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7章:我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7章:我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6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第三,你必须对我好,不管是眼里,心里,必须有我,除了我,你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  厉祎铭已经成了自己的男人,潜意识里,舒蔓和其他女人一样,厉祎铭是自己的,只能是自己的,不管是身体还是什么,都只能忠于自己。  或许,这样太过跋扈,太过不讲理,但是她偏偏要这么要求他。  “我可以答应你!”  厉祎铭不假思索,直截了当答应了舒蔓。  “不过,我答应了你,是不是,我也可以反过来要求你,你眼里,心里,也都必须有我,除了我,你不能再也有其他的男人的存在?”  舒蔓:“……”  舒蔓没有想到厉祎铭反将自己一军,还要求的和自己一样“厚颜无耻!”  目光定定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舒蔓盯了他有好一会儿,直到眼睛有些酸麻,她才吭声。  “就这一个要求?”  “你允许我向你提更多的要求?”  “当然,毕竟我提了三个要求!”  虽然自己之前提的两个要求,可能得不到落实,不过自己终究是提了三个,公平起见,就算男性要谦让女性,舒蔓觉得自己至少也应该让厉祎铭提两个要求。  难得舒蔓竟然肯让自己提更多的要求,厉祎铭低低笑了笑,而后,眼底透着阑珊之意,看着她好看的眉目。  “我可以答应你,不欺负你,不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不过,你应该清楚,我是男人,而且是个刚开了荤的男人!”  “厉祎铭!”  舒蔓几乎是秒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  “你这个要求太无耻了!”  他还是要和自己那个,典型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  见舒蔓杏目圆瞪,厉祎铭不以为意,好整以暇的把自己的身躯,靠进沙发里。  “我对自己女人有那方面的要求,不算无耻!”  “还不无耻?”  舒蔓气急,抓起沙发里的抱枕,就向他砸去。  在没有经历这种事情之前,舒蔓一直都很看开这种事儿,可是真正经历了,却做不到像之前看得那么开了。  而且,明明,自己对厉祎铭不算排斥,偏偏碰了这事儿以后,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异常尴尬,哪怕,她给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找了两个人之间存在关联,却还是觉得格外尴尬。  尤其是厉祎铭和自己提及关于那方面的话题!  厉祎铭拿开舒蔓丢过来的抱枕,一张从容不迫的俊脸,依旧泛着点点笑意。  “蔓蔓。”  他用低哑的嗓音,亲昵的唤着她,好像,这样情-人之间该有的呓语,对他而言,很平常不过。  “蔓蔓。”他又唤了她一声,“你应该正视这个问题,我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  舒蔓本以为自己是最放得开的那一个人,偏偏,这个时候,真出了这样的事情,最放得开的人,竟然不是自己。  或许,真就是因为厉祎铭曾经对她太好,两个人之间突然转变的关系让她适应不了,以至于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他在自己生活中的存在,以及转变……  被厉祎铭的“蔓蔓”叫的身体都发酥,舒蔓沉默半晌后,走近厉祎铭。  然后俯下身,把自己的手撑在厉祎铭身后的沙发靠背上,居高临下,近距离的对视厉祎铭深邃温润的眉眼。  “你知道的,我吃避-孕-药过敏,出了事儿,怎么办?”  对于舒蔓的问题,厉祎铭倒也不发难。  “我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  见厉祎铭回答的笃定,舒蔓目光,像是要探寻到他对自己说谎似的,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只是,厉祎铭的眼神儿,太过专注,深邃……仿佛一口幽深的古井,自己根本就从她的眼神儿中找寻不到一丝一毫的讯息。  有些承受不住对厉祎铭的对视,舒蔓率先缴械投降。  只是,她刚把自己的身体支起来一些,厉祎铭倏地就把她的手腕拉住,跟着扣住她的后背,让她更近距离的靠近自己。  “嗯……”  贝耳被含住,舒蔓下意识的嘤咛一声。  含羞带怯间,厉祎铭已经用温润的唇,含住了她。  皓齿衔住她的耳垂,拿舌尖儿se-qing的舔舐了几下,嗓音中透着低哑——  “我的要求不高,一周一次,扣除你每月来一次月-经,一个月,我只要你三次而已!”  “厉祎铭,为什么偏偏是我,你就这么想和我上chuang?”  厉祎铭在医院是男神的名儿不胫而走,对他爱慕之人,比比皆是,想要和他上chuang,共度良宵的女人更是趋之若鹜,她想不通,为什么是自己,他为什么对自己偏偏这么把持不住,认准了自己?  “看你有yu-望!”  除了舒蔓,他看其他的女人,真就是没有xing冲动,或许,一个人的一生中,终究会碰到一个让自己失了理智的人。  她,或许就是他的劫数,他的不理智……  “蔓蔓……其实,你也很喜欢……”  那种事情,厉祎铭虽然不在行,但是昨天晚上的交流,舒蔓喜欢与否,他再清楚不过了,不然,也不至于为他gao-chao了那么多次,搞得chuang单上面,都是她激-情盛放的痕迹……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的脸更红了。  她昨天只是头昏脑涨,并没有昏死过去,自己对那种被占据了的感觉,还是很熟悉。  虽然起初自己很难接受,甚至是涩涩的疼,但是后来,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不疼了。  而且,流了好多,也亢-奋了好些次,情到深处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飞了出去,整个人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足足憋了有好久,直到自己整个人的身心,都被厉祎铭身上的清冽气息蛊惑,她才在思绪都软融情况下,答应了下来。  “好,就三次,不许再讨价还价!”  在还没有准备好彻底接纳厉祎铭之前,三次,对于舒蔓来说,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了。  “嗯!”  厉祎铭点头儿,手上扣住舒蔓的力道,放松了些。  感受到厉祎铭落在自己后背上面的力道轻了,舒蔓跳下了他的身子。  “我已经答应你两个要求了,你不能再要求我别的了!”  本来,自己提三个要求,厉祎铭只被允许提一个要求。  可是到最后,自己提的三个要求被推翻了两个,厉祎铭只提了一个要求,最后却鬼使神差的变成了两个。  她真的想不通,自己到底多没有脑子,竟然把这样谈判的小事儿都搞砸了。  舒蔓已经满足了自己两个要求,厉祎铭自然觉得已经足够了,毕竟,能让这个小女人在一-ye之间就接纳自己,对她来说,还是很困难的。  “嗯!”  厉祎铭又默默的应了声,然后想到她刚刚被韩佳佳撞到的小腹,忍不住询问到。  “我没事儿。”  舒蔓不觉得自己有小题大做的必要,没有让厉祎铭看,兀自闪开了他向自己伸来的关心的手。  “你去给我盛粥,我饿了!”  和韩佳佳折腾一气,舒蔓本就刚刚没有吃多少饭,这会儿又有些饥肠辘辘了起来。  平时,她一天简简单单吃两顿饭,晚饭几乎都不吃的情况下都不会觉得饿,现在可好,因为和厉祎铭之间的一-ye放纵,自己都要成了大胃王。  “好!”  厉祎铭应声,跟着站起身,去了厨房。  舒蔓盯着厉祎铭起身去厨房的身影,撇了撇嘴巴,心里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存在。  目光在定格到他穿着白袜的脚上时,眉梢一挑。  ————————————————————————————————————————————————————  厉祎铭替舒蔓舀好了粥,舒蔓懒洋洋的坐在座椅里,漫不经心的拿起勺子。  刚准备拿勺子去舀粥,厉祎铭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厉祎铭去看手机屏幕,盯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眉头一皱。  打电话过来的是厉老太太,厉祎铭用脚丫子想,也清楚自己母亲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儿。  舒蔓瞧见了厉祎铭皱眉,有些为难的神情,佯装不在意。  “接吧,你要是觉得当着我的面儿通电话不方面,你就去我的卧室好了。”  说着话,舒蔓自顾自的舀粥,一副满不在意的神情。  从自己母亲对自己的谈话中,厉祎铭大致了解到自己母亲对舒蔓不是很喜欢。  出于本能反应,厉祎铭不想让舒蔓听到自己母亲和自己的对话,生怕她会受到什么伤害。  “我去接个电话。”  厉祎铭淡淡的对舒蔓打了一声招呼,捏着手机,去了阳台那里。  厉祎铭捏着电话再回到餐桌边上时,舒蔓碗里的粥,明显只有被舀过一两次的痕迹。  显然,自己去接电话的过程中,她只喝了一两口粥。  下意识的,俊朗的眉头,一拧。  “你回来了啊?”  舒蔓看厉祎铭捏着手机回来,漫不经心的问,原本在用勺子搅粥,她拿起来,吃了一口。  “嗯。”厉祎铭点头儿。  “……我得回去了!”  “嗷……”  舒蔓应答,拉长声音,从她的简单的语调中,能看出来她的情绪不高。  厉祎铭虽然对舒蔓了解不算深,但是她是个怎样情绪,怎样秉性的小东西,他还是很了解的。  意识到舒蔓这会儿情绪不高,他抿了抿唇,没有多说些什么。  将手搭到她头发上,揉了揉。  “你早点休息。”  “嗯……”  又是兴致不高的应了一声,舒蔓并没有殷切的说一句“你回去开车小心点儿”的话,连多余的一个字都没有说,直到厉祎铭离开,她都没有去看他一眼……  ————————————————————————————————————————————————————  厉祎铭被厉老太太的电话找回家,他刚一进门,就听到了韩佳佳,哭得和个怨妇似的声音。  眉头拧紧,厉祎铭此刻心里有说不出的烦躁。  刚刚自己母亲打电话给自己,他就想到了自己母亲打电话所为何事。  抿了抿唇,他再敛住情绪,抬脚,迈开平稳的步履走上前。  径直往厉老太太那里走去,寡淡神情的俊脸,落在明晃的灯光下。  “妈!”  他唤了一声,恭敬却疏离,少了对舒蔓有的那种温润。  本来,厉祎铭对自己的父母亲还算客气,偏偏这会儿有韩佳佳在,他根本表现不出来客客气气。  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本来还在安慰韩佳佳的厉老太太,本能的抬起了头。  “祎铭,你回来了啊?”  时间本来不早了,厉老太太都已经贴了面膜准备睡觉了,韩佳佳偏偏来闹,搞得她和厉锦弘两个人根本就无法安睡。  经过今天白天一事儿,厉老太太大致也了解到自己儿子对韩佳佳没有意思。  偏偏这个韩佳佳,对自己儿子一副非他不嫁的姿态。  厉老太太本来可以直接推了这门两家长辈擅作主张的相亲,偏偏,因为韩佳佳是世交家孩子的关系,她根本就不好意思张口,只得等女方家开口,免得让两家人的关系尴尬。  厉老太太原本很喜欢韩佳佳,觉得她是一个懂眼色的孩子,偏偏,就这件事儿,楞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不,自己去自己儿子那里自讨没趣,碰了一鼻子灰以后,又来找自己诉苦。  厉老太太本来不想理会这些事儿,寻思安慰安慰韩佳佳,让她回家就算了,事情也就那么得了。  可哪想,她向自己诉冤报苦的同时,说什么自己的儿子和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在一起了。  这下子,厉老太太哪里还能坐得住凳子,赶忙打了电话给自己儿子,让他赶紧回来自己这边一趟。  “嗯!”  厉祎铭随意的应了一声,动作缓慢的掀动眼皮,淡淡问——  “这么晚找我回来,您有事儿?”  “我这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  厉老太太有些不知道关于自己儿子和其他女人鬼混的事情怎么开口,干笑了两声。  不等她酝酿怎么开口,韩佳佳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中,站起来了身体。  “厉祎铭,你当着伯母的面儿把话说清楚,我韩佳佳就算再怎么不济,你也不应该糟践你自己,和那种作风放-dang的女人在一起!你就算是不要脸,还不管伯父伯母了吗?他们和你可丢不起这个人!”  韩佳佳不吱声还好,厉祎铭直接拿她当空气略过,偏偏她找存在感的开腔,还说了舒蔓不好,厉祎铭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色。  看向她的眸中,透着几分凌冽——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要么闭嘴,要么滚!”  舒蔓,他连说都不忍心说一句,到韩佳佳的嘴巴里,竟然被她说得这么不堪,还把自己的父母都搬了出来。  在他看来,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来向自己母亲陈述事实,而是来搬弄是非来了。  “我……”  厉祎铭的话,眼神,都太过冷冽,似寒冰般尖锐。  少了往日一贯温润如玉的形象,此刻的他,冷漠,还有无情的意味……  韩佳佳有些怕厉祎铭的眼神儿,被他盯着,一下子就垮下来了脸,不再敢多说一句话。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厉老太太在旁边跟着干着急。  这韩佳佳是厉家世交韩家的女儿,还是韩靳城的小侄女,在自己这边关系论,还是拐了好几个弯的亲戚,自己儿子这么对韩佳佳说话,传出去了,一定会伤了两家人的和气。  厉老太太本就是不是什么没脑子的人,她年轻时为人处事圆润,这会儿,自然是不希望两个孩子因为拌嘴的不愉快,闹得两家人落人笑话。  “诶呀,祎铭,你这是干啥啊?有话好好说,这佳佳是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说着话,厉老太太又去安抚韩佳佳,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扮演和事佬儿的角色。  “佳佳啊,你别在意祎铭的话,他啊,就是今天工作太累了,心情不好,你别在意啊!”  “是,我今天确实工作太累了,所以,别烦我!”  懒得和韩佳佳这样恶人先告状的女人多费唇舌,厉祎铭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再继续待下去了。  “妈,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  说着话,厉祎铭转身,步子走的没有任何迟疑可言,好像,这里的一切,和他都没关一样。  “嗳,老二啊,我这话还没……”  “站住!”  厉老太太见厉祎铭要走,赶忙招呼他,不等话说完,二楼与一楼衔接的楼梯口那里,传来厉锦弘威严的声音。  一道苍老不失苍劲儿的声音传来,厉祎铭本能的顿住了步子。  回过头,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那里。  下意识的拧眉,厉祎铭的眼皮,沉了沉。  在厉家,自己的父亲,就是威严,就是权势的象征。  他做不到像自己大哥那种目中无人,我一个不痛快转身就走,对自己的父母亲,厉祎铭一向尊重,做不出那种扭头就走的事儿。  厉锦弘迈开步,沿着楼梯走下来。  穿着卡其色的裤子和白色的薄衫,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老当益壮,厉锦弘气势不减当年,依旧意气风发。  “爸!”  厉祎铭唤了一声,同样透着恭敬的疏离。  厉锦弘不像自己老伴儿那般,他一向严厉。  走到了沙发那里,他坐下。  “过来坐!”  厉锦弘招呼欲走的厉祎铭过来这边坐,然后看下厉老太太。  “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回去。”  对于韩佳佳把这个家闹得乌烟瘴气,厉锦弘虽然不好多说些什么,但是也很不悦。  毕竟,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没有搞明白,她就过来东扯西扯,实在是让他不愿意听。  这也是韩佳佳来了这么久,他都没有下楼的一个重要原因。  “伯父,我……”  韩佳佳不想走,自己要是走了,不在这里面添油加醋,厉祎铭否认了自己说的话,那自己今天不是白来了一遭。  “你先回去,这件事儿,我觉得我们厉家应该给你和你父母一个交代,我自然会做一个交代,但是如果我觉得没有做一个交代的必要,你就算在这里再怎么闹下去,我也不会给你和你父母一个交代。”  厉锦弘为人向来刚正不阿,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对不会为他不应该负的担子负责,更不会因为谁闹,就给你个台阶下。  厉锦弘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韩佳佳自然是没有再继续胡搅蛮缠下去的必要了,不然,到时候,自己惹厉锦弘不高兴,自己和厉祎铭的事情,更是要告吹。  “那伯父,您和伯母早点休息,我不打扰了。”  说着话,韩佳佳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鸟似的拿着拎包,往门口那里走去。  与厉祎铭擦肩而过时,她明显用眼神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以此来宣告自己心里的不满。  韩佳佳离开以后,厉家除了厉锦弘,厉老太太和厉祎铭三个人之外,在没有其他任何的闲杂人。  “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有女人了?”  厉锦弘倒了茶给自己,饮了一口后,问厉祎铭。  关于舒蔓的问题,厉祎铭不觉得有什么可隐瞒的,点了点头儿。  “嗯。”  “哪家的姑娘啊?是工作了啊,还是深造读书呢?”  理所当然的,厉锦弘不觉得自己的儿子眼光会有什么问题,直觉性的认为他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  厉祎铭知晓自己父亲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有些不高兴。  毕竟,舒蔓出身根本就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爸,她不是您和妈会喜欢的那种女孩子。”  不说别的,舒蔓压根就不是乖巧性格的女孩子。  像韩佳佳,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还会扮一扮乖巧,做个讨长辈欢心的女孩子。  但是舒蔓不是韩佳佳,跟不上其他的女孩子,她根本就不可能表现出来什么所谓的乖巧,讨长辈欢心。  厉祎铭这么说,厉锦弘喝茶的动作一滞,挑眉梢去看自己儿子。  “我和你妈都不会喜欢的女孩子,你还要来往?”  厉祎铭这么说,厉锦弘觉得自己的儿子真就是和像韩佳佳说得那样的女孩子在来往,不然,他怎么就这么笃定他交往的女孩子,自己和自己的老伴儿会不喜欢。  不仅仅是厉祎铭这么想,送走韩佳佳的厉老太太,一听厉祎铭这话,也直觉性的认为他交往了不三不四的女人。  之前,自己的大儿子就有说过自己的儿子睡了夜-店的女人,这么一听来,似乎还真就是有猫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