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6章:我永远不会欺骗你(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6章:我永远不会欺骗你(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29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厉祎铭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倏地收紧舒蔓的腰身,没有松开她的唇,牢牢的桎梏亲吻她的姿态。  两个人之间粘合的力度越来越大,不绝于耳的声音,丝线般缠绕开,让韩佳佳直感觉自己的耳光,被打得啪-啪直响。  舒蔓本来是打算让厉祎铭配合自己演戏,厉祎铭也本打算配合舒蔓好好演戏,哪成想,两个人的唇瓣,相互衔接以后,顿时就如同相互吸引的磁极,再也难以分开。  纤柔的身体被厉祎铭掌握,厉祎铭把把舒蔓抵在鞋柜上,生怕她的腰肢会被撞痛,手拥着她和鞋柜的棱角处,继续舔-舐她的唇瓣。  舒蔓的一呼一吸间,尽是厉祎铭强势的气息。  以往,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感觉温润似水,现如今的霸道,让她觉得不适应,却还无法抗拒,无法招架……  “嗯……”  在厉祎铭的亲吻中,舒蔓找寻到一丝换气的机会。  只是唇齿间微薄的呼吸刚刚得到了清新的换气,却仅仅是刹那后,就再度被厉祎铭被完全的封住。  慵柔的手指,扣住舒蔓的后脑,厉祎铭吻得很用力,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将她带去自己的薄唇间。  吻得太过难舍难分,舒蔓觉得自己被厉祎铭撩-拨到浑身上下热浪席卷。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羞,却按捺不住本能的悸动,整个人自己主动,且热切的去吻厉祎铭。  小脚都从鞋子里支了起来,舒蔓找寻支点的圈住厉祎铭的脖颈,然后仰着下颌,用粉-润的舌,描绘厉祎铭完美弧度的唇形,跟着,扫-荡-而过,与他交汇在一起。  唇上,阵阵湿润漫过,厉祎铭有些被情-yu席卷的眸,因为舒蔓的主动shun-xi,涤荡出万种风情的涟漪。  亲吻的如火如荼,舒蔓自己用细细的贝齿,轻轻地磨蹭着男人削薄的唇瓣,明明只是一个吻,只是为了达到让韩佳佳被刺激到的目的,却变得这般。  顺着厉祎铭轻吐呼吸的唇缝探ru,舒蔓用自己的小丁香,浅尝辄止的找寻厉祎铭的舌。  退出,再进……反反复复这个动作……  韩佳佳傻了,如果之前她还能自欺欺人的认为舒蔓是为了膈应自己,才搞出来这样一套,那么现在,厉祎铭都这么热切的回应她,根本就不是自己否认,就能说得清楚的。  终究,承受不住舒蔓和厉祎铭对自己刺-激,韩佳佳疯了一样抓住自己头发儿,整个人歇斯底里。  “够了!”  舒蔓和厉祎铭本来陷在自我的世界里难以自拔,韩佳佳的一声,让两个人顿住动作。  本能的,厉祎铭微微放开舒蔓,寻着声音看去。  舒蔓也抬头去看,看到韩佳佳一张气的扭曲的脸,她笑,无限风情……  厉祎铭来不及细细打量韩佳佳怎样,舒蔓又一次勾住他的脖子,把他转过去的头,扳向自己。  “别走神儿,和你我都无关,这会儿……谁也不可以影响我们两个人!”  舒蔓说着,跟着把厉祎铭的脖子拉近自己,又一次长距离,没有间歇的忘我缠-绵……  舒蔓的主动,让厉祎铭无从招架。  这个女人,对自己来说,更像是毒药一样,明知有毒,却还偏偏一头撞了进去,不知道回头儿。  韩佳佳在门口那里,全身上下血液倒流的盯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殊-死缠-绵,垂在体侧的手,想握紧,莫名的没有了握紧的力气。  舒蔓和厉祎铭再分开时,舒蔓的呼吸都不稳了,却还是勾着笑,对厉祎铭娇笑着。  “喜欢我的味道吗?”  厉祎铭被舒蔓带有调xi以为的问着,挑了下眉。  眼底,你是不是欠教训的意味,显而易见。  舒蔓看到厉祎铭的样子,也挑眉,更加娇纵的扬着被滋润后的红唇——  “你不喜欢我吗?”  “喜欢!”  厉祎铭很自然的答了话,身为医生,对一个女人的自控力变得这么差,他自然是清楚自己对舒蔓有喜欢的成分在。  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接连失控。  得到了厉祎铭的回答,舒蔓眼底浮现得意。  挑着眉梢看了眼韩佳佳,舒蔓又看了看厉祎铭。  “那你喜欢我哪里?”  被舒蔓像是掘地三尺一样的质问着,厉祎铭也不甘示弱。  “我昨天晚上碰过的地方,我都喜欢!”  厉祎铭的话含羞带臊,听得舒蔓脸颊有些发烫。  如果没记错,自己浑身上下,他碰遍了……  恶狠狠的瞪了厉祎铭一眼,舒蔓宣告自己对他的不满。  再去看韩佳佳时,她已经万般风情。  “你都听到了吧?”  韩佳佳当然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也很清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你……你们……”  韩佳佳气得直颤抖伸出去,指着舒蔓的手。  再去指厉祎铭,她觉得自己的感官世界都颠覆了。  “我什么?很想祝福我们?”  韩佳佳怎么可能会祝福他们,舒蔓胜利者姿态的笑,对她来说,刺眼极了。  气得跺脚,韩佳佳不甘心的收回自己的手。  “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她带着情绪的说完后,跟着,大小-姐脾气十足的跑远了……  ————————————————————————————————————————————————————  韩佳佳离开,舒蔓长吁了一口气,就好像总算是打完了一场仗一样。  她真的算是长见识了,平时她就看不惯乔茉含对乔慕晚的姿态,现如今,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真的觉得是活见了鬼。  还真就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厉祎铭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亦或者说是正眼瞧得上她,她竟然好意思一副正妻过来手撕小-三的架势找自己麻烦,她还真就是怀疑现如今的人,脑子是不是因为吃的食品里含有太多添加剂,把脑子给吃坏了。  暗自腹诽了一句,舒蔓再转过身,直接撞到了厉祎铭的怀中。  “嗯……”  舒蔓下意识的呼痛一声,刚刚,厉祎铭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她根本就不知道,以至于毫无意识的就撞进了他的胸口上。  厉祎铭的胸口有些ying,和他平时健身有很大的关系。  听到舒蔓娇弱的呼痛声,厉祎铭垂眸,皱着眉峰去打量她的情况。  “你怎么了?”  他拿开舒蔓捂着头的手,关切的询问她的情况。  舒蔓倒没有被撞的怎样,却因为厉祎铭的关心,她本能的耍性子,拿出女孩子不好哄的那一套。  “你没事儿练一身肌肉做什么啊!”  厉祎铭:“……”  厉祎铭这一刻觉得自己无比无辜,但微微无奈过后,还是用温润的态度,询问舒蔓的情况。  “你到底有没有事儿?让我看看!”  “不用了!”  舒蔓撇开厉祎铭的手,佯装不悦。  “下次离我远点儿,省的害我磕了碰了。”  厉祎铭:“……”  厉祎铭对于这个过河就拆桥的女人,真就是无可奈何的厉害。  刚刚……还一副对自己亲吻的难舍难分的姿态,这会儿就怪自己这儿,怪自己那的……  舒蔓往客厅走去,厉祎铭没有吭声,随着她的步子,走了上去。  因为刚刚舒蔓被自己的胸口撞了的关系,他在她的身后,至始至终都有一定的距离,免得她再回头,又撞到了自己。  舒蔓往沙发那边走去,快要到沙发那里的时候,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似的,倏地转过身。  厉祎铭有和舒蔓保持距离,这次,她没有再撞到他。  厉祎铭抬起头,见舒蔓看自己,一副有事儿的样子,他调了下眉。  不等他开口问,舒蔓自己开了腔——  “你刚刚说的话,是真心话,还是故意那么说的?”  刚刚说的话?  厉祎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话吗?  见厉祎铭挑眉,一副有些回想不起来的样子,舒蔓有些恼。  “我和你说,我可当真了。”  不管厉祎铭刚刚是不是为了配合自己气韩佳佳,他说他喜欢她,对于舒蔓来讲,虽然有极大的逢场作戏的可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还是让她自信心过了头的愿意相信他的话,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为了达到气韩佳佳,才那么说的。  厉祎铭还是有些想不到想不到,不禁,把之前的每一个片段都回想了一番。  待到他大致回想起来舒蔓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舒蔓扬着下颌,先发制人——  “以后和其他女人之间,把乱七八糟的关系都断清了,今天的事儿,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舒蔓说完话,厉祎铭也意识到她在指说自己喜欢她的事儿。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深邃的涟漪……  “厉祎铭,你干什么?”  突然被厉祎铭收紧腰身,舒蔓一个避而不及,待她反应过来,瞳眸里,尽是厉祎铭放大的俊脸。  “不会再有第二次,就算是有,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厉祎铭把头抵在舒蔓的额头上,两个人的呼吸,近距离的缠在一起。  “还有,我说过的话,你当真吧,对你,我永远不会说谎!”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理所当然的迁就舒蔓。  舒蔓因为厉祎铭与自己近距离的接触,再加上他的话,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晕头转向了。  一呼一吸间,尽是这个男人清冽的气息,舒蔓舔舐几下唇,自顾自的开腔。  “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只能是我的男人!”  “好!”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要求厉祎铭,但是他温润嗓音的回答,让舒蔓莫名的舒心。  好像,他以后真的只会是自己的男人,谁也不会和自己来抢他。  “那你以后,你有了女朋友怎么办?”  舒蔓还是有些担心,自顾自的问,声音,要多小家子气,就有多小家子气。  “我有你了!”  厉祎铭淡淡的回答,丝毫没有做作的意思。  “我能信得过你的话吗?”  “我说了,对你,我永远不会撒谎。”  厉祎铭这么说,舒蔓的思绪都软融了。  她很想再试探试探这个男人的口风,却因为自己与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什么话都顾不上问了。  “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你觉得我怎么样对你,才算好?”  他只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让这个小女人心里会赌气。  他自认为并不会喜欢这种有着小固执,小狡黠,小娇纵,还有些蛮不讲理的女孩子。  可是偏偏,对她上了心,在不知不觉间,因为她,自己做了好多违背原则的事情。  厉祎铭这么问,舒蔓撇了撇嘴,开腔,和他约法三章。  “第一,你不许欺负我,不能强迫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  厉祎铭:“……”  厉祎铭挑眉,这个要求似乎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但是最后一句……  “不包括在chuang上,我就答应你!”  “你……”  舒蔓想说的就是不要动不动就对她那个……  她都已经把他规划为了自己的男人,那方面,两个人自然是不可能避免。  “或许,我也可以答应,毕竟,对那种事情,你也会很喜欢。”  昨天晚上,虽然他被下了药,对那种事情占据主导地位,但是舒蔓也是喜欢的不行。  在本质上,虽然算是强-jian,但是她招架不住,也抵抗不住。  性,本就是个矛盾的话题……  所有人想逃避,却改变不了自己痛并快乐着,享受着的这个事实!  “我没有喜欢!”  舒蔓否认,秀气的小鼻子,歪了起来。  “昨晚的事情,你不清楚,以后,再认真经历了以后,你就清楚了,你会不会喜欢。”  舒蔓:“……”  舒蔓真的觉得厉祎铭全部都是歪理邪说。  “关于那个事儿,我要和你详谈!”  舒蔓对关于xing的话题,做了一个了断,紧接着,提及第二个要求。  “你先离我远点儿。”  厉祎铭离自己实在是太近了,近到让她不能正常思考问题了。  “嗯……”  厉祎铭答应了舒蔓,放开了她,然后,自顾自的坐在沙发里,一派这里是自己家里的慵懒姿态。  看厉祎铭被自己划入自己男人的范围里,就拿自己家当成是他家一样的随意落座,她“嗟”了一声,抬脚去踢厉祎铭的小腿。  “给我留点儿地方!”  说着话,舒蔓双臂环胸,坐在了厉祎铭的身边。  把自己的腿,很自然的搭在了厉祎铭的大腿上,她高傲的像是个女王。  “第二,以后,你要好好伺候我。”  “会的,‘伺候’你,是我的本分所在。”  厉祎铭随意应着,舒蔓根本就没有发现他话中有话。  “反正,我以后的三餐,要你管!”  厉祎铭:“……”  厉祎铭意识到舒蔓这是吃自己做的东西,上了瘾,挑眉。  “我住城东,你让我一天往城西跑三次?”  “嗯……”  舒蔓漫不经心的应声。  “这对你来说,因为不算是问题吧?或者,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在我家附近买个楼,方便你为我做饭。”  说到做饭,这是舒蔓最为头疼的话题。  自己生活了这么久,她从来不会做饭,有很多次,被逼的不得以,她想着办法儿去做饭做菜,可是到头儿来,自己险些把整个公寓都点着火了。  最后,她只得整日-点外卖,实在是不愿意点外卖,就煮一些泡面裹腹。  后来,乔慕晚和自己生活以后,乔慕晚会做饭的关系,她自己一天的饮食才有所改善。  “买了公寓多麻烦,我看你家就可以,你不觉得,和你住在一起,更方便我随时为你做饭,伺候你的一日三餐?”  “不行!”  舒蔓当机立断反驳,“厉祎铭,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一个还没有嫁人的大姑娘,怎么可能和一位单身男士在一起生活。  虽然两个人的关系,有破冰的发展趋势,但是,还没有到要同居的地步。  被舒蔓说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厉祎铭挑眉。  他要任劳任怨的伺候她的一日三餐,到最后,怎么就成了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整日往你这边折腾不方便,你让我在这边买个公寓,你不觉得小题大做了吗?”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也不得不深思,虽然她很想任性的说一句,你也不差钱,就在城西这边买个公寓好了。  但是想想,自己本身就欠他三十万,让他在特意买个公寓,方便他照顾自己的一日三餐,听起来,自己太不讲理了,也太专横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和我住在一个公寓里,我和你……还没到能同居的地步!”  “同居的人做的事情,你和我都做了,还会担心这个?”  “那也不行。”  虽然改变不了自己已经和厉祎铭之间发展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的关系,但是在两个人还没有彻底确定关系之前,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他同居在一起。  他是自己现在的男人不错,但是以后不一定会怎样。  再者说了,自己的好闺蜜,只不过偶尔回来一趟,如果碰到厉祎铭在,她实在是尴尬。  综合考虑,她还是觉得厉祎铭不应该和自己在一起生活。  “先不说这件事儿了,这件事儿,我要和你从长计议!”  自己一共就提了两个要求,结果两个要求都被否决了。  如果说,自己准备对厉祎铭约法三章的三个要求都被否决了,那她也是够倒霉的了,什么事儿,都这么不顺利。  “嗯……”  厉祎铭点头应允,“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继续提,我尽可能答应你!”  对厉祎铭,舒蔓才不会客气,捋顺了思绪,继续要求——  “第三,你必须对我好,不管是眼里,心里,必须有我,除了我,你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