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章:反正我动手打人,你也会替我处理,不是吗?(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章:反正我动手打人,你也会替我处理,不是吗?(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她过来要厉祎铭的微-信号,本就等于没有带脸过来,舒蔓的话,如同刀子,将她心底里的尚存的一丝丝底气,挫杀的片甲不留。  “小晶,我看这种女人就是欠收拾!”  陪女人过来要厉祎铭微信号的几个女孩子,围了上来,满口社会风气样子的指着舒蔓,骂骂咧咧,一看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瞎混的小太-妹。  “是啊,欠打,嘴巴真jian!”  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可见舒蔓的话,让她们这些个抱团的小太妹们受不了了,只想用江湖义气,好好教训舒蔓一顿。  舒蔓笑,嘴角的笑意,不明不暗,看在几个二十多岁女孩子的眼里,典型的欠收拾。  “你他-妈-的笑什么笑?”  一个按捺不住脾气的女孩子,掀翻了舒蔓眼前的水杯,她本来是打算拿起那水杯,往舒蔓脸上泼水的,但是手滑了下,偏了方向,没有拿起来,而是打翻了水杯。  水杯里的水洒了,溅到了舒蔓的裙摆上。  舒蔓垂眸看到自己的裙子上湿了一大块,她拧眉。  没有去处理自己裙子上的湿痕,再抬起头看眼前几个怒气横生的小太-妹,她嘴角依旧漫不经心的勾着唇,莞尔一笑。  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舒蔓还不至于让几个毛丫头给自己吓到了。  再者说了,她软硬不吃的性格,从来没有因为谁,因为什么事儿屈服过,还会怯场不成?  “玩-社会小-流-氓那一套是不是?”  她问着,眼神倏地一凛。  腾地站起身,她动作迅速的拿起旁边一张桌上面的啤酒瓶子,在几个小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往刚刚泼自己水的那个小太-妹的头上砸去。  啤酒瓶子破裂的声音,里面的酒渍混着汩汩冒出的血,还有一群群魔乱舞般的惊恐声音,一并传来。  听到有打斗的声音,突兀又格外清晰的传来,在场正在吃饭的顾客,都心弦蓦地一惊,随即目光往事发地点这里看来。  包括,正在打电话的厉祎铭!  厉祎铭本来在和厉老太太通电话,因为突然的一声,本能的回头,在看见是舒蔓和几个身着暴-lu的女孩子起了争执,他锋朗的眉头,下意识的拧紧。  “祎铭,你听妈说话没呢啊?”  厉老太太打电话来也没有什么事儿,不过就是听了白伊颂给她打电话说厉祎铭好像有了女朋友,还有上午韩佳佳说厉祎铭把她的问诊给取消了,她就打电话过来问问,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祎铭根本就没有听厉老太太絮叨,拧紧剑眉,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不远处。  微怔了一秒后,“妈,我这边有事儿,我回头再给你打电话。”  厉祎铭匆匆忙忙的说完话,也不等自己母亲说点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  厉祎铭折回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叫做小晶那个女人,或者叫她女孩子更合适一些,正心里明明惧怕舒蔓,却表面上拿出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姿态的叫嚣舒蔓。  “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  狂妄的说完后,她抡起旁边的凳子,就准备去揍舒蔓。  举高手里的凳子,她刚准备砸下的时候,手腕蓦地被遏制住,跟着,在厉祎铭大力碾压她手腕的遒劲力道下,她由皱眉,变成了痛苦的shen-yin,再到最后,手腕上的痛,让她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任由手里的凳子,掉在了地上。  同行而来的几个女孩子,本就因为舒蔓拿瓶酒瓶子揍了自己的一个姐妹而吓得不行,这会儿,几个人里的小老大小晶也被钳制住了,她们更是吓得哭了起来。  本来,她们以为自己这边人多,收拾一个舒蔓绰绰有余,哪成想,她竟然出手伤人,而且,这会儿还有帮手帮她。  小晶疼的龇牙咧嘴,不住痛苦的发声,厉祎铭却无视,一直拧着她的手腕,生怕自己松开了手,她就又想动手打舒蔓。  钳制住小晶,厉祎铭看向舒蔓,剑眉,从始至终都没有舒展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出去打电话,两分钟的功夫而已,就闹出来这么大的事儿。  她还说自己在,都不能好好的吃饭了,这会儿可好,自己不在,她也不能消停的吃饭。  被厉祎铭质问着,舒蔓丢下手里的酒瓶子残骸到桌案上,漫不经心的看向他,悠哉自得的把双手抱住自己的手臂。  “没有怎么回事儿,如你看到的这样,我打架了!”  舒蔓懒洋洋的说着话,不咸不淡的口吻,是对这件事儿的丝毫不在意,好像就打了架而言,家常便饭一样,丝毫没有大惊小怪的必要。  只是只有舒蔓自己知道,一向都不会主动动手伤人的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鬼迷心窍的出了手,而且是下了死手!  看着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一脸不以为意的小女人,高傲的扬着下颌,厉祎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好。  有些心烦的松开了小晶的手,厉祎铭转身又去看舒蔓。  将双手撑在桌子上,他探上去笔挺的身躯向前,问——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怎么不信你会平白无故动手打人?”  对这个小女人虽然不了解,但是能闹到动手打人,可见,事情绝非她说得那么简单。  “真就没有怎么一回事儿,她碍到我吃饭了。”  说着话,舒蔓伸出手,又拿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清水给自己,漫不经心的喝了起来。  舒蔓的行为举止让厉祎铭有些不悦,他知道这个女人有些小骄纵,但不想,竟然这般骄纵。  厉祎铭没有再做声,紧抿着唇,目光死死的盯着正在散漫态度喝着水的舒蔓。  正准备伸出手拉着舒蔓出去,把事情是怎么个情况问个清清楚楚,旁边那群小太-妹里,有人吱了声。  “还能怎么回事儿,你看她都不敢告诉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可见她没有理,不敢告诉你。”  女孩子叫嚣的声音,不服不忿的传来。  跟着,其他女孩子也叫嚣了起来。  “真是不知道拽什么?不给微-信号就不给微-信号呗,干什么动手打人?”  厉祎铭:“……”  “微-信号?什么微-信号?”  厉祎铭拧了下眉,舒蔓打架是因为微-信-号,这是什么情况?  现如今的情况,小晶本不想让自己的姐妹说是她要厉祎铭微-信号的事情引起的,但是就是有人按捺不住,把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告诉了厉祎铭。  厉祎铭本就皱起眉头,这会儿听她们告诉自己事情的经过,他更是眉头拧得更紧。  舒蔓会出手打人,是因为有人和自己要微-信号,她不想给?  再去看舒蔓的时候,厉祎铭挑了下眉。  “事情真是这样?”  “什么事情真是这样?”舒蔓一副不明白厉祎铭在说什么的样子,继续吃着肉串。  “就是她们和你要我的微-信号,你不想给,就动手伤了人?”  听了这话,舒蔓原本在吃肉串的动作一滞,目抬起头,目光诧异的盯着厉祎铭。  她会出手伤人,心里自认为完全是因为她们拿水泼了自己,出于反击,才会动了手,和要他微-信号有什么关系!  “谁说的?因为一个微-信号,我就动手伤人,至于吗?”  她语气轻浮而散漫的问,刚问完,对面就有人出了声。  “怎么不至于?你自己之前都说了什么话,不清楚吗?”  那些小太-妹还在叫嚣,舒蔓却听不下去了。  把手拍在桌子上,她站起来了身体。  “与其有时间和我在这里对峙,你们现在应该把你的好友送去医院不是吗?怎么,你们打算等她的血流干?”  舒蔓的话一提醒,她们才有意识的去看自己受了伤的小姐妹。  看着满头都是血的小姐妹,她们没有再和舒蔓对峙,也没有再犹豫,拨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收银台那里的老板娘也挤进了人堆里,一看打了架的人是舒蔓,她诧异又震惊。  舒蔓是他们这里的老常客了,平时吃饭的时候,她是最活泼开朗,最能调动气氛的那一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手打人的人,今天她出手打人,她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原因。  目光一瞥,注意到厉祎铭的存在时,她一时间竟然明白了舒蔓会动手打人因为什么。  那边,几个群龙无首的小太-妹拿手机的手都在颤抖,在确定打了电话给医院以后,望着受了伤的小姐妹,她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厉祎铭也拧眉看着几个小女孩,虽然她们打扮的很成熟,不过看年龄,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绝对没有舒蔓大。  但是就是一群没有舒蔓大的女孩子,惹得已经二十六岁的舒蔓动手伤人,他还真就是不相信舒蔓会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打架。  忽的一瞬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目光有些怔忪的去看舒蔓。  发觉到厉祎铭看自己的目光带着打量,不深邃,却格外悠长的意味,似有看穿自己的意思盯着自己,舒蔓放置在体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她换上了一副不以为意的吊儿郎当样儿。  “看什么?别告诉我,你心疼了?”  舒蔓的话刚说出口,手就给厉祎铭拉住了。  “跟我走。”  被厉祎铭猝不及防的拉住手,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舒蔓皱起了眉头儿,正准备抬手拨开厉祎铭的手,叫小晶的那个女孩子,大声的喊道——  “报警,这件事儿必须报警,有人蓄意伤人,我们必须报警。”  说着话,小晶拿过自己小姐妹手里的电话,就拨了过去。  老板娘一听这几个小女孩要报警,把事情闹大,她赶忙上前劝慰着。  他们不过是做小买卖的生意,还不想惹到警察,到时候如果警方要自己配合调查,他们的店,指不定要停业。  实在是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老板娘开口,上前苦口婆心的劝抚着。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小晶手里握着的电话,就被厉祎铭长臂一伸,夺了过来,随即挂断。  把手机握在掌心里,他盯着在场几个小女孩,最后把目光落在小晶的脸上。  抿了抿唇,他沉声,一字一句——  “这件事儿,我会给你一个妥善的处理!就算是打电话报警,也轮不到你!”  受伤的不是这个小晶不说,她还要拿起凳子打舒蔓,他没有追究她故意伤人,她倒是先恶人先告状了起来,他自然容不得下她。  被厉祎铭的话说得面色一白,小晶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反击,只见厉祎铭收回了目光,牵着舒蔓的手腕,说了一句“和我走。”以后,迈开修长的腿,带着舒蔓,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  厉祎铭把舒蔓拉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舒蔓被厉祎铭拉着手腕,她受了伤的脚踝处,本就走路不便,厉祎铭偏偏还是长腿型的男人,走起步来大步流星,她更是跟不上。  在舒蔓一顿抱怨的声音中,瞧见周围没有什么人在,厉祎铭停下来了脚步,随即,把舒蔓的身体,抵在了路灯的灯柱上。  舒蔓被厉祎铭的力道控制,疼得嘤咛一声。  再抬头去看厉祎铭时,借着晕黄的路灯灯光,她扬着头,看厉祎铭被灯光镀化的忽明忽暗的脸。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好看,五官明明很精致,却丝毫不因为他是男人而显得违和。  一双眼睛,深邃而暗藏睿智,沉寂而不失幽黑,好像这个男人天生就是让你挑不出毛病那种人,温润而干净美好,儒雅平静。  “你干什么?”  舒蔓片刻的失神后,梗着脖子问厉祎铭。  厉祎铭盯着舒蔓一双漫天星光般璀璨的眸,看她丝毫不闪躲的对视自己,他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郑重其事,问——  “为什么动手打人?我就不信你会这么冲动,不计后果!”  如果说舒蔓是那么凭借冲动做事儿的人,她母亲被人敲-诈勒-索,被那些债主威-逼的时候,她就不应该是乖乖给人送钱,而是报警,让警察介入来处理这件事儿。  被厉祎铭质问,没有了外人在,舒蔓也就不再好面子,不再装处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反正我动手打人,你也会替我处理,不是吗?”  厉祎铭:“……”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挑眉。  “谁说我会帮你处理的?”  “你刚刚都把那个女人手里的手机夺下来了,难道你不是打算帮我处理这件事儿。”  厉祎铭定定的盯着舒蔓,因为她的话,他的目光流连到她绯色,一张一合的唇瓣上。  凝视这两瓣双唇,他再去对视舒蔓的眉眼时,拧眉。  开口,刚准备说些什么,舒蔓抬起手,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骨节分明的长指上,随即,掰开他的手指,一根接着一。  待厉祎铭的手指被她拨开了以后,她反握住他的手腕。  “你想看到我出事儿?想看到我进警局?嗯?”  她迎着淡淡的光,看着厉祎铭过分刚毅线条的轮廓,嘴上一字一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带着十足小女人的意味。  厉祎铭垂眸,对视舒蔓的眼,感受自己绵实的手,被她握住,掀了掀眼皮。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动手打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能因为什么,我看她们这些小太-妹不爽,就动了手,这个原因,你还满意?”  舒蔓随意敷衍,原本对视厉祎铭的眸,竟然不自觉的往别处瞥去,可见,她有些小心虚。  厉祎铭本就是专业医学出身,在课上,自然是学过心理学。  扑捉到舒蔓眼底的一抹闪烁,他就知道,她不过是敷衍自己罢了,她心里绝对不像她嘴巴上说得那样。  “这件事儿我处理不了!”  厉祎铭淡淡的开腔,抽离出来自己的手,将手抄袋。  舒蔓本来以为厉祎铭会帮自己处理这些事儿,他又是认识警局的人,又是认识医院的人,处理这样一件小事儿,根本就不是问题,而且厉祎铭夺了小晶手里的手机,没有让小晶打电话给警察,她更是感确定厉祎铭会帮忙处理自己出手打人这件事儿。  可是不想自己都这么和他说话,他倒是给自己拿乔,说他处理不了这件事儿。  舒蔓有些气不过,抿了抿唇,侧过身子不去看厉祎铭。  把手抱怀,她没好气的出声——  “这件事儿因你而起,你不处理,还打算让我替你蹲监狱吗?”  厉祎铭:“……”  “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做,你说这件事儿是因我而起是怎么回事儿?”  厉祎铭歪着个头,探着颀长的身躯,问舒蔓。  “你刚刚不是说看那几个人不爽,才会动手打人,这会儿把我扯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  舒蔓没想到厉祎铭会找自己话语里的露洞,转过头,扬着脖子瞪她。  迎上男人湛黑发亮的黑眸,似乎昂藏巨大磁力一般,她竟然被他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对视了厉祎铭有好一会儿,最后心虚的舒蔓,没有承受住他实在是深邃如夜空般的眸,自顾自的转过了头。  “我不管,反正这件事儿因你而起,你必须帮我处理好。”  打人的是她没有错,但是她会打人还不是因为这个男人。  乍想到自己因为这个男人出手打人,自己竟然心头像是缠绕开了一层汗丝似的,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指。  她都觉得自己会出手打人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想,这个男人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自己会出手打人是因为他。  想到这里,她竟然怀疑厉祎铭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心里所想,故意装出来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佯装一副什么也不清楚的姿态,来质问自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