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2章:男神,你真好!(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2章:男神,你真好!(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你好意思说别人的嘴巴jian,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jian的人就是你!”  粟涵跋扈的冲着舒蔓喊着,凶狠的样子,恨不得把舒蔓给吃了。  “哦……”  舒蔓不以为意,长长的“哦”了一声。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就不知道,不过,听你的话的意思,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  粟涵气势汹汹的反驳出声,一副要动手打架的姿态。  不光光是粟涵,近来因为粟涵煽-动,对舒蔓都有意见的一些人,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姿态盯着她,只是,现在舒蔓得势,公司的大老板王总都对舒蔓称赞有加,他们都不敢像粟涵这么没脑子的和她起正面冲突。  捏着手指,粟涵不待见舒蔓,把近段时间以来对她的敌意,想要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只是粟涵刚吱声,文婷见情势不妙,赶忙拉住了她。  “粟涵,你这是要干什么?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就不能好好的工作吗?”  “我好好工作?文姐,现在我们办公室因为舒蔓闹成什么样子了,我能好好地工作吗?”  粟涵气得不轻,想到现如今整个办公室因为舒蔓的存在,就像是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一样的存在,她就恨不得把舒蔓撕成碎片。  “那你也不能在工作时间闹?这成什么样子了,你想让王总知道你在闹事儿吗?”  文婷到底是多年从事这行工作的人,经历的不算多,却也不少,她清楚,依照现在的情势,不能让粟涵硬来,更不应该让粟涵和舒蔓硬碰硬,不然这会儿,占据下风的绝对是粟涵。  粟涵清楚文婷说得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让她就这么算了,她真的不甘心。  “文姐,我不……”  “粟涵,既然你还叫我一声姐,就听我的,行不行?”  文婷问着,不断的给粟涵使眼色,示意她不能太过暴躁,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清楚,不光光是粟涵不甘心,可以说,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不甘心舒蔓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职员,就这样一跃,飞上枝头变凤凰,把他们这些在公司工作了多年的老职员都比下去。  粟涵极度不情愿,但是公司现在是舒蔓正得势的时候,自己和她硬碰硬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她也清楚自己现在针对她,闹到自家老板那里,受处分的会是自己,而不是舒蔓。  一再不甘心的把手指握紧,粟涵就此作罢,只当自己是死人,不再和舒蔓较劲儿。  舒蔓收到粟涵虽然不再和自己起争执,却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目光,不由得眉梢更是上挑。  怎么,自己因为病了的关系没有来上班,就闹得满城风雨?  她还真就是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样能动摇公司人心的实力。  思忖间,舒蔓似乎发现办公室里隐约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  寻着这种微妙的感觉,她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  在确定自己没有在办公室里看到严梓瑞的存在,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事儿。  莫不是,因为严梓瑞的关系,粟涵才这般针对自己?  ————————————————————————————————————————————————————  舒蔓和文婷去洗手间,两个人洗了手以后,站在“嗡嗡嗡”作响的吹干机下面,舒蔓抿了抿唇,开了口——  “文姐,我想知道我昨天生病没来工作,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儿?”  现如今的情况,整个办公室里,就文婷对自己还算不错,除了文婷,舒蔓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打听谁,才能更快的了解到近来公司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听舒蔓这么问,文婷没有隐瞒的意思。  “蔓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办公室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其实就算是舒蔓不问,文婷也打算自己主动告诉舒蔓。  舒蔓和自己在一起工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是怎样一个性情的女孩子,她还是很清楚的,关于办公室要换部门部长的事情,可能……舒蔓并不知情。  哪怕她是受益人,也可能不清楚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听文婷这么问自己,舒蔓挑了下眉,很中肯的回答——  “我没有看到严部长在。”  抛去办公室里人对自己三分忌惮姿态的样子,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莫过于自己今天没有看到严梓瑞的存在。  要知道,就算是他再怎么忙,在跑业务,也不至于一上午都没有露面,除非,在自己昨天不在的时候,他被公司的老板外派去出差了。  “嗯。”  问题点头儿,“那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去了哪里?  自己和严梓瑞又没有那么熟,舒蔓当然是不清楚她去了哪里。  “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出差了吧,或者,王总有事儿特派他。”  文婷摇头,“不是,都不是,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来,事情真的像自己猜想的那般,舒蔓对于严梓瑞被调离一事儿,并不清楚。  “严部长他……被王总调离职位了。”  “被调离职位?为什么?严部长不是工作的很好吗?没有被调离的理由啊?”  看舒蔓实在是澄澈的眉目间,涤荡不清楚的涟漪,文婷叹息。  “我们也不清楚原因,我起初以为你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看来你并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舒蔓:“……”  文婷越说越让舒蔓发懵,严部长被调离一事儿和自己有关?  一头雾水的厉害,舒蔓抿了抿唇后,很郑重其事的看着文婷。  “文姐,你该不是觉得我用了什么手段,让王总把严部长调离职位吧?你应该清楚,我没有哪个实力。”  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公司这些人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也略知一二,舒蔓根本就不是生活在那种呼风唤雨的家庭,更做不出来那种我看不上你,你就必须在我眼前消失的事儿。  “我知道你不会用什么手段,也清楚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蔓蔓,你知道严部长被调离职位后,接替他的人是谁吗?”  “谁啊?”  “你,是你啊!”  舒蔓:“……”  ————————————————————————————————————————————————————  舒蔓听了文婷这么和自己说,大致清楚了关于粟涵为什么妒忌自己,恨不得吃了自己,以及办公室里其余员工都对自己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姿态。  敢情他们都觉得自己用了极端、不光明磊落的手段夺了严梓瑞的职位,然后自己趁虚而入,以只有一年零一个月的行业阅历,坐上了部长之位。  虽然说她很清楚大家伙对她的敌意源于何故,也清楚以自己的资历,根本就不配做这个部长。  只是,她根本就不屑于他们怎么看自己,她舒蔓一向我行我素惯了,从来就没有因为谁的眼光就改变自己的为人处事原则,更没有过因为其他人的闲言闲语,就在意了,一副怕了他们的样子。  既然上天给了她这样一个好的机会展示自己,她自然是要抓住机会。  她才不管自己得到这个机会是得了谁的帮助,也不管自己坐上这个营销部部长位置是受了谁的支持。  她也是人,有人xing该有的贪婪和野心,自己年纪轻轻就坐上了部长的位置,对她来说是意外之喜,也是挑战。  相比较做员工而言,部长这个职位,怎么都有更高的收入,能让自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去还债,去让自己母亲和弟弟过很好的生活,让自己的弟弟有更好的医疗条件,接受治疗。  王总上午在忙公司业务接洽的事情,下午,他就来了营销部,把舒蔓被聘请成为营销部部长一事儿,向众人宣布。  舒蔓成为营销部部长一事儿,早就有所传闻,大家伙都心照不宣。  这会儿公司的老板宣布了这个事儿,他们对王总的老糊涂有所埋怨的同时,更加憎恨舒蔓了。  要知道,舒蔓来公司才一年多一些,比她有资历,有才干的员工比比皆是,就算是不用严梓瑞做他们营销部的部长,也好过让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片子做部长。  王总对舒蔓笑,语重心长又中肯的说了句“好好干,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以后,和助理,离开了营销部。  王总一离开,粟涵当即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打翻了自己办公桌上面的水杯。  因为舒蔓的存在,因为她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存在,她觉得整个人都晦气极了。  不仅仅是因为严梓瑞被调离一事儿,她实在是气不过舒蔓用了不法的手段,得到了本不应该属于她的部长之位。  倒不是说自己一定要当这个部长,她觉得营销部办公室里,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比舒蔓强,她就搞不清楚了,王总是不是瞎了,竟然找了舒蔓做营销部部长,不知道的,以为他们上了chuang,舒蔓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得到了这个营销部部长的位置。  舒蔓听到了有水杯被打翻的声音传来,她敛住嘴角的笑意,本能的回过头儿,循声看去。  一眼望去,她就看到了矫揉造作的粟涵,一副受气包姿态的在生闷气,那样子,好像谁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有了粟涵对自己的针对,舒蔓自然是知道她的气,是在冲自己发。  只不过自己现在是部长,她不好和自己正面起冲突,只得敢怒不敢言,兀自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  不屑的把目光收回,舒蔓不是一个喜欢惹事儿的人,但是粟涵先挑事儿,她也不能装作看不见。  再者说了,自己现在都是部长了,做事儿要是再不拿出来点儿部长该有的作风,依照粟涵一再指桑骂槐的个性,指不定自己要怎么受气。  抿了抿艳丽的嘴角,舒蔓展露笑颜,不骄不躁,却格外明媚;看似有亲和力,却有着不容人忽视的冷艳。  走到了严梓瑞以往和他们开会的讲台上,舒蔓风情的笑着,目光扫了大家伙的脸一圈以后,嘴角轻动,红唇半启。  “在座的各位资历都我比高,论阅历,我不如在场的每一位,说到我做了营销部部长这个职位,可能我技不如人,很难做到服众。不过既然我做了营销部的部长,就要服从上面的安排,希望大家可以和我同仇敌忾,一起为挣得更好的业绩加油,我本来就是部里资历最少的一位,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做得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舒蔓每一个字都说得很中肯,可是了解舒蔓的人都清楚,她这么说,不过是在逢场作戏。  她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卑微了自己,更不会因为任何事儿,就把自己搞得要低三下四,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拿出来一个态度,为她接下来的话,做个引子,起铺垫作用。  “话说到这里,我中肯的希望得到大家帮助的同时,也不得不和在座的各位说一下,我虽然阅历没有你们多,做事儿也存在不足的地方,但是我既然现在做了你们的部长,就希望你们尊重我。像那种动不动就摔杯子,冷嘲暗讽说某些不中听的话的人,我劝你适可而止,容忍你一次是我大度,容忍你两次是我宽容,但我的底限没有三这个数字,再犯一次,要么自己辞职不做,要么滚出营销部。”  “……”  “我会坐上这个营销部部长的位置,不用我多说,你们自己心里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儿,所以说,我能有资本坐上这个位置,你们应该清楚这里面的真相,所以,别再试图惹火我,到时候,我想让谁滚出公司,就让你滚。”  “……”  “我敢说这样的话,就不怕你把这些话告诉王总,那些还蠢蠢欲动,不服不忿的人,要是看不惯我作风的人,最好做到把我赶出营销部,不然就闭上你的嘴巴,瞪大你的眼,好好做事儿!”  舒蔓的话说完,在场的人,无不唏嘘。  以往,大家伙见惯了舒蔓认认真真,不喜与人计较得失的样子,她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行为举措,简直势如破竹,他们无不忌惮的同时,真心怕舒蔓会做出来什么让他们滚蛋的事儿。  文婷没有见过这样的舒蔓,不禁替粟涵捏了一把冷汗,幸亏自己刚刚拉住了粟涵,不然要是粟涵和舒蔓起了正面冲突,这会儿绝对被辞职炒鱿鱼,再不济,也会被调离其他部门去工作。  粟涵听着舒蔓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气得呼吸都变粗重了。  该死。  她暗咒一句,心里不禁腹诽,还真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舒蔓现在竟然这么神气,连骂人都不拐弯,直接了当的戳中自己要害。  实在是气不过舒蔓现如今摇身一变,压了自己一大级,她脸上的表情都狰狞了。  下意识的把手指握紧,任由嵌入到掌心里的手指甲,在掌心皮肉伤划出来殷红的痕迹,也不肯作罢。  舒蔓,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  舒蔓接替严梓瑞成了营销部的部长,工作比之前更多了,尤其是刚接手,有好多她不懂的地方,让她不断的查资料求助。  好不容易得了空,可以休息一下,舒蔓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界面。  眼见着要到了下班的时间,她发了微信给厉祎铭。  先是用一个调皮的表情做开始,发送了过去以后,她在文字输入框,打下字。  “我快要下班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我今天一天都很忙,没有想晚上要吃什么,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啊?”  舒蔓自顾自的发了两条微-信消息过去,只是,完全没有得到厉祎铭的回应。  想到厉祎铭这会儿可能是在忙,她撇了撇嘴巴。  足足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也没有等到厉祎铭回消息给自己,她挺垂头丧气的。  正准备把手机锁屏,厉祎铭竟然发了消息过来。  几乎是在看到微-信有消息提示,舒蔓就划开了页面。  没有让舒蔓失望,发微-信消息过来的人,确实是厉祎铭。  “我才忙完,准备去接你!”  “我也没有想好要吃什么,趁着我去接你的途中,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买给你。”  厉祎铭把消息发了过去,后续,死不要脸的发了亲亲的表情给舒蔓。  有了今天自己被舒蔓主动亲了自己一事儿的影响,他一整天整个人心里都像是抹了蜜似的笑着。  平时在医院,有医护人员和他打招呼,他都是回以淡淡的颌首。  今天,但凡有人和他打招呼,他都以微笑回之,搞得那些个医护人员都心花怒放,都知道她们的厉男神今天心情不错。  舒蔓看着厉祎铭发来给自己的亲亲表情,心里小雀跃的不行,脸上,却摆出来一副对厉祎铭无比嫌弃的样子。  回了一个敲打的表情过去,她佯装生气的敲下字。  “没事儿乱发什么表情,谁要你的亲亲啊?”  她又发了同样的敲打表情过去。  厉祎铭收到舒蔓发给自己的敲打表情,笑了。  这个小妮子,不是她早上告诉自己开车注意安全,和自己来一个道别吻的时候了。  她过河拆桥的本事儿,还真就是日益增长!  “小妖精!”  敲了这三个字过去,后面跟了一个偷笑的表情,厉祎铭一向疏朗的眉目间,漾着温润的风情。  “好了,小东西,好好想想你打算吃点儿什么吧,忙了一整天,你就不想想你馋什么了吗?”  被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似乎还真就觉得自己忙了一整天,很饿了。  只是,她真的就不知道自己馋什么东西了。  “一会儿一起去超市吧!”  舒蔓想不到自己想吃什么,或许到了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就能想到要吃什么了。  对于舒蔓的提议,厉祎铭没有任何异议。  “好,等我接你下班以后,我们就去超市。”  收到厉祎铭发来的消息,舒蔓回了“嗯嗯。”  然后后面,不忘俏皮的跟上一个“男神你真好!”的动态图片示好厉祎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