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4章: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都没有问题(8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4章: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都没有问题(8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说,你都已经说了你和我之间有xing关系存在,如果我不做出来点什么事儿,证实你的话,是不是不对劲儿?”  厉祎铭本不是轻浮的男人,偏偏面对舒蔓的时候,他会流露出来猫逗耗子一样少见的戏谑姿态。  这样,似乎很让她享受,而且莫名的,他望向她的时候,眼底总会折射出来不一样的暗芒,那种暗芒,不犀利,却异常深邃,像是幽深的古井,一眼望不穿。  “你敢?”  舒蔓耳边有湿濡的热气,酥-麻的让她想要闪躲,而且厉祎铭的话,实在是不知道羞耻,让她全身上下的肌肤,浮动粉-红色的小颗粒。  太过讨厌这种感觉,她牟足劲儿,用自己两个羸弱的小手,不断的去推搡厉祎铭,只是,她生病的关系,力量太过虚弱,根本就推不开眼前男人一分一毫。  “厉祎铭!”  舒蔓炸了毛一样的扯开嗓子,却迎来厉祎铭用舌尖攻占她耳部轮廓的结果。  厉祎铭本来咬着舒蔓的耳垂,因为她挣扎的动作,灵活的舌尖,竟然探-入到了贝耳里。  “嗯……”  舒蔓不可控制的低吟声音,原本稍稍放松下来了一些的身子,又重新像是绷紧的弓弦一般,石化般的僵硬住了。  舒蔓发出的可耻声音,对于厉祎铭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尝试,因为她的声音,他竟然更加卖力起来自己的动作。  “厉祎铭,你脑子抽掉了吗?”  舒蔓没有料想到厉祎铭会突然和自己来这样一套,抗拒的厉害。  “我都说了我胡诌的,是为了让那个女人生厌,你没完了是不是?”  本是小豹子般的性格,却不想自己面对厉祎铭的时候,整个人这么无力,让她自己对自己的无力抵抗,懦弱的生厌。  “嗯!”  厉祎铭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的话。  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从第一次救下她,到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事情的一切发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他不止一次的做过,但是做到现如今对舒蔓这样的情况,还真就是头一次。  “我没觉得你是在胡诌。”  能把话说得一本正经,找不出任何的纰漏,怎么可能是在胡诌?  “我就是在胡诌!”  舒蔓反驳着,脸颊,因为自己没有过脑子和白伊颂胡诌,被厉祎铭这个当事人听到,近乎能滴出血来。  “可是我信了!”  厉祎铭继续他的动作,在旖旎间,含糊不清的啐了一句。  舒蔓死死的揪紧厉祎铭衬衫的前襟,尽可能的推着他,却因为推不开他,两个小手反而更像是在抱着他。  “厉祎铭,你疯了是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在气那个女人!”  舒蔓用自己的理智和厉祎铭复述当时的情况,她真的是太气了,觉得白伊颂像是正妻来兴师问罪一样质问自己,所以她才故意说了那些话。  “为什么气她?”  厉祎铭反问舒蔓一句,薄唇,离开舒蔓的贝耳,浅浅的呼吸。  没有消弭开的男性气息,还缠绕在自己的耳边,舒蔓的身体,依旧紧绷的不行。  “哪有什么为什么,看不上她,就气她了!”  舒蔓隐约委屈的啐着话,声音闷闷的,细细听去,似乎还能听到带着泪腔。  “看不上她?你又不认识她,看不上她做什么?”  厉祎铭支起了自己的身体,目光透着璞玉般干净的温润气息,落在舒蔓的脸上。  他有发现舒蔓的情绪起伏,忍不住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脸,一瞬不瞬,没有丝毫移开的意思。  舒蔓的手腕倏地被抓住,挣扎的动作被遏制住。  厉祎铭单手抓住厉祎铭的两个小手,跟着,颀长的身躯往前一探,另一只闲置的手,直接就勾-住了舒蔓的小脑袋。  随即,菲薄的唇瓣,带着清冽的气息,直接印上了舒蔓的菱唇。  突然落下的吻,让舒蔓没有意识,忘记了全部的动作,惊颤的瞪大了双眼。  心尖儿上猛地漏了一拍儿,等到她意识到是男人的唇印上了自己,她皱着眉,出于本能的挣扎起来。  只是,厉祎铭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吻她,她根本就挣脱不开厉祎铭的桎梏。  厉祎铭衔住舒蔓的唇,反反复复shun-吸起来。  有了之前一次的经历,厉祎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舒蔓,就像是上了瘾一样,一时间竟然放不开她。  他这会儿的理智也知道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只是本能根本就不服从他的支配,让他从舒蔓的口齿间,只想撷取更多……更多……  反复的纠-缠,不断攀高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一发不可收拾下,厉祎铭将身子靠近舒蔓,抵着她的齿冠,用最旖旎的缱绻,感受舒蔓唇齿间的温绵。  厉祎铭长指慵柔的滑进舒蔓的发丝间,有柔顺的发丝,顺着他的指缝间流溢而出,他爱不释手的摸索舒蔓敏-感的头皮的同时,桎梏着亲吻她的姿态。  舒蔓刻意闪躲开,但是厉祎铭的气息,炽烈的像是一团火,让她根本就躲不开。  “厉祎铭,你别……”  舒蔓自己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她从来没有被人吻过,眼前的男人吻着自己,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是这个男人的。  而且,两个人的津-ye不断的搅在一起,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整个人的呼吸乱成一团,舒蔓不清楚这个男人对自己怎么会这么的熟悉,熟悉到简直要颠覆了她全部的思绪。  厉祎铭还在继续,舒蔓狼狈的想要逃跑,却抵不过自己被眼前这个男人强势的攻占。  在一番接着一番的攻城掠池之下,舒蔓瘫软了。  到最后,整个人没有意识的回吻着厉祎铭,好像自己就是沉溺在大海里的一个溺水者,而厉祎铭则是一个可以救自己的船帆,自己在他的带领下,与他纠缠。  厉祎铭感受到舒蔓回给自己的热情,眉梢一挑,随即身体虚压着她,更加绵密的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撩-拨开一室炙热的温度,不知不觉间,舒蔓衬衫的纽扣都散落了开,连带着里面的内-衣花边,都如同被剥开的荔枝一般,泛着诱-人的色泽。  两个人纠缠的实在是太绵密,到最后,舒蔓抱着厉祎铭的腰,把他白衬衫的下摆,都拉出了西裤。  两个人忘记了一起,就好像是都市里的熟男熟女,放纵的缠在一起。  隔着单薄的衣料,因为厉祎铭胸膛上传来滚烫的热度和强劲的心跳,舒蔓迷离着一双漂亮的杏眼,想要扯开自己衬衫的前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缓解自己越发难耐的热度。  失去了理智,舒蔓无法抗拒这样充溢在她全部感官世界的男性气息,两条秀美的腿,都开始细细的摩挲起自己体侧的肌肤。。  头顶上的灯光,清冷的打下,映衬着舒蔓清秀中透着绯红的五官,越发精致起来,一双粲然的明眸带着闪闪烁烁的迷离,眉波流动间,妩媚的风情,不言而喻。  凝视着舒蔓的眸光越发深邃,惹人深思起来,厉祎铭性-感的喉结带着某种悸动,上下滑动了一下。  在舒蔓猝不及防下,厉祎铭抬手托着她的腮,带着霸道气息的吻,再度压了下来。  一边纠缠舒蔓的唇舌,手也变得不规矩了起来。  舒蔓软-颤在厉祎铭的攻势下,细软发声。  猫咪一样旖旎的声音,娇媚的不可思议,让厉祎铭的目光,变得越发深邃,冷岑……  彼此间的需求越发的强烈起来,舒蔓非但抗拒不开厉祎铭的亲吻,反而,有种吸-食-毒-品的恍惚,把厉祎铭搂的越发紧致……  明明,她明明对厉祎铭对自己非-礼的行为,抗拒的厉害,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到最后,竟然在他的攻势下,自己爱上了这种被侵占的感觉,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和厉祎铭放纵的折腾一番……  两个人上半身的衣服都被解开的差不多了,舒蔓呶着红唇,索要着亲吻,在厉祎铭准备亲下去的时候,自己和他嬉戏一般,把吻落在了厉祎铭散开的白衬衫的茱萸上……  “嗯……”  厉祎铭发出可耻的一声,因为舒蔓的行为,他身体上昂-扬的物什,如同沉睡的雄狮在被一点儿、一点儿的唤醒一般,如火般奋力涌动……  “叩叩……”  有叩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让舒蔓去解厉祎铭腰间皮带的动作,蓦地一滞……  ————————————————————————————————————————————————————  医护人员为舒蔓换好了另一瓶要吊的生-理盐水,医护人员出门的时候,她的脸还没有恢复到正常,依旧潮红一片。  待医护人员彻底离开了以后,厉祎铭从卫生间里回来了病房。  刚刚,他在卫生间,用手成功的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自-渎。  畅快了以后,他心中不可磨灭的萌生出来了罪恶感。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竟然在面对的时候,接二连三的失控,今天,更是连自己的脑子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没有搭对,竟然会鬼使神差的去主动亲吻她。  天知道,他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自己疯了,而且是病入膏荒,无药可救……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舒蔓,厉祎铭走上前的步子很是犹豫。  与厉祎铭相比,舒蔓的情况虽然不算差,但是也不算好。  因为刚刚和厉祎铭失了控的放纵,她自己的身体,分泌出的耻-ye,搞得她着实不舒服,以至于自己不断的夹-紧双腿,再松开,再夹-紧……  往复了这样的动作好一会儿,直到医护人员离开,她才稍稍情况好了些。  舒蔓见厉祎铭进了病房,目光很直接的对视上他。  因为刚刚自己的失控,舒蔓也挺懊恼的。  虽然说厉祎铭主动吻她是他的不对,但是自己最后喧宾夺主,倒是她熏染涣散了意识,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直到现在,她还觉得自己的唇瓣间,有厉祎铭茱萸处的气息……  厉祎铭走上前的步子没有之前那般自信,很迟疑,但是很明显,他在努力克制自己,尽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因为刚刚事情而尴尬的姿态。  两个人的距离有五六米远,但就是这五六米远的距离,舒蔓还是嗅到了厉祎铭身上有浓重的烟草味道。  她知道,刚刚医护人员来给自己换药瓶的时候,他一定去外面抽了很多的烟。  眉头下意识的拧紧,她清楚,厉祎铭一定是在自责,所以才出去抽了烟。  厉祎铭迈开步走到病chuang前,再去看舒蔓的时候,他的目光明显没有了之前透着的幽深,此刻的他,目光着实凌乱,似乎在隐藏什么,又似乎,在表现什么……  对视上舒蔓的目光,厉祎铭滑动了几下自己的喉结,缓慢掀动莫名变得干涩的唇……  “刚刚的事情,我……”  “我想吃菠萝了,你去买给我!”  厉祎铭开口刚说话,舒蔓就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一脸娇纵姿态的扬着下颌,对他命令道。  因为舒蔓的话,厉祎铭错愕的一怔,待到他反应过来,目光变了色,涤荡开一抹柔和的波澜……  “就只想吃菠萝?”  “嗯。”  舒蔓应声,“我要吃甜一点的,不要酸的,你买的时候,记得尝一尝,顺便,让水果摊的卖家把菠萝切成块,这样我吃起来比较方便。”  难得一向骄傲的小女人没有和自己计较,还找了化解的方式把两个人之间微妙又尴尬的事情,变成了一缕随风消散的烟,厉祎铭嘴角不禁闪现一抹柔和。  ————————————————————————————————————————————————————  买了菠萝回来,厉祎铭打开餐盒,让舒蔓吃菠萝,舒蔓一脸傲娇劲儿的扬着下颌——  “你、喂、我!”  厉祎铭:“……”  舒蔓突然要自己喂她,让厉祎铭着实诧异,要知道,在这之前,自己买了紫米粥给她,自己可是好说歹说,她都不肯依的啊!  见厉祎铭有些迟疑,舒蔓侧过在灯光下变得格外明灿的小脸,挑眉。  “不愿意?”  厉祎铭:“……”  “你夺了我的初吻,让你喂我吃菠萝,过分吗?”  舒蔓还是一如既往的娇纵姿态,明艳不失张扬。  见舒蔓这么说,厉祎铭自然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虽然舒蔓这次的吻不算是初吻,但是她真真切切的初吻,就是给了自己,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没有反感,也没有嫌弃,厉祎铭讪讪然的说了一句“遵命!”,就挑着菠萝块送到舒蔓的嘴边,一副讨好的姿态。  小女人慵懒姿态的吃了十多块菠萝,看着餐盒里还剩下的几块菠萝,她想也不想,夺过厉祎铭手里的餐叉,扎了一块。  “张嘴!”  把菠萝块送去了厉祎铭的嘴边,舒蔓一副命令的姿态,冷冷的开腔。  厉祎铭瞧见舒蔓递上来的菠萝,挑了下眉。  “你不吃了?”  “你怎么这么多话?管我干什么,张嘴。”  舒蔓又重复了一遍,语调一如既往的不羁,带着叛逆……  拗不过舒蔓的说风就是雨,厉祎铭对视了舒蔓几秒后,张开了嘴。  菠萝送去了厉祎铭的嘴里,他咀嚼了起来。  买这个菠萝的时候,生怕自己买的菠萝不合舒蔓的口味,他特意尝了尝,直到确定这个菠萝很合自己的口味,觉得舒蔓不会挑剔,他才买了下来。  事实证明,自己的选择还是不错的,眼见着一盒的菠萝都要被舒蔓给吃了,可见,她对自己选得菠萝,还算称心如意。  舒蔓自己又吃了几块菠萝,中间,也不忘喂菠萝块给厉祎铭。  就这样,整整一餐盒的菠萝都被他们两个人给解决的精光。  舒蔓把菠萝丢到矮桌上的时候,满心餍足。  虽然被厉祎铭夺了初吻,自己心里不畅快的厉害,但是事已至此,自己再怎样闹也无济于事,再者说了,自己就算是吵闹,也不能弥补什么,还反倒不如,她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在意,免得自己自己尴尬,心里还别别扭扭。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自己吊完了水,也吃了菠萝,身心得到了满足,厉祎铭自然也可以光荣的离开了。  厉祎铭见舒蔓有意赶自己走,他也就没有再继续赖在这里的理由。  站起来了身体,他刚准备说去“晚安”,和厉祎铭道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带着思量,看着舒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白伊颂争执到底是因为什么!”  闻言,舒蔓长长的“哦”了一声——  “原来你的铁-子要白伊颂啊!”  舒蔓说着,嘴角不自觉的撇了撇,整个人有说不出的不屑。  舒蔓说白伊颂是自己的铁-子,言外之意就是自己的小情-人,厉祎铭觉得她的话挺不中听的,皱了皱眉。  “她是我一个同校的小学妹,我有和你说过,你胡说些什么?”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开玩笑呢!”  舒蔓表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心里却莫名的涌现酸水。  只是一个同校的小学妹,就能一副正妻的姿态来找自己的麻烦,让自己远离厉祎铭,如果说她是厉祎铭的女朋友,那还得了,指不定自己就要被她给大卸八块了!  看着舒蔓一副懒洋洋姿态的样子,厉祎铭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她起争执!”  “没有为什么,她是你的小学妹,我不待见她,这个理由,你还满意?”  舒蔓挑着眉头,因为提及白伊颂,她不免使着小性子,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情绪要因为一个女人受到牵扯。  “那你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舒蔓:“……”  舒蔓本以为厉祎铭会岔开这个话题,不再问自己,哪成想,这个男人竟然又把话题往回聊,说了这件到现在都让她觉得心虚的事情。  “你没完了是不是?哪来的那么多怎么一回事儿?”  她不想提白伊颂,更不想说自己说自己是厉祎铭女朋友这件事儿。  “你都占了我的便宜,还不许我占你便宜,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了啊?”  理所当然的,舒蔓觉得厉祎铭是在和自己找事儿,非得让自己难堪,似乎自己难堪,他会心里很畅快似的。  “没说不可以,你对外声称你是我未婚妻都没有问题。”  没想到厉祎铭能做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舒蔓拿起软枕就去砸他。  “你怎么不说我是你妻子,带什么未婚两个字?”  厉祎铭闪躲舒蔓向自己砸来的软枕,“只要能和我扯上关系,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舒蔓:“……”  ————————————————————————————————————————————————————  睡了一晚上的关系,舒蔓的精神状况好了很多。  第二天早上,打了电话给严梓瑞,舒蔓说她会晚一两个小时到公司,她准备回家一趟,好好的洗漱一番,换一套衣服。  没想到,严梓瑞居然告诉她说,已经有人为她请了半天的假,还是老板亲自说的,不要让人事处那边算舒蔓缺勤。  实在是想不到居然有人面面俱到的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舒蔓拧眉一想,本能的想到了厉祎铭。  是他帮自己请的假?  因为有了这个猜想,舒蔓想也不想,直接向医护人员问了厉祎铭的办公室在哪里。  找到了厉祎铭的办公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  后来询问了医院的医护人员,舒蔓才知道,厉祎铭今天没有来上班。  其实舒蔓不知,厉祎铭昨天晚上快十二点了才离开,是在确定她睡熟了以后才离开的。  舒蔓本以为厉祎铭一直在医院这边陪着自己,后来听医护人员说他昨天就走了,她才惊觉自己自作多情了,一个萍水相逢,偶然情况下帮了你几次的人,哪里会不舍昼夜的陪着你,连自己的休息时间都弃之不管。  虽然自顾自的在劝说自己,但是舒蔓心里实在是落寞的厉害。  本来,厉祎铭面面俱到的替自己想事情,真的让她很感动,感动要想要和他好好的说一声“谢谢!”  只是……知道厉祎铭并没有在医院这边留下,她心里,蓦地涌动无名的情绪,把她搞得心里酸溜溜……  ————————————————————————————————————————————————————  舒蔓回了家,在家里畅快的洗了一个澡。  乔慕晚没有在家,自己还是私人公寓的关系,舒蔓洗了澡以后,赤着身体,进了自己的房间。  拉开衣柜,她准备找出来一会儿自己上班要穿的衣服,但是站在衣柜前的试衣镜前,望着赤-身luo-体的自己,她顿住了去找衣服的动作。  目光下意识的流连到自己的胸脯上,望着镜子中,自己白-皙的玲珑,轮廓浑圆精美,她下意识的拧起了眉头。  就是自己这一对丰-腴,昨天在自己和厉祎铭意-luan-情-迷之下,被他强势的攻占了,现在想想,似乎自己的晶莹上,还会泛起酥酥-麻麻的涟漪感,如同竹叶落在了平静的水面上,泛出层层圈圈……  不自觉的,她葱段般莹白的纤细手指,附上自己。  站在镜子前,她出神的望着自己喜人的两团粉雪,手指尖,在轮廓的弧度上,游弋开来……  指尖划过厉祎铭手指昨天碰过的红缨,她嗓子里难耐的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随即,轻蹙黛眉。  “舒蔓啊舒蔓,你真是太寂-寞了……”  昨天,幸亏是有医护人员进门,制止住了她和厉祎铭即将要发生的一切,不然,她真的觉得自己和厉祎铭之间要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过她很庆幸昨天有医护人员存在的关系,让自己没有因为寂-寞难耐而擦枪走火,不然,这会儿她会懊悔的瞧不起她自己。  正值思绪飞脱,舒蔓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突然想起的手机震动铃声,让舒蔓直接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不等她开口先说好,电话那端,男人温润的嗓音,如同清茶润喉一般,带着清爽的语调,低低的传来——  “怎么出院了?身体好利索了?”  电话那端,坐在办公室里的厉祎铭一手撑在额头在揉太阳xue,一手拿着手机,询问舒蔓的情况。  听到男人着实温润,又王子般好听的嗓音,舒蔓说不清自己是怎样一个复杂情况。  她不懂自己是在闹什么,但是厉祎铭打电话给她,让她莫名的的想要和他大吵一气,以此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她正想冲厉祎铭喊,嗓子却莫名的变得干涩起来。  她不是那种矫情、忸怩的小女生,但是面对厉祎铭,她觉得自己一向最不想呈现的弱势,都呈现了出来。  梗着脖子,舒蔓尽可能不怕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她扯动嘴角,让自己云淡风轻——  “小感冒而已,不碍事儿,谢……”  “我昨晚临时有事儿要处理,一直忙到今早才结束,没有顾得上管你,你确定你的感冒真的好了?”  厉祎铭询问着舒蔓的情况,带着很明显的关心,关切,好像男朋友在关照自己生了病的女朋友,生怕自己一个照顾不周,会让自己想女朋友心生怨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