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3章:您是希望我和她那个了,还是不希望我和她那个了?(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3章:您是希望我和她那个了,还是不希望我和她那个了?(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刚拉开办公桌抽屉,厉老太太的电话又一次进来。  不仅仅是电话,就连短信,手机微-信,都一顿狂轰滥炸的消息发来。  拗不过自己母亲大哈-喇的个性,厉祎铭一再松缓自己发-胀的额角,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嫌弃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才接电话?混-犊-子!”  被自己的母亲骂,厉祎铭额心,更是发-胀的厉害。  “在工作,不方便接电话。”  “工作工作,你和你哥一个德行,就知道工作!”  厉老太太不悦的呛声,每次自己打电话给自己的这两个儿子,都用在工作这样的借口搪塞自己,她就纳了闷,哪来的那么多工作,就算是国-务-总-理,总也应该有接电话的时间,哪里至于打了五个电话,他都不接,敢情淘淘比国-务-总-理还忙。  “您有事儿就说,我这边还有工作。”  相比较听自己母亲絮叨,厉祎铭更情愿投入工作,至少工作烦心,不至于让自己的耳朵也跟着受罪。  “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你这眼里只有工作,还有我这个做母亲的吗?”  厉老太太虎了脸,不悦的呛声。  怕是没有哪个做母亲的会比她活得更累的了,因为几个儿女的终身大事,她算是cao-碎了心,磨破了嘴皮子。  可到头来,她还是吃力不讨好,几个儿女都对她爱搭不理的,连接她的电话都吭哧瘪肚。  厉祎铭的额角被厉老太太絮叨的话磨得额角发疼,一向的好脾气,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爸这个时间要去午-睡了,您不一起?”  从自己大哥那边学来用自己父亲镇压自己母亲这一套,厉祎铭虽然不敢保证奏效,但是至少,他觉得在一定程度上,能扼住自己母亲没完没了的絮叨。  “我和他睡?算了吧,你爸睡觉打呼噜,我可受不了。”  厉老太太说念着,忍不住絮叨起来自己的命不好,生的三个孩子不省心就算了,自己的老伴儿也是气人的厉害,让她一再的觉得自己的这辈子都毁在自己的老伴儿的手里。  厉祎铭没有想到自己提了自己的父亲,自己母亲的话更是多了起来,不由得,扼腕自己不深谙自己大哥的道行。  被自己母亲的话絮叨的整个人都麻木了,直到厉老太太说得有些累了,厉祎铭才开腔。  “我要工作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意欲挂电话,不言而喻。  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一向都是个大智若愚的老太太,厉祎铭的话,她自然是明白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  “你怎么总想着工作啊?你还能不能合计点正事儿?”  厉祎铭从小到大都是谦谦公子温润形象的关系,完全做不到像厉厉祁深那般管你是谁,我不想听你的声儿我就挂电话的性格,只得承受自己母亲没完没了的絮叨。  “我说你个混-犊-子,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有问你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之前,自己那个臭pi的大儿子没少说自己的这个二儿子背地里有女人,厉老太太虽然将信将疑,觉得自己大儿子是为了搪塞自己,但是她多多少少还是怀疑自己的二儿子外面是不是有女人。  毕竟,三十一岁的年纪也不是什么小年纪了,那方面没有功-能障-碍,都会渴-求rou-体的交-欢。  厉老太太一提到昨天的事情,厉祎铭就禁不住想到自己和舒蔓被自己母亲在办公室给撞到。  不光光是舒蔓,厉祎铭也都从来没有那么窘迫过,就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暴露阳光下。  不想和自己母亲谈关于昨天的事情,厉祎铭说自己要工作,这边有个急诊要自己处理。  “嗳,医院又不是你一个医生,再说了,你都是主任了还亲力亲为,我看你是不打算好了。”  “妈,我这边真的很忙,我不止一次和您说过,在我工作时间,没有重要事情,尽量别给我打电话。”  “那你爸要死了,算不算重要的事儿?”  厉祎铭:“……”  厉祎铭对于自己的母亲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为了和自己絮叨昨天的事情,不惜连自己老伴儿要死了的话都能说出来。  “那您这会儿不应该打电话给我,应该打电话给殡仪馆。”  厉老太太:“……”  虽然说自己咒诅自己的老伴儿不对劲儿,但是自己儿子一副就是不想理会自己的样子,让厉老太太窝火的厉害。  直到苏荷进门,“厉主任,孙医生请你过去。”  电话里传来苏荷柔和的女音,厉老太太听到了以后,赶忙顿住原本要说出口的话,随即,整个人和敏-感度极强的侦查犬似的,竖起耳朵。  “好,我知道了。”  苏荷点了点头以后,出了办公室。  厉老太太待确定苏荷走了以后,立刻盘问。  “儿啊,这和你说话的姑娘,是谁啊?是你工作单位的护-士啊,还是同事啊?”  厉祎铭意识到自己母亲盘问苏荷,意欲向自己打听自己和苏荷的关系,他皱紧眉。  “您既然刚刚听到了声音,应该知道我这会儿要去手术,我不和您说了,等我下班以后,您再打电话。”  说完话,厉祎铭不再给厉老太太任何一个和自己磨叽的机会,挂了电话。  跟着,他脱下自己的白大褂,换上了墨绿色的医生制-服。  一边戴着医用口罩和消毒帽,他迈开平稳。冷静自持的步履,出了办公室。  ————————————————————————————————————————————————————  在手术室鏖战三个小时,厉祎铭再出手术室时,眼睛酸胀,整个人也异常疲倦。  昨晚本就没有休息好,这会儿又做了一个大手术,从始至终都没有歇息下来,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没有留下嘱咐患者家属关于患者的情况,厉祎铭虽然身为主刀医生,但还是让孙医生和患者家属报备患者情况。  揉着酸胀的晴明-xue回了办公室,厉祎铭把工作服换下后,穿着简约的白衬衫,半挽着袖口,坐到座椅里休息。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他再睁开眼时,拿出放在抽屉里的手机,看时间。  划开黑了屏幕的手机,屏幕上立刻弹出来二十几通未接电话和七、八十条短信、微-信消息,这其中,有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还有韩佳佳母亲打来的电话,至于短信,微-信,都是自己母亲和韩佳佳两个人发来的狂轰滥炸。  本就倦怠的不行,厉祎铭实在是懒得去看,清空了微-信界面和未接电话界面。  待他准备再去清空短信界面,密密麻麻十几条短信里,有一条让他目光变得意外的短信,呈现在界面上。  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工作太长时间没有休息的关系,厉祎铭莫名的觉得自己眼花了。  舒缓了几下眼,厉祎铭再定睛去看短信界面的时候,确定自己确实看到了一条不同于其他短信的短信存在,他想也没想,直接划开。  发短信给厉祎铭的人不是别人,是让厉祎铭最为无可奈何的舒蔓。  舒蔓发过来的短信很简单,语序清晰,内容简洁。  “我想吃鱼香肉丝盖浇饭了,要放辣,你晚上过来的时候给我买来!”  舒蔓在短信的末尾那里,一连点了七八个感叹号,紧随感叹号,是一个傲娇劲儿十足的表情。  瞧着短信上面的内容,想象舒蔓明明已经二十六岁了还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姿态似的,他无奈的笑了笑。  因为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和工作的压力,随着他舒心的一笑,消散了一大半儿。  ————————————————————————————————————————————————————  厉老太太还是一如既往的打电话给厉祎铭,厉祎铭犟着脾气没接。  直到厉老太太不停歇的狂轰滥炸,让他受不了,他才接了电话。  和之前一样,厉祎铭不接她电话,厉老太太虎着脸装不悦。  “妈,如果工作能像您这样可以随时随地打电话这么轻松,谁都会爱岗敬业,不存在跳槽或者离职的想象发生。”  厉老太太因为厉祎铭的话,吃瘪的张着嘴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她也深知,在工作岗位最忌讳被电话一再sao扰,再加上自己没有什么正经事儿。  “不是你说的要我等你下班了打电话给你吗?”  厉老太太不计自己打了一下午的电话给厉祎铭,替自己开脱。  厉祎铭真的觉得自己母亲黑白颠倒的本事儿够强,明明自己是说她等自己下来班再打电话给她,让她这么一说,倒是成了自己主动让她打电话给自己。  “说吧,您到底有什么‘正经事儿’?”  厉老太太听出来自己儿子话语里的“特意强调”,啐了一句“浑-犊-子!”  中午那会儿给自己儿子打电话,她完全忘了自己今天打电话给他是替韩佳佳求情,直到下午的时候,韩佳佳又给她打了电话,她才惊觉自己把正事儿给忘了。  本来,她就想着问自己关于他昨天在办公室和那个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儿,后来,一说到自己的老伴儿,她什么都忘了。  “这话让你说的,你看我什么时候找你没有正经事儿了?”  厉老太太反问一句,言外之意,自己找他,全部都是正经事儿。  厉祎铭被厉老太太的话说笑了,她所谓的正经事儿,就是自己什么时候领女朋友回家?  听到了厉祎铭的一声嗤笑,厉老太太不悦,“你笑什么笑?我就发现你和你哥特别不是东西,我这么苦口婆心是为了什么啊?你们兄弟两个人倒是好,一个德行!”  “我和我哥比还差点儿,至少我没有想挂您电话就挂您电话,我哥可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你留!”  “那你哥也比你强,他现在好歹和他们公司的女员工有点儿苗头儿了,可是你呢,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  对比自己半斤八两的两个儿子,厉老太太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忧愁,想着隔壁王老太太的孙子都四岁大了,她真的又羡慕,又心酸……  自己母亲拿自己大哥和准嫂子的事情说念,厉祎铭自然是没有话说。  “你说你这八字没有一撇就算了,你和佳佳又是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说别再让你见到她啊?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说那种话呢?这佳佳是做错了什么啊,你竟然说这样的话!”  韩佳佳给自己打电话那会儿,一边哭着,一边说着她错了,她让自己的儿子讨厌她了,心痛的不行。  厉祎铭不想说关于韩佳佳的事情,神情变得有些僵硬。  “她没有告诉你做错了什么?”  “没有,反正她就说她做错了事情,我问她,她也不说,但是这孩子哭得真的是伤心啊,她妈妈也打电话给我了,说她的孩子有错,让我和你好好说说,别再生佳佳的气了!儿啊,这是怎么了啊,这怎么她们做错了事儿啊?佳佳惹到你了啊?”  厉祎铭不想主动提昨晚的事情,一想到韩佳佳下药给自己,他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嫌弃。  “儿啊,咱们是男人,佳佳毕竟是女孩子,难免任性些,你就多担待她,她一个小姑娘,还能犯什么大错啊,差不多就得了,别把事情闹得太僵。”  “既然您不清楚具体原因,就去找她把事情问清楚了,等到您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应该就知道她有没有惹到我。”  厉老太太:“……”  “对了,我有必要说一句,我没有生她的气,只是不想再见到她了。”  厉祎铭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听在厉老太太的耳朵里,早已经惊涛骇浪。  她吃惊的“啊?”了一声,如果说自己儿子没有生气,那么闹到再也不想见到韩佳佳的地步,可见,事情不一般。  “儿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别吓妈啊?”  “没有怎么回事儿,我单方面的原因,不想见到她而已,这样对谁都好。”  “可是……”  “我想韩伯父那边,您也没有必要去说,韩佳佳会和她父亲说清楚的。”  厉祎铭不是不懂自己母亲担心因为这件事儿闹得厉家和韩家两个世交闹得不愉快,只是,他真的不想再见到韩佳佳。  厉老太太发懵的听着自己儿子的话,后知后觉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个年轻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自己吃饭不在,就闹得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再三沉吟了下,韩佳佳会说她做错了事情,自己儿子也说了不想再见到她,可想而知,韩佳佳因为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儿啊,你也别说什么你单方面的原因,你和佳佳这也没怎么,连亲都没有正经八百的相,谈不上有什么关系存在,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啊!”  厉老太太虽然平时对自己的几个孩子态度挺不和善,但是她可是个十足护-犊-子的主儿,生怕自己的儿子女儿有一丝一毫的委屈。  好久没有听到自己母亲会说了这样一句让自己称心如意的话,厉祎铭因为提到韩佳佳而不佳的心情,这会儿好了一大半儿。  本以为自己的好心情会一直延续,不想,厉老太太接下来的话,让厉祎铭再度怔忡住了神情。  “儿啊,既然你这和佳佳之间不可能了,那你和其他的女人呢?比方说今天下午我从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女孩子,声音真是甜啊,还是你一个工作单位的,我看着就挺好的。”  厉祎铭:“……”  “再不济,昨天在你办公室那个女孩子,要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妈也是能试着接受的。”  厉祎铭挺不高兴自己母亲话里的弦外之音在说舒蔓不是好女孩子,他拧了拧眉头儿。  “妈,她不是不正经的女孩子!”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替舒蔓辩解一句,只是,听到有人诋毁舒蔓,他心里就莫名的不舒服。  厉老太太怔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向少言寡语的儿子竟然会替昨天自己在他办公室碰到的那个女孩子辩解。  沉吟了几秒,厉老太太再开腔时,一本正经。  “儿啊,你和妈说,你……是不是和那个女孩子……那个了?”  昨天她进办公室里看到了那样绯色的场景,不难不让人遐想,再加上自己儿子替她辩解,替她澄清,她更是敢确定自己的儿子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不一般。  厉老太太不提这种事儿还好,她一提,厉祎铭的脸色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  要不是他这会儿没有在厉老太太的面前,恐怕他此刻有变化的表情,一定都被厉老太太瞧见了去。  “听您这么问,您是希望我和她那个了,还是不希望我和她那个了?”  “废-话!我当然是不希望你和她那个了!”  厉老太太虽然不确定舒蔓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孩子,但是她在自己儿子的办公室里撞到两个人那个样子,打从心底里,对舒蔓,她是没有好感的。  要知道,一个正经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和男人在办公室搞那些事情?就算是要搞那种事情,也应该知道自重的把房门上了锁,怎么能那样不知道轻重。  “那我可能让您失望了!”  厉老太太:“……”  ————————————————————————————————————————————————————  厉祎铭没有回答厉老太太自己和舒蔓之间到底怎么样了,就包括她后来一再逼问,他都只字不提,因为,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母亲不是很喜欢舒蔓。  把电话挂断,厉祎铭心绪不佳的去了餐馆,要了一份鱼香肉丝盖浇饭。  厉祎铭再到舒蔓家的时候,舒蔓吃了药,睡了觉以后,身体好的差不多了。  给厉祎铭开了门,舒蔓白了他一眼,啐了句“真慢!”以后,拿过他手里的餐盒,对他撅着嘴巴,哼了一声,抱着餐盒,去了餐桌那里。  舒蔓家不算大,但是格外的温馨,很有女孩子的格调。  厉祎铭没有做声,在玄关那里脱了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