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7章: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7章: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现在开始回答问题,别用你平时的样子,给我认真点儿。”  审讯员恶狠狠的说完话,开始问问题——  “叫什么名字?”  “舒蔓!”  “舒蔓?哪个shu,哪个man?”  你妈姓的那个舒,你妈叫的那个蔓!  舒蔓忍不住在心里咕哝,但还是坦诚的告诉了审讯员自己是那个shu,哪个man。  “多大了?”  “二十六。”  ……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本来审讯员还问自己一些基础的问题,突然间转了话锋,问了别的,舒蔓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变得认真了几分。  “你们神经病吧?有你们这么审问的吗?伤人的是我,你问那个男人做什么?”  她本就脾气不大好,被询问了没有营养的问题,要不是自己手腕这会儿被铐住,她指不定就要掀竿起-义了。  审讯员被舒蔓的话问的狗血喷头,挺挂不住面子的。  他们会问舒蔓这个问题,其实心里是有私心的,看她长得这么漂亮好看,那个男人又长得高大英俊,他们也有八卦心理的想知道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到底是情侣关系?包-养?被包-养?还是准备一会儿吃完饭来个一-夜-情的关系?  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问,被舒蔓回击的毫不留情面。  干咳了两声,审讯员自顾自的缓解了尴尬,然后又问——  “为什么会打架?原因是什么?”  问题拉回到了正轨,两个审讯员一个在台灯下做笔录,一个人模狗样的问着舒蔓。  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正经问题,舒蔓自然会回答。  刚准备开口,审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叩响。  想不到这会儿会有谁来,外面的一个小警察,推开门。  “刘队,有律师前来保释!”  “有律师来保释?”  被叫做刘队的那个审讯员挑了下眉,随即一副恃强凌弱姿态。  “还没有过二十四小时观察期,不准保释!”  “可是……”  小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道清丽的女音,透着精炼的强势,不卑不亢的传来——  “谁说没过二十四小时观察期就不准保释?没有学过刑事法,就回去多看看书,早在这里挂羊头卖狗肉的挣我们纳税人的钱!”  听到被讥讽的声音,审讯员和舒蔓纷纷抬头看去。  瞧见门口那里站着的一道纤柔却不失气场的身影,审讯员一滞。  在审讯员表情错愕的怔忪下,厉晓诺迈开步,任由高跟鞋与地面磨出“噔噔噔”的声音,走上前。  随着厉晓诺精致的五官映在白炽灯下,在场的人都看清楚了她的长相,也包括舒蔓。  舒蔓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好闺蜜乔慕晚长得够人神共愤了,但是这个小女人,更准确的说是小女孩,长相更是让人如沐春风,一眼看去,视线就被她给吸引住了。  舒蔓细细的打量厉晓诺,不由得和乔慕晚对比了起来。  较自己好闺蜜的长相五官来讲,两个人不相上下,但是自己的好闺蜜乔慕晚属于温柔性子的小女人,是典型的小家碧玉,但是眼前这个小女孩根本就不是那些柔-ruan性格的女孩子,很明显她是事业型,精炼型的女孩子,而且她看着年纪小,不堪世事阅历,但是不可否认,她的气场实在是足够强大,仅仅是单薄的身影,不说任何的话,都会让你无缘无故冒出来三分忌惮之意。  将手里拿来的病例报告递上去,几张单薄的纸张,洋洋洒洒的落在台灯的灯光下。  “关于保释问题,是有前提条件!”  将手里拿来的箱子递上去,“这里是二十万保释金,我本可以不留保释金给你们,但是我今天必须把人带走。”  厉晓诺的话掷地有声,字字珠玑。  将保释金的箱子打开,给两个审讯员看了保释金以后,她又将厉祎铭交给自己的病例报告递上去。  几张单薄的纸张,洋洋洒洒的落在台灯的灯光下,两个审讯员的目光,又落在了病例报告上。  “这是我从医院那边拿到关于我要保的保释人的病例报告。”  说着话,厉晓诺就开始给两个审讯员解读起来上面的信息。  “与其说是我的保释人故意伤人,倒不如说我的保释人是正当防卫。”  她妍丽的五官上,翦翦秋眸,潋滟出似水流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两个审讯员的眼睛,一本正经的陈述“事实真相!”  “在你们赶去事发现场之前,我的保释人有去医院,这份报告就能很好说明我的保释人有在医院做了各项检查并做了伤势处理。”  厉晓诺将自己的目光,由两个保释人的脸上转移到舒蔓的脸上。  两个人目光对视的刹那,厉晓诺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舒蔓几乎是在厉晓诺给自己使眼色的瞬间就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  厉晓诺走上前,没有用太多的时间打量舒蔓,就把自己的手,掀开了舒蔓嫩黄色的长裙。  厉晓诺突然拉开自己的裙子,舒蔓本来还挺抗拒的护着自己的腿,但意识到厉晓诺在说她受了伤的脚踝,她还是拿开了自己掩护自己的手。  “你们看这里,也就是我保释人的脚踝,在这之前,我的保释人有处理她受了伤的脚踝,可见,关于这起伤人事件,并非是我的保释人故意伤人,而是她在正当防卫。”  “……”  “至于事情发生的具体原因,我也向餐馆的老板娘询问了情况,据悉,我的保释人和她的‘男朋友’在吃饭,几个女孩子,这其中包括你们所说的被害人,见我保释人的‘男朋友’长得格外英俊帅气,就萌生了一些不轨的想法儿并付诸于行动,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保释人,不堪这般,和这几个女孩子发生了口角,随即,被害人出手,用水杯泼我保释人水,但是不小心泼歪了方向,我的保释人裙子上的这块污痕,就是最好的证据。”  厉晓诺又去指舒蔓嫩黄色长裙上面的那块污渍,把这些所谓的“证据”指给两个审讯人看。  “这还没完,被害人心有不甘,又用凳子砸了我的保释人的小腿,我的保释人脚踝上面的伤,又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这份报告就是这份证据的保证。”  厉晓诺不卑不亢,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把这些话说得煞有其事。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保释人忍无可忍,出手反击,就是后续你们见到的情形。”  两个审讯员见这个小女人把事情的大致情况给自己复述,他们心里虽然怀疑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但还是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这份病例证明。  厉晓诺瞧着两个审讯员盯着那份病历报告看,她把目光,带着深长意味的落在舒蔓的脸上。  望着舒蔓好看,秀气,又给人一股倔强、不服输韧劲儿的小脸,她莞尔一笑。  刚刚自己的二哥三更半夜给自己打电话,说让自己去警局保释一个人,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后来听说自己二哥让自己保释的人是一个女的,她想也不想,从chuang铺里爬起来,套了件白衬衫和西裤,捞了一件外套,带着手机和手包就下了公寓楼。  坐在自己二哥的车上,自己二哥丢了一叠单子和从提款机里现提出来的现金给自己。  在大致了解到自己二哥让自己去警局颠倒是非,她吃惊的瞪着他。  能让这个做事一向有原则的二哥搬出来这样黑白不分的事情,可见,他要保释的这个女人,绝对不一般。  再想到自己二哥活了三十一年还是单身状态,她不由得敢确定这个让自己保释的女人,指不定和他之间有某种裙带关系,不然他不可能这么着急,还这么上心。  目光认真,而透着格外高深的意味,扫视舒蔓的脸,清秀好看的眉眼,小巧的琼鼻,微微张启的绯红色唇瓣,很精致的五官,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凑成了一个格外明艳长相的小女人。  相比较自己惊艳于舒蔓完美干净,不失妩-媚妖娆的长相,厉晓诺更是钦佩于她淡然从容的情绪。  要知道,被拉来警局,不管你是谁,都会心里忐忑的不行,更何况是一个面对两个强势审讯员的小女人。  厉晓诺本来还担心舒蔓这会儿会痛哭或者怎样,但是出乎意料的,她的状态很好,而且眉目间的慵懒之姿,完全看不出来她对这件事儿有多惧怕,相反,她就像是抱着玩一样的姿态对视这两个审讯员。  舒蔓看到厉晓诺盯着自己,她毫不规避的迎上她的目光。  看着厉晓诺湛清的明眸见泛着璀璨如钻石般的笑意,明亮而友善,她也脸部一僵,略带尴尬的对她回以微笑。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是谁,但是舒蔓很肯定,她绝对是厉祎铭找来的帮手!  厉晓诺和舒蔓两个人还在相逢恨晚的对视,那边,两个浏览完了病例报告的审讯员,出了声——  “这份病例报告,我们看完了,上面确实写得很清楚舒蔓做检查的时间,和伤势报告,但……”  审讯员刚准备开口说一句“但是我们对这份病历报告的真伪无法做出鉴别”,厉晓诺嘴角勾着笑,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既然这样,我的保释人,是不是可以释放了?哦,对了,病例报告最后一页,有医院那边的盖章,好像还是医院院长的亲自印章!”  厉晓诺这么一说,两个审讯员本能的翻到最后一页去看。  看到最后一页那里确实在白纸黑字的右下角落款市中心医院院长的署名和盖章,两个审讯员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这个时间,这种情况下,她能从市中心医院院长手里得到印章和署名签字,可见,她的身份和背景不一般。  乍想到这里,两个审讯员想也不想的问了厉晓诺是谁。  厉晓诺没有隐瞒的意思,把自己的律师证拿出来,给他们两个人看。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厉晓诺,是一名律师。”  一听厉晓诺的名,两个审讯员瞬间就了然了,干他们警察这一行,对律政届了解的自然不少,在盐城,你可以不知道城里有几个城区,但是你要是不知道厉晓诺的名就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身为盐城金牌律师,首屈一指的大状,她上法庭以来,无往不前,接手诸多案子,从来没有败诉的时候,在律政届是出了名的诡辩手,被人们称之为“黑玫瑰。”  虽然没有见过厉晓诺本人,但是她名声在外,能请得起她的人非富即贵,可想而知,这个舒蔓并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不似两个审讯员的错愕与震惊,舒蔓不了解律政届,自然不知道厉晓诺是谁,不过她姓厉,厉祎铭也姓厉,可想而知,两个人指不定就是什么亲戚。  想到昨天自己碰到的那个警局的局长是厉祎铭的弟弟,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善于诡辩,能言善道,颠倒是非的律师,可想而知,这个厉晓诺应该就是厉祎铭的一个妹妹。  从来没有想到厉祎铭竟然会有这么多牛X的亲戚,舒蔓竟然一直都忘了向厉祎铭打听他的情况。  想来,她觉得自己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向厉祎铭好好的询问一番,问问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各行各界都有认识的人。  厉晓诺那边大致已经帮舒蔓处理好了保释的流程,留下了保释金,签了保释书。  嘴角挽着笑,她放下签字笔时,映在灯光下绝美的容颜,泛着神采奕奕的光泽。  “我一般只在法庭上做呈堂供词,既然我已经把这些话都说给你们二位听了,你们应该了然,我不想这件事儿被记录在案,所以,你们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么?”  厉晓诺声音淡淡的询问,两个审讯员立刻点头。  “我们知道怎么做,厉律师请放心,这件事儿,我们不会让它出差池的。”  “嗯!”厉晓诺漫不经心的应了声,随即把自己已经签署了的保释单递给舒蔓。  再去看舒蔓时,她嘴角莞尔的笑意,惊艳而美丽。  “舒小姐,把这个签了,我们就可以走了。”  在厉晓诺好看眸光的打量下,舒蔓点头儿,在落款处,签了自己的名字。  ————————————————————————————————————————————————————  厉晓诺把舒蔓带出警局的时候,厉祎铭颀长的身躯倚在门边。  这会儿的他,正迎着微凉的夜色,指间夹着烟,任由夜风,吹散他的墨发。  舒蔓一出警局的门,就看到了猩红的烟头,隐约勾勒出墨黑的轮廓。  正瞧着不远处的一幕看的出神,厉晓诺清幽的声音,在舒蔓的耳边传来。  “我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舒小姐,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和我二哥是什么关系?”  闻言,舒蔓本能的抬头。  二哥?她口中的二哥……是指厉祎铭?  意识到厉晓诺说得人是厉祎铭,舒蔓笑着摆了摆手。  “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你别误会了啊!”  “真的吗?我哥可是很紧张你的啊!”  厉晓诺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舒蔓心里竟然一时间没有了底。  厉祎铭紧张自己,这话怎么听了去,都有说不清的暧-昧感在啊!  舒蔓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刚准备辩解一番,厉祎铭被夜色包裹的磁性声音,清静而甘醇的传来。  “处理好了?”  丢下猩红的烟头儿到脚下,他捻灭。  平日里,因为工作的关系,厉祎铭真的很少碰烟,如果他一旦碰了烟,就代表一定是有烦心事儿发生。  走上前,一张被夜色弥漫的削铸俊颜,随着他的走动,五官渐渐呈现在灯光中。  厉祎铭每一处都如同刀裁的脸部线条,深刻而不张扬的落在大片虚幻的光影里,不是急躁性子的他,是那种很安静、很淡然、很温润的享男。  看厉祎铭逐渐变得清晰的轮廓,舒蔓望着他,心尖儿处,竟然撩-拨起了一层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涟漪。  她知道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很好看,是那种让女孩子看了一眼就会喜欢的人,不可否认,因为他的走近,她竟然也萌生出了心悸的念头儿。  厉祎铭走近,刚准备上台阶的时候,发现清冷灯光下的舒蔓,单薄的身体上只有一件嫩黄色的长裙,露着两个嫩白的藕臂,他下意识的拧眉,跟着,脚下准备抬步的动作也一滞。  “哥。”  厉晓诺唤了一声,刚准备抬脚走上前和自己的二哥邀功,让他请自己吃顿饭,厉祎铭脚下的步子,倏地转了方向。  有些不清楚自己的二哥在搞什么,怎么突然间就转了步子,厉晓诺挺不高兴的撇了下嘴。  厉祎铭折回了车里,再走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件男士的黑色西装。  无视自己妹妹的存在,厉祎铭走台阶,直奔舒蔓,把自己手里的西装递上前去。  “穿上。”  用了一种命令的口吻开腔,他如墨的黑眸,盯着舒蔓,一瞬不瞬。  舒蔓迎上厉祎铭的目光,看着他手里的西装外套,目光下意识的往厉晓诺那里看到。  瞧见厉晓诺这会儿正看着自己,她微拧了下眉头。  且不说自己这会儿在厉祎铭妹妹接受了厉祎铭的西装外套有多尴尬,厉晓诺身上也没有穿外套,就那样迎在瑟瑟的晚风中。  相比较而言,厉晓诺是他的妹妹,他不给他妹妹递西装外套,却递给了自己,舒蔓怎么看都觉得异常别扭。  “不用了,我不冷,你还是给晓诺吧。”  舒蔓本来在抱着自己泛凉的手臂,因为厉祎铭递给自己外套,她用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试图这样来显示自己真的不冷。  厉祎铭不语,只是把自己手里的外套,递在她面前,一声不吭。  被厉祎铭搞得挺挂不住面子的,舒蔓推了推他的手。  “我真的不……阿嚏!”  舒蔓的话不等说完整,自己就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喷嚏。  吸了吸鼻子,她刚准备继续说自己不用,肩头忽的一暖。  在她反应过来,才意识到厉祎铭竟然主动替自己把西装外套披在了身上。  “都打喷嚏了还说不冷,是不是感冒了,你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