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1章:没吃药我看你就有x冲动,何况是吃了药?(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1章:没吃药我看你就有x冲动,何况是吃了药?(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已是上午时分,熹微的光芒穿过云层,投射而下,顺着飘窗的窗棂,落进室内。  沐浴过后的厉祎铭,穿着梁墨天蒙蒙亮时送来的衣裤,单手插着兜,另一只手指间夹着烟,长身而立在明灿的光芒中。  倨傲的面容落在丝丝缕缕的晨光中,让厉祎铭本就俊绝的深邃五官,被金丝般的光芒,映衬的更加立体、饱满。  青白色的雾霭,缠绕在窗边,让厉祎铭一双本就深邃如墨的眸,在烟雾中,锋锐的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鹰,意识不知道飞脱到哪里的盯着不远处的居民楼。  已经没有了昨晚被下了药时的luan-情的涌动,思绪清明了的厉祎铭,早上醒来时看到舒蔓房间里凌乱的一切,他锋朗的眉心,皱紧到了一起。  他清楚,昨天自己的理智都不受自己支配,本来他想自己一直在浴缸里被冷水泡着,直到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在出来,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是闯了祸,酿成了打错  猩红的火光燃尽,快要烧到厉祎铭的指尖儿,他才有意识的收拢会飞脱的思绪。  昨天晚上的片段,实在是太激-情,他记不清具体细节,但是他还是隐约记得大致。  从chuang上到chuang下,什么梳妆台,阳台,都是他的战场,就像是不知疲倦一般,把舒蔓一再推上gao-chao,即便是她求饶着,嗓子都喊哑了,他被欲-念折磨,也没有一丝一毫,打算放开舒蔓的念头儿。  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厉祎铭的心里有睡不清的愧疚。  不是之前舒蔓自己破了她自己,与他无关那般,现在,是自己真真切切毁了她,这点儿,他改变不了。  想到自己以禽-兽的行径,把舒蔓的清白给夺走,他心头就莫名烦躁的厉害。  捻灭手里的烟蒂,厉祎铭在舒蔓家里没有找到烟灰缸,就把足足有三十个烟头的烟蒂,都丢弃到了一个一次性纸杯里。  长吁了最后一口气把唇齿间的烟雾吐出,看着烟盒里已经没有了烟,他转身。  转身的瞬间,舒蔓正巧穿着他的白色衬衫,从卧室里面出来。  昨晚,两个人结束后,舒蔓都昏了过去,但是后面她睡得迷迷糊糊间,吵着要穿睡裙睡,说光着睡不得劲儿。  舒蔓的睡裙和浴袍什么都被丢在客厅,厉祎铭懒得下chuang去取,捞了自己丢在地上的白衬衫给舒蔓穿上以后,她才老实儿的进入梦乡。  许是没有想到厉祎铭这会儿还在自己的家里,舒蔓目光触及到厉祎铭的时候,瞳孔倏地瞪大。  但紧随而至,是无法控制的怒火,在胸腔中,急速燃烧……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昨晚没了命一样的求饶,希望厉祎铭可以放过自己,但是,自己的求饶非但没有得到这个男人的半点儿怜惜,相反,他像是一只不知道疲倦的野兽一般,行径野蛮又可憎的把自己一再吞没……  直到自己再也喊不出来声音,再也无力反抗。  本就感冒高烧没好,被厉祎铭又占据了一-ye,她身体难受的不行,可是看到这个强-jian犯在自己的眼前出现,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身体的轻颤,下意识的捏紧手指,任由手指甲,在纤柔的皮肉间,陷出一道道斑驳的红痕。  厉祎铭瞧见了舒蔓眼眶中浮动的愠怒,削薄的唇抿紧成了一道弧线。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他改变不了什么,谁也无法改变什么,除了让舒蔓正视,接受这个现实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来补救。  有些不敢去看舒蔓控诉而尖锐的眼光,一再把放在裤兜里的手捏紧,他才缓缓扯开嘴角——  “对……”  “啪!”  舒蔓不给厉祎铭一个对自己说抱歉的机会,扬手,就落下重重的一耳光。  厉祎铭避而不及,承受了舒蔓甩来的耳光。  俊逸的脸,被舒蔓的手打偏了方向,立刻,五个猩红的手指印,乍然呈现。  厉祎铭知道这一耳光是自己该承受的,哪怕舒蔓这会儿拿刀子捅自己,他都不会有半分闪躲。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厉祎铭再去执起头去看舒蔓,不管怎样,他都要和她郑重其事说一句“对不起。”  再度把头抬起,厉祎铭这次不等开口,舒蔓又一个耳光,似布帛裂开一样,响脆还刺耳的浮动在空气中。  一边的脸,接连受了两个耳光,厉祎铭的俊脸,有了酥-麻的感觉,沿着经络传来……  舒蔓泄愤不够,越是想到厉祎铭明明有了未婚妻,还染指自己,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做禽-兽做得事情,她就浑身轻颤,一种自己被焚烧的感觉,让她理智瓦解、崩溃……  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神经被狠狠的凌迟,她像是小豹子一样扑了上去。  因为和厉祎铭有身高差的关系,舒蔓够不到他的脖颈,只得死死的揪住他衬衫的前襟,用力握住。  “厉祎铭,你他-妈-的混蛋!”  舒蔓直接爆了粗口,一双原本灿然的明眸,死死的瞪着他。  “我哪里惹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之前,自己在酒店莫名的失-身那会儿,她坦然的面对,觉得自己就是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ye-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没有必要在意。  现如今,因为眼前这个侵犯自己的男人,是厉祎铭,是她认为对自己好,不会做侮辱自己事情的厉祎铭。  因为之前是陌生人的关系,她可以不在意,暗自给自己舔舐伤口,让事情就那么云淡风轻的过去了。  但是,因为厉祎铭对她来说是在意的人,所以他侵犯自己,让她心里来得极为不痛快。  她不是不自重的人,她都那么求他了,他却还不知道放过自己,她真的觉得自己被这个男人给撕扯个粉碎,体无完肤……  舒蔓从未有过的样子落在厉祎铭的眼中,看着她失望,愤怒的神情,厉祎铭的眼神,深沉如墨。  没有撇看舒蔓的意思,厉祎铭任由她发-泄,盯着她流满泪痕的脸颊,心尖儿处,不自觉的泛疼……  “对不起!”  哑着暗沉的嗓音,厉祎铭这一刻,除了这三个字,不自觉还有什么话对舒蔓说,能让她消除心里的不甘、愤怒……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如果对不起能解决问题,监狱里的强-jian犯都能无罪释放!”  强jian犯三个字,重重的落在厉祎铭的耳膜上,让他瞳仁一紧。  明明,舒蔓的嗓音因为昨天晚上的嘶喊和发烧感冒的关系,嘶哑的不行,偏偏这三个字,被她说得异常坚定,听在厉祎铭的耳朵里,显然,她把自己和监狱里的强jian犯划成等号。  “如果你不想听对不起,我会对这件事儿负责,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负责?呵……”  舒蔓被厉祎铭的话说笑了,她冷漠的嗤声。  “厉祎铭,你负责,你准备怎么负责?”  “如果你实在太委屈,可以把我送上法庭,让-法律制-裁我,让我像其他的强jian犯一样,坐-牢抵-罪!”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嘴角挽着冰冷的笑。  “厉祎铭,你觉得我会和其他女人一样无知吗?”  自己被强jian,无法做到制-裁犯罪的男人,只有懦弱的女人才会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  松开了厉祎铭白衬衫的前襟,舒蔓半侧过身体,不去看他。  “你为什么要侵犯我?”  她冷冷的问,就算是让她变得不再干净,她也要知道厉祎铭昨天晚上无视自己求饶的根因是什么。  厉祎铭低垂着眸子,眼底一片暗沉,半晌,嗓音低压,缓缓开口——  “我昨天误食了xing药!”  “xing药?”舒蔓挑眉,“你好端端的吃那种东西做什么?”  说来,厉祎铭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误食了xing药,不过韩佳佳承认是她下得药,应该就是她在自己不注意间下了药。  厉祎铭刚准备开口,试图为自己昨晚的“情不自禁”做一个解释,舒蔓先他一步,开了腔——  “你和你未婚妻上chuang还需要xing药助兴?你有xing障碍?”  她讥诮着,双臂环胸的样子,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态。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希望自己那方面被质疑,厉祎铭虽然做错了事情,但也不希望自己被舒蔓看扁。  “你昨晚高烧归高烧,但意识没有不清晰,你应该很清楚,我有没有xing障碍!”  舒蔓:“……”  “如果你不清楚,我现在,不吃药,让你重新感受一下,我到底有没有xing障碍!”  舒蔓被厉祎铭的话激怒,明眸重燃怒火。  扬手又准备给厉祎铭一耳光,舒蔓的手,却在半空中缓缓的顿住。  再收回自己的手到体侧时,舒蔓不允许自己对自己被厉祎铭占据了这件事儿表现的太过在意,她竭力克制自己心头儿的不甘,把手指捏紧,脸上,扬着耀眼的笑——  “你和我耍什么威风?我看你是就算吃了药也满足不了你未婚妻,来我这里找男性尊严来了。”  厉祎铭:“……”  “不过很好,你从我这里是得到了你渴望的男性尊严,怎么样,是不是这会儿信心爆棚?觉得你还是个男人?”  说着话,舒蔓的目光,带着冷嘲热讽的姿态,落在了厉祎铭的裤-裆位置。  看着微微凸起的轮廓,舒蔓不自觉的把绯色的唇抿紧。  厉祎铭一再被舒蔓的话讽刺着,他向来不喜有情绪起伏挂在脸上的俊容,眉头儿拧紧。  “我没有未婚妻,昨晚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你想怎样做,或者觉得我怎么做能补偿你,你大可以告诉我,我不会有疑议,尽可能让你做到心理平衡!”  “我做不到心理平衡!”  舒蔓情绪有了起伏,冲厉祎铭嘶喊。  “厉祎铭,如果你是女人,你他-妈-的被人强jian了,你会心理平衡吗?”  厉祎铭:“……”  “别说你误食xing药或者怎样,你有未婚妻,你为什么不在你未婚妻那里爽-够了,为什么还要跑来侵犯我?”  舒蔓尖锐的控诉着,她那么信任他,他反过来却把她的信任,当成是伤害她的利刃,把她伤害的体无完肤。  “我没有未婚妻!”  厉祎铭郑重其事,把自己没有未婚妻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跟着,情绪有些起伏的抓住舒蔓的肩膀,目光,专注而认真的盯着她愠怒的眉眼。  “舒蔓,你听清楚,我没有未婚妻,任何和我有不清不楚关系的女人都没有,我只有你,和我有不清不楚关系的女人,只有你!”  厉祎铭的嗓音有些沙哑,说这些话的时候却异常的认真而专注,没有丝毫闪躲开的意思。  舒蔓因为厉祎铭突然的话,神情有些怔忡。  再回过味儿来,她讥诮,冷冷的笑——  “所以你的意思,你会误食xing药是因为我?然后跑来强-jian我,是我罪有应得?”  “舒蔓,你一定要把我看得这么不堪吗?”  厉祎铭眉峰紧缩,冷硬的下颌处线条,因为舒蔓的话,绷得紧紧的。  “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让他变得这般低声下气。  他虽然是性情温润的男人,却也是外人高攀不起的男人,对长辈,他都很少流露出来敬重,一个女人把他搞到现如今这样魂不守舍的地步,也算他人生的败笔。  “我昨天被韩佳佳下了药,我知道后,就一直在冷水里泡着,我说过我不舒服,但是你昨晚说你病了,很不舒服,我别无他法儿,必须得来,你懂不懂?”  听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隐约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有了些印象。  她是强-迫他来找自己,而且因为听到厉祎铭那边有女人的声音,她也负气的说了自己病了,后来更是想胡搅蛮缠,把自己在他算是什么问个清清楚楚,又打了电话,在听到他说他不舒服的时候,也说了自己不舒服。  舒蔓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么一看,她也觉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有一定责任。  可是……  “那你知道你误食了xing-药你还来找我,厉祎铭,你是太高估了你的耐力吗?”  相比较厉祎铭刚吃了xing药还敢来找自己,舒蔓更加坚信,他有意心图不轨。  对于自己没有抵抗住吃药后变得理智不受控,厉祎铭自是懊悔不及,但更多的,他坚信是本能反应。  之前和舒蔓在一起,他有好几次没有控制住自己,就连同昨天在办公室,他还被她给搞ying了。  他不是柳下惠,能做到坐怀不乱,更不是圣人,对于舒蔓,他一直都有私心。  不过自己昨天来的冲动,连带着吃了药之后的反应也来得冲动,一切都按照本能,自然而然的发展。  “我不是圣人,没吃药我看你就有xing-冲-动,何况是吃了药?”  舒蔓:“……”  “那你还敢来?”  舒蔓气急,听他的话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但还是来了。  “你说你不舒服!”  厉祎铭为他犯罪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舒蔓不舒服,他担心她,怕她这一ye没有照顾好他自己,病得更加严重,所以他就算是吃了xing-药,也必须来。  “这不是你为你开罪的理由!”  “所以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你想怎样,我都随你,如果你觉得强-jian对于你这个受害人来说太过难堪,我可以去警局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  厉祎铭此刻的口吻淡淡的,似乎,只要舒蔓心理平衡,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我说了,我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无知!”  舒蔓反击出声,再去看厉祎铭的时候,目光定定的盯了眼前男人一样,随即,垂眸,小手,往他凸出的轮廓上,缓慢抚去……  “嗯……”  厉祎铭没有想到舒蔓会突然来轻拢慢捻这一套,嗓音中不自觉的发出一声。  听到了厉祎铭的嗓音,舒蔓像是什么东西这一刻得到了证实一般。  再抬起头去看俊脸明显变得紧绷的男人,舒蔓淡淡,却不失强势,道——  “厉祎铭,我不会让你去警局自首,也不会让你去坐牢,但是这件事儿,我和你没完,我会让你知道,碰了我舒蔓,什么叫生不如死!”  舒蔓一字一句,说完话,两个小手拨开厉祎铭的皮带,顺着西裤的抹腰,探了进去。  再度把控厉祎铭,厉祎铭无法克制的发出可耻的声音。  明明,他都已经按捺住自己的喉咙,却无法克制自己不去发声。  “碰几下就ying,你说,我没有都让你ying,你却she不出来,会不会很难受?嗯?”  说着话,舒蔓在厉祎铭的西裤里,又飞快的lu动了起来。  感受掌心间的物什,就像是在吹气球一样不断的膨胀,变大,她嘴角挽着讥讽、嘲弄的笑。  在厉祎铭物什变得越发膨胀下,俨然到了崩溃的边缘时,她把手,从厉祎铭的西裤里,取了出来,跟着,妩媚不是个性的一笑——  “一直ying着吧!”  说完话,舒蔓拿着自己昨天丢在沙发上的浴袍,拾起,然后往浴室那边走。  拉开浴室的移门,舒蔓抬脚准备进去的前一秒,对硬着老-二的厉祎铭,不羁的开了腔——  “玄关的鞋柜上面有钥匙,你下楼,给我买避-孕-药上来!”  上次,舒蔓误打误撞没有出事儿那会儿,吃避-孕-药过-敏,就把买的药给扔了,从来没有想过像今天这样还会出事儿,所以也就没有备着避-孕-药。  昨晚,两个人激-qing放纵,他没有用套-子,避免发生意外,她只得事后吃药。  因为舒蔓让自己去买避-孕-药,厉祎铭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儿。  有之前舒蔓吃避-孕-药过敏一事儿的影响,他身体发硬的同时,不免反感这件事儿。  正想和舒蔓说不让她吃药,舒蔓已经拉上了浴室的门,任由沙沙的水流声,清晰的从浴室里传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