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2章:我除了擅长手术,还擅长上你(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2章:我除了擅长手术,还擅长上你(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4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再出浴室的时候,厉祎铭还在客厅。  看到似乎没有下楼去买药的男人,她一边用干毛巾擦头发,走上前,挑眉,问——  “药呢?”  厉祎铭抬起眸,沉吟两秒,“你吃那种药过-敏。”  他淡淡的道,坐在沙发里的笔挺身躯,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舒蔓对视上厉祎铭的目光,擦头发的动作一滞,跟着,耍脾气,把手里变得微湿的毛巾,丢了过去。  “厉祎铭!”  她冲他吼着,“你知道我过敏,你还做那种事情?”  舒蔓气恼,明眸重拾愠怒,“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你做那种事情之前你怎么就不多想想?别拿什么你吃了药,意识不清醒做搪塞!”  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在浴室想了很多。  厉祎铭对自己就算是再怎样控制不住,如果他知道碰自己是不对的,他在他意识到他药效发作就应该走,只是该死的,他非但没有走,也没有在自己家浴室用凉水镇定,而是选择了碰自己,她怎么看都觉得厉祎铭在和自己故弄玄虚。  “我没想找借口做搪塞,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改变不了什么。”  厉祎铭拿开舒蔓丢过来的毛巾,捏在手里后,动作优雅而缓慢的站起身。  笔挺的身姿,在简约的白衣黑裤勾勒下,修长而有型。  逆光落在一片暖绒光芒中的俊脸,有些昏黑,却为他平添了一抹神秘的矜贵感。  厉祎铭站在舒蔓的面前,盯着她刚刚沐浴过后,格外小巧精致的五官,徐徐的掀了掀眼皮。  再摊开手里的毛巾,他把毛巾搭在舒蔓湿漉漉的头发上。  跟着,动作细腻,不失温柔的微她擦起来头发。  “我说了,我愿意为这件事儿负责,只有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就答应你。”  他磁性,略微还带着点沙哑的嗓音,在舒蔓的头顶缠绕开,好听且深邃……  舒蔓被厉祎铭擦着,明明他的动作很轻柔,她偏偏想要犟着性子和他耍横。  “那你把你的东西割了吧!”  厉祎铭:“……”  “你是医生,拿手术刀应该习以为常,我相信你不会伤到其他的软组织!”  厉祎铭挑眉,因为舒蔓的话,下意识的顿住了为她擦头发的动作。  再重新为舒蔓擦头发时,他冷峻的俊脸上,重拾淡然若素。  “你很希望我这么做?你忘了你昨晚很享受?”  舒蔓:“……”  舒蔓红了脸,原本因为沐浴关系就隐隐泛红的脸颊,这会儿发烫了起来。  她昨晚虽然发了高烧,但是当时的情况,她还是有个大致的印象。  “厉祎铭,像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我很想用手术刀割了你下面的同时,把你上面的舌头也一起割了!”  厉祎铭轻笑了一声,“如果真有那样一天,你会后悔的。”  舒蔓:“……”  厉祎铭淡淡的说完,目光重新落在舒蔓的头发上,然后自顾自的把她湿润的发丝,尽数擦开。  不想理会厉祎铭,但舒蔓偏偏有些赌气的想要和他闹情绪。  “你会不会擦头发?”  她冷不丁的来一声,语气着实不悦。  舒蔓突然发了脾气,厉祎铭没有意料到,当即顿住了为她擦头发的动作。  意识到她故意再找茬儿,厉祎铭也不甘示弱,竟然加重了原本轻柔的力道去擦她的头发。  “你应该清楚我在行拿手术刀,还有……上你!”  舒蔓:“……”  ————————————————————————————————————————————————————  受不了厉祎铭原本温润的形象,因为和自己的一-ye露水情缘发生了改变,舒蔓撇开他的手,把毛巾也一并丢开,任由自己还有些微潮的发丝,自然风干。  在卧室里换了衣服,舒蔓隐忍头脑发胀,身体发酸,固执的要去公司上班。  拿着整理的资料和拎包,舒蔓再出卧室的时候,趿着拖鞋,往玄关那里走去。  不等她走到玄关那里,厉祎铭淡淡的声音,依旧温润如水传来——  “你干嘛去?我买了早餐回来,你先把早餐吃了,一会儿吃药。”  闻声,舒蔓往厉祎铭那里看去。  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她轻嗤,“你管我去哪里!”  骨子里还是有些小叛逆的性格,明明,在外人面前,她不会表现出来不自知的娇纵,但是对于厉祎铭,她完全就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一副在和父母赌气的姿态。  舒蔓的语气和态度,让厉祎铭微拧眉。  脱下左脚的拖鞋,舒蔓刚准备把脚放在高跟鞋里,厉祎铭从她身后拉住了她,跟着,一个遒劲儿的力道,把她扯回到房间里。  “厉祎铭,你干什么?”  舒蔓在反抗,却阻碍不了自己被厉祎铭的手臂,有力的固定在座椅上面的现实。  “你就算是准备出门,也先把早餐和药吃了。”  身为医生,厉祎铭实在是清楚不吃早餐的危害,再加上舒蔓生病的关系,他用软的,她不吃这套,他只好来硬的。  舒蔓不想依,却改变不了这会儿肚子饥肠辘辘的现实。  昨天她从厉祎铭公司回来就赌气的关系,她本就没有吃晚饭,再加上昨天晚上的折腾,她现在还有喘息的力气,真的已经是万幸了。  把舒蔓的小别扭,小矫情都看在眼里,厉祎铭白了她一眼后,继而转身,去了厨房。  厉祎铭去厨房里把煮好的鸡蛋拿到餐桌上时,舒蔓正抱着鱼片粥,吃得津津有味。  她实在是饿极了,本就看到鱼片粥就眼馋,偏偏,这个鱼片粥还异常的好吃,让她在厉祎铭转身去厨房的时候,解决掉了小半锅。  舒蔓拿勺子正在舀碗里的粥,感觉到有人出现,她本能的抬起了头。  再瞧见厉祎铭正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看自己时,她抿了抿唇,随即把手里的瓷勺和瓷碗,往前面一推。  “你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舒蔓明明饿的不行,偏偏看到厉祎铭一副隐约在嘲讽自己的样子时,又羞又恼。  厉祎铭不语,嘴角漾着柔和的笑。  把手里的鸡蛋送上餐桌去,他坐在舒蔓对面的椅子上,伸出修长雅致骨节的手指,剥起来鸡蛋。  待鸡蛋被他好看的手指剥出来圆润滑腻的蛋白,他把鸡蛋递去舒蔓的骨碟里。  “吃鸡蛋,补身体。”  舒蔓刚刚去卧室里换衣服的时候,他将就着冰箱里的东西,随便做了点简单的早餐。  厉祎铭意有所指的话,听得舒蔓极度不舒服,好像再刻意强调昨天晚上的事情。  “你洗没洗手就替我剥鸡蛋?你是有多想把你手上的细菌都吃到我的嘴巴里?”  舒蔓不客气的说着话,目光却下意识的看向骨碟里的鸡蛋。  舒蔓平时最不会做得事情就是剥鸡蛋,每次剥鸡蛋壳,她都会把蛋白一并剥掉,因为这样的事情,她曾经有过半年都没有吃过煮鸡蛋。  厉祎铭见舒蔓这么不识抬举,抬眸,看着她。  “你连我的口水都吃了,还会担心把我手上的细菌吃进去?”  舒蔓:“……”  没有碰到过这样嘴巴惹人厌的男人,舒蔓怒瞪他。  “我不吃!”  她把自己的骨碟往厉祎铭那里推去,闹情绪的样子,活像了难为男朋友,怎么哄都哄不好的小女人。  “那就喝粥!”  厉祎铭不紧不慢,从锅里,舀了鱼片粥给她。  “空腹吃药伤胃,就算你不想吃我做的东西,为你自己身体着想,也将就将就吧!”  厉祎铭的话也并不道理,自己再怎么想难为他,给他难堪,也犯不着拿自己的身体去和他较劲儿。  重新拿起勺子,舀粥。  舒蔓刚准备把勺子送去自己的嘴边,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抬起眸,看向他。  厉祎铭收到舒蔓看自己的目光,他略微不解,正想问她又有什么事儿,舒蔓冷冷的开腔——  “你别动我厨房,今天特殊情况,下不为例!”  厉祎铭:“……”  ————————————————————————————————————————————————————  在厉祎铭的一再叮嘱下,舒蔓极不情愿的吞了两粒药。  “我要去上班了,你也不方便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恕不远送。”  舒蔓过河拆桥的气势凌人,厉祎铭无奈的暗自叹息一声。  “我替你请假了,你身体不舒服,就在家好好休息。”  “我不能总请假。”  舒蔓很清楚,她现在还欠厉祎铭三十万,如果自己总因为一点儿小病就不去上班,她会失去很多接手单子的机会,而且自己生病不去上班,还会被扣全-勤奖-金。  “所以,你生病也要工作?”  “我没事儿。”  舒蔓犟着性子,心里想,要是没有你昨天晚上欺负我的事情,我指不定昨晚晚上好好的睡一觉,今天就没事儿了。  “已经快中午了,你去公司也工作半天,算你不满勤!”  “我会旷工,你也不想想是谁的原因!”  舒蔓瞪了厉祎铭一眼,表现自己的不满。  厉祎铭被舒蔓点自己,面露囧色。  再掀开嘴角时,他语气带着些许冷硬,“我十倍补偿你的全勤奖金,今天老实儿在家休息。”  他替舒蔓量体温的时候,还是有些低烧,她强制要去工作,对身体的恢复,会有很大的影响。  “谁稀罕你的全勤奖金,有这钱,你下次记得备套-子!”  舒蔓还是有些计较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较自己早上醒来那会儿,已经释然多了。  “套-子我会买,全勤奖金,我也会补偿给你,别闹,你今天在家安心休息一天,等你身体恢复好了,再去工作。”  厉祎铭顺着舒蔓,生怕她再继续折腾,不然,到时候受苦受累的人,就是他。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自是清楚他是为了自己好。  “那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如果自己在家休息,眼前还晃着这个可恶男人的身影,她别指望能休息好。  厉祎铭深知舒蔓还排斥自己,默默的垂眸。  沉吟了大约十几秒,他没有做声,迈开平稳的步履,往玄关那里走去。  刚准备换鞋,他问舒蔓晚上想吃什么。  舒蔓意识到这个男人晚上还有要来的意思,跳脚——  “我什么也不吃,你不用再来了,如果你想我病好的快点,就离我远远的,别来烦我。”  这个男人在自己眼前晃,她不自觉的就会想到那些绯色的场景。  想到这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震荡的频率,还是……充实的占据,她的神经,就敏-感的像是被蛰刺了一样,一突一突的难受。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心里挺不舒坦的,不过他除了皱了皱眉头外,寡淡神情的俊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浮动。  兀自换了鞋,厉祎铭准备离开之前,还是就刚刚的话题,开了口——  “没确定你的病彻底好利索之前,我不可能离你远远的。”  舒蔓:“……”  “晚上我会过来,你好好休息。”  话毕,厉祎铭没有出声,离开了舒蔓的家。  ————————————————————————————————————————————————————  厉祎铭去了医院,刚把白大褂穿好,就有医护人员走进来。  苏荷作为厉祎铭类似于助理之类的近身医护人员,把需要厉祎铭处理的患者及病情,一一报备。  “嗯,我知道了,你去联系孙医生,让他把患者的病历报告拿来给我。”  厉祎铭着手处理需要他处理的事情,按照轻重缓急,有顺序,不乱了章法的开始布置。  苏荷离开后,厉祎铭坐到椅子里,把电脑打开。  刚看了几个一周后要着手的手术,他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看病历看的过分专注的关系,厉祎铭没有看手机号,就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里面,韩佳佳抽泣的声音,立刻传来。  没有料想到韩佳佳这会儿会打电话给自己,厉祎铭原本用心看病历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  “祎铭,我错了,我……呜呜……”  韩佳佳啜泣起来,声音如丝如缕。  没有了昨天晚上的跋扈,她今天早上把自己昨天晚上意欲对厉祎铭下手的事情,说给了她母亲听,韩母当即恼羞成怒的怒斥她。  说她不自重,竟然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达到那样可耻的目的。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韩佳佳也觉得自己考虑不周,出了乱子,被厉祎铭丢在路边,她自己的颜面也挂不住。  所以,她再三询问自己母亲自己要怎么做,才不让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尴尬。  韩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怎样做妥善,但是想了想,她觉得还是让自己女儿先道歉较为妥当。  厉祎铭听韩佳佳的声音,额心处的神经,一突一突的跳着。  单手撑在额心上,他把自己颀长笔挺的身躯,往靠椅里靠去。  “祎铭,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事情会闹得那么严重,也不知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指的是……?”  厉祎铭装出来一副似乎听不懂的样子,对于韩佳佳昨晚的举措,他已经谈不上恼火或者怎么。  这件事儿,于他来讲,很平静,毕竟,自己没有让她得逞。  “就是……就是我下药给你的事情!”  韩佳佳虽然跋扈了些,但是心思还是很单纯的,没有过多的心机,更不擅长工于心计。  “你下药给我?”  “对!”  韩佳佳直接承认,“祎铭,我……我就是对你控制不住的爱慕,所以我……我不希望这件事儿会影响到你和我的关系,所以祎铭,你能不能不生我的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  厉祎铭反问一句,声线格外好听。  没想到厉祎铭会这么回答自己,韩佳佳简直兴奋的要跳起来了。  她微微瞪大眼,“所以祎铭,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在意昨晚晚上的事情,你原谅我了!”  “嗯!”  厉祎铭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随即,轻松的口吻,依旧云淡风轻,“小事儿而言,我没什么可在意的,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就行。”  韩佳佳:“……”  韩佳佳怔住了,“祎铭,我……”  “嘟嘟嘟……”  韩佳佳张口想说些什么,不想,回给她的,只有无限冗长的嘟嘟声儿。  ————————————————————————————————————————————————————  厉祎铭前脚刚挂了电话,后脚,厉老太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刚刚,厉祎铭把韩佳佳的手机号加入黑名单,韩佳佳打了好些个电话都没有打通。  见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要彻底催了,她心里就不痛快的厉害。  想也不想,她打了电话给厉老太太,一片哀嚎声的和厉老太太诉苦。  厉老太太虽然早年强势,是商场上难得一见的女强人,但是人上了年纪以后,再加上她有点儿信“因果报应”、“普度众生”,她多多少少都心慈手软了些,如果“人不犯我”情况下,她定是“我不犯人”,所以韩佳佳和她哭诉,和她诉苦,她安抚的同时,说了自己会马上打电话给厉祎铭,处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把这份手术征求同意书拿给患者家属,如同他们家属同意手术,我会和几位医生探讨并安排手术时间。”  “好的,厉主任。”  医护人员离开了以后,厉祎铭才把目光落在了已经有四个未接电话的手机屏幕上。  自己母亲会在韩佳佳打电话给自己以后接连打电话给自己,用脚丫子想也知道她打电话给自己是为了什么事儿。  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厉祎铭准备把手机丢在办公桌抽屉里,继续看他的病人病历。  刚拉开办公桌抽屉,厉老太太的电话又一次进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