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8章:蔓蔓,做我女朋友吧!(9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8章:蔓蔓,做我女朋友吧!(9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09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仅仅是厉锦弘这么想,送走韩佳佳的厉老太太,一听厉祎铭这话,也直觉性的认为他交往了不三不四的女人。  之前,自己的大儿子就有说过自己的二儿子睡了夜-店的女人,这么一听来,似乎还真就是有猫腻。  “儿啊,你真的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交往了啊?”  韩佳佳来打小报告时,有鼻子,有眼儿的说他交往了不三不四的女人,再加上自己昨天在他办公室撞到了不堪的一幕,以及现如今自己儿子说他和不会是自己和自己老伴儿喜欢的女孩子,她更是觉得全部的事情不是空xue来风,一切都有迹可循。  “不三不四的女人”几个字,蛰的厉祎铭神经直疼。  他从不觉得舒蔓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不管别人如何评价舒蔓,自己母亲这边有多不待见舒蔓,他也不和他们持有同样的观点二。  再加上现在舒蔓被冠上了是他女人的头衔儿,他自然不愿意听到这些污言秽语。  “她不是那样的人!”  没有任何激烈反抗的声音,厉祎铭声音依旧淡淡的,但是却异常的坚定,能听得出来,他对关于舒蔓评价的态度。  “不是那样的人,你还说我和你妈不会喜欢她?”  厉锦弘这就不明白了,如果他交往的女人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怎么会说自己和自己老伴儿不喜欢她,这太说不通了?  “她和我妈见过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  自己母亲见的都是千金小姐,乖巧听话的居多,偶尔有几个跋扈,但是谁也没有舒蔓那样叛逆的个性。  关于舒蔓,他也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评价,天之骄女不是,飞扬跋扈的女孩子,似乎也不妥当。  她有太多的个性,善变,还娇纵,有小聪明,不失明艳,对很多事儿看似不在意还偏偏很在意。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能拥有多种个性的女孩子,一时间说不好对她的评价。  “怎么不一样?她是却胳膊少腿,还是长相奇葩?”  “都不是!”  厉祎铭否定,抿了抿唇,总结性的开口——  “在我还没有做好把她介绍给你们准备之前,我不打算让你们知道她的存在,更不打算让你们去打扰她的生活。”  厉老太太在一旁听自己老伴儿和自己二儿子的对话,直皱眉头。  他这都和自己和自己老伴儿有交往的对象了,却不肯告诉自己这个姑娘是谁,还准备对自己藏着掖着的瞒着自己,敢情这个女孩子的真的不合自己和自己老伴儿的心意。  “老二啊,你交往的这个姑娘,是不是还没有和前男友把关系断清啊?或者说,她有丈夫,还没有离婚?”  被自己大儿子和乔慕晚的事情搞得草木皆兵,厉老太太真怕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自己的二儿子身上。  自己母亲脑洞大开,厉祎铭直皱眉。  “您想多了!”  关于舒蔓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愿意多说,自己和舒蔓昨天在办公室的事儿正巧被自己母亲撞见,如果自己把舒蔓就是昨天自己在办公室里玩-激-情的那个女孩子的事情告诉自己母亲,她指不定要怎么嫌弃舒蔓作风不检点儿。  在自己母亲昨晚的事情忘记之前,他还准备让舒蔓在自己父母亲的心里,留点儿神秘感,留点儿好感。  厉锦弘见自己的儿子不是很想谈及关于他交往的女孩子的事情,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些什么。  虽然他和厉老太太一样,也着急抱孙子,也着急让几个孩子赶紧完婚,但是自己的儿子毕竟老大不小的了,他想,很多话,不需要他多说,他们自己也有做事儿、处理事儿的分寸。  “你和韩家女儿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件事儿,您就得问妈了。”  关于给厉祎铭相亲的事情,厉锦弘向来都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都是自己老伴儿在操办,再加上自己老伴儿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了太多女孩子的名字,他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也不清楚自己儿子,到底和谁来往着呢。  厉锦弘看向厉老太太,“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祎铭和她有交往,还是怎么?”  一个姑娘公然来家里闹,还吵着让自己和自己老伴儿给她做主,怎么听,都别有一番意思呢。  敢情两个人已经订了婚,已经在交往,自己儿子出了轨,让他们两位老人来做主。  关于自己儿子和韩佳佳的事儿,厉老太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看自己儿子的态度,完全就是韩佳佳一厢情愿。  “这事儿啊,怨我了!”  终究有人要对这件事儿负责,如果自己一早知道厉祎铭对韩佳佳没有那个意思,自己也不用安排他们两个人见面或者怎样,现在想想,还真就是自己操之过急了,以为韩佳佳这都主动找上门来了,自己儿子那边,也百分之百妥了,哪成想……  厉老太太扼腕,“我没想到这祎铭不喜欢佳佳,我这乱点鸳鸯谱了啊!”  “……”  “这样,我明天去找韩家人,把这事儿去说开了!”  厉锦弘一听是厉老太太乱点鸳鸯谱,点出事儿了,当即不悦。  “我就说不让你搀和,现在好了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还说我,我要是不催,不帮着介绍,你准备让你的两个儿子都打光棍啊?”  厉老太太不愿意怼厉锦弘,要知道,自己不絮叨关于给两个儿子找对象的事儿,他还动不动就打听两句。  他要不是这样默许自己,她才不会惹出来这样幺蛾子的事儿,他也不是一点儿责任也没有。  “那你也不能乱整,你看看你整的这点儿事儿,真是丢我们厉家的脸!”  “那以后孩子的婚事儿,你管,我不管了,省的你怨我这儿,怨我那儿的!”  厉老太太也生气了,怒冲冲的说话,然后别过身体,不去看自己老伴儿的脸。  厉祎铭在一旁把两尊大佛絮絮叨叨,相互埋怨的话全部都听在耳朵里。  觉得不耐烦,耳根子被磨得生疼,他起身,不打算多做停留。  “时候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爸、妈,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  说着,厉祎铭就往门口那里走去。  “嗳,老二啊,你先别走啊,再坐会啊!”  厉老太太是想问问厉祎铭准备什么时候把他交往的女朋友领回家,哪成想,这自己的儿子,就像是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似的,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去。  ————————————————————————————————————————————————————  厉祎铭回了车里,没做多想,开车,往自己的单身公寓折回。  路过交通岗,等红绿灯时,厉祎铭把自己手机页面的微-信点开。  平时工作的关系,厉祎铭很少有聊天的时候,自己当初会下微-信这款软件,还是自己母亲号召自己大家都下的,他才不得已下载的。  刚刚在舒蔓家里的时候,舒蔓提议,他们两个有相互加了微信,方便她以后想吃什么,告诉他。  舒蔓的微-信头像,是她自己,是她在海边时照的相。  相片中的她,穿着波西米亚长裙和人-字拖,披散这海藻一样的头发下,戴着太阳镜,大大的太阳镜遮住了她精致的五官,也掩盖不住她从照片中,就可以震慑人心扉的光芒。  刚刚加舒蔓微信的时候,厉祎铭随意点了一下她的头像,这会儿,他想再看看,顺便,对她的头像进行保存,设置成屏保什么的,方便自己以后,可以随时随地的看到她的照片。  只是,他刚点开舒蔓用户名那个界面,准备去点她头像时,在零点零一秒的瞬间,他发现舒蔓突然换了头像。  就好像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她要和自己故意作对似的……  厉祎铭挑眉,莫不是她猜到了自己要保存她的头像做屏保?  犹疑了一下,厉祎铭点开输入文字框,敲下字——  “睡了吗?”  舒蔓刚换完头像,怎么可能睡。  正在刷朋友圈,舒蔓听到有消息提示,退了出来。  一看,是厉祎铭发来的消息。  简单的三个字“睡了吗?”,后面跟着一个大大的笑脸。  撇了撇嘴,舒蔓就刚刚他一个电话就离开的事儿,有点儿不想回他的消息,就佯装镇定,把界面退了出来。  只是,她刚把界面退了出来,厉祎铭又发了消息过来。  这一次,干脆是语音消息。  几乎是不做反应,舒蔓点开了语音消息——  “蔓蔓,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我在开车,不方便打字。”  寡淡不失温润的嗓音传来,在只有舒蔓一个人住的公寓里,显得格外清幽好听,就好像是笼罩了一层薄雾似的夜晚,沁着沙哑,惹人沉醉的迷离。  撅了撅小嘴巴,舒蔓忍不住腹诽“开车还发微-信,脑子秀逗了吧!”  不打算像之前那样忽视掉他发来的消息,她点开文字框,敲下字。  “行了,你好好开车吧!”  刚把字打好,舒蔓还不等发出,厉祎铭又发来了语音消息。  “蔓蔓,我刚刚想了很多……”  一如既往好听的嗓音,尤其是唤着“蔓蔓”的时候,就好像带着情侣间的呓语似的,格外深邃。  舒蔓听着语音,中间断了五六秒,期间,隐约能听到语音里传来“沙沙沙”的声音。  搞不懂厉祎铭到底想说什么,他间断的话,让舒蔓有些烦躁。  终于,过了差不多八秒钟以后,里面又传来了厉祎铭沁着大提琴般好听的嗓音。  “蔓蔓,做我的女朋友吧!”  舒蔓:“……”  舒蔓有些怔住了,她没有想到厉祎铭……竟然会和自己说,要自己做他的女朋友……  这话里的信息,是什么意思,舒蔓自然是清楚。  神情怔愣间,厉祎铭又发了语音过来。  “我不想让你受委屈了,给了你名分,你没有过多的顾虑,我也心安!”  厉祎铭还是一如既往寡淡不失薄凉的嗓音,单薄却格外温润好听。  舒蔓听着厉祎铭的话,心如击鼓。  头脑有些发懵,一时间空白一片。  她没想过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会发展的这么迅速,也没有想到厉祎铭竟然在分开一个小时之后,和自己提出来要交往的要求。  她以为……他们之间只存在简简单单的那个关系,用那个关系来维持彼此互得利益的关联,哪成想……  神情发怔的不行,舒蔓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答厉祎铭的话。  如果这会儿,厉祎铭打来的是电话,或者站在自己面前,舒蔓一定会觉得尴尬的不行。  天知道,她这会儿真庆幸厉祎铭发来的是语音消息,让她有对这件事儿暂且躲避,好好思忖一下接下来发展的小鸵鸟心理。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厉祎铭,两个人之间太过迅速的发展,根本就不再她的控制范围之内,好像,自己在做梦一样,太过不真实,不可靠……  不真实、不可靠到如同水中月,镜中花,尽是虚幻泡影,自己根本就抓不住……  定定的盯着手机屏幕,见厉祎铭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手机屏幕也黑了下来,她把头枕进靠枕里,闭眼,把手松开,任由手机丢到了一旁……  ————————————————————————————————————————————————————  舒蔓迷迷糊糊的再醒来时,是被家里的门铃声吵醒的。  昨天晚上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的,接到了厉祎铭发来的语音后,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石化似的,忘了干其他任何事儿,整个人的脑海中,都是厉祎铭的那几条语音的话,在自己的脑海中徘徊……  不知道这会儿是谁叩响自己家的门,舒蔓极度不情愿去开门,就兀自翻了个身,把抱枕扣在脑袋上,继续装死的埋头大睡。  时间不早了,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只是舒蔓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想自己和厉祎铭的事情,竟然想到了下半夜两点多钟,以至于自己这会儿困得不行,根本就提不起来任何精气神去开门。  叩门声还在继续,舒蔓烦躁的不行,就差要掀-竿起义了。  “啊……”  抓狂的大叫一声,舒蔓把自己头上的针头拿开,丢到chuang上,然后一副要打架的姿态,连拖鞋都顾不上穿,赤着脚,开了卧室的门,“噔噔噔”的跑去了玄关那里。  一边准备开门,一边怒气冲冲的骂骂咧咧——  “哪个挨千刀的,大早上的找死啊!”  舒蔓说话的同时,把门给打开了。  防盗门被打开,厉祎铭手举着买好的早点。  “我买了早餐过来。”  待他把早餐拿下,他对舒蔓温润的笑。  厉祎铭的声音传来,舒蔓一怔。  男音?  等到她迷迷瞪瞪的去看,看到厉祎铭一张俊绝的五官,她当即瞪大眼,随即,睡意全部都没了。  “怎么是你?你这大清早的干什么?”  舒蔓真的要抓狂了,她还以为这大早上的是收电费水费的,哪成想,竟然是这个该死的厉祎铭!  看着舒蔓抓狂,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模样,厉祎铭挑眉。  这是她说的,负责她的一日三餐,他这照做了,还有错?  厉祎铭的目光没有过多的流连在舒蔓的脸上,毕竟,一个身材火爆,还穿着一件火红色睡裙的曼妙女人站在你面前,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把持住。  把目光顺着舒蔓的脸颊,落在她藏匿在火红色布料处。  实在是单薄的布料,隐约遮住一片旖旎风光,却挡不住舒蔓即使不穿胸zhao都格外ting实的玲珑,还有吸引人目光的深深沟壑,好像,她就是一个被罩了一层薄纱的明珠,自己只要掀开这层薄纱的遮掩,就能看的她的晶莹剔透和美好……  舒蔓意识到厉祎铭在看哪里,她羞得贝齿死死咬住唇瓣。  “厉祎铭,你往哪里看呢?”  舒蔓真的要疯了,如果她知道叩门的是这个男人,别说她不会只穿睡裙给他开门,她压根就不可能给他开门。  实在是又羞又怒,舒蔓恨不得甩厉祎铭一个耳光,只是,开门的是自己,忘了穿内-衣的还是自己,自己有什么底气去甩这个男人的耳光呢?  两个小手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胸,舒蔓恶狠狠的瞪着他。  收到舒蔓看自己时,如同小豹子一样警惕的目光,厉祎铭无奈。  举高了手,“我买了早餐给你,去洗漱,然后吃东西!”  听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后知后觉才想到自己说了要他以后要照顾自己的一日三餐,难怪他大清早的就来自己这里闹。  极度不情愿的拿下自己挡住前面的小手,去接厉祎铭递过来的早餐。  “你关门!”  用命令的口吻要求厉祎铭,舒蔓白了他一眼以后,把早餐往餐桌那里拿去。  把买来的早点放在托盘里以后,舒蔓还就刚刚厉祎铭看了自己胸的事情,瞪他——  “我去洗漱!”  她悻悻的说完话,像是故意报仇似的,光着脚,在厉祎铭穿着白袜的脚上踩了下去。  然后泄愤,狠狠的捻了几下。  “嗯……”  舒蔓幼稚的动作惹得厉祎铭一阵闷痛,下意识的发出声音。  舒蔓再收回自己圆润,看到任何骨头样子的小脚时,以胜利者的姿态,说了句“活该!”,然后得意往浴室走去。  ————————————————————————————————————————————————————  舒蔓去洗漱,厉祎铭理所当然的等她。  厉祎铭想来是耐性极好的男人,这会儿,却因为等舒蔓,他莫名的觉得有些漫长。  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腕表,见时间只过去了一分钟,他不禁失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才过了一分钟,就像是过了一个时辰似的那么漫长。  将手搭成塔状抵在下颌处,他不禁想到了昨天自己发给舒蔓的那几条消息。  他不知道她到底看没看到那几条消息,亦或者是说,她看了,却装作没看到。  不敢保证她有没有听自己发给她的那几条语音消息,  一时间,他竟然萌生出来了一种要翻看舒蔓手机的冲动。  虽然说碰别人的手机,有侵犯别人隐私的错觉,但是他,真就想知道舒蔓到底有没有听自己发给她的那几条语音消息,好让他,对于她对自己让她做自己女朋友这件事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有一个底儿。  没有按捺住好奇心驱使,厉祎铭从座椅上站起身,在公寓里,找舒蔓的手机。  在外间没有找到舒蔓的手机,厉祎铭看了眼浴室那里,没做多想,进了舒蔓的房间。  入了舒蔓的房间,第一眼,厉祎铭并没有发现她的手机所在,而是看到了她的chuang头处放着一个白色蕾-丝花边的胸-罩。  本能的,他原本寡淡的视线,瞬间变得有些幽深,下意识的眯了眯眸子,自己刚刚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这个小妮子,确实没有穿胸-罩,就去给自己开门了。  目光从舒蔓的胸-罩上游离开,一眼,厉祎铭就看到了舒蔓被撇到chuang尾的手机。  看着玫瑰金色的手机,他挑眉,伸出修长骨节的手,拿了过来。  给舒蔓的手机划开,只是,手机上设置里密码。  进ru不到舒蔓的微-信界面,自己就看不到舒蔓到底有没有接收自己的消息,厉祎铭不免有些沮丧。  身为男人,虽然喜欢有征服感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但是这样被吊着,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痛快。  把舒蔓的手机重新丢回到chuang尾,他再瞅了眼舒蔓放在chuang头处的胸-罩,而后,沉着目光,出了房间。  ————————————————————————————————————————————————————  舒蔓给自己洗了一个澡,裹着自己的浴袍,出了浴室。  看厉祎铭老老实实的坐在餐桌那边等自己,她撇了撇嘴巴。  “再等我一下,我穿衣服!”  她可不想再闹出来什么自己没有穿胸-罩被他撞见的事儿了,那种情况,真的让她很窘迫。  “先吃饭,一会儿东西都凉了!”  舒蔓在浴室里洗澡,又是刷牙的,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这会儿,她再折腾折腾的穿衣服,更是要浪费更多的时间。  听厉祎铭这么说也在理,只是……  “等我一分钟!”  自己一个女孩子,在异性的面前不穿胸-罩,终究不好,想了想,她觉得自己还是穿个胸-罩,靠谱一点儿。  回了自己的房间,舒蔓把房门带上,去衣橱里翻找一套换洗的内-衣裤。  刚刚洗澡的时候,内-裤被她丢在了浴室的赃衣筐里。  找了一套淡粉色的内-衣裤给自己,她解开腰间的浴袍带子,兀自换上。  舒蔓向来都喜欢那种轻薄的内-衣裤,无不例外,衣橱里都是蕾-丝网面的内-衣裤。  把自己的内-衣裤换上,她重新拉过浴袍披在自己的身上,转身出了房间。  ————————————————————————————————————————————————————  坐在厉祎铭的对面,舒蔓手拿筷子,夹了小笼包给自己。  说来,厉祎铭还真就是面面俱到,可能是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吃什么早餐吧,竟然买了七八样早餐上来,什么中式的、西式的,各具特色。  想不到三明治那种西式早餐,舒蔓更喜欢豆浆、白粥和小笼包这样简简单单的中式早点。  理所当然的,厉祎铭谦让她,自己吃买回来的牛角面包和三明治。  “一会儿要去上班吗?”  “嗯!”  舒蔓一边咀嚼嘴巴里的小笼包,一边含糊应着。  她这个月,已经旷了两天工作了,这是她工作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自己要是再旷几天,指不定这个月的工资,都要被克扣了。  “你的身体彻底好了?”  “嗯!”  舒蔓点头儿,又舀了粥给自己。  “话说,我没有那么弱不禁风,你干嘛总关心我的身体啊?”  说着话,她拿自己的筷子,夹了小笼包给厉祎铭。  “我吃不了你,剩下的这几个小笼包,你吃了吧!”  有了昨天厉祎铭用自己羹匙吃盖浇饭一事儿的影响,她理所当然的觉得厉祎铭不会嫌弃自己拿自己的筷子夹了小笼包给他。  舒蔓这么想的,厉祎铭也是这么做的,毕竟两个人连对方的口水都吃了,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些细节。  厉祎铭垂眸看了眼自己骨碟里的小笼包,慢悠悠的抬头去看舒蔓。  “连吃避-孕-药都过敏,我能不担心吗?”  “那是个例外,我吃别的药就不过敏!”  说来,她还真就是只吃避-孕-药过来,吃其他的药,根本就没有过敏的时候。  想来,可能真的是自己身体状况的关系,才会对避-孕-药,有这么强烈的排斥反应。  舒蔓对自己身体不以为意的态度,让厉祎铭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没有多说些什么,他拿起筷子,夹了小笼包送到自己的嘴巴里。  吃掉了一个小笼包,舒蔓又夹了一个小笼包给厉祎铭。  “还有三个,你都吃了吧!”  舒蔓虽然做事儿大手大脚,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喜欢节约的人,想着这些早点今天要是不吃完就坏掉了,她就想让厉祎铭把这些东西都消灭掉。  厉祎铭见舒蔓又夹了小笼包给自己,目光,从骨碟里的小笼包那里,辗转,落在了舒蔓的脸上。  许是厉祎铭这么猝不及防的盯着自己,让自己没有反应过来,舒蔓本能的一怔。  以为厉祎铭看自己一眼,就能收回目光,不想,他定定的盯着自己,这一盯,就十几秒。  不由得,舒蔓以为是自己刚刚吃东西的时候,吃相不雅,把东西黏到了脸上。  下意识的,她放下手里的筷子,用柔白的小手去摸自己的脸。  “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  厉祎铭并没有看舒蔓的脸,而是在盯着她的眼。  舒蔓的眼睛生得很好看,眼珠和眼白黑白分明,瞳仁湛黑,婉约的长睫毛附在眼睑上,更是让她眉目流转间,顾盼生辉。  “昨晚……”  厉祎铭定定的盯了舒蔓十几秒后,忽的开腔——  “我发给你的语音消息,你……听到了么?”  舒蔓:“……”  舒蔓没想到厉祎铭会突然问了自己这样一个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当即面露僵硬。  要是以往,有自己职业妆的遮掩,她可能不至于这般,偏偏自己刚洗过澡,还没有化妆,自己的全部表情都写在脸上了,根本无处藏匿。  “……什么语音消息?”  舒蔓有些闪烁其词起来,目光,更是不敢去对视厉祎铭。  下意识的,她把自己的目光不断的往别处撇去,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心虚。  如果舒蔓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面对自己,厉祎铭还真就会相信她没有看到自己发给她的语音消息。  偏偏,她这样一副闪烁其词的表情,让厉祎铭觉得她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目光,更幽深了几分,就像是x光线般,恨不得在舒蔓的脸上看出来两个大洞,把她的全部感想,像透视仪一般,全部都看得清清楚楚。  “没看到?”  厉祎铭对于舒蔓的回答也不恼,深邃着一双变得锐利的眸子,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嗯……”  舒蔓点头儿,可心里却格外的底气不足,不断的把自己的头埋低,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降低自己的心虚。  “那也没关系,我可以当着你的面儿再说一遍!”  “厉祎铭,你别……”  厉祎铭的话刚说出口,舒蔓就猛地抬起头儿,打断了他。  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否定了某些事儿,她蹙眉。  本来,她是不想让厉祎铭把那样的话,当着自己的面儿再说出来的,只是意兴阑珊的表现,完全是本能,让自己控制不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