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9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9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4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本来,她是不想让厉祎铭把那样的话,当着自己的面儿再说出来的,只是意兴阑珊的表现,完全是本能,让自己控制不住。  面色尴尬的不行,舒蔓心里说不上来的别扭。  她已经竭力在避免谈及关于昨天晚上他向自己发微-信语音那件事儿,偏偏,自己还是没有把持住自己的嘴巴。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见自己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再也没有收回来的可能,她沉默了半晌。  迟疑了好一会儿后,她伸出she,舔舐了几下自己莫名变得干涸的唇,而后,嗓音带着不足的底气,缓缓道——  “厉祎铭,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先别急着问我!”  让自己做他女朋友这件事儿,怎么看都非同小可。  要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认识的时间也是短到不能再短了。  突然间就要成为男女朋友,怎么看,都太过让她心乱,无法接受这件事儿的突然到来。  厉祎铭挑眉,舒蔓的话已经在字里行间透露出来她昨天看了自己语音消息的信息,而且,自己往深了去想,她的话,同样在提醒自己,别一时头昏脑热,不计后果的就把事情说出去,免得以后两个人之间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厉祎铭不是没有想到舒蔓的顾及,如果不是一早把事情都想的很清楚了,他也不会和舒蔓说让她做自己女朋友的事情。  从两个人一-ye狗血之后,他就有想过正了两个人的关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只是当时的情况太过微妙,他怕舒蔓觉得自己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太过敷衍,就搁浅,没有问。  但是经过韩佳佳这么一闹,还有自己父母态度关系的影响,他不得不对自己和舒蔓之间的关系,做出一个很好的权衡了。  自己已经舒蔓的男人了,换言之,她也是自己的女人了。  既然彼此都已经把彼此视为自己的东西了,自己又怎么能让舒蔓和自己没名没份的在一起,到最后,因为她连个是自己女朋友的名儿都不是被自己的父母、亲人、朋友知晓,指不定他们到时候怎么用有色眼镜看舒蔓。  一再想了想,他觉得,自己给舒蔓自己女朋友的头衔儿,再合适不过。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厉祎铭用湛黑的眸,目不转睛的看着舒蔓,眼底真挚一片,可以看想的到,他说的话,是认真的。  舒蔓的耳膜,被厉祎铭的话,狠狠的震慑着。  他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是啊,如果他还没有考虑清楚,怎么会问了自己那样的话?要知道,如果他没有想清楚的话,他们两个人之间可是连朋友都做不成的。  可见,这件事儿,对于他而言,真的想的很清楚了。  只是……  莫名的,舒蔓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多虑还是怎样,她心里乱乱的,头脑里也是空白一片,总觉得厉祎铭太过突然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她心里,一时间难以接受。  目光实在是不敢去看厉祎铭,舒蔓不断的把自己的目光往别处看去。  只是,她越是这般有意闪躲,心里头儿越是莫名的乱,就好像什么东西缠绕着她似的,让她根本就无法正常思考东西。  “你……你再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觉得……你好像还不清楚,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舒蔓没有谈过男朋友,虽然大学期间,不乏追求者,自己也花痴的迷恋过某个男生,但是都无疾而终了。  所以,在感情的世界里,她的爱情还是一片空白,以至于让她觉得要好好斟酌感情才是,而不是凭一时冲动,这么鲁莽的就和某个男人成了男女朋友。  舒蔓一再强调自己没有考虑好,厉祎铭直拧眉。  一再被一个女人找借口搪塞过去,怎么看,都有她不喜欢自己,是自己一厢情愿,她不想伤害自己,让自己伤心的意思在里面。  厉祎铭抿唇沉吟,他正准备开口再说点什么,舒蔓已经推开身体,站起来了身。  “你再回去看看你手机上都说了些什么,我想,你可能昨天太累了,不太清楚你说了什么!”  舒蔓有些承受不住自己单独和厉祎铭在一起,如果他没有和自己提做他女朋友一事儿,她还能自欺欺人的继续一副欺负他的姿态和他相处,他开口要求自己做他的女朋友,她再也无法做到继续没心没肺的和他独处,毕竟,他开了口,说了一些会让两个人关系发生变化的话,在某种情况下,就代表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不易察觉的变化。  “我先去换衣服!”  真的不敢再继续喝厉祎铭独自待下去了,舒蔓真的怕自己因为昨天的几条语音,搞得自己彻底乱了阵脚,心绪不宁……  没有再做停留,舒蔓迈开步,出了餐厅,逐渐的淡出厉祎铭的视线。  厉祎铭的目光,紧紧落锁在舒蔓的脊背上,因为她的离开,俊朗的眉头儿,蹙的更紧。  ————————————————————————————————————————————————————  舒蔓回到房间里,把门合上,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门板上,长呼吸了一口气。  她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也不清楚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发展怎么就这么迅速。  这一切都太过始料未及,尤其是他开口要求自己做他的女朋友,更是让舒蔓觉得这恍若是一场不醒梦……  无力的叹息溢出唇,舒蔓烦的不行,抬手抓了自己的头发儿。  已经过了懵懂无知的年纪,她再也不是当年任性妄为的小孩子。  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年纪的她,再清楚不过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而厉祎铭,不是她能要的起的人!  半阖眼睛,她抵在门板上的手,无力的绞紧。  实在是纷乱的感觉,搅动着她的心扉,让她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到底要怎样。  从来没有这般过,当年自己大学时犯花痴的和几个好友去堵学长失败,也没有这般烦躁不安过。  想想,自己还真就是碰到了冤家……  舒蔓嘴角无力的笑了笑,或许就是这样吧,一生中,总会有一个人是你的劫数,让你逃也逃不掉,摆脱也摆脱不掉……  摇晃了几下脑袋,舒蔓没有再去过多的想关于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事情,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以后,迈开步,往自己的衣橱那里走。  再怎样说,自己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耽误了自己今天的工作,要知道,自己这个月已经有两天没有正经八百的上班了。  且不说全勤奖金没有了,自己的工资还要相应的扣除掉一部分,她可是没有忘记自己还欠着三十万债款的现实。  拉开衣橱,舒蔓在衣橱里找了一套浅白色的工作装,然后在衣橱的下层那里,拿出来一条肉-色的薄丝-袜。  ————————————————————————————————————————————————————  舒蔓离开餐厅回了卧室,留厉祎铭一个人在客厅沉思。  他的手撑在下颌处,眼神儿,烁而发亮,随着他微微眯起眸子的动作,折射出鹰一样锋锐的暗芒。  舒蔓没有给他一个准确的答复,只是说让他再好好想一想。  让他好好的想一想,要他再怎么想,把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以后,要怎么发展,是结婚,还是生子的事情,都好好的考虑一番吗?  这会儿不仅舒蔓烦,厉祎铭也同样烦的不行。  这辈子,他还没有因为哪个女人变得这般患得患失过,舒蔓……俨然就是他的软肋……  越发按捺不住要找舒蔓把事情问的彻彻底底的念头儿,他捏了捏手指,一再握紧,足足沉默了有半分钟,他站起身,抿着菲薄的唇,不假思索,直接往舒蔓的房间那里走去。  ————————————————————————————————————————————————————  舒蔓找好了今天上班要穿的衣服后,把自己身上的浴袍剥下,丢在chuang铺上。  头发还没有彻底干的关系,被柔顺又温婉的披散在她莹白的雪背上,映着她如玉白-皙的肌肤,好像泼了牛奶一般滑腻,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  已经穿戴好了自己内-衣裤的关系,舒蔓只是伸出自己如玉的手指,在自己的肩带上,弄了弄。  坐在chuang边,她散开轻薄如蝉翼一样的丝-袜,将手指顺着其中一条腿的有丝面料卷起,往脚底处探去。  把其中一边的丝-袜,拉到底,她把自己光洁却看不出骨头的圆润小脚,缓慢的伸到里面。  舒蔓用的丝-袜,虽然不是最好的,却也都是能叫得上牌子的丝-袜品牌。  光丝的面料,在只有淡淡日光顺着窗棂进-入的房间里,细腻的好像丝绸,泛着淡淡诱-惑的光泽。  把其中一条腿上面的丝-袜拉到自己的大腿根处,又用同样的办法儿,如法炮制,把另一条珠圆玉润的腿,也用同样的方法儿,从脚底,拉到了自己的腿根儿处。  待丝-袜都挂在自己的腿根儿处,她站起来了身体,准备把丝-袜,一并拉到自己的腰身处。  只是,她站起身,刚拉上丝-袜的末腰,还不等把丝-袜穿的不当的地方调整好,卧室的房门,便被厉祎铭从外面,猛地推开——  舒蔓没有料想到厉祎铭这会儿会冲起来,整个人都懵了,一时间都忘了拿衣服去遮掩自己只穿了内-衣裤和丝-袜的身体。  厉祎铭不顾什么叫礼貌,第一次这么不绅士的破门而入。  入门,厉祎铭的目光扫到舒蔓的存在,眼仁倏地就变了色。  对舒蔓,他一向没有抵抗力,偏偏这个时候,她这样撩-人的姿态,简直让他就像是瞬间吃了催-情-剂一样!  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抿紧的削薄的唇瓣,此刻在表现他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怔忡了一瞬间,待舒蔓有反应过后,她本能的抓住自己丢在chuang铺上面的浴袍,试图遮挡自己的身体。  “厉祎铭,你干什么?出去!”  舒蔓冷声呵斥,因为他的突然闯入,让她觉得自己陷入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尴尬境地中。  被舒蔓亢奋的言语呵斥,厉祎铭不肯听,抿了抿狭长的黑眸后,他将房间的门,动作流畅的甩上。  跟着,箭步一迈,直接走到舒蔓的面前。  长臂一伸,他一把就拥住了舒蔓的腰身。  “唔……”  把舒蔓身上,遮着她自己身体、可怜到不能再可怜的浴袍拿开。  隔着自己身上白衬衫的单薄布料,他近距离的感受她身体,挨靠着自己身体的温度。  “厉祎铭,你干什么?”  被厉祎铭扣住自己的腰身,再加上自己此刻除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衣物”护着重点部位,舒蔓觉得自己此刻窘迫的不行。  出于本能,舒蔓的两个小手,抵着厉祎铭胸口,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因为他胸膛上传来滚烫的热度和强劲儿的心跳,通过自己的掌心传来,蛰刺着自己的神经,让她的小脸被憋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再加上他扣住她腰身的手,掌心的干热熨帖着她的肌肤,舒蔓觉得不光光是自己的脸颊,她整个人的身子也在发烫。  咬紧着唇,舒蔓又羞又恼,纵然她再怎样想要保持冷静,她也无法抗拒厉祎铭这样强烈的气息,充溢着她全部感官的世界里。  窗帘没有被拉严实,有点点灿烂的光,顺着窗帘的缝隙处,投射进房间里。  清晨,熹微的光芒,淡雅如素,映衬着舒蔓刚刚沐浴过后的清秀的五官,变得格外精致起来,一双粲然的明眸好像会说话一样,哪怕是此刻含着愠怒,眉波流动间,也不减她明艳不失妖娆的风情。  厉祎铭扣着舒蔓的腰身,把她抵着chuang铺上,接过淡淡的光芒,他凝视着舒蔓的眸光越发深邃,惹人深思起来,性-感的喉结带着某种悸动,上下滑动了一下。  跟着,在舒蔓猝不及防下,他抬手托着她的腮,带着霸道气息的吻,压了下来。  感受到自己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凉凉的、沾染着男性气息的东西,舒蔓没有反应过来,惊颤的瞪大了双眼。  心尖儿上猛地漏了一拍儿,等到她意识到是男人的唇印上了自己,她皱着眉,出于本能的挣扎起来。  “唔……”  舒蔓反抗的挣扎起来,此刻的她,真的是太羞了,穿着少到不能再少的衣物不说,还被一个男人牢牢的占据着自己的呼吸。  而且,被他压下,自己的唇齿间,在他的横扫下,竟然变得有些被动的随着他的搅动,配合的回应起来……  厉祎铭压下的力道粗重而没有温柔可言,不知道为何,一碰到舒蔓的唇,他的理智,就变得不可控起来。  灵动的she,越过舒蔓贝齿的阻隔,他抵住她的牙关,衔住毫不防备的丁香,恣意的相濡以沫。  被唇齿间狂执的纠-缠涣散着理智,舒蔓本能的缩着小脑袋不断的退缩,却在无意识间,还主动把自己的she,探了过去。  “嗯……”  就在舒蔓的呼吸因为厉祎铭蛮横的动作变得呼吸不畅,大脑一片空白时,她娇-软的下颌,被男人锋利的齿,倏地一下子咬住。  疼痛,直冲她的每一根神经!  “唔……疼!”  舒蔓痛的呜咽一声,小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厉祎铭微微抬起头,变了色的暗黑色瞳仁,看见舒蔓咬紧唇瓣,皱紧细秀的眉头儿,整张小脸都紧拧在一起,他鹰隼般冷鸷的瞳仁,更加寒烈的眯起。  从来没有一个人女人给他这样难以自控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自控力失灵了,根本就不配合自己一般。  无视舒蔓的呼痛声,厉祎铭又一次含住了她的唇……  ————————————————————————————————————————————————————  “唔……”  厉祎铭一把抓起舒蔓的腰身,带着她近乎没有重量的身体,从chuang铺上拉起来以后,一个旋转,抵在了墙壁上。  后脊背被猛地一下子碾压到了墙壁上,不等舒蔓呼痛,带着强势凌辱的唇,再度凶狠的咬-住了她。  舒蔓清晰的感受到绵实的力量压下,扯着她的唇瓣猛地一疼。  惊慌的瞪大水眸,她明显看见厉祎铭变得俊逸邪肆的脸,在自己的瞳孔中骤然放大。  在她的念想中,厉祎铭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温润形象,即使有失控时候的咬住自己的唇瓣,也从来没有这般凶狠后。  这会儿的厉祎铭,给舒蔓的感觉,他是一头发了疯的豹子,像是要把自己给吞没掉一般。  软唇上传来清晰的shun-xi感,让舒蔓全身上下的毛发都因为厉祎铭的动作而为之颤栗起来。  厉祎铭疯了一样的用唇封住她,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唇齿间攀高的温度,被纠-缠到神经都跟着酥-麻了起来,顾不上其他,舒蔓集聚所有的力量到小手上,对着厉祎铭健而不硕的胸膛本能的推去。  这样的亲吻,太过煎熬,咬的她神经都跟着疼。  但偏偏厉祎铭这般,却改变不了自己身体跟着他动作一起摆动的附和……  “厉祎铭,你离我远点儿!”  舒蔓用力,牟足劲儿去推厉祎铭,可奈何厉祎铭的胸口就像是铁打的一样坚-硬,就算她使尽了全部的力气,也推不开身前这个纹丝不动的男人。  不安分的两只小手,像是柳条一样摇摆着,厉祎铭压住舒蔓的腰身,伸出大手,一手抓住一个挥舞的小手,然后倏然一按,直接抵在了洁白的墙壁上。  没有了两只小手做反击的武器,厉祎铭更加肆无忌惮的攫-取幽幽的甘甜香气。  软-如蜜糖的樱唇,就像是诱-人犯罪的罂粟,让男人蛮横的唇-舌,越发的不受控制起来。  舒蔓在绵实真切的亲吻里,思绪被软融的晕晕沉沉,胡乱的闪躲着小脸,试图抽离出一丝缝隙,却给了男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霸道的舌,抵住贝齿的桎梏,纠-缠起无助的丁香,恣意妄为的攻池掠城。  由舌苔处蔓延开漫天卷地的痛,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就好像一股强劲的电流,从唇齿间一直延伸到每一寸毛发。  太过强势的吻,让舒蔓的全身细胞都在发颤,不由得,身子渐渐的变得瘫软起来。  发觉了舒蔓的意识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涣散,厉祎铭加重了拖着她腰肢的力道,不允许她抗拒自己。  “厉祎铭,你别了……”  舒蔓的呼吸变得艰涩起来,气血不畅的小脸,涨红的厉害,原本素净的脸颊,被桎梏的力道,碾-压的扭曲了起来。  她吃痛的退缩,却抵不过唇瓣贴合处,逐渐攀升的温度……  “唔……厉祎铭,你放开我!疼……”  舒蔓娇-柔的呼痛,可是厉祎铭紧扣住自己的手,她无从挣扎,只得像是一个垂死挣扎的泥鳅似的,不住的拧着身子。  整个人被厉祎铭伟岸的身躯笼罩着,她也能感受的到,两个人肌肤衔接处,变得火一般的滚烫。  “厉……唔,你别……恩……”断断续续的声音,声线都在剧烈颤抖。  察觉到了舒蔓的抗拒,只是厉祎铭这会儿,因为一吻她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由得意识都飞脱了。  泛白骨节的手,掐住舒蔓纤瘦的肩头儿,在气息粗重见,他不断加深的摩擦着芳香的菱唇。  不知过了多久,被厉祎铭蛮横力道控制的关系,舒蔓整个人彻底的垮了。  她不再挣扎,也忘了挣扎,在厉祎铭后续辗转变得温柔的亲吻中,自己竟然不着痕迹的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与他相互交融的搅着对方的汁-ye……  “嗯……”  舒蔓还在碎碎念的像是只小猫咪一样在呜咽,却明显没有了起初的反抗和不适应。  刚刚的亲吻,一直是厉祎铭眼仁变了色的亲吻她,像是感知到厉祎铭这会儿有些累了似的,舒蔓反客为主,主动去舔-舐厉祎铭的唇。  厉祎铭见舒蔓主动肯亲吻自己,微微柔和了自己的目光,然后将自己和舒蔓调转体位,自己被她压在墙壁上。  脊背上没有那种腹背受敌的感觉,舒蔓呼吸变得没有之前那么重了,却因为刚刚厉祎铭的撩拨,这会儿没有了矜持的搅着厉祎铭的唇。  用被亲吻到艳红色的唇,去shun-xi厉祎铭的唇瓣,水润的关系,她本就绯色的唇,分外明艳……  “你以为只有我被你欺负的份儿是不是?”  舒蔓说呓语一般痴迷的问着厉祎铭,然后在厉祎铭猝不及防下,猛地咬住了他的下巴。  舒蔓清楚的记得厉祎铭刚刚咬了自己的下颌,实在是强烈的疼痛感,让她至今都觉得自己的下颌处一片酥-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