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8章:厉祎铭,你真无趣(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8章:厉祎铭,你真无趣(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9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都打喷嚏了还说不冷,是不是感冒了,你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厉祎铭说话的语气挺不好的,但是听在舒蔓的耳朵里,却让她觉得心头划过阵阵热-流,整个人周身的每一处,有说不上来的温暖。  “谢谢。”  头埋得有点低,舒蔓一改之前散漫姿态,淡淡道。  厉晓诺在一旁看自己这个向来一副禁-欲系姿态的二哥,也会有这么暖男的一面,挑了眉。  难道说,继自己大哥之后,自己二哥也好事将近了?  佯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厉晓诺开腔揶揄自己二哥。  “哥,我也冷!”  倒不是说她嫉妒厉祎铭对舒蔓关心备至的样子,她只不过是想看自己二哥吃瘪的神情。  而且,她也实在好奇,想知道自己二哥是什么时候开了窍,竟然知道做合自己母亲心意的事儿了。  厉晓诺微皱眉,双臂抱着自己,刚开腔,厉祎铭就丢过一计冷眼。  不是很凌厉的目光,暗藏深邃,像是一望无垠的大海,看似平静,实际却充满危险警告之意。  厉晓诺见自己二哥这么看自己,她撇了撇蔷薇色的唇。  刚准备说点什么向舒蔓告状,厉祎铭凉凉的扯动削薄唇形的嘴角——  “乱凑什么热闹?你自己出门不是拿了外套,要是冷,想穿衣服,自己去车里取。”  不是很待见厉晓诺的口吻,让厉晓诺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自己大半夜利用自己休息时间从chuang铺上爬出来,绕了大半个城市,来这里替他的“朋友”做保释工作,他不谢谢自己就算了,还口吻这么不耐烦的开腔冷落自己,她就纳了闷了,自己怎么就有了这样两位不待见自己的哥哥,一点没有谦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意思。  舒蔓在一旁把厉祎铭对厉晓诺不算有耐心的样子都看在眼里,她横在她们二人中间,挺难做的。  不清楚这是他们兄妹间固有的谈话模式,舒蔓以为是因为自己让他们兄妹闹别扭,产生隔阂,她拧了拧,随即把自己肩头上披着的外套取下——  “我不冷!”  舒蔓拉了厉祎铭一下,随即把外套递上前去。  “晓诺,你穿着吧,你身子骨单薄,别生病了。”  厉晓诺没想到舒蔓真的把外套真的给拿下来了,她挺尴尬的。  她不过是想和自己的这个二哥开个玩笑,没想到,舒蔓竟然当了真。  “蔓姐,我不是……”  厉晓诺摆手,刚准备开口解释,厉祎铭伸手把舒蔓手里的外套,一把就给夺了过来。  跟着,他一边动作强势却不失温柔的把西装外套重新给舒蔓披在肩头上,一边口吻不咸不淡的蠕动嘴角。  “你管她干什么?关心她的人-大有人在,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就得了!”  厉晓诺:“……”  舒蔓:“……”  舒蔓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厉晓诺却一瞬间就了然了自己二哥的话是什么意思。  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厉晓诺因为厉祎铭在外人面前拆自己的台,挺挂不住面子的。  舒蔓微怔了一会儿,瞬间就了然了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  嘴角挽着明艳的笑,她看向厉晓诺。  不可否认,厉晓诺刚刚对峙那两个审讯员的时候,实在是犀利,但是因为厉祎铭这会儿扯了她隐私的事情,她还是会流露出小女孩娇羞的样子。  看厉晓诺咬唇瞪着自己,厉祎铭不以为意的掀了掀眼皮。  相比较自己的大哥而言,他的话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不过能堵住她的嘴巴罢了。  “不用和我这么不高兴,我没说什么,你自己不打自招。”  厉祎铭淡淡的说话,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没有再去看自己妹妹对自己表现不屑的神情,厉祎铭拥住舒蔓的肩膀,拉到自己的臂弯中。  “我给你家那位打电话了,他马上到,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说着话,厉祎铭在舒蔓诧异的神情下,在厉晓诺惊觉自己被卖了的错愕中,拥着舒蔓,下了警局的台阶,直接往车那边走去。  舒蔓见厉祎铭把厉晓诺兀自丢下,挺不放心的,不住的回头看厉晓诺。  快要到车门口的时候,舒蔓抓住厉祎铭的手腕,扬着头,逆着明灭不清的灯光,望向他棱角镌刻的下颌线条,问——  “你确定真的不管晓诺了吗?”  大半夜的,丢她一个女孩子在警局门口这里,终究不好。  且不说这会儿打车回去难,厉晓诺再怎么强势,在法庭上怎么先声夺人,她终究只是一个身子骨单薄的小女孩,没有个同伴陪在她身边,真的挺危险的。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了一声,“你不用担心她,有人来接她。”  舒蔓经历过被债主那些臭-男-人绑架的事情,厉祎铭自然清楚她这是惺惺相惜,不想自己妹妹碰到和自己一样的事情。  “那等接她来的人来了,把她接走,我们再走吧。”  厉祎铭垂眸,瞅了舒蔓一眼。  “不用,她也老大不小的了,能有什么事儿啊?”  厉祎铭的嗓音一直都是淡淡的,似乎掀不起任何的波澜般,温润如玉,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调。  话虽如此,但是舒蔓终究比厉祎铭心思细腻,觉得就这么把厉晓诺丢下不妥。  “不行!”  对比厉祎铭温润的嗓音,舒蔓的声音倒是强势了些。  “你要是知道有人来接晓诺,你打电话问问,看看那个人到哪了。”  见舒蔓坚持,厉祎铭身为兄长,也不好再继续敷衍,索性,他拉开了车门。  “你先进去坐,我去找她过来。”  舒蔓见厉祎铭还不算差劲,就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  待舒蔓在车里坐好了,厉祎铭动作流畅干净的关上车门。  再转身回头,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随即,单手抄袋,迈开修长笔直的长腿,步履平稳的向厉晓诺走过去。  厉晓诺本来还挺生气的,这会儿见自己的二哥还算开窍,她娇纵的扬了扬下颌。  “是蔓姐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开了窍,知道过来找我?”  厉祎铭懒得回答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不紧不慢,语调看不出什么情绪——  “哪来的那么多话?让韩靳城来接你,你就老实了是不是?”  厉晓诺:“……”  因为一个近乎是自己雷区的名字,厉晓诺嘴角原本蔓延开笑意僵住。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厉晓诺咕哝一声,不去看厉祎铭,兀自沿着台阶,走了下去。  看自己妹妹的样子,厉祎铭淡然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但黑曜石般乌黑的鹰眸下,却流动出来了一丝不清不明的精芒……  ————————————————————————————————————————————————————  厉祎铭腿长的关系,迈开几步,他就追上了穿着高跟鞋的厉晓诺。  可能是心里刚刚有了一个想法儿使然的关系,他一个箭步走上前,直接与厉晓诺之间拉开了距离。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二哥,厉晓诺抬眸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二哥是去给自己开门的。  厉祎铭走到车门那里,拉开车门,把车厢里厉晓诺的外套拿了出来。  舒蔓不解厉祎铭突然拿了外套做什么,正准备问一句,厉祎铭已经关上了车门。  路灯灯影拉长,映着两旁的树木,树影婆莎。  厉晓诺见自己二哥把车门拉开又合上,手里拿着一件外套,她不解的微挑了下眉头。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厉祎铭把手里的外套丢给她。  “在这等着吧,穿了外套,应该不会冷了。如果你不确定韩靳城什么时候到,打电话给他,不过我想,依照他对你在乎的程度,应该快到了。”  厉晓诺:“……”  厉祎铭说完话,又一次拉开车门,自己颀长笔挺的身躯探了进去。  “砰”的一声合上车门,厉祎铭不再管厉晓诺,徒留厉晓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站在原地,而他早已开着车,载舒蔓离开了……  ————————————————————————————————————————————————————  舒蔓坐在车上,心里挺不顺气的。  在她看来,厉晓诺真的是个很不错很不错的女孩子,搞不懂厉祎铭对她怎么会是这样一副态度?  本来,他说他下车喊厉晓诺过来,她完全信任他,觉得他会把厉晓诺喊过来,但是令她实在想不到的是,这个给外人感觉温润如玉的男人,竟然会做出来失信于自己,还那么幼稚的事情。  “晓诺到底是不是你亲妹妹?”  没有按捺住心里的不适感,在有轻音乐流动的车厢里,她开了腔,质问道。  没有了厉晓诺在,厉祎铭心情还算不错,一边眼睛盯着前方的路况,声音淡淡的反问了舒蔓一句。  “你觉得她到底是不是我妹妹?”  “不是!”  舒蔓斩钉截铁的回到,“我压根就没有见到有哪个做哥哥的会丢下自己的妹妹不管!”  刚刚厉祎铭把厉晓诺丢下那会儿,她有和厉祎铭闹,让厉祎铭停车,但是她再怎么苦口婆心的说,厉祎铭都不当回事。  而且,因为自己的话,他竟然还加大了车速,像是故意要和自己唱反调,让自己打消再回去接自己妹妹的念头儿。  拗不过厉祎铭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来血的艮样儿,在审讯室里受了风寒的舒蔓,头有些昏昏沉沉,索性,也就不再和他争执,凉凉的说了一句“要是你女朋友处在那种情况,我看你还能不能悠哉自得!”  舒蔓说自己和自己妹妹之间不像是亲兄妹,厉祎铭温润如水的笑了下。  估计舒蔓是没有看到自己大哥对厉晓诺的样子,不然,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才是厉晓诺的亲哥哥。  “你笑什么?我真就没有见过你这样对妹妹的哥哥,你还真就是让我开了眼!”  “这没什么,指不定你以后还会碰到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  搞不懂厉祎铭怎么会觉得把自己妹妹丢在夜色里是有意思的事情,敢情他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实在是气不过,但是她还没有约束厉祎铭,说教厉祎铭的立场,索性,她也就不再给自己添堵,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又过了有好一会儿,舒蔓想到点事儿,开了腔——  “对了,我有件事儿到现在还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又是认识警局的人,又有这样出类拔萃的妹妹,连自己故意伤人,都能轻轻松松替自己解决,她根本就不相信,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生,而且,她实在是想知道,在盐城,是不是凡是能涉及到的领域,都是他家亲属身居要职。  “我是什么人?”  因为舒蔓的发问,厉祎铭反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我是医生吗?”  “知道,知道你是医生,但是你一个做医生的搞得警察局是你家开的似的,你的身份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舒蔓撇着绯色的嘴巴,凉凉的说着话。  不由得,她的脑海中竟然杜撰出来了电视剧里常出现的情节,什么草根负债女,为了帮助母亲还债,得到了一个神秘身份男人的资助,自此两个人之间上演了一场你追我赶的爱情戏码。  乍想到“你追我赶的爱情戏码”这句话时,舒蔓心弦一颤。  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儿实在是太荒谬了,她赶忙捏紧自己的手指否定自己。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厉祎铭不知道舒蔓这会儿已经天马行空的想了一大波奇奇怪怪的事情,他面容平静,沉着而专注的注视前方。  “我真的就是一个猪肚子装不下二两油的医生。”  厉祎铭虽然这么说,舒蔓哪里肯信。  “那你一个医生,身手怎么那么好?”  “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我被打怕了,就学了一些防身的本领来自卫。”  厉祎铭笑,随意杜撰,因为舒蔓着实认真的研究自己的身份,他眼底有化不开的浓浓深意……  舒蔓在社会上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不短,厉祎铭明显是在杜撰,她还是分得清的。  “你这个人真的挺无趣的,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刚刚厉晓诺有拉着她的手,莫名其妙的对她说了一句“我哥还没有女朋友。”,那会儿,她完全不了解厉晓诺突然对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这会儿,她完全了然了,厉晓诺的话就是在告诉自己,我这个哥,经常会说一些没营养的话,闹得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所以你不要在意我哥说的话。  舒蔓突然提及到自己没有女朋友的事情,厉祎铭挑了下眉峰。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有?”  舒蔓回呛一句,“你这么恶趣味的男人,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我看也就你的那些同行会觉得你怎么怎么好,拿你当男神供着吧。”  舒蔓“嗟”了一声,语气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对于舒蔓的讥诮,厉祎铭也不生气,嘴角从始至终都勾着淡淡的笑意。  “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么?你慢慢了解我,早晚能了解透彻。”  “不用了,我不想了解你这么恶趣味的男人。”  舒蔓嘴巴上说着不想,但是心里还是在好奇厉祎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见过的隐形富二代、官二代不再少数,但是像厉祎铭这么平易近人的,她还确实挺少见的,不由得,她竟然没意识的拿厉祎铭和自己认识的那些个游戏人间,纨绔不羁的富二代做起来了对比。  “真的不想?”  厉祎铭落在忽明忽暗,斑驳幻影中的俊脸,微微侧过,看向舒蔓。  望着她精致的倩颜,他还真就不相信舒蔓不想了解自己。  “我不想和你谈这个话题了。”  厉祎铭不正经八百的回答自己的问题,自己本就在审讯室那里受了潮湿的寒气,还有刚刚出来警局时的冷风,这会儿正脑袋昏昏沉沉的厉害,实在是不想和他较劲儿。  见舒蔓不想说话,呼吸有些沉重,厉祎铭以为她在警局折腾的原因,这会儿很累,也就没有再继续逗-弄舒蔓。  单手把控方向盘,厉祎铭伸出另一只闲置的手,把西装外套拢了拢。  “你先睡会吧,到你公寓楼下的时候,我喊你。”  “好。”  难得厉祎铭这般温润的照顾自己,舒蔓像是一个被主人chong溺了的小花猫似的,喃喃的应声,跟着小脑袋一歪,倒在车座上,潜眠了起来。  ————————————————————————————————————————————————————  舒蔓告诉了厉祎铭她公寓楼的住址,但是厉祎铭很少来西城这边,不免找不准路。  开了导航仪,一启动,里面就有清丽的女音提示路。  厉祎铭听到语音提示说还有一公里到达暖心阁小区,他竟然不自觉的拧起了眉头儿。  看着前方的一个十字交叉路口,本应该让车辆继续前行,他却鬼使神差的将车打了一个弯,没有直行。  厉祎铭的车没有按照导航仪直行的原因,里面的语音提示立刻就响了起来。  见语音不断提醒自己调转方向,厉祎铭挺烦的,就把导航仪给关了,随即,按照自己的喜好,他不看路,恣意的开车。  再到舒蔓家楼下的时候,厉祎铭已经绕远了半个多小时。  在舒蔓的公寓楼下停稳车,厉祎铭半侧过落在淡淡光晕中的脸,看向舒蔓。  刚想叫醒这个埋头酣睡的小女人,正巧听到她呜哝软语的说着些什么呓语。  “嗯……你一个当医生的,装什么装啊?拽什么拽?这么大的人也没有个女朋友,真是活着浪费空气!”  嘴巴里振振有词的叫嚣着,边说着,舒蔓两个小手还胡乱的在半空中扭打着,大有一副正在和人打架的架势。  厉祎铭正细细打量舒蔓在说些什么,意识到她睡梦里正在说念着自己,他有些诧异的挑起了眉头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