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4章:你早晚都会有女朋友的(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4章:你早晚都会有女朋友的(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6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家不算大,但是格外的温馨,很有女孩子的格调。  厉祎铭没有做声,在玄关那里脱了鞋。  舒蔓家没有男士拖鞋,厉祎铭昨天就赤脚走在地板上,今天也是一样,犹豫了一下后,穿着棉白色的袜子,进了公寓里。  随舒蔓的步子去了餐桌那里,他拉开座椅,很自然的坐到了舒蔓对面的座椅那里。  舒蔓已经拿了羹匙过来,开了餐盒的盖子,闻着还有热气的香喷喷盖浇饭,整个人,活像是一只改善伙食的小馋猫,单纯而美好。  厉祎铭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舒蔓隐约还有些白的面颊上,望着她娇纵之外,也有这样一副小鼹鼠偷吃到了好东西的满足样子,笑了笑。  “你的病怎么样了?还难受么?”  “不难受了,好的差不多了。”  舒蔓本来想说句“你到底是医生,医术很不错。”,但是被肚子里的小馋虫闹腾着,顾不上说点什么,含糊的应了声以后,用勺子舀了一大勺的盖浇饭,满足的送去嘴巴里。  今天早上吃了厉祎铭的鱼片粥,她满意的不行,吃完药,她睡了一下午。  下午睡醒了以后,她又饿了,就把厉祎铭替自己剥的煮鸡蛋,给吃了。  舒蔓觉得自己真是不争气,不过是昨晚折腾了一晚上而已,竟然让自己胃口大开,吃了煮鸡蛋以后,不消一会儿又饿了。  懒得叫外卖下楼去取,也懒得自己动手做,想到厉祎铭说他晚上还会来,她本能的想到要是能吃到厉祎铭做得饭该有多好。  只是,她也只是想了想就作罢,毕竟,他是让自己变得不再干净的强jian犯,自己要是因为他做得几顿饭,就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就真对不起自己失去的清白。  所以想了想,她犟着性子,发了短信给他,让他带鱼香肉丝盖浇饭给自己,试图为难为难他。  舒蔓津津有味的咀嚼着松软的米粒,待米饭下肚后,她又舀了一羹匙的鱼香肉丝盖浇饭给自己。  正准备把饭送去自己的嘴巴里,她拿着羹匙的动作蓦地一滞。  随即,她埋低头,在自己的餐盒里,用勺子翻弄着。  厉祎铭本来还在看舒蔓吃饭,见她不再吃饭,而是在餐盒里找些什么,他不由得挑眉。  “在找什么?”  闻声,舒蔓抬起头,看向厉祎铭湛黑的眼眸——  “辣椒呢?”  厉祎铭:“……”  “我不是让你给我加辣吗?我怎么没有看到辣椒啊?连一星半点儿的辣椒末儿都没有看到到!”  听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才想起来自己因为自己母亲打电话给自己一事儿的影响,忘了和餐馆的服务生说要加辣。  微微拧了下眉头儿,厉祎铭在舔了几下唇瓣后,用低沉的嗓音,缓缓道——  “你感冒着呢,不能吃有刺-激性作用的东西,我没让放辣!”  舒蔓“嗟!”了一声,“你这个妇-科主任,还真是尽职尽责啊!”  就这件事儿,她也不好和厉祎铭怎么计较,毕竟自己病着,真的不适合吃有刺激性作用的东西,全当他是为了自己好!  瞧着舒蔓的样子,厉祎铭无奈的笑了笑。  “等你病好了,我不会限制你这些,你想吃辣子鸡,火锅什么都都可以。”  说着话,他起身,接了水给舒蔓。  难得有被人伺候的时候,舒蔓虽然还是有小心结儿,但还是暂且抛开昨天和今早的不愉快,享受厉祎铭对自己马首是瞻的伺候。  喝水润了喉,舒蔓再抬眼看厉祎铭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问——  “对了,你吃饭了吗?”  早上的时候,鱼片粥都让自己喝了,难得自己没有吃他剥的鸡蛋,但是他也没有吃,留给了自己下午用来裹腹。  厉祎铭没有想到舒蔓还会关心自己,挑了下眉后,坦诚。  “还没有。”  说完话,他又赶忙补充,“我一会儿回家再吃。”  听了这话,舒蔓本能的问,“你自己一个人吗?”  他今早不止一次和自己强调说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未婚妻,看他坦诚的样子,不像是说谎。  “嗯!”厉祎铭点头儿,“我在医院附近有一处公寓楼,我自己住。”  医院在城东那边,自己住城西,想到厉祎铭为了给自己送饭,从城东跑到城西,下意识的微拧眉头儿。  没有说什么,舒蔓抿了抿唇以后,把自己的餐盒推上前。  “反正你和我连对方的口水都吃了,也不差一盒饭了。”  垂眸,看到自己眼前的餐盒,厉祎铭眼底闪过一抹微光,再去看舒蔓,挑眉。  “你不吃了?”  “没有,我不是不吃了,这么多饭,我吃不完,就分你一些。”  舒蔓说得云淡风轻,完全没有把自己对厉祎铭关心的小心思儿表现出来。  舒蔓刻意不让自己闪烁其词,但小狡黠的小心思儿,还是让她的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霞。  瞧着厉祎铭不吭声,一双含着笑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舒蔓有些心慌意乱。  “你看我做什么啊?”  她不让自己去看厉祎铭,生怕那些过分旖旎的画面,会复刻在自己的脑海。  见厉祎铭还是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她皱眉。  “你该不是嫌弃我吃过了吧?如果是这样,我给你点份外卖!”  说着话,舒蔓就翻开自己的手机,找送外卖的app。  “不用!”  厉祎铭伸出长臂,抓住了舒蔓的手,“我没有嫌弃你!”  他淡淡的说着话,随即,收回右手,拿着舒蔓舀饭的羹匙,舀了饭给自己。  舒蔓定定的盯着厉祎铭连吃饭都动作极为优雅的姿势,有些发怔,尤其是他的唇,刮过自己刚刚碰过的羹匙,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色-情。  口齿有些干,舒蔓拿舌尖儿舔舐了自己的双唇几下后,故作淡定,拿起水杯,继续润喉。  喝了一口水后,她起身。  “你别把饭都吃了,给我留点儿。”  说着话,舒蔓趿着拖鞋,又去厨柜里拿了一个羹匙回来。  ————————————————————————————————————————————————————  餐盒见了底,虽然舒蔓全程也拿羹匙在餐盒里舀饭吃,不过她更多时候,是让厉祎铭多吃一些。  想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这么大发慈悲,生怕他饿到。  厉祎铭洗了羹匙和瓷碗,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舒蔓穿着宽松的雪纺衫和简洁的卫裤,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剧里韩剧,一边手捧着个大桶冰激凌,慵懒且惬意的在吃。  厉祎铭走过来时,她注意到了他。  抬起头,嘴巴里叼着个勺子,“你洗好了?”  “嗯!”  厉祎铭应声,随即坐在了舒蔓身边的沙发上。  “你刚刚……吃饱了么?”  被厉祎铭问,舒蔓瘪了瘪嘴巴,不想厉祎铭多想,她随意道——  “我在减肥,不能吃太多。”  说着话,她舀了一大口冰激凌给自己。  “你减肥还吃冰激凌?”  厉祎铭挑眉问,随即把她手里的冰激凌夺了过来。  “女孩子少吃冷饮,对身体不好。”  厉祎铭真就是职业病,女性本就属阴,体寒,不能多吃凉性的东西,舒蔓这么不知道节制的吃冰激凌,真就是让他发愁。  “你职业病啊你?女孩子就是喜欢吃这些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你忘了你连吃避-孕-药都过-敏?”  舒蔓不想听厉祎铭一大套、一大套的言论,作势就要去抢他手里的冰激凌。  厉祎铭站起身,不给舒蔓和自己抢冰激凌的机会。  “你……”  舒蔓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上,仰着头,一双大眼,瞪着居高临下的厉祎铭。  “我去给你做一些养胃的东西。”  说着,厉祎铭拿着手里的冰激凌,折回儿厨房。  ————————————————————————————————————————————————————  厉祎铭再从厨房来客厅的时候,端着煮好的玫瑰花茶给舒蔓。  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我煮了玫瑰花茶给你,里面放了蜂蜜和决明子!”  玫瑰花茶有活血化瘀的功效,蜂蜜美白,决明子明目去火。  他刚刚在厨房里看到这些东西,理所当然的就煮了玫瑰花茶给舒蔓。  舒蔓挑眉看厉祎铭,说实在是,她自己家里有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像玫瑰花茶,蜂蜜,决明子什么的,应该是乔慕晚买了,她平时除了敷敷面膜之外,还真就不怎么养生。  “以后,你少吃冰激凌,实在是嘴巴寂-寞了,想吃点什么,就吃点儿对身体有好处的。我刚刚还给你做了皮蛋瘦肉粥,一会儿好了以后,你饿了就可以吃了。”  厉祎铭条条是道的帮自己料理生活,舒蔓真的觉得自己算是找到了一个男保姆,让她有那样一瞬间的错觉。  尼-玛,这个男人要是一直这么照顾自己该有多好!  不好自己这么不识抬举,舒蔓拿起杯子,喝了口玫瑰花茶。  不是很烫,温度刚刚好,最重要的是,调剂的口味,实在是太适合她的胃口了,让她舌尖处缠绕开的味蕾,立刻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咕噜”、“咕噜”又喝了好几口,待杯子里的玫瑰花茶剩下一半的时候,舒蔓抬起头,挑眉看向厉祎铭,一副以往不羁的姿态。  “你打算因为内心愧疚,准备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我多久啊?”  “你想多久?”  厉祎铭坐在沙发中,侧过刚毅线条的俊颜,用湛黑的眸,温润不失坚定的看向她。  被问及,舒蔓瘪了瘪嘴巴,随即,含糊不清的咕哝——  “你早晚都要结婚的,过不了多久指不定你就要有女朋友了,能照顾我多久啊!”  舒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算,呜呜囔囔的说完话,继续手捧着水杯,啄了一口玫瑰花茶。  舒蔓虽然把话说得含糊不清,不过厉祎铭还是挺清楚了她的话语里透着多么酸的醋味儿。  嘴角挽起了笑,厉祎铭下意识的抬起手,准备去摸舒蔓的头发儿。  只是不等他的手落在舒蔓的头顶上,公寓的门,被人始料未及的叩响。  厉祎铭顿住动作的同时,舒蔓也诧异挑眉的往门口那里看去。  自己的公寓,平时除了自己和自己的好闺蜜乔慕晚在,再也没有其他人来。  想不到这会儿会是谁来敲门,按理说,如果是自己的好闺蜜回来,她自己有钥匙啊,她还不至于像自己一样马大哈的忘了带钥匙出门。  没有得到开门的回应,外敲门的门铃声,更是急促而没有间歇的传来。  乍想到可能是年南辰那个天杀的又来找乔慕晚的麻烦,舒蔓当即瞪大了有愠怒火焰生疼的乌眸。  该死,她就知道年南辰那个渣男,不仅脑子有问题,还喜欢扰民!  放下搭在沙发边的双脚,她趿着拖鞋,怒气冲冲的就准备去怒骂年南辰一番。  厉祎铭瞧见了舒蔓来了火气,伸出长臂,拉住她——  “你想去打架?”他挑眉,“看你的样子,你这是被人sao-扰了?”  “嗯!”  舒蔓点头儿,“一个挨千刀的疯子,最近总找我麻烦。”  说完话,舒蔓就挣开厉祎铭的手,拿起自己家里放在杂物间的棒球棍,就往玄关那里走。  听说舒蔓被sao扰了,厉祎铭本能的皱起眉。  没做多想,他跟着舒蔓的步子,追到了玄关那里。  舒蔓感受到身后有一抹身影,她本能的回过头儿。  看到厉祎铭在,她抿了抿小巧的唇,“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我自己能应付的来!”  “你都拿棒球棍了,可想而知,sao扰你的人是个男人,你确定你一个小女人,能应付的了一个男人?”  “那是个疯子!”  “你忘了我是跆拳道黑带?”  厉祎铭意识到舒蔓是不想自己惹祸上身,嘴角挽着笑,眼底泛出如漫天璀璨星光般的笑意。  舒蔓听厉祎铭这么说,漫不经心瞥了他一眼,“受了伤别怨我没有提醒你!”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俊脸,温润的从容姿态不减。  随着叩门门越来越大,舒蔓长吁了一口气。  如果是之前,让她一个人应付年南辰那种疯子,她还是挺费力的,可此刻,因为自己身后有了厉祎铭的存在,她莫名的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心里特别有底。  “我开门了啊!”  说着话,舒蔓就把门给解了锁,支开了一道缝……  待门被打开的瞬间,厉祎铭长臂一伸,就把舒蔓护在了身后,跟着整个人上前一步,长身而立在门口那里。  舒蔓没有反应,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厉祎铭把自己护在了他的身后。  防盗门被打开,出现在厉祎铭眼里的人不是年南辰,也不是其他任何的男人,而是一脸高傲样儿,跋扈姿态的韩佳佳。  “怎么才开……”  “怎么是你?”  厉祎铭看到韩佳佳的瞬间,挑眉,一副完全没有料想到来敲门的人是韩佳佳的姿态。  比厉祎铭的神情还震惊,韩佳佳瞪大了眼,显然,她没有料想到厉祎铭会在这里。  刚刚,她在舒蔓家的门外,按照白伊颂所说的楼号,叩了好久的门。  因为防盗门长时间没有被人打开,她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楼房号,现在看到厉祎铭在这里,她诧异的同时,也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楼。  舒蔓听到了厉祎铭的声音,透着丝丝的难以置信,她绕开厉祎铭笔挺身躯的遮掩,往门口那里看去。  看到一个化着精致妆容,趾高气扬姿态的女人,她下意识的挑眉。  “你谁啊?”  她没有见过韩佳佳,就包括昨天在厉祎铭的办公室那里,她因为被厉祎铭护在怀中的关系,也没有看到韩佳佳。  当然,韩佳佳也没有看到舒蔓长什么样子。  今天的登门造访,算是她第一次看清楚舒蔓长什么样子。  女人都是善妒的动物,韩佳佳闻声,看到舒蔓的第一眼,眼神儿就带刺。  如果说她因为厉祎铭的关系对舒蔓有敌意的话,那么,现在因为舒蔓随意的穿着,不着胭脂水粉的素颜朝面,她整个人的胸腔里都是无尽的怒火。  很少有女孩子不化妆,不打扮就能给自己一种惊艳的感觉,不可否认,舒蔓就是这样的女孩子,自己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她秀气,透着灵性的长相,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  从不会觉得其他人比自己长得漂亮,长得好看,但是舒蔓的存在,让她心里含着愠怒的同时,有了一丝不战而败的挫败感。  韩佳佳不语,用尖锐的目光盯着自己,舒蔓自是看出了她眼底的敌意。  被厉祎铭迁就的关系,她今天一天都很少有娇纵的表现,现如今看到一个女人莫名的对自己表现出敌意,她站直了身体,将手里的棒球棍放到一旁,然后扬着下颌,双臂环胸,一副高傲的姿态。  “你走错门了吧?这里是1602,眼神儿不好使儿,就去看医生。胡乱敲门,你不知道这是扰民的行为吗?”  舒蔓不开腔,韩佳佳就对她有敌意,这会儿她不友善的开腔,韩佳佳更是怒火中烧。  “就是你那个不知道自重jian人?”  韩佳佳从白伊颂那里大致了解到了关于这个女人的一些信息,知道她和厉祎铭做了以后,还吃什么避-孕-药过-敏的事情,想想这样的女人,她就生厌的厉害,直接把她和那些不自重的ji-女,混为一谈。  韩佳佳说自己是jian人,舒蔓瞪大眼睛的同时,一下子就了然了她和厉祎铭的关系。  敢情,这又是厉祎铭的一个小迷妹啊!  韩佳佳恶狠狠的瞪了舒蔓一眼后,把目光转向厉祎铭。  “厉祎铭,我以为你多么恃才傲物呢,原来就这个审美,就这个水准,什么样的货色都能看得上!”  韩佳佳的话刚说完,迎面,避而不及就受了舒蔓狠狠的一个耳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