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5章:事情涉-及到她,我就不可能不管(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5章:事情涉-及到她,我就不可能不管(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7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韩佳佳的话刚说完,迎面,避而不及就受了舒蔓狠狠的一个耳光。  之前,在大排档那里,因为有女生和自己要厉祎铭的手机号,微-信号,舒蔓就大打出手。  现如今,韩佳佳当着她的面儿侮辱她,说她这样难听的话,她根本就不可能饶了她。  韩佳佳被舒蔓的一耳光给打懵了,歪着个精致妆容的脸,等到她有意识的抬手去捂着自己的脸颊,舒蔓冷言酸语,讥诮的扬起——  “嗟,他看上什么货色关你什么事儿?你出门忘了药了吗?还是说,你觉得你是上等货色,能比ji女多值几个臭钱?”  “你……”  韩佳佳这会儿本就腮边火辣辣的疼着,因为舒蔓毫不留情面的话,她的耳膜,更是阵阵作痛。  “我什么?我说错了什么?我最膈应你这种女人!”  舒蔓娇纵而张扬的瞪着韩佳佳,之前碰到过像乔茉含那样倒打一耙的女人,理所当然的,她厌恶那种一副自己才是正妻姿态的女人。  厉祎铭说了他没有女朋友,还说了他自己一个人住。  她坚信,厉祎铭真就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异兴关系存在。  这个女人来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很显然,她觉得自己是厉祎铭的女朋友,所以才会这么趾高气扬,搞得自己抢了她男人似的一副姿态。  韩佳佳被舒蔓的话羞辱着,长这么大也没有受到过这种奇耻大辱,她恼羞成怒。  “你不要脸!”  暴怒的说着话,韩佳佳扬手,作势就准备去甩舒蔓的耳光。  她实在是太气了,如果厉祎铭不在这,她受了舒蔓一耳光,还不至于这么生气。  但是自己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失了面子,真的让她觉得自己的尊严,都没有了。  “韩佳佳,你干什么?”  厉祎铭眼见着韩佳佳的手,像舒蔓的脸上呼去,他抬起手,蓦地扼住了她的手腕。  “韩佳佳,你耍什么疯?”  加重掌心的力道,厉祎铭湛黑的眉眼间,染上愠怒的火苗,恶狠狠的瞪着韩佳佳。  能意识到厉祎铭冲自己发火,韩佳佳这会儿更是委屈的不行。  今天,她本来是打算和舒蔓好好谈一谈的。  哪成想,自己受了舒蔓的气不说,连带自己喜欢的男人也向自己发火。  韩佳佳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当即就大哭大闹了起来。  “厉祎铭,你还是不是人?你竟然这么对我?”  “不让我这么对你,准备让你刮她的耳光吗?”  虽然和舒蔓的一ye露水情缘太过荒谬,但是正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很自然的把舒蔓当成是自己的女人。  他身为男人,怎么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受委屈呢?  韩佳佳盯着厉祎铭眼中浮动的愠怒火焰,委屈的简直要嚎啕大哭。  舒蔓在一旁,冷眼的看着韩佳佳的胡闹。  把厉祎铭不自觉对自己流露出来的关心,以及他对韩佳佳说的话纳入耳中,她心头儿,竟然不自觉的划过暖暖的暖流……  其实,就算是厉祎铭不出手帮她,她自己也能应付的了韩佳佳。  只是这个男人因为维护自己,不惜对女人动了手,她有些诧异拧眉的同时,心尖儿处有说不出的悸动。  她清楚男人是最不屑于对女人动手,可以说,男人是宽容的动物,不稀罕和女人计较,但是他为了自己,和韩佳佳计较了不说,还恶狠狠的瞪着她,真的让舒蔓心绪复杂的有些说不清楚话。  “厉祎铭,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  韩佳佳喊着,厉祎铭这样一副摆明了要偏袒舒蔓的姿态,实在是让她不舒服的厉害。  “我也不想插手你们的事儿。”  相比较韩佳佳激动的嗓音和口吻,厉祎铭语气淡淡的。  但接下来的话,没有拔高语调,却格外笃定。  “但是事情涉-及她,我就不可能不管!”  厉祎铭一字一句的说完后,一把丢开韩佳佳的手腕。  韩佳佳被厉祎铭突然一甩,穿高跟鞋的关系,她脚下一个不稳,险些跌倒,幸亏扶到了门边,没有使她跌倒。  “如果你不想自讨没趣,就自己离开。”  厉祎铭将手抄袋,转过身,不去看韩佳佳。  韩佳佳因为厉祎铭的话和态度,心里难受的不行。  她喜欢他,很早很早就已经喜欢他了,他就算是不喜欢自己,也不至于拿出来这样一副态度对自己吧?  心里委屈又难受,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她觉得自己呼吸都连带着胸膜发疼。  舒蔓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声,目光淡然似水看着厉祎铭和韩佳佳之间的对峙。  虽然她不喜欢韩佳佳,但是从某种程度上,她也很心疼韩佳佳。  百无一用是情深!  她喜欢厉祎铭,厉祎铭非但不喜欢她,还闹到现如今的下场,实在是觉得韩佳佳这会儿被伤的体无完肤了。  厉祎铭不去看韩佳佳,抬起头的瞬间,对视上了舒蔓的眼。  舒蔓瞧着厉祎铭,眉波淡淡的,就像是掀不起任何波纹的湖面。  定定的对视了厉祎铭一秒后,她把目光落在满脸蜿蜒着泪痕的韩佳佳的身上。  “聪明的人懂得知难而退,所以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  舒蔓说话的口吻淡淡的,比厉祎铭还冷静,好像,处理这种事情,她已经迎刃有余了。  舒蔓本就让韩佳佳嫉妒的发疯,这会儿她没有情绪浮动的话,再加上她眼底似冰一般的温漠,韩佳佳恨不得撕了她。  没有按捺住心底腾升起来越来越重的嫉妒心,韩佳佳咬牙切齿的咬紧唇,猛地向舒蔓扑去。  没有料到韩佳佳会突然来这一套,舒蔓始料未及,被她这么一推,整个人直接往鞋柜的一角撞去。  不偏不倚,舒蔓的小腹,直接撞到了鞋柜的棱角处……  “嗯……”  本就折腾一-ye让她的下面不舒服,这会儿小腹被撞,她皱眉,发出闷重一声。  厉祎铭瞧见舒蔓被韩佳佳一推,撞到了鞋柜的棱角,一向少有情绪浮动的脸上,错愕的瞪大眼。  这还未完,厉祎铭刚准备上前看看舒蔓怎么样了,韩佳佳又丧心病狂的抬起脚,对着舒蔓就踢去。  受了舒蔓的一耳光,还有她言语的侮辱,韩佳佳无法忍受,她要报仇,必须报仇。  厉祎铭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韩佳佳的动作,当即眸色一凛,想也不想,横在了舒蔓的面前。  厉祎铭:“……”  厉祎铭下腹受了韩佳佳踢来的一脚,锋锐的高跟鞋擦过,他当即皱眉。  舒蔓感受到厉祎铭身体压下的重量,震惊的抬起头去看厉祎铭。  望着他拧眉的样子,心头儿某处,蓦地一颤……  他为了自己……又一次被别人误伤了?  舒蔓错愕着,韩佳佳的表情也惊异十分。  她本来是准备向舒蔓踢去的,没想过要伤害厉祎铭,哪成想,厉祎铭竟然横了过来。  韩佳佳怔忡了一下,将手指下意识的搭在唇边。  待反应过来后,上前查看厉祎铭的情况。  “祎铭,你怎么样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韩佳佳慌了,为了报复舒蔓,她很清楚自己下了多大的力气,这会儿,自己看着厉祎铭皱紧眉头的样子,她觉得这一脚,简直踢在她的身上一样。  “祎铭,你有没有事儿?我……我没有想到你会……”  “滚!”  厉祎铭嫌恶的撇开韩佳佳的手,力道之大,阴狠而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  韩佳佳再度被厉祎铭的力道甩了一个趔趄,她抬眼再去看厉祎铭的时候,发现他幽黑的眸子里,淬染上了墨一样幽深的色彩,冷漠而寒冽……  被厉祎铭的目光看得心尖儿发颤,韩佳佳下意识的粗重了自己的呼吸,目光,都有意思的闪躲,试图避开厉祎铭目光的审度。  没有把自己的目光太久的在韩佳佳的身上落下,他抿唇,隐忍下腹处的痛,转过头,去看舒蔓。  刚刚对韩佳佳的无情与冷淡消失不见,他看舒蔓的目光中,含着一如既往的温润,与不减的温柔。  “你……有没有事儿?”  被厉祎铭的话关心着,舒蔓这会儿,眼眶发涩起来。  隐约间,有泪雾在打旋。  “你还顾得上管我?你管好你自己就得了!”  舒蔓有些气,厉祎铭都这个样子了,还管自己,他这个男人的眼里,心里,还有没有他自己啊?  听舒蔓责怪他的话,厉祎铭低低的笑了下。  “你没事儿就行。”  他想的很简单,自己一个大男人,被女人踢了一脚能有什么事儿,倒是她一个女性,被撞了肚子,性质哪里会一样。  抬起手,他望着舒蔓撅着小嘴巴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别受了委屈就行!”  厉祎铭也知道自己有私心,韩佳佳进门就受了舒蔓的酸言酸语,还被舒蔓甩了一个耳光,按理说,韩佳佳已经受了委屈,偏偏……韩佳佳抬起手准备打舒蔓,自己扼住她的手腕。  自己的私心这么重,任由谁看了,都能看出来自己有偏袒之意。  只是,他不在乎……  毕竟,其他女人和舒蔓比,对自己来讲,性质不同。  韩佳佳在一旁,把厉祎铭摸着舒蔓头的动作全部都看在眼里,手指,下意识的握紧在自己的掌心里。  太刺眼了,这一幕实在是太刺眼了。  她正恶狠狠的看着厉祎铭和舒蔓的互动,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隐约,还在酝酿着要如何报复舒蔓,报复自己今天在这里受到的羞辱。  厉祎铭再去看韩佳佳时,又冷下来了自己深邃的眉眼。  “一定要我叫民警上来请你下去,你才会走是吗?”  且不说他不去计较昨天她给自己下药的事情,今天她在这里又吵又闹,已经触及了他的底限!  韩佳佳委屈的瞪着厉祎铭,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厉祎铭,你叫天王老-子来也没有用,我今天不把你从这个jian人的手里夺过来,我不能走!”  韩佳佳染着漂亮颜色的手指甲,猩红似血的指着舒蔓,要不是碍于厉祎铭在,她真的恨不得抓花舒蔓那张狐狸精一样的脸。  韩佳佳张口闭口说舒蔓是jian人,厉祎铭根本就听不下去。  抿紧唇,他狭长的黑眸,眯了眯。  对女人,他一向不屑理睬,更不屑动手,但是舒蔓被侮辱,他真的听不下去。  舒蔓听到韩佳佳刺耳的话,也看到了厉祎铭有情绪在眼底急速波动。  她没想到,碰到自己被羞辱的事情,厉祎铭竟然比自己还沉不住气。  小手拉住厉祎铭的手腕,在他张口要说些什么之前,攥住他。  “女人的事儿,有女人的处理办法儿,不用你插手,我自己处理的来。”  舒蔓怎么说也是混职场的人,什么样的同事,客户都见过,对待一个韩佳佳,她要是没有辙的话,她算是白活了。  厉祎铭不想舒蔓去处理这件事儿,生怕她会受了委屈。  毕竟,舒蔓只是娇纵,韩佳佳可是跋扈,外加不讲理!  意欲拉住舒蔓,不让舒蔓和韩佳佳浪费过多的唇舌,不想舒蔓已经松开了自己的手,走上前去。  舒蔓隐忍小腹还有些痛的无力感,双臂环胸,嘴角对韩佳佳勾着明艳的笑。  “从我手里把厉祎铭夺走是吗?你觉得你凭什么有这个本事儿?”  她的口吻淡淡的,带着玩-味儿的不羁,好像,她压根就没有把韩佳佳放在眼里,任由她怎么折腾,她都当做是在看小丑表演。  “我有什么本事儿?呵……那你觉得你又有什么本事儿拥有他?”  韩佳佳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我?”  舒蔓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似的,挽着嘴角,笑得格外明艳。  “凭我有让他喜欢我的本事儿啊!”  “你……”  厉祎铭:“……”  舒蔓玩-味的说着话,韩佳佳变了脸色的同时,厉祎铭也是一怔。  “怎么?他都已经出现在我的家了,你还会怀疑他不喜欢我?”  韩佳佳:“……”  “这么说吧,只存在我不喜欢他的可能,不存在他不喜欢这件事儿的发生!”  没有想到舒蔓说起话来会这么大言不惭,韩佳佳一张精致妆容的脸,都变得委屈了起来。  “没有本事儿让他喜欢你,就要知道收敛,落人笑话,你不觉得脸疼吗?”  “他才没有喜欢你!”  韩佳佳气得说不出来反击舒蔓的话,没了章法,胡乱的反击。  舒蔓挑眉,虽然自己在杜撰,像上次在白伊颂面前杜撰那般,但是她为了膈应到韩佳佳,也无所谓其他了。  再者说了,她都已经和厉祎铭上chuang了,也就无所谓厉祎铭这会儿怎么想自己。  “嗯……虽然男人在高-chao时候的话不可信,但是你的祎铭,昨天晚上真的说了喜欢我!”  “你……”  舒蔓的话,传递给韩佳佳的信息就是,厉祎铭昨天晚上和自己上了chuang,还说了他喜欢自己。  “你还要不要点儿脸,我真的就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韩佳佳被舒蔓的话气疯了,被舒蔓当着自己的面宣战,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你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相比较韩佳佳的怒火中烧,舒蔓真的是淡然极了,好像自己置身事外一般,自己压根就不是什么当事人。  “怎么,不相信?”  她又挑眉问。  韩佳佳没有回答舒蔓自己相信与否,她情愿相信舒蔓是在胡诌,为了达到膈应自己的目的,只是,她说得这么信誓旦旦,她真的心里没有底。  眼见着韩佳佳不语,一副对自己死死盯着的打量姿态,舒蔓挽起绯色的嘴角,讥诮一笑。  然后当着韩佳佳的面儿,忽的伸出两段白-皙的藕臂,勾住厉祎铭脖颈的同时,把自己两瓣绯色的唇,附了上去……  厉祎铭没有料想到舒蔓会突然和自己来这么一下子,他错愕了一下神情。  在他怔忡的刹那,舒蔓倏然,像是疯了一般,把自己的she,竟然抵在了他的齿冠上。  厉祎铭没有想到舒蔓会给自己来这样一套,在自己神经放松的一瞬,她把她的舌,越过自己牙齿的桎梏,直接探了进去……  舒蔓丝毫不顾及韩佳佳在场,自己把she探-进去的瞬间,她就用最神情的依恋,卷起了他的舌……  被舒蔓用生-se的技巧勾着自己最本真的反应,在韩佳佳的面前,厉祎铭也顾不上其他,落在舒蔓腰肢上面的大手,一把就扣住了她的腰肢。  “嗯……”  腰身被厉祎铭抓住,舒蔓本能的嘤咛一声。  目光在触及到厉祎铭抓住自己的腰身,用一双深沉的眸盯着自己,她的眸色,慌张了几分。  但厉祎铭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俯身,忽视她这会儿小腹还在作怪的疼痛感,顺顺利利的包裹住了她的唇舌。  自己的唇,一碰到舒蔓的唇,厉祎铭当即就渴望已久般的吸住,然后恣意的shun-xi,似乎,要把舒蔓的灵魂,都抽-干了一样……  衔住两瓣让自己一秒钟都不想让自己离开的唇,厉祎铭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舒蔓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ru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用灵活的舌尖儿描绘舒蔓的唇形,厉祎铭真的欣喜极了,丝毫不管不顾韩佳佳正血液飞快流转的盯着他们两个人在亲吻。  舒蔓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一种让自己身心放肆被刺激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明明,她是故意膈应韩佳佳的,不想,自己沾染到了厉祎铭的唇,竟然魂不守舍了起来。  没有矫情的排斥厉祎铭,也没有忸怩,身高有差距,再加上她只穿了拖鞋的缘故,舒蔓踮起脚尖儿,顾不上自己腹部还存在的胀痛感的冲击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圈着厉祎铭的脖颈,与他芳汁交融,恣意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