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7章:别怕,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9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7章:别怕,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9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27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老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目光瞧见沙发里有姿态不整的男女,在一副始料未及的尴尬状态抱在一起,她错愕的大叫一声。  自己的儿子……这……这算是在和女人胡搞?  厉老太太懵了,一时间连话都忘了说。  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声音传来,厉祎铭当即沉下来了一张原本还翻滚在浪动情-潮里的脸,大手本能按着舒蔓的小脑袋,不住的将她的小脑袋埋首在自己的胸膛上,用自己挺拔颀长的身躯,保护她过分娇小纤瘦的身型。  直觉的反应,他不能让舒蔓受到伤害,自己必须保护好她。  舒蔓的头被厉祎铭用力的按着,身体上的衣服,也被他用手下意识的聚拢,她清楚,他这是在维护自己,虽然两个人的样子太过容易惹人遐想,但是不可否认,他在尽可能不让自己丢人现眼,让自己抬不起头儿做人。  厉老太太还在发怔的盯着两个人紧搂在一起的姿态,整个人都忘了说话,连思绪都忘了走动。  和厉老太太的神情差不多,陪同她来找厉祎铭的韩佳佳,整个人也怔忡住了。  她知道像厉祎铭这样优秀的男人,少不了会有女人投怀送抱,但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撞到厉祎铭和其他的女人在办公室里胡来,她还是觉得自己血压,一股脑的攀高。  韩佳佳喜欢厉祎铭,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从小时候念小学时起,她对他芳心暗许。  那时的厉祎铭,学习好,成绩斐然,各项竞赛都名列前茅,让其他的同龄孩子望尘莫及。  随着年龄的增长,厉祎铭出落的越发优秀,韩佳佳虽然有好些年没有见到厉祎铭了,但是心里一直都惦记着他,所以前不久她父母主张给她相亲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把自己有喜欢的人的事情,告诉了她父母。  她这一告诉不要紧,她的母亲直接就找上了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一听说韩佳佳喜欢厉祎铭,她当时就高兴的喜出望外,想着自己的二儿子到现在也没有个女朋友,她很欣然的就说给两个人安排见面相亲。  只不过厉祎铭一直找借口推脱的关系,韩佳佳只能偶尔见到他一两次,说上一两句话,根本就无法深-入的就两个人的婚事儿做一个探讨。  实在是拗不过自己被厉祎铭放任不管,韩佳佳气不过,最近就一直粘着厉老太太,让她带自己来找厉祎铭。  今天,也是她催促,再加上厉老太太也好些天没有见到厉祎铭了,两个人一拍即合就来了公司找厉祎铭。  不想,竟然始料未及的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啊!”  反应过来后,韩佳佳大叫一声,随即,伸出手,目光带着嫌弃的指着沙发中衣衫不整的男女。  “你们在干什么?”  韩佳佳气得直跺脚,因为喜欢厉祎铭的关系,再加上厉老太太同意自己和厉祎铭相亲,潜意识里,厉祎铭就是自己的男人,其他的女人根本就不应该接近厉祎铭,更别说和厉祎铭搞出来这样不庄重的事情。  韩佳佳抓狂的声音,让厉老太太也反应了过来。  寻着韩佳佳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自己的儿子怀中抱着一个女人,以保护她的姿态把她护在怀中,她拧了拧眉头。  自己儿子……这是有情况了?  厉老太太正思忖着,韩佳佳难以忍受有其他女人觊-觎厉祎铭,还这般不要脸的坐在厉祎铭的腿上,她想也不想,本能的抬脚走上前去,一副正妻要手撕小-三的汹涌架势。  高跟鞋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笃笃笃”的声音传来,如雷击鼓,让舒蔓皱了皱眉头。  她没有料想到自己与厉祎铭之间的“情不自禁”会闹到被人撞见的地步。  她不希望这样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且不说这样多让人面红耳赤,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她根本就别指望可以好好生活。  虽然自己被厉祎铭护着的很好,但是有高跟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她笃定,这个向自己这边走来的女人,一定是打算看看自己是谁,这会儿是怎样一个难以见人的神情。  厉祎铭见韩佳佳迈开步,盛气凌人的走来,目光不自觉的沉了沉。  没有做声,他抿了抿唇,单手扣住舒蔓的头,把她护的更加严实。  韩佳佳把厉祎铭护着怀中女人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她气得火冒三丈……  “你们两个人还要不要点儿脸?”  韩佳佳气懵了,厉祎铭背着自己乱来就算了,竟然被自己抓了个正着以后,还这么护着怀中的女人,生怕自己会对她不利。  厉祎铭瞧着韩佳佳一副要打架姿态的走来,伸出手,意欲抓住舒蔓,他一个眼疾手快,伸出手,快速的扣住了韩佳佳的手腕,随即,目光转冷,冰冽寒彻的对视她——  “你想干什么?”  他的声音冷冷的,像是万年化不开的寒冰一样,透着寒冬腊月凛然的阴森气息,让人听了,忍不住肌肤泛凉。  韩佳佳从小就认识厉祎铭,在她的印象中,厉祎铭是个性情温和的男人,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儿沉下脸,这会儿,因为一个女人,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自己横眉冷对,她觉得自己心里又气又委屈。  长这么大,她一直都是她父母手心里的宝贝,掌上明珠,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受过挫,现在可好,自己因为厉祎铭,因为他为了护着自己以外的其他女人,什么该受的委屈,不该受的委屈,她统统都受了。  手腕被拧住,韩佳佳疼的直皱眉,隐约间,自己的眼里,有泪雾在打旋……  厉祎铭瞧见了韩佳佳一副要泫然欲泣的样子,但是他冷铸的心,并没有因为她的样子而有任何心软或转圜的意思。  舒蔓,是他铁了心要护着的女人,绝对不会给其他女人任何一个伤害的她的机会。  “厉祎铭,这个女人是谁?”  承受不住自己被人扇了一耳光的委屈,韩佳佳使着小性子的质问厉祎铭。  厉祎铭没有回答韩佳佳话的意思,蓦地用力,甩开了她的手。  “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看在你父亲的面子,我给你转身,出门的机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厉祎铭冷冷警告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听得韩佳佳当即就通红了眼眶,随即,颗颗豆大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止不住的流……  手腕处的疼痛感蔓延,再加上心里的委屈和憋气,她转身,一下子就扑到了厉老太太的怀中。  手抱着厉老太太的肩膀,韩佳佳哭得气若游丝——  “伯母,我心里好苦,好委屈啊,呜呜呜……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他……他太不是人了,他这么对我,我真的好伤心!”  韩佳佳手指着厉祎铭,哭得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剧烈颤抖。  厉祎铭懒得理会韩佳佳一副娇生惯养的样子,眉眼更加冷峻的盯着她一眼后,把刻意放柔和的目光,落在了舒蔓一张局促的脸上。  舒蔓窝在厉祎铭的怀中,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的扯动,会惹得外人看到自己的长相,让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儿出去见人。  虽然这般,但是她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韩佳佳与厉祎铭之间的对话。  不出意外,这个女人,也应该是厉祎铭的仰慕者之一,更准确的说,可能是厉祎铭的相亲对象,或者有了娃娃亲之类的未婚妻。  想到这里,舒蔓莫名的心里冒着酸水。  厉祎铭长指,慵柔的去抚摸舒蔓柔顺的发丝,生怕她会被吓到,他动作轻柔的掀起涟漪的同时,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淡淡道——  “别怕,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  舒蔓不觉得自己有怕什么,她只是不想自己的名声变得臭名昭著,或者说被外人用有色眼镜看自己,觉得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在。  “伯母,我真的好委屈、好委屈,您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吗?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回事儿啊?”  韩佳佳不依不饶,不断的磨叽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因为韩佳佳的话,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她前不久问自己的儿子找没有找女朋友,或者有没有和异性之间有什么过深的来往,他都避而不谈、三缄其口。  所以,厉老太太理所当然的认为厉祎铭和其他的女人之间没有任何不清不楚的关系在,哪成想,自己竟然亲眼撞到了他和其他的女人在办公室里衣衫不整的情景。  厉老太太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安抚韩佳佳,只得客套的说念着——  “佳佳啊,是我这个做老太太的糊涂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你放心,伯母会把这件事儿弄明白的,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  厉老太太劝抚着韩佳佳,再怎样说,厉家和韩家是世交,可不能因为这样鸡-毛蒜皮的一点儿小事儿,闹僵了两家人的关系。  再者说了,她都和韩佳佳的母亲说了厉祎铭没有女朋友的事情,她这老太太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她必须要把事情处理好。  “我不要解释!”  韩佳佳犟着性子,一副大小姐难以伺候的姿态。  “伯母,刚刚的情景你都看到了,我韩佳佳又不是嫁不出去了,我没有必要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你和伯父也都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们两位老人,但是我不可能允许我自己受了委屈,这件事儿实在是太让我委屈了,他必须亲自给我一个解释!”  韩佳佳不需要厉老太太的解释,要是非得给她一个解释,她要厉祎铭亲自解释,否则,其他人的任何解释,她都不要听,也不要信。  韩佳佳使着性子的神情,让厉老太太着实头疼,这几天和韩佳佳的来往,她觉得小姑娘人很不错,很贴心,很会讨好自己这个老太太,哪成想,碰到了自己儿子和其他女人走在一起,还没有什么过分的行径,她就耍起脾气来了。  刚准备开口劝劝韩佳佳,沙发那边的厉祎铭,冷着腔调,像是寒风中的小冰珠,不着任何温度的开腔——  “我这里没有解释要给你,随便你怎么想!”  他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对韩佳佳,完全是一副不上心的姿态。  他没有喜欢过韩佳佳,心里谈不上有她,自然不会顾及她的感受。  “你……”  韩佳佳的尊严又一次受到了挑衅,她气得不轻,眼泪,更是簌簌的往下落。  实在是气不过厉祎铭完全对自己一副不上心的姿态,她伤心欲绝,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继续在这里,不然就是自取其辱,抬脚,她受委屈的往门口那里跑。  随着办公室的门被大力合上的声音传来,韩佳佳的身影,消失在了办公室里。  厉老太太还在劝韩佳佳,在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以后,自己本就蹙着的眉头,锁的更紧。  不由得咕哝了一句,“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什么事儿都让我摊上了啊?”  抱怨完了,厉老太太抬头纹皱的紧蹙的看向厉祎铭。  望着自己儿子还在护着怀中女人的神情,老太太不禁也好奇起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竟然惹得自己的儿子这边护着,生怕会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老二啊,这佳佳跑开了,你是不是……”  “要追您去追,我没有时间。”  厉老太太:“……”  厉祎铭不待见韩佳佳的姿态,溢于言表。  厉老太太看自己儿子一个雷打不动的样子,气得不行。  自己这生了三个东西,结果这三个孩子没有一个让自己省心。  气不过自己二儿子的不予理睬,但是厉老太太还不敢放任韩佳佳不管,生怕她会出了什么事儿,让自己追悔莫及。  一再权衡,厉老太太白了厉祎铭一眼,说了一句“混-犊-子”后,迈开蹒跚的步子,也出了办公室……  ————————————————————————————————————————————————————  厉老太太随着韩佳佳都离开了以后,办公室里,重新恢复了一贯的安静。  舒蔓从厉祎铭的怀中支起头,神情依旧不自然。  没有从刚刚被人发现的惊骇中收拢回来思绪,舒蔓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看舒蔓的样子,厉祎铭抬手去抚摸她的头发,意欲安抚她。  “不用!”  舒蔓拨开厉祎铭的手,看他的目光里,少了以往的不羁,多了几分清冷。  “留着你的关系给其他女孩子吧。”  想到刚刚那个叫“佳佳”的女孩子,舒蔓莫名的心里不舒服,尤其是好像是厉祎铭的母亲对那个叫“佳佳”的女孩子格外喜欢,她更是心头涌动无名的酸涩感,就好像自己整个人的呼吸间被灌入了咸涩的海水,让她压抑到呼吸不畅通。  舒蔓的话,以及变得冷漠神情的样子让厉祎铭全部看在眼里,下意识的,他微拧剑眉。  “和我生气了?”  厉祎铭不知道舒蔓是在因为韩佳佳登门造访的事情生气,理所当然的,他以为是刚刚两个人擦枪走火,害得她出了丑,所以她才生气的。  “没有!”  舒蔓否定,姿态依旧清冷。  她不知道厉祎铭已经在相亲,却还在和自己玩暧-昧不清的把戏,如果她一早知道他和自己搞不清不楚关系的同时,和其他女人走在一起,连她母亲都知道,她绝对不会和他有来往的。  “我要回去了,你把我车的车钥匙给我。”  舒蔓不去看厉祎铭,用睫毛尽可能附上翦翦秋水般的明眸,尽可能把眼底藏匿的情绪掩盖住。  虽然舒蔓在否认,但是厉祎铭还是很真切的认知到一个事情真相——舒蔓在和自己闹情绪!  扯住舒蔓的手腕,厉祎铭放柔和自己的目光。  “我不知道我母亲会来,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很抱歉。”  舒蔓倒不是介意厉祎铭的母亲回来,只是,她不清楚为什么他都已经在相亲了,却还好来撩-拨自己,涣散自己的思绪,甚至几次破-格的要与自己之间偷-尝-禁-果?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她整个人的思绪很乱,就好像是被一团麻绳给死死的缠住了一般,让她无法喘息。  只是,卡在喉咙想要问出口的话,舒蔓不管怎么试图问出口,到最后,都无力的吞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把自己的小手从厉祎铭的掌心中挣脱了出来,舒蔓一改之前的散漫不羁姿态,不去看厉祎铭,也不纨绔娇纵的说话。  “你不用抱歉,我真的没有关系!”  舒蔓一本正经的开口,而后,又问了自己的车钥匙在哪里。  拗不过舒蔓不肯和自己说缘由,只问她的车钥匙在哪里,厉祎铭一再用舌尖舔舐自己略微干涸的唇瓣后,去自己的办公桌那里,拿了车钥匙给舒蔓。  ————————————————————————————————————————————————————  舒蔓去停车场取自己的车,理所当然的,厉祎铭跟了过去。  舒蔓本不希望厉祎铭送自己,因为知道他已经有了相亲对象的关系,她心里莫名的排斥他,好像,自己并不想让他染指自己,再发生出格的事情。  只是,厉祎铭根本就不顾及舒蔓的阻拦,再加上她莫名和自己闹小脾气的关系,他一路跟随她,去了地下停车场那里。  只不过,两个人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  到了地下停车场,舒蔓找到了自己的车,她给车解了锁,刚准备拉开车门坐进去的时候,厉祎铭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腕,随即,将她羸弱的身子,抵在了车门上。  “舒蔓!”  他哑着有些不自然的嗓音,口吻一本正经的唤着舒蔓的名字。  打从两个人熟悉了以后,厉祎铭很少有这么一本正经唤舒蔓的时候,却因为两个人之间现如今默然对峙的态度,他与她如同初见时那般,与她之间近乎陌生到不认识。  “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说了,如果我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向你道歉!”  厉祎铭盯着舒蔓有意闪躲自己的眸,郑重其事的问。  舒蔓不想回答厉祎铭的问题,也不想挣扎,索性,她歪着个头,把自己的视线往别处看去,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避开厉祎铭如火般炽热目光的打量。  睨看到舒蔓对自己的有意闪躲,厉祎铭眼底暗沉一片的微茫,掀动森冷。  他向来都是脾气秉性都好到不能再好的人了,很少有因为什么事儿而变了性情的时候,但是不可否认,因为舒蔓,他的情绪,浮动的有些频繁。  伸出食指和拇指,厉祎铭捏住舒蔓的下颌,把她意欲闪躲自己的头,扳向自己。  舒蔓的下颌被厉祎铭扣住,迫不得已,她的目光被迫迎上厉祎铭的打量。  “看着我。”  不允许舒蔓对自己的目光有任何的闪躲,厉祎铭定定的望着她。  “你和我最近来往这么密切,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舒蔓:“……”  “我不清楚你到底在别扭什么,我说了,我没有想到我母亲会来,更没有想到会被外人撞见你和我之间的样子,如果你受了委屈,那就向我发-泄,别憋在你心里,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很烦躁,懂么?”  行医的关系,厉祎铭从来不会允许自己浮躁,但是偏偏舒蔓,把他的底线一再打破,让他莫名的变得烦躁,甚至是不清楚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竟然这般别扭。  舒蔓虽然不是矫情的人,却也不想谈及她心里的不痛快。  她只想当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误打误撞是一场荒唐的梦,现在梦醒了,她应该重新好好生活,不要让自己的生活,因为他的出现,变成一团糟。  舒蔓抿了抿唇,想要很郑重其事的对她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做一个了断。  只是她刚刚准备掀动嘴角,厉祎铭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是厉老太太,因为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舒蔓要说出口的话,全部都含在了嗓子眼里。  厉祎铭定定的盯着舒蔓,没有因为这通进来的电话,有任何要把目光移开的意思。  他在等舒蔓要说出口的话,只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震动声,让舒蔓根本就做不到像厉祎铭这样泰然镇定的盯着自己。  “你先接电话吧。”  反正自己决定今天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有一个了断,索性,她也就不怕耽误这十分八分钟的了。  “不急,你先说。”  厉祎铭根本就不管这通电话可能是谁打过来的,目不转睛的对视舒蔓。  “你先接电话。”  厉祎铭在较劲儿,舒蔓也再较劲儿。  最后,较劲儿不过舒蔓,厉祎铭定定的盯了她一分钟后,摸出手机,接了电话。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老太太的声音,便传来——  “老二,你在哪里呢啊?你现在马上回来,佳佳这边哭得伤心欲绝,你马上回来。”  厉老太太要求着,声音很慌张,可见,现在,韩佳佳一定在作死。  厉祎铭不准备回去,凉凉的开腔,“我现在不方便,回不去。”  “你不方便什么不方便啊?你的未婚妻都要寻死寻活的,你还不回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为了让韩佳佳不再闹,厉老太太小狡黠心理的说她是厉祎铭的未婚妻,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韩佳佳心理平衡一些。  殊不知,她说得这话,让电话那端的舒蔓也给听了去。  听到厉老太太在电话里说韩佳佳是厉祎铭的未婚妻,舒蔓越发的觉得自己存在的立场可笑。  原来,并不是相亲对象,而是厉祎铭的未婚妻。  想到厉祎铭都已经有了未婚妻,舒蔓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怎样的一个感受。  很嘲讽,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玩具一样,被厉祎铭玩-弄于股掌之间,直到现在才认清楚,自己于他而言,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而玩-弄的一个女人。  厉祎铭听自己母亲的话,不断的蹙眉。  他和韩佳佳之间,八竿子搭不到,她怎么就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他桎梏在车门上的舒蔓,一把就撇开了他的手。  心里对厉祎铭有说不出的嫌弃,自己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如此痴迷入骨,险些沦陷了身体和心智,不想,自己碰到的竟然是一个渣男。  不过还好,自己先一步认清楚了这个男人的本质,让自己不至于陷得更深。  自己手心里握着的手腕突然消失不见,厉祎铭本能的看向舒蔓。  见舒蔓清冷着小脸,一副对自己不予理睬要离开的样子,厉祎铭也顾不上去打电话,一手握着手机,一手重新抓住舒蔓的手腕。  “话还没有说完,走什么?”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舒蔓冷冷的说话,“不过我想,你的未婚妻应该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你去找你的未婚妻好了。”  说罢,舒蔓又一次甩开厉祎铭的手,跟着,头也不回的拉开车门,上了车。  随即发动引擎,将车子,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厉祎铭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闹得舒蔓对自己不予理睬。  没有挂断的电话里,还在响着厉老太太的声音。  “老二,你个混-犊-子,你有没有听我在和你说话啊?你刚刚再和谁说话,我怎么听到了有女人的声音啊?”  厉祎铭无暇顾及厉老太太的话,一心都在想到底是什么驱使舒蔓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一再回想两个人刚刚的对话,最后,脑海中定格了“未婚妻”三个字以后,他才蓦地了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出意外,舒蔓一定是认为韩佳佳是自己的未婚妻,觉得自己有了未婚妻,还和她之间关系不清不楚,所以她才会突然来了情绪。  ————————————————————————————————————————————————————  厉祎铭再回去办公室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的母亲,还有被自己母亲正在安抚的韩佳佳。  刚刚,厉老太太有把梁墨给找来,问了他,厉祎铭和她撞到的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梁墨也不清楚厉祎铭和舒蔓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舒蔓来找自家boss,都没有通过前台,可见,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只是,身为一个“合格”的助理,梁墨实在是清楚自己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所以厉老太太问,他也只是以不“不清楚”做回答,不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  瞧着自己的儿子回来,厉老太太虽然气,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自己的儿子都已经三十一岁的年纪了,正常零件没有问题的男人,都不可能没有生-理需求,所以,理所当然的,厉老太太觉得那个和自己儿子有染的女人是满足自己儿子需求的一个备胎罢了,不存在和自己儿子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而且,能在办公室这里,就堂而皇之和自己的儿子搞在一起,可见,那个女人不能是什么正经玩意。  这么一想,厉老太太也就释然了,然后给韩佳佳说了一番大道理以后,韩佳佳心里也没有那么委屈了。  不过,她倒是说自己心里不委屈归不委屈,但是她一定要让厉祎铭请自己吃饭,不然,她心里还是别别扭扭的厉害。  厉老太太见韩佳佳不再委屈,只是让厉祎铭请她吃饭,她自然是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厉祎铭本不想请韩佳佳吃饭,再怎么说,自己请她吃饭都名不正、言不顺的,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偏偏自己的母亲不断的撮合,还不断的给他使眼色,还说什么不能让人家女孩子受了委屈。  到最后,拗不过自己母亲喜欢张罗事儿的性格,厉祎铭妥协了下来。  厉祎铭不是不清楚自己母亲的用意,只是他对韩佳佳,真的没有一丁点儿的意思。  厉老太太和韩佳佳在法式餐厅里点餐,厉祎铭懒得陪她们两个人点餐,说自己要一份火焰牛排以后,去了卫生间。  厉祎铭一走开,厉老太太就抬起头看向韩佳佳。  本来,厉老太太会来做说客的让两个人吃饭,就是带有用意的,这会儿自己的儿子离开去了卫生间,她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了。  “佳佳啊,这祎铭都来和你吃饭了,一会儿啊,你自己和他好好的说说,我呢,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话,厉老太太笑吟吟的站起身,拿着拎包,出了餐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