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9章:我怕你割了我的小-弟-弟(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9章:我怕你割了我的小-弟-弟(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祎铭瞧着舒蔓发给自己的消息,嘴角冷冷的抽-动着。  “就算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和你产生过负距离的触碰,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我还会猜不到你想什么?”  厉祎铭的回话,让舒蔓发了一大波的省略号过去。  负距离的触碰……六个字,暗示某件事儿,舒蔓一下就了然了。  厉祎铭都这么说了,自己的情况还尴尬,舒蔓就没有和他矫情。  “我那个……露了,把裙子都弄脏了,我没有裙子穿了,你现在要是不忙,去我家,在我衣柜里,把我的内-裤,丝-袜,裙子,备齐了,送来公司给我。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的亲亲男票!”  厉祎铭:“……”  ————————————————————————————————————————————————————  厉祎铭真就是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欠了舒蔓的,自己压根就不是找了女朋友给自己,而是找了一个冤家、一个小祖宗给自己。  没有去舒蔓的家里拿她要的东西,厉祎铭在去舒蔓公司的之前,让自己手下的医护人员苏荷去商场买适合舒蔓身体尺码的裙子、内-裤,丝-袜回来。  他手上还有一个病例还有一些细枝末节要分析,趁着苏荷去买东西,他用这点儿时间来分析剩下的病例,再合适不过。  苏荷见厉祎铭让自己去买女人的东西,真的是惊讶的不行。  敢情自己一向崇拜的厉主任,已经有了女朋友?  苏荷想问厉祎铭是不是有了女朋友,但是见他吩咐完自己就专心致志的看手上的病例,也就没有问出口,转身出了厉祎铭的办公室。  苏荷再买好东西回来的时候,厉祎铭已经看好了病例,并且已经换下了白大褂,换上了修身的白色衬衫。  厉祎铭本就是身姿挺拔的男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衣裤穿在他的身上,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修饰,都掩盖不住他万人中,吸引人视线的魄力。  接过苏荷递给自己的拎袋,厉祎铭抓起办公桌上面的车钥匙和手机,对苏荷说了句“有急事儿记得打电话给我以后。”就离开了。  ————————————————————————————————————————————————————  舒蔓在雪白的马桶上坐了近一个小时,直到自己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玩手机游戏要把手机玩没电了,厉祎铭才来了公司。  舒蔓有告诉厉祎铭自己所在的卫生间在哪个位置,本来,她以为厉祎铭会让一个女性把东西递来给自己,不想,自己听到门板有叩门声,自己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的竟然是厉祎铭。  实在是难以形容自己看到厉祎铭那一瞬间是怎样一副像是吃了翔一样难看的表情,她真的懵了。  厉祎铭……堂而皇之的进了女厕?  “你……”  舒蔓没有碰到过这样尴尬的情况,整个人错愕的伸手指着厉祎铭。  但一发觉,自己的腿弯处还挂着有血迹的内-裤,以及自己因为退了di-裤而露出来油亮的黑色毛发暴露在厉祎铭的眼中,她当即羞得恨不得把自己塞jin地缝里。  “砰!”  不假思索,舒蔓从卫生间里面,把门板大力的给合并上。  卫生间的门板被舒蔓突然关上,厉祎铭一个避而不及,被吓了一跳。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舒蔓半luo着下-身的样子,还是被他丝毫不差的瞧了过去。  “厉祎铭,你疯了吗?这里是女厕,你想耍流-mang啊?”  舒蔓已经说不上来自己这会儿是气还是恼,整张小脸,不住的在红色和白色之间来来回回变化。  太羞耻了,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不仅仅是因为自己luo着下面给厉祎铭看,更是因为厉祎铭竟然不知道男女有别,这样死不要脸的进了女厕。  厉祎铭在门外,听着舒蔓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无奈的叹息一声。  他也不想自己进来啊,只是,他不进来给她送东西,还要让王总进来给她送东西吗?  要知道,让他一个大男人进女厕,他也羞耻。  不过好在,他看到“正在维修”的黄-色公示牌,不假思索的就立在了卫生间的门外,不至于让外人闯进来,看到自己一个大男人的存在。  曲指,他敲了敲门板。  “开门。”  “不开!”舒蔓的手抓住里面门的门锁,死活不依,“厉祎铭,你还要不要点儿脸啊?”  舒蔓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厉祎铭了,一个大男人进女厕,难道他就不会把东西转交给一位女性吗?  厉祎铭见舒蔓态度强硬,还一副自己不要脸,要死皮赖脸的闯女厕,他皱眉。  “你开门,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把东西拿走了,管你是出来还是不出来。”  “不行!”  见厉祎铭这么说,舒蔓急了。  “厉祎铭,你别把东西拿走。”  “那你开门!”  舒蔓:“……”  就开门这个问题,厉祎铭算是和自己杠上了,舒蔓窘迫的说不出来一个字。  “我不能给你开门,你一个大男人进女厕就够不要脸的了,我怎么能给你开门?”  “你不开门,我怎么把东西给你?”  自己要是不给厉祎铭开门还真就拿不到东西。  “你把东西放门口,然后转身,出去。”  自己尴尬情况的面对厉祎铭,怎么看,都窘迫的不行,让他离开,自己还能好些,不然,他要是一直都待在女厕里,自己别想好好的换裙子了。  舒蔓一再强调,厉祎铭抿了抿唇。  真难想象这个女人是那个曾经敢在自己面前luo着身体换衣服的女人,真就想不到这个女人这会儿和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儿?  “那我把东西放门口了!”  厉祎铭说完话,言而有信的转身,没有任何死皮赖脸要留下的意思,出了女厕。  ——————————————  舒蔓再从女厕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之前的窘迫状儿,但是整个人还是有些难为情。  想着刚刚的情况,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厉祎铭已经都把自己的全身都看了,自己也曾经死不要脸的在他面前脱-衣服,换衣服,现在想想,自己还真就是没有必要搞不出来一副自己贞-jie被侵犯的抵触样儿。  出卫生间的时候,厉祎铭在门外等她。  瞧着舒蔓走出来,神情不是很自然,他眉波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厉祎铭看舒蔓的时候,舒蔓也正好眼神儿挺无措的看向他。  用手指紧了紧捏着拎袋,她舔舐几下唇。  “你怎么买了新的裙子给我?”还这么贵……  其实厉祎铭买给舒蔓的东西,不单单只有裙子和内-裤,而是买了一整套的女性OL装,而且还是享有盛名的女性OL装的香奈儿。  本来,她只是想让厉祎铭去自己的家里拿一套自己的衣服给自己,就算是他买了新的裙子给自己,也不至于这么贵啊。  “去你家取太麻烦,就买了新的给你。”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回了句,没有什么要和舒蔓多解释的意思。  “我替你请了假,你回办公室把你要拿的东西拿了,我送你回家。”  舒蔓:“……”  舒蔓错愕,微微瞪大眼看厉祎铭。  这会儿还不是下班的时间,自己已经换好了裙子,根本就没有回去的必要。  “我这个月的全勤奖都要被扣没了!再请假回家,你打算让我喝西北风啊?”  自己今天要是再早退,别指望能拿到那几百块的全勤奖了。  “有我养着你,你会担心你喝西北风?”  见厉祎铭挑眉问自己,舒蔓撇了撇嘴。  “我没有什么大事儿,又不是不能工作了。”  “我已经替你请假了。”  厉祎铭没有过多去和舒蔓辩论,淡淡的口吻,惊动不起任何情绪的开腔。  “我真的不用请假!”  舒蔓不是不懂厉祎铭是担心自己,只是,她真的不用请假,自己之前又不是没有过痛经,量大的时候,哪里至于闹到回家去休息的地步!  “你不是说你痛经?”  “我之前也痛经,照样工作了,我回去喝点儿热水就好。”  还不觉得自己到了因为来那个就请假回去休息,没碰到厉祎铭之前,自己也不曾这样小题大做,真的是没有这个必要。  厉祎铭见舒蔓坚持,也没有去反驳她,只是用很淡然,禁不起任何波澜的眼神儿盯着她。  半晌,他嘴角轻动,“反正也快要到了下班时间。”  王总想要攀附上厉家的关系,厉祎铭替舒蔓去请假,王总巴巴的答应下来,生怕自己一个照顾不周,就少了奉承厉家人的机会。  舒蔓刚刚在卫生间这里等厉祎铭就等了一个小时,这会儿再看时间,离下班时间还有不到三个小时,虽然说时间不长,但是也不断,于她而言,还能完成挺多的工作。  “还有三个小时呢,我现在是部长了,总请假,会落人闲话的。”  舒蔓现如今也不得不摆正自己的位置,自己不再是员工,身为部长的她,那些对她本就有意见的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出丑,她才不想因为自己来了那个请假回家休息,落人话柄儿。  舒蔓如是说,厉祎铭的眼仁,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舒蔓一-ye间荣升部长,让这样一个职场菜鸟,在旦夕间就做到了别人四十岁也无法匹敌的高度,见惯了人与人之间,权利与权势之间尔虞我诈的厉祎铭,自然能想到舒蔓做部长的日子,不可能太舒坦。  换言之,她自己都说了会落人闲话,可见,真的已经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了。  “看来,我是时候拿手术刀封了他们的嘴巴!”  舒蔓:“……”  厉祎铭的话让舒蔓挑了下眉头儿,想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舒蔓诡黠的一笑。  “那你教我如何使用手术刀吧,这种事情,我想亲力亲为。”  “教你用手术刀是不可能了,教你点儿别的还行!”  闻言,舒蔓挑眉,“怎么,你嫌我笨?”  “不是。”  厉祎铭否认,然后俊脸欺近舒蔓,在她耳边,用仅仅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  “就你这样阴晴不定的脾气,我怕我教会了你用手术刀,倘若哪天我把你惹不高兴了,你就……割了我的小地弟!”  舒蔓:“……”  ————————————————————————————————————————————————————  舒蔓虽然说是不情愿请假,但是因为厉祎铭的关系,自己最后还是请假回家了。  说来,这次来那个闹得她真的挺难受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因为和厉祎铭发生过xing关系的关系,她这次量多,还闹痛经,就在刚刚还绞痛般的疼,以至于后来也没有怎么坚持,就答应随厉祎铭回家。  舒蔓到了家,厉祎铭拿了棉拖给她。  “穿上!”  夏日时节,一贯喜欢清凉的舒蔓喜欢穿凉拖,不过自己闹痛经的关系,厉祎铭拿了棉拖给自己,她也就没有怎么推脱,穿上了棉拖。  舒蔓回了房间休息,理所当然的,厉祎铭伺候这个矫情、任性,还经常不同话的病人。  烧了热水,厉祎铭拿着灌了热水的热水袋,送去给舒蔓。  刚刚在车里,舒蔓有闹肚子疼的关系,厉祎铭用手替她按摩纾解疼痛。  “抱着这个放肚子上。”  舒蔓接了过来,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热水袋的温度不高,也不低,温度刚刚好,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很舒服,之前淤血的绞痛感,逐渐的消弭开。  “我昨天给你买的姜汁红糖,你放在哪里了?”  他刚刚在厨房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昨天自己给舒蔓买的姜汁红糖放在那里,就询问她。  “……被我扔了!”  舒蔓把话说出口的时候,挺难为情的,毕竟厉祎铭买了姜汁红糖给自己,也是他的一番心意,不管怎样,自己也不应该任性的把药丢掉。  只是,她昨天晚上有些腹痛的关系,就泡了一包姜汁红糖给自己,喝了之后,她当即就吐了出来。  之前不是没有喝过姜汁红糖,只是这个自己泡的姜汁红糖水,实在是太难喝了,里面尽是中草药的味道,她喝不惯,还弄得自己的喉管里都是呛人的味道,以至于她当时闹了脾气,就给扔了。  舒蔓难得小声的回答听在厉祎铭的耳朵里,他直皱眉。  真就是没有见过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就算是不想喝,也不至于丢掉吧?  瞧着厉祎铭的脸色有些不好,舒蔓挺烦躁的。  来大姨妈的时候,她的情绪波动就挺反常的,就像是昨晚晚上把姜汁红糖的药包给丢掉,她就是一时脑热,后来想想,自己真就是做事儿没有过脑子。  只是自己都已经把东西扔了,又怎么能捡回来呢?  认知到自己的错误,舒蔓腾出来一只放在肚子上面的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一来那个……就挺烦躁的,昨天喝了一包,实在是太苦了,我就给扔了!”  舒蔓虽然野蛮,行径做事儿过分了些,还不讲理,但是她是个不会撒谎的人,是个挺实在的人,自己把东西给扔了就是扔了,不想喝就不会留着碍着自己的眼。  “良药苦口没听过?”  厉祎铭是气舒蔓吃个药还嫌东嫌西的,但是她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和自己坦诚,他还真的生不起来她的气。  “我知道,但是这个太难喝了点儿。”  厉祎铭买的这个姜汁红糖里是有掺了中药的,所以她喝起来觉得苦,和自己之前喝的姜汁红糖不一样,也是在情理之中。  “矫情什么?”  “我没矫情。”  舒蔓否定,白了厉祎铭一眼,“你又不是女人,你要是是个女人,让你承受腹痛,还要喝那么苦的药,我就不信你还能站着不腰疼的说风凉话?”  她这会儿被闹得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不然,她是一定要好好的反击厉祎铭一番。  相比较而言,她也希望自己能是个男人,免得承受这些痛不说,还能大摇大摆的戏-弄女孩子。  “别这么多歪理邪说,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我怎么没见别的女人有这么多抱怨?”  听出来厉祎铭的话语里有些自己喜欢磨磨唧唧的意思,舒蔓拧眉。  刚准备回嘴反击厉祎铭,瞧见舒蔓变了色的厉祎铭,站起来了身体。  “我下楼去给你买药,你先休息。”  说着话,厉祎铭转身往门口走去。  瞧见快要走到了门口那里厉祎铭,没有消化厉祎铭刚刚说自己是一个喜欢“抱怨的女人”的话,心里挺委屈的,就冲他控诉——  “厉祎铭,有能耐你做女人,我做男人,我让你尝尝被我又咬又啃是什么感觉!”  舒蔓冷不丁的来一句表现她女-权-主-义的话,厉祎铭本能的顿住了步子。  再掀动嘴角时,他一贯温润的口吻,嗓音淡然依旧。  “好,等你痛经过了,我就让你对我又咬又啃,我来感受一下那是什么感觉!”  ————————————————————————————————————————————————————  厉祎铭再买姜汁红糖回来,这次没有再要加中草药成分在的药剂。  相比较而言,厉祎铭更希望舒蔓吃含有中药的姜汁红糖,但是舒蔓太过排斥的关系,他也没辙,只得顺了她的意。  厉祎铭回到公寓里的时候,原本在卧室里休息的舒蔓,竟然下了chuang,来了客厅这里。  瞧着厉祎铭回来,她将看电视的目光,转移到厉祎铭的身上。  目光冷冷的瞅了厉祎铭一眼,她把自己手里的热水袋举起。  “水凉了,你给我换水!”  不再有麻烦要找厉祎铭替自己处理,这会儿,舒蔓拿出来一贯的娇纵劲儿,像是个小公主一样,顺势报复厉祎铭离开时呛自己的话,高傲的扬着下颌,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