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5章:我 喜欢(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5章:我 喜欢(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祎铭询问着舒蔓的情况,带着很明显的关心,关切,好像男朋友在关照自己生了病的女朋友,生怕自己一个照顾不周,会让自己想女朋友心生怨气。  舒蔓没有想到厉祎铭会和自己说他昨天没能留下来陪自己的原因,一时间,从他的话里,自己竟然影射出了他本意是留下来照顾自己,但是因为临时有事儿要处理,不得以才不得以离开,没有顾得上照顾自己。  神情有些发怔,待舒蔓一再的回味厉祎铭的话以后,略带不耐烦的回了话。  “好了,你就不用管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那……你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舒蔓都这么说了,厉祎铭自然是找不到再继续话题的话,就简单嘱咐了几句。  “对了,我替你请了假,你要是还不是很舒服就再休息休息,等病彻底好了,再去上班。”  厉祎铭提了替自己请假一事儿,舒蔓才想起来这件事儿。  本来,她就有怀疑是厉祎铭替自己请了假,这会儿事情得到了证实,整个人心里非但没有如释重负般安心下来,反而,心里越发的凌乱了起来。  舒蔓假装自己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竭力控制自己心扉的凌乱,问。  “你什么时候替我请的假?”  “昨晚,你吊水那会儿。”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想也不想,舒蔓的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本能的问出口。  一个男人会这么面面俱到的替你把事情都安排妥当,舒蔓对他心存感激的同时,心头儿莫名涌动一种名为“依赖”的感觉。  从最初的误打误撞,到今天的发展,尤其是两个人之间有了接吻,险些擦枪走火一事儿的影响,舒蔓觉得像厉祎铭这样神祗一般存在的男人,肯对你言听计从,肯喂你菠萝吃,还会关心你的身体状况,替你请假,让你好好休息,对她而言,简直如梦幻泡影一样。  她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变得暧-昧了起来……  心头儿惊起一连串酥-麻的涟漪,她只觉得自己的玲珑上,此刻还沾染着厉祎铭昨天落下的绵实力道。  舒蔓的问题,让厉祎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一怔。  待他回过味儿,嘴角挽着温润的笑——  “你不是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吗?”  “我那是在开玩笑!”  舒蔓义正言辞的纠正厉祎铭的错误,她真的是在开玩笑,根本就不是有意要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我没有当你是在开玩笑,你既然都说了,也承认你是为了气白伊颂而有意为之,我只得把你和我的女朋友划成等号!”  “你……”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我不是你女朋友,你没有必要把我和你的女朋友划成等号。”  “我喜欢!”  我喜欢?  舒蔓在电话那端,怔怔的回味厉祎铭说得这三个字。  他喜欢?喜欢什么?喜欢为自己做这些本应该属于男朋友该做的事情?还是喜欢把自己和他的女朋友划成等号?亦或者说是他喜欢……自己?  舒蔓在这几个可能存在可能中,尽可能揣度厉祎铭的话意思。  只是她把这几种能想到的可能都揣度了一遍,也没有证实自己的哪种揣度是他话里的真相。  要知道这个男人这么都这么实力,还具有人格魅力,人长得帅,做事面面俱到,遇到的女人自然是无数,他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  把这种揣测都推翻,舒蔓自顾自的撇了撇嘴。  “喜欢你个大头鬼,收起你的喜欢给其他人吧,我不和你说了,我要休息了!”  舒蔓有些不敢面对厉祎铭,莫名的,因为昨天那个吻的关系,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笼罩上了一层薄纱一样的关系,朦胧不清,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错。  厉祎铭对于舒蔓对自己不屑的神情也不恼,淡淡的笑着。  “那你好好休息吧,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别去上班了。”  “那你就管不着了!”  舒蔓娇纵的开腔,像是故意要气厉祎铭似的,吐了吐舌头。  两个人又简单的说了一两句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被挂断,耳边没有了厉祎铭的声音,舒蔓躺在chuang上,把手机随意的丢开,手搭在额上,长吁了一口气。  和厉祎铭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她越发的想知道两个人的来往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竟然让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变得这般?  而且,迷迷糊糊间,她很想知道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有没有将来,有没有可能……  舒蔓自己赤着身体在松软的chuang上翻滚了几下,因为厉祎铭的这个电话,她觉得她的心头像是长了草一般,异常的不平静。  窝窝囊囊的休息不好,舒蔓坐起了身体,把丢在chuang尾处的手机拿起,然后划开页面,定定的盯着通讯录那里,刚刚厉祎铭打给自己的那串电话号码!  足足盯了有三分钟,她再收回飞脱的思绪的时候,将厉祎铭的手机号进行的保存。  灵动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字。  待“死华佗”三个字打完,她按了保存键。  ————————————————————————————————————————————————————  舒蔓又休息了四个小时,午休过后再去公司的时候,整个人基本恢复到了以往该有的状态。  昨天因为厉祎铭登门造访一事儿的关系,整个人公司都沸腾了。  瞧见舒蔓来上班了,有的人向舒蔓投来歆慕的眼神儿,有的人则向她投来嫉妒的眼神儿。  在厉祎铭之前,粟涵觉得严梓瑞是最符合自己理想中男朋友的形象,但是她昨天见了厉祎铭以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就有那样出众到让人难以忽视他的存在的男人。  和粟涵同样所见所感的女同胞不再少数,除了已婚的之外,无一不对舒蔓有说不出的嫉妒。  “蔓蔓!”  见舒蔓进了办公室,文婷一把就把她拉到了墙角处,“蔓蔓,昨天……来找你的那位帅哥,是你的什么人啊?”  文婷是已婚妇女,自然是做不到多想,但是因为自己是已婚的关系,少不了喜欢八卦,喜欢谈论家长里短。  舒蔓望着文婷看自己时的八卦神情,挑了下眉——  “文姐,你说的帅哥……是……”  舒蔓有些晕头转向,不是很清楚文婷说得帅哥是谁。  “就是昨天来公司找你那位,王总亲自给开门的那个帅哥,想起来了吗?”  听文婷这么说,舒蔓意识到她说的人是厉祎铭,就点了点头儿。  “我想起来了。”  “嗯,那你能告诉我那个帅哥是你的什么人吗?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我还没有见过谁比他还帅的男人啊,你知不知道啊,他比那些什么男模,什么男明星都帅啊!”  舒蔓算是赞同文婷的话,厉祎铭的英俊锋朗是有目共睹的,虽然谈不上像她说得这么夸张,但是他是一枚实打实的帅哥,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男朋友!”  舒蔓犹疑了一下,如果说没有她和厉祎铭亲吻一事儿的发生,她一定会坦然的说两个人之间是朋友的关系,但是因为有了两个人之间接吻一事儿发生,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不是你男朋友,只是你朋友?”  文婷问,显然不相信舒蔓的话,要知道,她昨天全程都在观察厉祎铭,依照她这个过来人的眼光来看,厉祎铭对舒蔓,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男女朋友之间会有的关系,从厉祎铭的眼神儿中,她能看到他对书面的chong溺爱,说白了,他看她,完全是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姿态。  “对啊。”  舒蔓不解问题为什么会这么问,木讷的点了头儿。  “但是蔓蔓,我看不像啊,那个帅哥看你……”  说着话,文婷的手开始比比划划了起来,到最后,再三思忖词汇,一本正经道——  “对,他对你就是喜欢,我很肯定,他喜欢你!”  一个男人会流露出来那么温润的笑眼,从看到她之后,整个人的眼睛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这样的对待方式,如果说还不特殊,那也只能说是他眼底的唯一,再也容不下其他。  舒蔓:“……”  舒蔓因为文婷的话,发怔。  厉祎铭喜欢自己?  这是在开玩笑吗?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过是阴差阳错的有了几次来往罢了。  但是不可否认,因为文婷说厉祎铭喜欢自己的话,舒蔓想到了厉祎铭今天早上对自己说得“我喜欢”那三个字。  她不清楚厉祎铭说得“我喜欢”指的是什么,但是,这三个字,在她的心头儿上,掀起了很强烈的涟漪……  “文姐,你别再开我玩笑了,我们真的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舒蔓略带不自然的笑,尽可能为自己化解尴尬。  文婷怎么可能会信舒蔓的话,连她这个已婚人士都不忍对厉祎铭多看几眼,何况她这个到现在连一个男朋友都还没有的人了。  文婷正准备再问舒蔓些什么,严梓瑞手扶着自己的眼镜镜框,走了过来。  “蔓蔓,你来了啊?我听说你病了,现在好了吗?怎么不多休息休息?”  说到舒蔓请假休息这件事儿,严梓瑞心里就不是滋味。  如果是舒蔓病了,是她自己请的假还好,但是偏偏替她请假的人是昨天来公司,被自家老板亲自招待的厉祎铭。  严梓瑞一直都觉得自己各方面都很优秀,和同年龄的人相比,自己占据优势,但是较厉祎铭一比较,他才知道什么叫云泥之别,什么叫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他见过优秀的男人,但是像厉祎铭这样突出显眼,你根本就无法忽视掉他存在的男人,真的让他不得不感受到挫败感。  他喜欢舒蔓,他昨天从厉祎铭的眼神儿中,也感知到了他对舒蔓的喜欢。  自己面对这样一个也喜欢舒蔓的强有力对手,他真的有了一种未战便已败的挫败感,如果说舒蔓喜欢的人也是厉祎铭,那么,他真的没有任何去竞争舒蔓的资本了,在与厉祎铭的比较上,他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  “嗯!”  舒蔓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严梓瑞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了。  严梓瑞见状,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蔓蔓,你生病,请假休息这件事儿,是王总亲自下达的,据说……是昨天来公司那位先生和王总说的。”  舒蔓今天早上给严梓瑞打电话的时候,就从他的嘴巴里大致了解到了这件事儿。  “我知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那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实在是想知道舒蔓和厉祎铭之间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严梓瑞一再捏紧手指,没有按捺住心里想要感知真相的渴望,终究一咬牙,问了舒蔓。  从昨天厉祎铭抬手,带着chong溺的笑,在舒蔓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大板栗开始,他就心里诚惶诚恐的,很是担心舒蔓和厉祎铭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在。  如果说昨天只是担心的话,那么今天,他知道是厉祎铭打电话过来替舒蔓请假,还知道舒蔓生病的事情,他当即就意识到了两个人之间关系不简单,不然,厉祎铭怎么会知道舒蔓生病的事情,还替她请了假?  想想,他心里不安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起来。  他不希望自己在喜欢舒蔓的这件事情上有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不然,他真的没有胜算的把握!  没想到文婷问了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是什么关系以后,严梓瑞也过来问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是什么关系,而且他还问的表情这么不自然,舒蔓下意识的挑了下眉头。  “没有什么关系啊,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仅此而已。”  舒蔓轻描淡写的叙述她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关于两个人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她实在是不愿意多谈,毕竟,他们两个当事人,关系已经发生了一些类似于实质上的改变,有暧-昧不清的因子掺杂在里面,让她对于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拿捏不出来一个相对标准的衡量尺度。  “可是……可是他昨天用手指,碰了你的额头!”  那种情侣之间才会有的打情骂俏动作行为,在严梓瑞看来,太过暧-昧,怎么也不像两个普通男女朋友关系的人会有的行为。  见严梓瑞越说,话越说变得有针对性,舒蔓眉梢上翘的弧度更是张扬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  她不是喜欢拖泥带水的人,严梓瑞都这么说了,话语里,自然是有针对性,她想要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说这样有针对性的话,想要警示自己什么。  “我……”  “他就是想知道你和那位帅哥发展到了哪一步,有没有上chuang,或者说,现在有没有私定终身!”  粟涵阴阳怪气的加了声过来,语气轻佻的意味甚浓。  听到挑-唆意味的话,舒蔓抬头去看,瞧见粟涵双臂环胸,一副趾高气扬姿态的走过来,她嘴角微勾,慢条不稳的掀了掀眼底。  “粟涵,你别乱说话!”  严梓瑞对粟涵,斥责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火气意味甚浓。  “我乱说话?”  粟涵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轻蔑的笑着。  “严梓瑞,你敢说你不想问舒蔓这些话?”  粟涵盯着严梓瑞,眼神颇为犀利,就像是针头一样,恨不得刺穿他。  “那是我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管!”  对粟涵,严梓瑞尽可能保持友善的姿态,但是她有时候太过刁钻,刻薄的语气和态度,让他对她实在是待见不起来。  “你以为我想管吗?你看你这个孬样儿,哪里像个男人!”  粟涵也气,她就纳闷了,舒蔓到底哪里好,先是把严梓瑞迷得晕头转向,现在,直接把盐城最负盛名的黄金单身汉套在手上了,她真是想不通,这个舒蔓是有什么妖-媚本事儿,竟然手腕这么强硬。  她气不过舒蔓,不好因为男人的事情和舒蔓争执,只得把气都撒在严梓瑞的身上,拿严梓瑞当成是出气筒一样的对待。  “你……”严梓瑞因为粟涵的话气得不轻,再平复思绪后,也顾不上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计较有多么的不妥当,眉头横立——  “我孬样儿,你觉得我不像是和男人,你还缠着我不放,你不觉得你下jian吗?”  严梓瑞的话变得犀利,粟涵气得脸色大变。  舒蔓站在一旁,看严梓瑞和粟涵对峙,听他们之间实在是不堪入耳的对话,只觉得耳根子犯难受。  懒得理会他们两个人疯狗掐架一样的争执,自己扬了扬下颌,绕开身,往自己的办公桌那里走去。  走开了有几步,舒蔓准备往自己办公桌那里拐去的时候,手腕倏地被扼住。  脚下的步子一顿,舒蔓本能的回头。  “你走什么?我还没问你话呢!”  舒蔓对视上粟涵的眸,一汪清泉般掀不起任何波澜的眸,平静的回望她。  “我有什么值得你问的?你也不怕浪费时间。”  粟涵:“……”  舒蔓不买账,粟涵吃瘪的厉害。  抿了抿唇,她敲定了要从厉祎铭的嘴巴好好问一问关于厉祎铭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因为自己吃了瘪,就功败垂成。  “我没有时间和你玩文字游戏,你告诉我,你和昨天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如果一个人问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有什么关系是出于八卦心理,那么一群人都问自己,舒蔓就不得不怀疑这群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嘴角挽着笑,她轻笑了一声——  “你也问我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你们脑子里时灌了水吗?他和我是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儿?”  从昨天的白伊颂开始,舒蔓就觉得这种想要知道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是什么关系的人都是脑子有病的人。  她和谁好,和谁之间有关系,碍着他们什么事儿,有必要一个个都一副要打架架势的来质问自己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