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9章:吃(9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9章:吃(9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18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电话被挂断,里面“嘟嘟嘟”的机械声音传来。  厉祎铭皱紧眉头,脑海中反复浮动舒蔓的话。  怎么听,他都觉得舒蔓似乎在和自己赌气!只是,她和自己赌气的根由是什么?韩佳佳的存在?  电话已经被挂断,厉祎铭头昏昏涨涨的关系,他把手机丢到工作台上,跟着,放慢车速,整个人的头,往后车座上面靠去。  见厉祎铭把电话丢在了工作台上,呼吸变得有些粗重,韩佳佳先是一怔,随即,依旧不依不饶的攀附他的手臂,弱不禁风的哭闹。  “你要把我丢下吗?”  刚才,听到电话那端是女人的声音,韩佳佳近乎是本能的抱住厉祎铭的手臂,一副自己被抛弃架势的哭喊着。  倒不是说她要把事情闹到某种地步,只是她想到有其他女人缠着厉祎铭,还那么跋扈的要求厉祎铭立刻、马上,必须去她那里,她就像无所不用其极的膈应电话那端的舒蔓,让舒蔓知道知道,厉祎铭是她的男人,其他人谁也别想把他撬走!  受了药效的作用,厉祎铭额际犯晕,手臂被韩佳佳抱紧,他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是因为韩佳佳抱着自己,所以自己才会这么不舒服。  本能的拨开韩佳佳的手,他把车停在了一边。  “你下车。”  厉祎铭开腔,语调明显沁着黯哑,他一边说话,一边闭眼,抬手揉了揉眉心,只是,自己用手揉着眉心,没有如期的舒缓头脑胀痛的不适。  发觉了身边的厉祎铭手撑在太阳xue上,一副不舒服的样子,韩佳佳的目光微微发亮。  他这是……药效起作用了?  韩佳佳怀疑着,瞧着厉祎铭呼吸变沉,变重,连带着俊脸上,也浮动不同于一般的神情,她忽的扬起嘴角,狡黠一笑。  刻意倾着身子,韩佳佳把自己的身体,像是没有骨头般向厉祎铭那边靠了靠。  “你怎么了?我看你似乎不舒服啊?”  抬起手,韩佳佳娇-软的说着话,拿小手去攀附男人的小臂。  蹙紧着眉峰的厉祎铭,察觉到韩佳佳的手伸了过来,他隐忍头痛的感觉,张开黑幽的眸。  张开阒黑的眸的瞬间,他眼底,扑捉到了韩佳佳目光中流露出来的一抹得逞。  几乎是一瞬间,他眯起了自己狭长的黑眸。  韩佳佳没有料想到厉祎铭这会儿会张开眼,她嘴角得意的笑,立刻敛住,随即,自己放在厉祎铭小臂上的手,飞快的拿开,但仅仅是瞬间,她又觉得自己这个举措不妥,又重拾一副关心的样子,让自己像虎皮膏药似的,一副讨好姿态,重新圈上厉祎铭精瘦的手臂。  “你到底怎么了啊?我看你很不舒服啊?”  鼻息间充斥女性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过分浓郁的香氛,让厉祎铭拧着眉。  他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有些使不上了劲儿。  头脑胀痛的无力感,实在是太过强烈,涣散厉祎铭冷静的传来,想到刚刚韩佳佳嘴角噙着的那抹冷笑,他幽黯眸子,变得越发深邃的起来。  “祎铭,我看你身体不舒服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韩佳佳假意的皱着眉,淬染了得意的眸光,飞速的闪过眼底。  “不用!”  厉祎铭黯哑着嗓音,冷冷的开腔,随即,自己的小臂,从韩佳佳的手里抽离出来。  “你下车!”  厉祎铭给中控解了锁,让韩佳佳下车的姿态,溢于言表。  韩佳佳见状,敛住得逞的笑意,一张精致妆容的脸,重拾梨花带雨的姿态。  “祎铭,你不打算送我回家了吗?我……这么晚了,我一个人不敢回去。”  韩佳佳撒着娇,厉祎铭却无心去听。  一味的,抬手继续揉着额角,一向洁身自好的厉祎铭,直感觉身体里窜着一团火,强烈的让他想要纾解一番。  “祎铭,你不要赶我走,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韩佳佳还在不依不饶着,两个小手,像是蔓藤一样,又重新攀附上厉祎铭的小臂,然后艳红色的唇,有意识、无意识的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被韩佳佳闹得实在是不耐烦,厉祎铭的好脾气,都被她的局促给磨光了。  在韩佳佳又一次没脸没皮的贴金他的下颌时,他蓦地甩手——  “滚!”  厉祎铭嫌弃不已的从齿缝间挤出话,跟着,长臂一伸,把韩佳佳,直接从副驾驶那里,推了下去。  韩佳佳被厉祎铭动作粗鲁的推了下去,当即,垮下来了一张脸。  等到她回过味儿,准备再对厉祎铭纠缠到底的时候,车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猝然传来。  被大力传来的关门声搞得耳膜发胀,韩佳佳站在车门外,望着车里的男人,她气得直跺脚。  不同于车门外韩佳佳的气恼,车厢里,是压制的气息,如同身处在大蒸笼里,炙热的缠绕着厉祎铭。  喉咙发紧了咽了口唾液,厉祎铭隐忍身体上的爆炸感,随手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给梁墨。  行医多年,自己无缘无故会有这种感觉,他再清楚不过自己是不小心吃了媚-药。  而自己会误食了媚-药,不出意外,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被自己赶出车外的韩佳佳。  乍想到韩佳佳刚刚得逞意味的眸,他削薄的唇,抿紧成了一道岑冷的弧线。  等到电话被接通的过程是艰辛而漫长的,猝然腾升的熊熊火焰,似乎要焚烧了厉祎铭的理智,舔着唇,他空闲下来的手,开始扯着自己的衬衫。  散开的衬衫口,在忽明忽暗的灯光折射下,泛着蜜一样的色泽。  匀称分明的机理,健而不硕,看上去不着一丝赘肉。  滑动着性-感的喉结,浑身有些无力的男人,看着前方的视线都有些迷迷糊糊起来。  浑身上下实在是焦躁的难受,厉祎铭着实承受不下,开了车门。  此刻正值晚上时分,夜色微凉,有徐徐刮过的夜风,沁着温柔的吹拂而过。  站在夜风中,厉祎铭的发丝被夜色吹散开了,凌厉了他一向温和的眉眼。  不同于往日的温润,此刻的厉祎铭,口干舌燥的厉害,体内昂藏的热-流,让他迫切的想要找寻到一个发-泄的口。  不等电话被梁墨接通,韩佳佳瞧见厉祎铭下了车,她立刻两眼冒出异样狡黠的色彩,跟着,妖娆的身影,绕过车头,又一次像是一团火一样,紧紧的缠住了他。  “祎铭,我看你不舒服的厉害,我们找个地方去休息吧!”  怒着娇滴滴的唇,韩佳佳不安分的手,四处点火在厉祎铭的身上游-走着。  韩佳佳并没有xing经验,只是凭借自己知道的技巧,尽可能撩-拨厉祎铭。  既然自己都已经给他下了药,今天,就必须让她中了自己的套!  手指,像是画笔似的,不住的勾勒厉祎铭身体的每一处。  她实在是太爱眼前这个男人了,无论是他的眉眼,唇,还是鼻,亦或者是身材,她都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  每一处的肌肉都蓬-勃而有力量,笔挺的西裤衬衫刀裁般修身的勾勒眼前男人挺拔的身姿,哪怕此刻散开了纽扣、被下了媚-药,也抵挡不住这个男人带给自己无法抗拒的浪-潮。  就像是抽了大-麻,着了魔似的,韩佳佳舔-舐着自己的唇瓣,从西裤中抽出厉祎铭衬衫的下摆,将自己的指尖儿,往下划去……  一把抓住韩佳佳作乱的小手,厉祎铭幽黑到发亮的眸子,透着冰冷的打在杜欢的脸上。  没有说话,厉祎铭抿紧着削薄的唇,努力克制体内躁-动的感觉,猛地甩开了韩佳佳的手。  “啊唔!”  韩佳佳脚下一个不稳,被厉祎铭像是丢垃圾一样的甩在地上,当即就崴了脚踝。  吃瘪的皱着眉,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厉祎铭本不是性格浮躁之人,但是因为想到自己会闹到现如今的样子都是败韩佳佳所赐,湛黑的眉目间,染上了从未有过的森冷之气。  “你下药给我?”  他冷冷的质问着,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了一字型。  被厉祎铭发现,并且质问自己,韩佳佳没有躲避的意思。  隐忍脚踝处骨骼撕裂开一样的痛,她讥诮的笑——  “厉祎铭,如果你够聪明的话,你应该知道,这会儿只有我能帮你!”  韩佳佳威胁着厉祎铭,她得意洋洋的挽着笑,她就不信,这会儿,除了自己,他还能找上其他的女人。  除非,他准备背负上一个强-jian的罪名!  听着韩佳佳的话,厉祎铭的唇,死死的抿着。  没有做声,他定定的盯了地上的韩佳佳一眼后,转身,脚下的步子,有些发虚的重新折回到车里。  梁墨没有接自己的电话,厉祎铭掐断电话后,他一手揉着眉心,一手打电话,又开始给梁墨打电话。  心里就像是长了草,抓心挠肝一样的让他的身体不断发紧,尤其是老二,着了火一样的急需找到一个发xie的出口。  不死心的韩佳佳,从来没有这样挫败过。  以往,她对厉祎铭只是在臆想的世界里进行想念,而如今这个比杂志里的男模都让自己心驰神往的极品男人,已经一副难以自控样子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哪里还肯放过!  觉得自己快要因为厉祎铭把自己搞疯了,韩佳佳从外面拉开主驾驶舱没有上锁的车门,跟着,两个小手直接往厉祎铭的裤-裆处,摸索去……  隔着男人西裤的布料,韩佳佳见逐渐变大趋势的物什,她双眼沁出翻滚的浪潮……  “……祎铭,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我……我也很需要!我们……做,在这里,好不好?”  韩佳佳用手指,直接附上了厉祎铭的物什,然后整个人拿出岛-国片里女人该有放-纵,浪dang的样儿的摩挲起厉祎铭的物什,动作yin靡而荒诞。  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韩佳佳的气息都开始微喘了起来,红艳艳的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往男人的耳畔凑去。  “滚!”  从未有过的不耐烦,让厉祎铭拿开韩佳佳的手,将她的身子又一次掀到在地。  太阳xue一跳一跳的发胀,抿了抿菲薄的唇,他浑身都是戾气的瞪了韩佳佳一眼。  跟着,隐忍涣散的眸光,厉祎铭也顾不上自己这会儿开车会不会出错,将车子启动引擎,直接开走……  ————————————————————————————————————————————————————  眼下自己的情况实在是尴尬,厉祎铭无法忍受,自己在车里用手帮自己泄了身都没有纾解开身体里的郁结之气,索性,他看着前方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隐忍身上血液都贲张的往一处涌去,开了房间给自己。  本来,他是打算打电话给梁墨,让梁墨替自己想办法儿,虽然他身为医生,却对于被人下了药该如何处置,还真就没有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儿。  只是,梁墨对这种事情也没有经验,只知道找女人能缓解身体上的浮躁与燠热。  厉祎铭否定了梁墨这个想法儿,让他继续想。  梁墨被厉祎铭逼得无可奈何,梗着脖子说自-渎能解决身体被燠热占-据的感觉。  只是,这个建议又被厉祎铭给否定了,最后的最后,憋了好一会儿,梁墨才说实在不行就泡在冷水里,用冷,来对抗身体里的燠热。  厉祎铭对这种事情不在行,也不好去咨询其他人,索性,死马当活马医,把自己外面的衬衫和西裤扯掉了以后,兀自泡进到了尽是凉水的浴缸中……  ————————————————————————————————————————————————————  舒蔓在家里时不时盯着墙壁上的石英钟,等着厉祎铭的到来。  刚刚在飘窗口站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等到她接连打了好些个喷嚏,才有意识的往屋子里折回儿。  本就感冒没有好利索,再加上这会儿受了冷空气的关系,舒蔓鼻子堵塞的难受,连带着嗓子也不舒服了起来,身体上,还有些发凉,脸颊和额头,却和高烧一样发烫起来。  缩着自己的小身体在沙发中窝成一团的坐着,舒蔓就像是一个摧朽拉枯的老人在等自己孩子回来陪自己一般,样子有说不出的孤寂。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电视亮着,她却没有心思去看。  想不到自己等了这么久也没有等来厉祎铭的原因是什么,她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再加上感冒发烧的关系,她的眼眶里,竟然浮动开漾漾的水雾……  她明明告诉了厉祎铭,让他立刻马上来找自己,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来?  舒蔓自欺欺人的对自己说,可能是他这会儿在忙,暂时分不开身,一会儿就会来找自己。  可是,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让她清楚的认知到一个事实——厉祎铭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  一想到自己对于厉祎铭而言,就像是一件可有可无的玩具,她又气又委屈。  明知道,自己应该看开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觉得自己和他之间没有什么的,却因为想到他对自己的不重视,她心里,如同被什么东西划开一道口子似的,血淋淋的疼……  没有承受住自己这般不被人重视的无力感,舒蔓就像是在找存在感一样,也顾不上自己厚脸皮,自己主动打了电话给厉祎铭。  她不管厉祎铭这会儿在干什么,不管是他在忙,在赶往自己这里的路上,还是在陪他的未婚妻,她都要知道他这会儿在干什么。  似乎,自己一定要被他的话伤的鲜血淋漓,她才懂得自己这么作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  厉祎铭接到舒蔓打来的电话时,他还在用凉水,不断的冲刷自己身体里的燠热之气。  有了凉水的寒意席卷周身的热,他的身体,稍稍松懈下来了一些。  只是相比较而言,他的身体里,那团没有彻底散开的热气,还存在。  厉祎铭盯着屏幕上的手机号,乍想到自己答应了舒蔓要去找她,这会儿也没有去,他下意识的拧起了眉头儿。  没有太过犹豫,他滑动接听键,接了舒蔓打来了电话。  “舒蔓!”  厉祎铭唤了舒蔓一声,嗓音里带着没有消弭的黯哑,以及不言而喻的xing-感。  “你在哪里?怎么还没有到?”  舒蔓感冒,嗓子不舒服的关系,声音也没有之前那般娇纵,隐约间,有些低哑,能很明显的听出来她嗓子不舒服。  “……我、今天去不了你那里了!”  厉祎铭实在是太清楚自己现如今的情况了,自己被人下了药,说白了,不等药效彻底过了劲儿,他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冷水里泡着。  “来不了?”  舒蔓挑眉反问一声,眼底,明显划过一抹失望之色。  厉祎铭不好告诉自己被韩佳佳给下了药,抿了抿唇,用依旧含糊的磁性嗓音,低沉的回话——  “对不起。”  这会儿,对舒蔓,除了这三个字,厉祎铭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  从舒蔓打电话给自己,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望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晚上十一点,让一个小女人等了自己这么久,他实在是过意不去。  舒蔓耳朵向来敏-感,从厉祎铭开口说话,她就有听出来了他语调和平时不一样,再加上他对自己说“对不起”,舒蔓想当然的觉得厉祎铭这会儿正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至于他的嗓音会变成这样,很显然是放纵过后,情-yu未退的嗓音。  同样的嗓音,她在大学时和室友看动作片有听过,厉祎铭和动作片男主角放-纵后的嗓音,简直如出一辙,根本就不是他一句话、三个字,一声“对不起”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你和你的未婚妻在一起?”  舒蔓试探性的口吻,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个很准确的答案,她肯定,这会儿,厉祎铭一定是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再不济,也是其他的女人,总之,他这会儿不可能是他自己。  厉祎铭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我没有未婚妻,我和你之外的女人,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关系。”  厉祎铭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只是想到舒蔓觉得自己有未婚妻,他本能的想要解释。  舔舐了几下干涸的唇瓣,“我……不舒服,今天真的去不了你那边了。”  厉祎铭竭力隐忍身体上还在作怪的感觉,用一贯温润的口吻,对舒蔓说着话。  “我也不舒服!”  几乎是在厉祎铭说了话以后,舒蔓就回了他。  心里莫名的委屈,自己这会儿发烧感冒都没有去休息,而是等他来找自己,他却找理由搪塞自己,她心口处就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得她无法喘息。  “厉祎铭,我病着呢,我这会儿很难受,你知不知道?”  舒蔓的嗓音中,明显带着泪腔,细听去,能发现,她真的生病了,声音都不对劲儿了。  厉祎铭被药效作怪的关系,并没有太过细致注意舒蔓的声音有什么变化,这会儿她这么说,厉祎铭真切的注意到了她的嗓音,确实起了变化。  “你哪里难受?”  厉祎铭不自觉的慌了起了,连带着原本依靠在浴缸壁边缘的身体,也直了起来。  “你不舒服吗?哪里难受,告诉我?”  舒蔓在电话那端听着厉祎铭类似于关心自己的话,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就那样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舒蔓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孩子,很少会表现出来自己脆弱的一面,却因为厉祎铭没有来找自己,她眼眶里的泪水,像是决堤了一般,不住的往下流着……  “厉祎铭,你还是不是个人了?我这么不舒服都还在等你,你要是不能来,你为什么不提前打给电话给我?”  舒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厉祎铭,哪怕自己病得这么严重,也不知道去休息,反而是在沙发这里,缩成一小团的等他来找自己。  心里,越想越是难受,身体上的病痛,心里的痛,双重压力的蛰刺舒蔓,让她的嗓音,近乎也含着泪水一样。  厉祎铭听舒蔓的话,还是哭声,心脏揪紧着。  他很想和她说一句抱歉,说一声对不起,但话含在嘴巴里,他竟然说不出口。  一再把手机捏紧,厉祎铭迟疑了几秒钟后,抿紧着唇,从浴缸中,站了起来。  随即,说了一句“等着,我马上到!”,就随意扯过浴袍穿上,出了浴室。  ————————————————————————————————————————————————————  十分钟后,厉祎铭凌乱着没有干的墨发,去了舒蔓的家里。  舒蔓本来闹着情绪,不想给厉祎铭开门,但心里按捺不住要和厉祎铭争执一番,她梗着脖子,别别扭扭的给他开了门。  门被打开,只着了一件单薄白色衬衫的厉祎铭,胸膛处,有几颗纽扣都没有系好,一进门,他就伸出手去摸舒蔓的额头。  “是不是感冒没好,你又受了风寒?”  厉祎铭问着,修长骨节的手指,带着雅致的弧度,温柔的试探她的温度。  舒蔓被厉祎铭虚假的关心着,心里不舒服,撇开了他的手,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趿着拖鞋,往客厅里折回。  被舒蔓没有好脸色的对待,厉祎铭也谈不上恼火还是怎样。  微微皱紧眉头儿,想到舒蔓这会儿可能是因为感冒的关系,身体就不舒服,他也就没有在意,迈开步,没有看到有适合自己穿的拖鞋,就赤脚,随舒蔓去了客厅。  “你到底怎么样?我刚才摸了你的额头,有些烫,你吃药了么?”  厉祎铭的身体还是紧绷的厉害,只不过他这会儿一心想的都是舒蔓,尽力用理智隐忍自己。  “我不用你管我!”  见厉祎铭坐在自己的身边,舒蔓撇开脸不去看他,固执的像是一块石头一样。  明明,自己把他找来,是准备有好多话要质问他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会儿,自己一个字也问不出来。  厉祎铭看舒蔓这个样子,实在是无奈,他正准备好言好语的劝她吃药,只见舒蔓把放在茶几上面的一瓶红酒给打开了,跟着,倒在杯子里,然后,扬起头,把酒往自己的嘴巴里灌。  “你干什么?”  厉祎铭见舒蔓固执的给自己灌酒,他伸手去扯她的手腕。  “你疯了吗?你在生病,你生病,你还要喝酒,你找死吗?”  厉祎铭因为动了气的关系,身体里没有散开的热气,都开始和他叫嚣起来。  有血流加速的感觉涌动,厉祎铭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变得僵硬。  韩佳佳所下的这款媚-药,十足的药效,只要是离开了冷水,原本火热的情网,还是会焚烧一切的理智。  微拧起眉头,厉祎铭深知自己对舒蔓本就没有抵抗力,这会儿,自己还吃了药,与她之间,还是孤男寡女的对峙关系,自己藏匿在短裤里的东西,明显有较刚刚苏醒的架势。  “我没有!”  舒蔓否定着,“你不是说你不舒服吗?那你还来干什么?”  她负气的说着话,口吻要多小女人就有多小女人。  一贯,舒蔓都一副娇纵、明艳不失骄傲的姿态,可是面对厉祎铭,她会把自己的小跋扈,小刁蛮都尽数的暴露无遗。  她也不想自己成为这样的一个女人,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只是……面对厉祎铭,她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情感,好像自己的情况,像是洪水开了闸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固执的撇开厉祎铭的手,舒蔓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和他唱反调,拿起酒瓶,又倒了酒给自己。  看舒蔓一副不成器的样子,厉祎铭眉峰紧皱。  再舒蔓又一次灌酒给她自己的时候,他一把夺下她手里的酒杯,跟着把舒蔓的身体,往沙发上一甩。  不等厉祎铭把手里的酒杯放好,舒蔓身体倒进沙发里的同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随着她自己,一并跌倒了沙发里。  厉祎铭手中的红酒杯掉落在地毯上,里面的酒渍,顺着通透的水晶杯杯壁流淌了出来,打湿了猩红的地毯……  舒蔓家沙发的弹性很不错,她的身体虽然被厉祎铭给甩到了沙发里,但是她的身体上却没有感受到疼痛感,相反,倒是自己的上半身,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疼痛感……  “嗯……”  身上突然落下的重量,让舒蔓忍不住嘤咛一声。  听到舒蔓着实旖旎的一声,厉祎铭的目光变了色。  他本就服用了媚-药,这会儿身体里的热气,也躁动的腾升起来,似一团烈焰,近乎要把他焚烧个粉碎。  深邃的目光流连在舒蔓一张一合的绯色唇瓣上,想到这两瓣红唇自己前不久就亲吻过,自己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了自己和舒蔓在办公室香-艳的一幕……  “嗯……疼,厉祎铭,你起开!”  舒蔓痛苦的发声,两弯好看眉头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盯着舒蔓好看唇形的唇,厉祎铭的理智,越发的往崩溃的边缘游离……  终于,在舒蔓又一次颤抖的低吟声中,他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猛地一下子就按住了她的身子,将她软-软的小身子,当成是一团小棉花一样,直接抵压自己的身-下。  “唔……”  舒蔓没有看清厉祎铭的动作,等到她有了意识,才发觉,厉祎铭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  四片唇瓣贴合上的瞬间,厉祎铭就不可控制的加重了力道。  以往,自己不去想生-理上发-泄的问题,他一直以来打光棍的生涯也就这么过去就算了。  现在,不经意的碰了这个女人,就像是在不经意下尝试了禁-果,来势汹汹的生-理需求,野火燎原般,席卷了他全部的理智。  身体ying邦邦的厉害,被下了药的缘故,厉祎铭恨不得把身下这个女人拆穿入腹一样的吸-纳进他的身体里。  从来没有有这样一刻,让他放纵的像是一片野-兽,用强势的尽头儿,把舒蔓狠狠的据为己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