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8章:我要你,立刻、马上来我家!(8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8章:我要你,立刻、马上来我家!(8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佳佳啊,这祎铭都来和你吃饭了,一会儿啊,你自己和他好好的说说,我呢,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小年轻之间的事情,身为长辈,厉老太太深知自己在孩子的事情上有一定的导向作用,但是她上了年纪,和孩子之间有代沟,也不好搀和他们的事儿。  说着话,厉老太太笑吟吟的站起身,然后和韩佳佳又说念了几句,拿着拎包,出了餐厅。  韩佳佳和厉老太太说了几句,见她坚持走,也就没有再挽留。  待厉老太太离开,厉祎铭还没有回来,韩佳佳随意扫了菜单几眼,又点了一些配菜后,把目光落在自己的拎包上。  服务生离开后,韩佳佳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见厉祎铭没有回来的迹象,也没有人往她这里看,她从自己的拎包里,把事先准备好的媚-药给拿了出来。  为了能和厉祎铭之间搞出来点事儿,韩佳佳把事先准备好的媚-药,一直都带在身边,方便自己随时随地做出来一些能让自己坐实和厉祎铭之间关系的事情。  这次,便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把自己手里的媚-药打开,她拿着小巧的瓶子,在厉祎铭的清水里,滴了粉-红色的液-体进去,直到一滴不剩,她才满意的把药瓶收回到自己的拎包里。  这款媚-药,是她让她远在国外的朋友特意带回来,从她对厉祎铭有了那种非得到不可的心思以后,脑海中想到的就是如何把他据为己有。  相比较其他的媚-药而言,这小瓶媚-药,是其他同类型药的十倍药力,再坐怀不乱的男人沾上一滴,就会难以控制,自己加了整整一小瓶进去,药力,可见非同寻常。  ————————————————————————————————————————————————————  厉祎铭再回来的时候,韩佳佳正双手托腮,一脸痴迷的样子看着他。  就像是厉老太太说得那样,男人到了三十岁的年纪要是还没有生-理需求,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自己要理解他会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在一起,不要怪他会闹出来弄出来一些莫须有的名堂。  厉祎铭走回到餐桌旁,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在,他微拧眉头。  “我妈呢?”  他和韩佳佳之间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说别的,就她刚才不可理喻的行为,实在是让他生厌。  “伯母回去了。”  厉祎铭长身而立,韩佳佳见状,也站起来了身子。  其实,从身高去看,厉祎铭和韩佳佳两个人着实登对,在外人看来,两个人之间成为情侣,没有任何可挑剔的。  只不过,厉祎铭对韩佳佳,真的就是没有任何的歪心思,只把她当做是一个妹妹来看待。  一听自己的母亲回去了,理所当然的,厉祎铭觉得自己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他会同意来吃饭,完全是卖自己母亲一个面子,这会儿自己的母亲回去了,他自然也没有什么留下的必要。  “点餐了么?”  “点好了。”  韩佳佳刚回答完,就有侍者端着托盘,把两个人点的东西,逐一送上来。  韩佳佳笑着看侍者把配餐和牛排逐一摆上,她眉眼间深情款款的看着厉祎铭,两个小手,不自觉的把他的小臂圈住。  “我点了鹅肝和焗蜗牛,希望你能喜欢。”  她说着话,一副小女人乖巧的姿态。  半挽到手肘处,留出来一小节精瘦手臂的臂弯被韩佳佳圈住,厉祎铭垂眸,睨看了她一眼。  说来,韩佳佳是那种虽然蛮横不讲理,但是很会讨人欢心,尤其是会讨得长辈欢心的人。  但是偏偏,这里面不包括厉祎铭。  厉祎铭不喜欢韩佳佳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似乎见多了,他审美疲劳了。  相比较而言,他倒是很欣赏像舒蔓那样有自己小娇纵,小狡黠,直爽,办事儿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小女人。  乍想到舒蔓,厉祎铭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儿。  舒蔓……  心里不自觉的呢喃这个名字,然后想到她刚刚绝然离去的身影,带着让自己不解的错愕,以及让自己后知后觉的醒悟,他锁紧的眉头,更加紧蹙。  “我去付款,你要是想留下来吃饭,就找你的朋友过来陪你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厉祎铭现在一门心思的想要去找舒蔓,她对自己有误会,他不想她误会自己,所以,自己一定要找她,把事情给说明白了。  这种想法儿愈演愈烈,厉祎铭抽离开自己的手臂,迈开步就让侍者签单,准备去收银台付款。  “厉祎铭!”  韩佳佳见厉祎铭抬脚要走,自己一个人留在餐厅里,实在是挂不住面子,也就顾不上什么叫做脸了,小跑了上去,从厉祎铭的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走?留下来和我吃一顿饭,真的就有那么难吗?”  韩佳佳都要哭了,她不就是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吗?她有什么错,为什么厉祎铭连坐下来陪她吃顿饭的机会都不给她?  心里委屈的厉害,以至于她抱厉祎铭的力气更大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个不用力,厉祎铭就会从自己的手掌心里跑了。  厉祎铭感受到了韩佳佳抱自己的力气在加重,因为她的话,他心里也不得劲儿的厉害,只是……  “我没有不想陪你吃饭,我真的有事情。”  他现在整个人的心思都在舒蔓的身上,不管怎样,他潜意识里,绝对不可以让舒蔓受到伤害。  虽然他深知自己这样的潜意识有欠公平,但是,他真的不想让舒蔓误会自己,更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个不断游戏花丛的男人。  “你陪我吃饭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你如果真的有急事儿,为什么还要过来?”  厉祎铭:“……”  “如果你只是为了看在伯母的面子才来吃饭的,你大可以告诉我,我……”  韩佳佳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全部的话含在嗓子里,让她干-涩的难以倾吐。  “我真的这么令你讨厌吗?”  半晌,韩佳佳又问出声。  “我并没有想到从你这里得到很多,我……我只是想你留下来和我吃个饭,真的有这么难吗?我不想让你讨厌我,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我向你道歉,请你……请你别讨厌我,别不理我!”  韩佳佳也顾不上什么叫尊严,声泪俱下了起来。  一边哽咽着,一边把脸颊,更紧凑的往厉祎铭的后脊背上贴去。  韩佳佳流下来的泪水,顺着厉祎铭的白衬衫沁染,沾湿了他的肌肤。  感受到韩佳佳真的在哭,厉祎铭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他一向都嫌女人麻烦,所以这也是他三十几年都没有找女朋友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会儿,被韩佳佳缠着,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的让他难做极了。  再韩佳佳一而再、再而三的含泪说辞下,厉祎铭最后妥协了下来。  反正一顿西餐而已,自己速战速决,就卖韩佳佳一个面子好了,免得自己母亲知道了,还得继续絮叨自己。  “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吃饭,等吃完了饭,我再走。”  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最大让度,厉祎铭拉开韩佳佳的座椅,不忘绅士的让她落座。  一看厉祎铭不走了,还主动给自己拉开了座椅,韩佳佳立刻雨转晴,一张原本还梨花带雨的小脸,重拾点点璀璨的笑意。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韩佳佳坐回到了座椅上,脸上是遮掩不住的兴奋笑意。  厉祎铭见状,无力的摇了摇头。  重新坐回到了座椅里,厉祎铭不想多做停留,刀叉不停的开始切牛排。  看厉祎铭只顾着切牛排,连配菜都不尝一些,韩佳佳直蹙眉。  她不是不清楚厉祎铭肯留下来是因为自己打了同情牌。  虽然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尊严,但是韩佳佳还是希望厉祎铭可以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目光盯着厉祎铭手边的清水,她目色沉了沉。  忽的,她开了口。  “我们要瓶红酒啊,我忘了要红酒,吃西餐没有红酒助兴怎么能行呢?”  说着,韩佳佳就招呼侍者要一瓶珍藏的红酒。  厉祎铭一听韩佳佳要叫红酒助兴,赶忙打住她。  自己一会儿还要去找舒蔓,要是品红酒助兴,指不定要耽误多久,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和韩佳佳耗着,直觉性的拒绝。  “我一会儿还要开车,不方便喝酒。”  “那要果汁吧,吃西餐,不喝点饮品怎么能说得过去呢!”  “不用,我喝清水就好。”  实在是不想和韩佳佳耗费太久的时间,说完话,厉祎铭就拿起手头儿边上的水杯,浅饮了一口。  韩佳佳一看厉祎铭喝了她下药的水,目光里,折射出诡黠的笑意。  厉祎铭没有注意到韩佳佳眼底的一抹得逞的笑意,也没有发现自己喝的水有什么不同之处,他继续刀叉不停的切自己的牛排吃。  韩佳佳见厉祎铭不需要红酒来助兴,只要清水就好,她也就没有再强求,兀自埋低头,给自己切牛排。  今天,厉祎铭吃的牛排的酱汁有些咸,一连喝了好些水,很快,一杯清水,见了底。  厉祎铭太过速度的吃完了牛排,韩佳佳蹙起眉头。  这个药,要近一个小时以后才会有药效显示,厉祎铭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吃好了牛排,她要是不在厉祎铭药效发作之前拖住她,自己就前功尽弃了。  “我吃好了,你慢用。”  厉祎铭虽然人在这里用餐,但是一颗心,早就已经飞到了舒蔓的公寓那里。  见厉祎铭起身,找侍者签单,准备结账,韩佳佳皱起了眉头儿,都打成了结。  她知道厉祎铭要走,自己在药效发作之前根本就没有办法儿拖住他,索性,也放下了刀叉。  厉祎铭结好账,捏着皮夹回来准备和韩佳佳支会一声就离开,不想,韩佳佳过来亲昵的挽住他,让他送她回家。  “你送我回家吧,有点晚了,我不敢自己回家。”  韩佳佳和厉祎铭撒娇,娇嗔的口吻,听得人的骨头都要酥-麻了。  “我还有事儿,不方便送你回去,我找我助理,我让他送你回去。”  “我不!”  韩佳佳拒绝着,然后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往厉祎铭的身上靠去。  “你送我回去,我不要别人送我。”  被韩佳佳缠着,厉祎铭直蹙眉。  他就知道,他不应该好心的留下来陪这个女人吃饭,要知道,一个男人留下来陪一个女人吃了饭,后续就是自己要送她回家。  想到自己给自己平添出来了这么多的麻烦,他心里有些浮躁。  “我真的有事儿,不方便送你!”  “那你要去哪里办事儿,指不定我就顺路,你把我带过去就好了。”  韩佳佳不依不饶,她敲定了今天晚上必须和厉祎铭之间“生米煮成熟饭”,就一定要做到,她才不要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前功尽弃,不然,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真的不会再有独自来往的机会。  也顾不上自己下jian与否,韩佳佳拉着厉祎铭的手。  “你就送我回去吧,我真的和你顺路。”  被韩佳佳摇晃着手臂,厉祎铭被她的话磨得脑仁疼。  “你家在宁山路,我要去城西,我们不顺路,我不方便捎你过去。”  “谁说的啊?宁山路那边是我父母在住,我自己早就搬出来了啊,而且就在城西那边的光泉路。”  韩佳佳名下有几处房产,她一听是厉祎铭时准备去城西,她直接把自己在城西的那处房产地报了出来。  厉祎铭一听是光泉路,离舒蔓所在的暖心阁小区还真就不远,一再沉吟思忖,也就答应了韩佳佳。  “那我就顺路给你放到光泉路那里,我就不进你小区了,你自己回去你小区。”  韩佳佳虽然不满意厉祎铭对自己的敷衍,以及说了他不打算进自己住的小区,但是先走一步看一步,他都已经顺路把自己带回家去,还会担心不把他搞上楼么!  韩佳佳敲定了自己的想法儿以后,笑着欣然应允了。  ————————————————————————————————————————————————————  舒蔓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怎么想,心里都不是滋味。  厉祎铭有了其他相好的异性,而且还是他的未婚妻,她真的想不到自己对于厉祎铭来讲,到底是什么。  心里想不通,也气不过,她舒蔓向来娇纵,实在是不甘心被一个渣男,拿自己当成是衣服一样随意蹂-躏。  想到他身边的那些个莺莺燕燕,她整个人的胃部,都犯恶心的难受着。  想到自己身上的肌肤都被厉祎铭碰过,隐约间,自己身上还残留他的气息,舒蔓想也不想,剥落了自己身上全部的衣物,给浴缸放了水以后,躺了进去。  在浴缸里泡了良久,在泡沫浴缸里,她思忖着自己和厉祎铭近来发生的点点滴滴。  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团团耍过,舒蔓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窝着一个大疙瘩似的,让她难以喘息。  心绪浮躁至极,舒蔓嫌恶的打着浴缸里的水花。  该死!  暗咒厉祎铭一句的同时,舒蔓也恨自己怎么就这么鬼使神差的中了那个男人的套路,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把自己的纯洁,都交付给了那个男人。  气不过,心里别扭的厉害,舒蔓就纳了闷,自己刚刚面对厉祎铭的渣男本质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狠下心,痛下杀手的甩他两个耳光。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悔不当初。  用沐浴液,在自己的周身上下使劲儿的搓着,舒蔓尽可能要把属于厉祎铭的气息都摩擦掉。  太烦躁了,实在是太烦了,想到厉祎铭和其他女人好,还过来一副撩-拨自己,让自己深陷泥足的姿态,她就扼腕的嫌弃厉祎铭,嫌弃自己。  在自己嫩白的肌肤上,用力的揉-搓着,直到自己的肌肤上门绽放出一层层斑驳的红痕,她也不肯罢休的继续揉-搓。  直到自己后来没有了力气,才作罢。  身体在浴缸中,滑下,舒蔓把自己锁骨以下的部位,都埋藏在浴缸里。  长吁了一口气,舒蔓郁结的把心里的气呼了出去以后,心绪较刚刚好了一些。  莫名的,她心绪好不容易沉寂了下来,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浮动出厉祎铭的身影。  思绪跟着厉祎铭不住的飞脱,她想着,实在是想知道这会儿的厉祎铭在干什么,是在家休息,还是在陪他的未婚妻在吃饭,亦或者说是,和他的未婚妻在……巫山芸雨……  乍想到最后一种存在的可能,舒蔓的眸,蓦地瞪大。  想到厉祎铭可能在和其他的女人颠鸾倒凤,做前不久和自己做的事情,她直蹙眉。  实在是想质问厉祎铭到底拿自己当什么了,也实在是想知道厉祎铭现在正在干什么,舒蔓拿起自己放在洗理台上面的手机,捏在了手里。  ————————————————————————————————————————————————————  一再权衡自己要不要打电话给厉祎铭,直到自己洗好了澡,和着浴袍出了浴室,舒蔓都没有拨通厉祎铭的电话。  站在飘窗前,思忖了好一会儿,手里握着手机的舒蔓,迎着瑟瑟的晚风,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喷嚏。  本就感冒没有好的关系,再受了风,她的头,又有些发沉了。  只是就是这样,舒蔓明知道自己应该去好好的休息,却因为想到厉祎铭对自己做得那些事情,她执拗的不肯去休息。  一再捏紧手指,直到掌心里被自己的手指甲凌迟出来了好几道斑驳的红痕,舒蔓才有意识的把已经黑了下来的屏幕,滑动开。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她必须要找厉祎铭把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的事情,好好的质问他一番。  自己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拿自己当ji-女一样的耍的团团转。  把手机紧紧的握住,舒蔓一再抿了抿唇后,拨了“死华佗”的那个电话号码。  ————————————————————————————————————————————————————  厉祎铭接到舒蔓打来的电话时,正在赶往去她家的路上,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车上坐着韩佳佳。  没有料想到舒蔓这会儿会打电话给自己,厉祎铭挑了下眉头儿。  随即,也不顾韩佳佳在场,接了电话。  电话刚被接听,舒蔓硬里硬气的声音,便带着愠怒的传来。  “你在哪里呢?”  她问着,带着一贯的娇纵。  厉祎铭对舒蔓不想有隐瞒,但是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他还是象征性的问——  “怎么了,有事情?”  “嗯,你马上来我公寓这边。”  舒蔓直接了当的开腔,既然自己都已经拨了他的电话过去,自然就没有必要再装腔作势下去了。  “你什么时候到?我在家等你。”  舒蔓生硬的语气,陌生而透着命令般的疏离,让厉祎铭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看了眼身旁的韩佳佳,正在一副好奇宝宝的姿态盯着自己,厉祎铭舔舐着唇。  “我这会儿先过不去,得过一会儿。”  他是在赶去舒蔓家的路上不假,但是韩佳佳在,他已经把韩佳佳给带上来了,自然要多走一段路程送韩佳佳。  “过一会儿?你现在很忙?”  舒蔓一贯生硬的口吻,好像厉祎铭欠了她几百万,她一副讨债的架势。  “嗯。”  厉祎铭应了一声,不自觉间,他忽的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沉。  下意识的,他单手把控方向盘,用另一只手,支着自己的眉心,辗转轻柔了起来。  “在忙什么?”  舒蔓近乎本能的问出来,好像新婚小妻子,在打听自己的丈夫在做什么,一副生怕他做了对不起自己事情的样子。  “在陪你的未婚妻吗?”  “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厉祎铭没有回答自己没有未婚妻,而是说了“她不是我的未婚妻”,很显然,这会儿,他正和韩佳佳在一起。  舒蔓听出来了厉祎铭话里的玄机,不自觉的抿起嘴唇。  她本不是喜欢把事情闹得乌烟瘴气的人,但是一想到厉祎铭这会儿在陪着其他女人,舒蔓一时间气不过,竟然萌生出来了要他就算是在陪他的未婚妻,也得立刻马上赶来自己这边的念头儿。  “我管她是不是你的未婚妻,我要你立刻、马上来我这里!”  舒蔓拿出来自己一贯的娇纵与人性,跋扈的要求厉祎铭。  既然他能把自己当成不-三-不四的女人来染指,她对他,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好脸色。  舒蔓要求自己,厉祎铭挺无奈的。  但是偏偏她要求自己,哪怕自己这会儿正头疼的不行,也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  如果说换做是白伊颂,或者韩佳佳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不可能言听计从,但是偏偏因为这个女人是舒蔓,他完全找不到一个对她不予理睬的念头儿。  “你再等我一会儿!”  厉祎铭这会儿正值药效要发作的前兆,身体上,已经开始有了反应。  韩佳佳准备的这款媚-药,虽然说要一个小时左右才会发作,但是她加了大量的药,在关于药效的发作时间上,她做不到很好的把控。  舒蔓也不想太过不依不饶,反正厉祎铭已经答应自己会来自己家这边,她也就准备罢了,等他来了自己的家,再和他好好的说说。  只是,偏偏这个时候,韩佳佳哭闹的声音,通过听筒,气若游丝的传来了。  “祎铭,你不要丢下我啊!”  韩佳佳一直都在听厉祎铭和舒蔓之间的对话,因为厉祎铭没有规避她的原因,她很真切的听到了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已经那个女人对厉祎铭没有转圜余地的要求。  她做不到像电话那端的那个女人那般严苛的要求厉祎铭,能做到的,就是自己要像蛇一样,缠着他不放。  她就不信,自己要是不放他走,他还真就能放任自己不管。  韩佳佳哭闹着,重新拿出来自己惯用的伎俩,手抱着厉祎铭正在开车的手的小臂,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祎铭,你别丢下我不管,我知道你忙,有事情要做,但是……但是这么晚了,你让我一个人,我真的……真的好害怕啊,你把我送回家,不要丢下我,不要让我一个人独自回家好不好?”  舒蔓听到了韩佳佳甜腻腻的声音,她厌恶的直皱眉。  真就是想不通厉祎铭怎么会喜欢这样哭哭啼啼,动不动就打雷下雨的女人。  厉祎铭被韩佳佳磨得脑袋生疼,因为误食了媚-药的关系,他此刻正头疼的不行,韩佳佳一闹,他更是身体上浮躁异常。  不清楚自己在受着药效和韩佳佳的双重折磨,厉祎铭单纯的觉得自己就是被韩佳佳磨得脑袋疼。  他正准备说韩佳佳,让她别再闹了,电话那端,舒蔓愠怒的声音,夹杂着阴凄凄,却是明显负气的姿态,通过手机传了过来——  “厉祎铭,我生病了,而且是很严重、很严重的病了,如果你想继续陪着你未婚妻,对我不闻不问,你就当着给我收尸吧!”  舒蔓气恼不已的喊着话,跟着,她懒得再去听韩佳佳腻腻歪歪的声音,气氛的挂了电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