  闻言,姚文莉打量起来厉祎铭。  望着身高身形,颀长还笔挺的男人,她笑了。  这是自己女儿第一次往家里领异性,在她这个过来人看来,怎么都有一种预示。  “伯母,来得唐突,也没有提前告知一声,还望您见谅。”  厉祎铭本来是想把舒蔓送上楼,就下楼离开,但也不知道怎么了,到楼上的时候,临时就改变了主意,鬼使神差的就跟着进了门。  “没事没事!”  姚文莉笑,“家里乱,你别见怪。”  说着话,她请厉祎铭进门,说家里刚刚做好了饭,留他吃饭。  “不了,妈。”  舒蔓开口打断了自己母亲,“我回来是拿小泽东西的,拿完东西我就走。”  她并不想在家待,只想拿了东西就走。  舒蔓的话,让姚文莉一怔。  虽然知道舒蔓今天回来是接舒泽去她那边的,但是她就是想拖一拖,试图挽留舒泽在自己这边。  神情变得略微凝重起来,她姚文莉酝酿了好一会儿,开腔。  “蔓蔓啊,关于你说把小泽接去你那边生活的事情,妈妈觉得……你还是多考虑一下。”  不想小泽去舒蔓那边,姚文莉是有私心的。  自己这些年拖累舒蔓,舒蔓对自己早就已经心灰意冷,肯回来这边,无非还是念及仅剩的母女之情还有小泽,如果小泽跟她走了,以后舒蔓更是不会垮进这个屋一步,自己以后有什么事儿,她更是不会再帮自己。  考虑到为以后做打算,她真的不希望舒泽离开自己,随舒蔓去了她那边。  再者,如果舒泽也走了,这个家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本就死了丈夫,她一个孀妇,孑然独活,难免会寂寞,会孤独。  “这件事儿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了,我已经和您说好了,小泽,我今天必须带走。”  舒蔓态度变得强硬了起来,刚刚的事情,到现在还让她心有余悸。  她不知道那群臭流-mang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侵犯一次,也不知道那群臭流-氓会不会用更加极端的手段来要挟自己的弟弟,对付自己的母亲。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不想让舒泽跟着遭罪,理所当然,舒泽跟着自己生活,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姚文莉不是不知道舒蔓是为了舒泽好,但是她真的不想放手。  “蔓蔓,妈说了会照顾好小泽的,不管出了什么事儿,妈都不会让小泽有事儿,你就看在妈是一个人的份儿上,别带小泽走。”  姚文莉说得极度可怜,到最后,把自己已逝的丈夫搬了出来,说得舒蔓不断的皱眉,心尖处也是钝钝的疼。  “妈,你也清楚现在的情况,就拿现在的情况来看,你觉得小泽适合和你在一起生活吗?”  舒蔓努力压制住因为自己母亲提了父亲而心里莫名感伤的情绪,没有再做任何隐瞒,把为什么会回来这么晚,遭遇到了那群债主的事情,告诉了她。  “妈,实不相瞒,刚刚我和小泽碰到了那群臭流-氓!”  待舒蔓把事情的全部经过都重复一遍,姚文莉原本凝重的神情,变成了皱眉,随即埋低了头。  见状,舒蔓并没有安抚姚文莉或者怎样,继续趁热打铁。  “妈,要是厉先生救了我和小泽,你觉得我和小泽能侥幸的逃过这一劫吗?”  姚文莉:“……”  “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现在的情况,我说了,我可以把你也一起接过去,如果你不肯,就不要连累小泽,小泽很小就没有了父亲,我不想他再跟着你一起遭罪。”  舒蔓话说得斩钉截铁而不留情面,湛清的眸,看似平静,却笃定异常。  打小,舒蔓就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女孩子,她这会儿的话,让姚文莉听了,很清楚认知到一个真相,自己可能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她的看法儿。  正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劝舒蔓把舒泽留下来,一旁一直是默不作声状态的厉祎铭,嘴角轻动——  “伯母,舒小姐,就小泽要不要跟舒小姐走,我想说两句。”  厉祎铭要搀和自己的家事儿,舒蔓诧异,抬起头儿看他,微微挑眉的样子,好像在说他,“你没事儿瞎凑什么热闹?”  姚文莉对厉祎铭本就印象好的厉害,知道他救了舒蔓和舒泽,更是感激不尽,这会儿他要开口说话,她欣然应允。  无视舒蔓看自己时的散漫目光,厉祎铭礼貌不失沉稳,淡淡道——  “伯母,关于你家的事情,我大致也了解了情况,既然舒小姐想接小泽过去生活,你何不一起跟着去?”  姚文莉:“……”  “这只是其中的一种意见,如果说你不想跟着去,想留在这边,把小泽也留在您身边,也不是不可以。”  厉祎铭站在她们母女二人的立场上,客观对这件事儿做出解读。  “关于舒小姐担心那些债主会再找上门的事情,你们都可以放心,他们不会再来惹事儿,至于你们说拖欠债款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们处理好。”  “你……这件事儿……”  姚文莉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看着厉祎铭,他帮自己处理好这么棘手的事情?  “如果没有那些债主的事情在其中搀和,你们母女能不能达成一致?或者说,关于小泽要不要跟舒小姐走这件事儿,你们询问一下小泽的意见,很合适一些。”  姚文莉听厉祎铭头头是道的分析这件事儿,近乎都要听傻了。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一会儿,在自己看来难以解决的事情,瞬间就迎刃而解了呢?  待她确定厉祎铭没有欺骗自己,确确实实帮自己处理好了一件棘手的事情,她笑着,欣慰的点了点头儿。  其实从厉祎铭进门的第一眼,她就意识到了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果然,他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能轻而易举解决掉自己自认为困难重重的事情,她对他更是欣赏。  如果可以,姚文莉真希望,这样的男人,和自己女儿之间有什么事儿,而不仅仅是救了自己女儿一次这么简单的关系。  姚文莉没见过世面,听厉祎铭五迷三道的话,信了他的胡诌,但是舒蔓不同。  她在外闯荡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厉祎铭的身手,她见识过了,在警局那边也如鱼得水,她也见识到了。  现在,他说他会帮自己母亲处理好债务的问题,唔,她信,相信他说到就能做到。  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肯屡次三番的出手相救,这太匪夷所思了,不是吗?  不由得,她怀疑厉祎铭是不是另有所图,毕竟现在男人惯用的伎俩层出不穷,她不敢保证厉祎铭时真心实意的要帮自己,而不是为了从中获取什么利益,达到某种目的。  “那好,厉先生,这件事儿就麻烦你了。”  “妈!”  舒蔓不耐烦的出声,唤了姚文莉一声。  “妈,钱我会替你还,你用不着麻烦别人。”  说着话,舒蔓看向厉祎铭,眉目淡淡的,如平静的水面般,掀不起任何波澜。  “厉先生,你已经帮了我,这件事儿就不用再麻烦你了。”  言外之意,她不想欠他太多,一个人偶然情况下,帮你一次两次还好,但是帮你的次数多了,不免就让人起疑了。  而且,到现在她还没有搞清楚他平白无故怎么就来了城南,还这么赶巧的碰上了自己被那些臭流-氓围堵的事情。  倒不是说她太敏-感或者怎么,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不敢确定这个男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甚至怀疑他和那群臭男-人之间有某种关联在,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笃定能帮自己处理好事情?而且这几次的出现都这么赶巧?  “蔓蔓!”  见舒蔓并不想厉祎铭帮忙,姚文莉赶忙去拉她。  “蔓蔓,厉先生是好意帮我们,再者说了,现在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妈妈也不想心惊胆战的生活了,你何不让厉先生帮我们呢?”  “是啊姐姐,既然厉哥哥要帮我们,我们干嘛要推迟啊?”  一直都默不作声的舒泽,嬉笑的开了腔。  自从知道自己要管厉祎铭叫哥哥,厉祎铭还没有责备自己咬了他的事情,舒泽就对他的印象特别的好,前前后后的围着他转,俨然拿他当亲哥哥看待。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姐姐和妈妈在争论什么呢,不过知道厉祎铭要帮自己家什么忙,他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舒泽也这么说,乔慕晚本就蹙起的眉头,拧得更紧。  自己弟弟智商不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厉祎铭给收买了过去。  正无可奈何的准备否决自己母亲和弟弟的意见,舒泽突然过来抱住她的手。  “姐姐,我喜欢祎铭哥哥,他想帮我们,你就接受吧。”  再去看厉祎铭时,舒泽嘴角扬着大男孩阳光天真,不失烂漫的笑。  “哥哥,姐姐就是故意撒娇的,你别在意,你就帮我们家吧。”  “我……我什么时候撒娇了?”  舒蔓错愕的瞪着自己弟弟,他智商不足,视力又没有问题,哪个眼睛看到自己和厉祎铭撒娇了?  “你就是在和哥哥撒娇!”  舒泽很肯定的说,然后就让自己的母亲自己和厉祎铭定下帮自己家的事儿,不让舒蔓再参与。  ————————————————————————————————————————————————————  舒蔓下楼时,已经近晚上八点钟了。  刚刚在屋子里,她真要被自己的弟弟给气疯了,且不说她没有撒娇,自己的弟弟根本就不了解情况。  厉祎铭能这么信誓旦旦,屡次三番帮了自己,简直就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偶然性。  她是很现实的女孩子,不喜欢沉溺在幻想、臆想的世界里,所以草根女家里遭遇变故,面对家破人亡的局面,会遇到霸道总裁或者无所不能的高富帅这样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她坚信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唯一信的就是人心叵测!  越发怀疑厉祎铭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厉祎铭很中肯的告诉姚文莉,他会替她处理好事情,不用她担心那些人再来找事儿。  对厉祎铭,姚文莉自然是抱了十足的信心,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散去了白天的燠热和焦躁,夜半,有轻柔的风丝拂过,吹刮到人的脸上,让人心情凉爽。  “伯母,您回去吧。”  厉祎铭客客气气的说话,儒雅不失矜贵。  “没事,我送送你们,正好也有话和蔓蔓说。”  站在楼下,姚文莉有话要对舒蔓说,舒蔓却不觉得自己有话要对自己的母亲说。  没有看自己的母亲,借着昏暗不明的光线,她看向舒泽。  “小泽,你真的不和我走?”  “姐姐,小泽都说了好几遍了啊,我要在家陪妈妈,你在外工作,不能陪妈妈,只好小泽陪妈妈了。”  舒蔓见自己弟弟没有和自己走的意思,她只感觉自己今天白来一趟,索性,也就不再强求。  不悦的瞪了厉祎铭一眼,舒蔓挺不高兴的迈开步,往自己的车那边走。  想来,自己这一天还真就是挺倒霉的,险些被绑架,伤了脚,还做了恶人。  不想让自己父母看出自己的脚踝有什么不适应的端倪,舒蔓故意的往自己捷豹SUV那里走去。  厉祎铭再对姚文莉和舒泽说了再见的话以后,也往自己的车那里走去。  待姚文莉和舒泽上了楼,厉祎铭看着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舒蔓,艰涩的迈步往自己车那里走,他无奈的叹气一声。  舒蔓固执的走到自己的车那里,刚准备拉开车门,一直骨节分明,修长有致的手指,伸了过来。  厉祎铭扣住舒蔓的手,垂眸看她。  “你确定你的脚能开车?”  “要你管我?”  舒蔓没好气的反驳一声,语调里带着小女人的骄纵。  她本就是天之骄女,虽然没有高贵的出身,却自成一派,高傲的不需要任何人,也能经济独立,撑起一片天地。  舒蔓负气,和自己不服不忿的样子落在自己的视线里,厉祎铭微微勾唇,笑了。  “和我生气?我今天救了你!”  “谁知道你黄鼠狼给鸡拜年,安没安好心啊?”  舒蔓不悦的反击一声,随即拨开厉祎铭的手,固执的要上车。  瞧见舒蔓的动作,厉祎铭把她握得更紧。  “你这算是过河拆桥?”  望着没有良心的小女人,厉祎铭也不恼,云淡风轻的问她。  “你管我啊?我还没问你,你屡次三番这么及时的出手,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没什么目的。”  厉祎铭很坦然的对视上舒蔓,一双黑曜石般湛黑的星眸,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熠熠生辉,折射出异样明亮的光。  “没什么目的,谁信啊?”  舒蔓不高兴的甩开他的手,完全忘了他的好。  说罢,她不想再去理厉祎铭,去开车门。  见舒蔓和自己挣扎,厉祎铭拉住她的手腕,一个紧扣,把她按在了车门上。  低首,他近距离的凝视舒蔓妍丽的五官。  舒蔓长得真的很好看,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秀气而精致,尤其是眉眼,泛着淡淡清纯,却不失小女人该有的媚意。  深邃的目光落在舒蔓微微张启的绯色唇瓣上,他盯着她淡色的唇,心里淡淡的划过一抹心悸。  人生,他第一次失控的去吻一个小女人,那般贪婪,眷恋,不舍……还有说不清的情感在。  “我帮你把事情处理好了,你还别扭什么?你真就想和你弟弟在一起生活?你是不是有恋弟情节?”  舒蔓:“……”  厉祎铭的话,让舒蔓瞪大眼睛去看他。  “你有病吧你?他是我弟弟!”  “嗯!”  厉祎铭漫不经心的点头儿,“我知道他是你弟弟。”  “那你胡诌些什么?”  “我就是随便一问。”  厉祎铭淡淡的回答她,然后抬手,抚了抚舒蔓被夜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你这么坚持让你弟弟和你一起去生活,是因为你和你母亲关系不好?”  如果不是恋弟,那就是舒蔓和她母亲的关系不好,不然做女儿的怎么会狠心把自己的母亲唯一的依靠带走,让她母亲自己一个人生活。  “不是!”  舒蔓否定到,“我就是不想那些人找上门,让小泽跟着遭罪。”  “所以,你归根到底,是不信任我会帮你处理好这件事儿?”  “不是不信!”  舒蔓直截了当的回了厉祎铭的话。  本来她是脱口而出,再回味,竟然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些暧-昧不清。  信任,本是两个关系亲密的人之间才会有的情感,自己突然说了自己信厉祎铭,怎么听了去,都有说不清的别扭。  把头歪向一旁,她经历不去看厉祎铭,把某些不应该存在的莫名别扭,尽可能忽视掉。  “我就是不想再麻烦你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次,是个人都懂得感恩,你一再帮我的忙,会让我觉得你是有所图,才会费尽心思的帮我。”  舒蔓毫不规避的把自己心里所想说出来,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后,她继续道——  “如果你想通过帮我达到你不纯的目的,那么我劝你最好想开点。”  这个男人长得是很英俊,各方面都优越的没得挑。  但是她舒蔓也不差,除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毕竟坑之外,她也算得上是得天独厚,她还不想自己因为这点小恩小惠,就受了他的蛊惑。  “我目的不纯?”  厉祎铭笑了,嘴角勾着温润,毫不张扬的弧度。  “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样的举止,会让你觉得我目的不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