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3章: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3章: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白伊颂走后,舒蔓一直都心里挺不顺气的。  她本就脾气不是很好,因为白伊颂对自己的刺激,她很想砸东西,但是想到自己在医院这里大闹,实在是不成样子,只得憋住,任由自己发着闷气。  厉祎铭午休过来看舒蔓的时候,舒蔓正背对着他,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把自己的小身体缩成一个小虾米,一动不动。  厉祎铭以为舒蔓醒了是没有看到自己在,在兀自生闷气,他略带无奈的走上前。  目光睨看到放在矮桌上面的保温杯里的粥都被吃光了,厉祎铭略带诧异。  如果说舒蔓是在和自己赌气,不应该把粥都吃光了才对啊?  但是她没有和自己赌气,在别扭什么?  想不明白,厉祎铭伸手捅了一下舒蔓。  “都醒了,还不打算和我说话?”  厉祎铭不碰舒蔓还好,他这一碰,舒蔓更是小蚕蛹似的更紧蜷缩自己。  见状,厉祎铭不自觉的蹙眉。  “还难受?”  舒蔓不语,也不理会厉祎铭,兀自窝着个小身体。  舒蔓不理自己,厉祎铭莫名的烦躁,索性,长臂一伸,把她刻意蜷缩的身体给捞了起来。  舒蔓身体被扳正过来,厉祎铭瞧见她的眼睛通红一片,讶异的瞪大眼。  “哭了?”  能看到舒蔓的眼眶里,微微还有闪烁的泪光在晃动,晶莹一片,厉祎铭抿着薄唇。  舒蔓不想自己这个狼狈样子被厉祎铭的眼里,固执的吸了吸鼻子。  “没有!”  她否认,声音闷闷的,隐约还带着泪腔,很显然她在扯谎。  舒蔓受了委屈似的否定,厉祎铭的眉头拧得更紧。  刚准备就这个问题对舒蔓刨根问底儿,不想多谈关于自己哭了这件事儿的舒蔓,岔开了话题——  “你忙完工作了?”  “嗯。”厉祎铭应声。  虽然舒蔓很巧妙的把话题给岔开了,但是厉祎铭还是想知道她是怎么了,毕竟这个小女人,不像是那种会平白无故就哭鼻子的小女人。  “你到底怎……”  “我想出院,你去替我办理出院手续好不好?”  舒蔓抱住厉祎铭的手臂,声音喃喃的,显然还没有退去泪腔。  厉祎铭瞅了舒蔓一眼,看她脸色还是没有什么血色,淡淡道——  “你身体还没有好利索,再留院观察两天。”  “我回家一样能好好休息,我不想住院了。”  这个病房里,白伊颂有来和自己说了那么多让自己不舒服的话,莫名的,她对医院有说不出的反感。  她不想多待,只想逃避。  去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里就好。  厉祎铭实在是想不到舒蔓到底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又是哭鼻子,又是要出院。  “你去替我办出院手续吧,我在这里不方便,回家方便一些。”  舒蔓看厉祎铭的眼神儿认真而专注,可见,她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再继续待下去。  闻言,厉祎铭陷入沉思。  半晌,思量再三,他点头儿应允。  “那我去给你办理住院手续。”  ————————————————————————————————————————————————————  出了院,回了家,没有再继续在医院那个让自己莫名觉得压抑的地方待下去,舒蔓觉得自己不会再受白伊颂的影响,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厉祎铭虽然想知道舒蔓到底怎么了,但是她对自己三缄其口,自己根本就无法从她的嘴巴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索性,他也就不再问下去,准备回了医院,问问照顾舒蔓的医护人员,看看是不是有谁去见她了,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  一如既往的用心照顾舒蔓,厉祎铭不管舒蔓有没有胃口吃饭,还是简单的做了两样素菜。  “我下午有个手术要跟进,不能留下陪你,你自己好好照顾你自己,我下班再过来。”  “好!”  舒蔓应允,兴致不是很高,显然,就白伊颂说自己配不上厉祎铭的话,她心里还是有些小别扭。  厉祎铭瞧着舒蔓不是之前娇纵跋扈的样子,莫名觉得怪怪的,但还说不上来哪里怪,只得忧心忡忡的用目光深深的瞅了舒蔓一眼。  厉祎铭走了以后,自己周围的环境变得静谧下来,舒蔓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拉过被子,蒙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缩在被子里,像是小乌龟缩在壳里一般,兀自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  厉祎铭回医院的路上想了很多,能让舒蔓变得那般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出意外,就是白伊颂去找她了。  深知白伊颂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他想不到白伊颂到底对舒蔓说了些什么,竟然让一向以自我为中心的舒蔓,变成那般。  回了医院,厉祎铭本来打算先找白伊颂,问问她到底和舒蔓说了些什么,但是孙医生那边找他过去,就如何给下午那个病人安排手术的事情还有一些细节要商榷,他只得先去孙医生那边。  厉祎铭下午在忙手术的事情,不同于厉祎铭忙的不可开交,白伊颂倒是没有什么事儿。  忙完最后一个挂号的患者,白伊颂接到了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一看是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白伊颂就告诉同一科室的医生,要是有患者来,就让她替自己先顶一下,等自己回来再接手。  去了一个休息室,白伊颂刚接电话,厉老太太的声音,就笑嘻嘻的传来。  “伊颂啊,我这会儿没有打扰到你的工作吧?”  “我还好,这会儿不是很忙。伯母,您打电话过来有事儿吗?”  对厉老太太,白伊颂向来尊重,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厉祎铭的母亲,更是因为自己大学念书那会儿,她来看厉祎铭的时候,总是不忘带国内她爱吃的东西给她,这让她在异国他乡,总是会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和亲情。  “我啊,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有点儿细碎的小事儿想问问你。”  对白伊颂,厉老太太还算喜欢,只是自己的儿子已经是医生了,她不大想让自己的儿子再找个医生做女朋友,就从来没有圈拢两个人在一起,再加上,白伊颂实在是那种自控力很好的女人,厉老太太瞧不出白伊颂对自己的二儿子有所喜欢,就没有乱点鸳鸯谱,拿两个人一直都当成是兄妹一样的关系来看待。  “那您问吧,如果我知道,一定和您说。”  白伊颂这么一说,厉老太太呵呵呵的笑了。  “伊颂啊,我老太太就是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老二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情?”  没想到厉老太太向自己打听关于舒蔓的事情,抿了抿唇后,点头儿。  “知道一些。”  “那他女朋友怀孕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白伊颂:“……”  舒蔓怀孕了?  她不是昨天半夜闹痛经住了院吗?她还来着月经,会怀孕?  是厉老太太搞错了,还是说自己听错了,舒蔓压根就不是什么痛经,而是半夜来医院小产?  白伊颂发怔,忘了回厉老太太的话,厉老太太理所当然的以为白伊颂知晓。  “说来,这件事儿,我也是昨天去老二公寓,见他替他女朋友洗裙子,我才知道他女朋友怀孕的事儿了。伊颂啊,你和老二在一起工作,虽然不同的科室,但也是同事,我想问问你,你见没见过他女朋友长什么样子?我和我家老头子她是什么样的人!”  从厉祎铭最开始说自己和自家老头子不会满意他女朋友那会儿起,她就在想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自己上次在厉祎铭办公室碰到的那个女人。  只是自己想了想,推翻了自己的猜测,自己儿子的眼光应该还不至于太差,会喜欢那样的女孩子。  她消停了两天没太多想关于自己二儿子女朋友的事情,但是昨天之后,知道了自己要做奶奶,她又蠢蠢欲动的想要知道自己的准儿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只是自己儿子三缄其口,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儿得到关于自己准二儿媳的信息,只得有病乱投医,问问这白伊颂有没有见过自己二儿子的女朋友,自己好从她的嘴巴里得到一些可靠消息。  让自己评价舒蔓是怎样的人,白伊颂真心抹黑她,而且平心而论,舒蔓那个人真就是不怎么样,没特长,没闪光点儿,嘴巴刁钻毒辣,还太过以自我为中心。  她很少会觉得一个女孩子会这么乖张,但是舒蔓真的就做到了这么乖张,不讲理。  抿了抿唇,她思忖再三,转了念头儿。  “伯母,我虽然见过厉学长的女朋友,但是……我还没有接触过她,不是很清楚她是怎样的人!”  她是可以抹黑舒蔓,但是自己一旦抹黑了舒蔓,陈述了她的乖戾,等同于自己在厉老太太心里成了那样乱嚼舌的人,她还不至于把自己一并都搭进去,让厉老太太觉得自己这个人有问题。  “还没有接触过呢啊?”  厉老太太有些失望,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一个对这件事儿有所了解的人,不想她还不是很清楚关于自己二儿子女朋友的事情。  “嗯。”  白伊颂点头儿应下,“不过伯母,我有一件事儿不大明白,您说厉学长的女朋友怀孕了,但是据我所知,厉学长的女朋友并没有怀孕,她昨天半夜因为痛经的关系还住院了,您说她怀孕了,您是不是搞错了?”  厉老太太:“……”  ————————————————————————————————————————————————————  厉祎铭忙完手术,倦怠的揉着眉心,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医院没有什么事儿要他忙的了,他抬腕看了看机械表,就脱下自己外面的白大褂,抓过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出了办公室。  忙了手术,再加上自己想要早点去见舒蔓,厉祎铭就忘了找白伊颂的事情。  取了车,厉祎铭把车刚开出医院,就接到了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  厉老太太听白伊颂说辞以后,怔愣住了。  自己二儿子的女朋友并没有怀孕,昨天晚上还因为痛经住院了,那就是说,自己的儿子和自己撒了谎?  厉祎铭回到老宅那边,一进门,就看到了气鼓鼓的母亲,和一脸严肃的父亲,正正襟危坐在沙发里。  厉老太太气得不轻,厉祎铭一进门走上前,她就站起身,抓过一旁的掸子,就去打厉祎铭。  厉祎铭没想到自己母亲会拿小时候教训自己大哥那一套对自己,生生挨了她的打。  “混-犊-子,平时看你一本正经的,你倒是好,脚踩两条船,是不是?”  厉老太太气得不轻,寻思再三也觉得有问题。  自己儿子昨天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了他的女朋友怀孕了,白伊颂却说他的女朋友没有怀孕,这很显然,自己的儿子给别的女孩子搞大了肚子,另一边,还陪人家住院检查身体。  真心想不到自己生的东西这么花心,苦胆都险些要气出来了。  厉锦弘虽然没有像厉老太太情绪那么激动,但是脸也特别的黑,阴沉状儿,完全是毁天灭地般的森冷。  他厉锦弘在盐城生活了六十年,是要脸的人,自己的儿子这么玩-世不恭的闹出来这样的笑话,他的老脸自然是没有地方放。  厉祎铭被自己母亲打的直发懵,他脚踩两条船?  他怎么不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本事儿?  在自己母亲又准备打自己,厉祎铭闪躲开了自己的身体。  “嗳,你还敢躲是不是?”  厉老太太看厉祎铭闪躲自己的掸子,不悦的瞪他。  “我要是不躲,还等着被您打死不成?”  “你……你个混-犊-子,我就是打你怎么了,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儿?你还让不让我和你爸的老脸摆在脸上了?”  自己母亲一再强调自己做了有辱家门,败坏家风的事情,厉祎铭不解的抿着唇。  “我实在是不懂您在说什么,就算是要打我,也给我一个理由!”  “给你理由?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儿,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不是说你的女朋友怀孕了,那你昨天晚上陪着其他女人去医院是怎么回事儿?”  厉祎铭:“……”  没想到自己扯谎的小尾巴被自己的母亲抓到了,厉祎铭不禁扼腕,自己怎么就没有自己大哥那种蒙骗自己父母的伎俩。  “没怎么回事儿,她肚子痛,我陪她去医院看看。”  厉祎铭在赌自己母亲不知道舒蔓昨天是因为痛经才住院的,不想,他母亲什么都知道,还因为他扯谎说自己女朋友怀孕这件事儿,以为他脚踩两只船。  又是一掸子打在了厉祎铭的身上。  “你个混-犊-子,还和我扯谎,我都打听清楚了,你昨晚晚上陪着去医院那个女人是因为痛经才住院的,你女朋友怀着孕,怎么还能来月经,你是当我不是女人,还是觉得我不懂这些常识啊?”  真没有想到自认为最稳重的儿子也和自己玩起来了花花心思。  只是他实在是太嫩了,在自己面前还是初出茅庐,根本骗不过自己的火眼金睛。  有时候真是服自己母亲堪比“福-尔-摩-斯”一样的勘-察能力,厉祎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您搞错了,她不是因为痛-经才住院,是其他原因。”  “我搞错了?呵呵……”  厉老太太被厉祎铭的话气笑了,“我老太太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我打听的清清楚楚,还能搞错了不成?”  这下,厉祎铭没有了话。  厉老太太见自己儿子算是一副默认的姿态,更是把话说得张狂起来。  终究承受不住自己母亲絮絮叨叨的话,厉祎铭只得顺着自己的慌去圆。  “既然您已经知道我脚踩两条船,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是,我确实是背着我女朋友,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  厉祎铭这话一经说出口,厉老太太的脸气得煞白。  “好家伙,这回儿你肯承认了是不是?”  气得浑身都在颤,厉老太太看自己手里的掸子太轻了,作势就要去洗手间里拿拖布把子,准备好好的教训这个败坏家风的儿子。  厉锦弘在一旁,黑着个脸,怒瞪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儿子。  在厉老太太拿拖布把子出来之前,腾地站起身,指着楼上的位置,一脸戾气。  “滚去我书房,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  厉锦弘和厉祎铭这一谈,就谈了整整三个小时。  厉祎铭隐忍后脊背一片酸麻的疼痛感再去舒蔓家的时候,舒蔓好窝在被子里睡觉。  房间里没有开灯,好在没有拉窗帘,借着窗外的月光,厉祎铭能看清楚舒蔓和个小蚕蛹一样睡觉的姿态。  还是自己在病房里碰到她的那副样子,可见,她这次是真的受了委屈。  舒蔓睡得不是很实,察觉到有人进了卧室,她悠悠的醒来。  厉祎铭瞧见暗中,一双灿然的眸,含着惺忪的倦意醒来,缓缓掀动嘴角。  “我吵到你了?”  “没……”  舒蔓否定,然后坐起来了身体,开了chuang头处的壁灯。  柔和的光线把房间照亮,舒蔓看清楚厉祎铭的脸,很是疲倦,隐约,似乎还能看到他的嘴角处,有被人打过的痕迹。  下意识的蹙眉,她借着光线,更加细致的打量厉祎铭的脸。  确定这张棱角分明的五官被人打过之后,不自觉的心疼。  “谁打了你?”  厉祎铭不太想提自己被自己母亲混合双打的事情,岔开话题。  “你饿了么?我去煮吃的给你。”  “不用。”  舒蔓抓住厉祎铭意欲转身的手腕,“我还不饿。”  白伊颂的话,到现在还让她耿耿于怀,心里不舒服的厉害,以至于出院到现在,她还没有吃一口饭。  “你和我说,你的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谁打你了?告诉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