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4章:这伤多影响你的颜值!(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4章:这伤多影响你的颜值!(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8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和我说,你的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谁打你了?”  厉祎铭不是那种会去打架斗殴的人,他能让别人伤了他的脸,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厉祎铭并不想和舒蔓多说关于自己被自己父亲甩了耳光的时间,但是舒蔓追文,他还是如实相告。  “因为点儿琐事儿,我爸打了我!”  自己没有自己大哥的技能,自己撒谎,被揭穿,受了一耳光,是他应受的惩罚。  “因为点儿琐事儿打你,你爸下手这么狠?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他不高兴的事情,不然他怎么能下狠手?”  “没,就是点儿琐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了,你怎么样了?肚子还疼不疼?”  “我没事儿了。”  舒蔓回答,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睨看厉祎铭的脸。  看着他嘴角处实在是影响他美感的痕迹,黛眉深锁起来,随即不由分说,下chuang。  “你干什么去?”  看舒蔓挺着急的下chuang,厉祎铭问她。  舒蔓没有回答厉祎铭的质问,趿着拖鞋,去了外间。  在冰箱里取了冰块,舒蔓把取出来的冰块包在毛巾里。  厉祎铭出卧室,看到舒蔓正往毛巾里包冰块,挑了下眉梢。  “冰敷一下吧,你的脸有点儿肿了,这么帅的一张脸,因为这点儿伤影响你英俊,多不值!”  舒蔓把冰块包好了以后,走到厉祎铭的面前,明明是为了厉祎铭好,却偏偏拿出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厉祎铭挺不在意自己的脸,但是舒蔓这么在意自己的脸,他也就接过来包着冰的毛巾,替自己冰敷。  厉祎铭之前没打算在意自己父亲刮自己脸留下的痕迹,这会儿用冰敷了一下后,还挺疼的。  “你还没吃饭吧?”  舒蔓兀自喝了一口水,从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这会儿有些饿,就寻思弄口饭吃。  “嗯!”厉祎铭点头儿,“你饿了么?我给你弄吃的!”  厉祎铭不知道舒蔓中午就没有吃东西,这会儿理所当然的就打算给舒蔓做新的。  把手里包着冰块的毛巾放下,厉祎铭开了冰箱,“你想吃什么?”  舒蔓见厉祎铭放下手里包着冰块的毛巾,她挑了下眉,随即把他放下的毛巾拿起,给他。  “谁准许你拿下来的?”  厉祎铭正在冰箱里找食材,听到舒蔓的声音,他直起身体。  瞧着舒蔓手里举着包着冰块的毛巾举在自己的面前,“我准备给你做饭。”  “不用你!”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凉凉的说着话,把手里包着冰块的毛巾丢过去。  “敷着!”  用类似于命令的口吻说完话,舒蔓用不悦的目光又瞅了厉祎铭一眼后,自己去了厨房。  厉祎铭中午给她做得饭菜,她还没有吃,她懒得再弄新的,索性,就用微波炉把没吃的饭菜给热了一下。  两个人简单的吃了一口饭,中间,厉祎铭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是老宅那边,看了手机屏幕上面的手机号,厉祎铭去阳台那边接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的声音,带着盛怒传来。  “你怎么不在家?又去哪里鬼-混了?”  打从自己儿子承认他脚踩两条船,厉老太太就想跟踪他的行踪,时时刻刻准备盯着他的动态,生怕自己将来的儿媳和大孙子会受了委屈。  厉老太太正愁自己没有办法儿去自己二儿子公寓查他的情况,看他是否在家,他养的金毛犬枕头偏偏给她老太太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自从枕头去了老宅那边,就没有在自己二儿子家时候那里乖,不是抓白墙,就是抓沙发,闹得家里不消停。  受不了这么闹腾的狗,搞得自己不得休息,厉老太太就把枕头给丢到院子里,用锁链给它锁在一棵树的下面,哪成想,这个枕头,就像是故意和自己唱反调似的,它又开始刨地,给好好的院子里抓了好几个大坑。  就没有见过这样能祸害人的狗,厉老太太受不了了,准备把枕头给厉祎铭送回去,顺带,这成自己能去找自己二儿子,看看他在干什么最好的一种方式。  自己母亲一副监视自己行踪的架势,让厉祎铭不确定她是不是就在自己家公寓的门口,也就不敢再造次,生怕自己再扯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闹得自己父母再来一次混合双打。  “您有事儿?”  “你管我有没有事儿,我问你,你现在再哪里?是不是又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啊?”  厉老太太现在认准了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一个花花肠子的人,对他满心的不屑,以至于对他说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态度。  厉祎铭被自己母亲的话磨得脑仁疼,抬起手,揉着自己发胀的眉心。  “和您未来的儿媳在一起,算不算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  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微怔,反应过来后,又问——  “是怀了孕的的儿媳?还是其他女人?”  厉祎铭:“……”  真就没想到自己母亲就自己说自己女朋友怀孕的事情和自己杠上了,厉祎铭无奈的发紧。  “你打电话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儿?”  他不想再说自己扯谎说舒蔓怀孕的事儿,因为自己扯谎这件事儿,已经吃了自己父亲的一耳光。  “你别给我扯别的,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是不是又皮痒了?”  厉祎铭真想挂断这通没有营养话题的电话,好在电话里传来一声狗叫。  “别乱叫,你是不是也皮痒了?”  厉老太太不悦的说了枕头一句,出口的话,颇有指桑骂槐的意思。  打了枕头一下,厉老太太再和厉祎铭说话的时候,还是刚刚的话题。  厉祎铭没什么心思听自己母亲的话,听到了电话里枕头的一声呜咽,蹙了下眉。  “您要是不想养枕头,我就把枕头接回来。”  “我是不想养它了,它就是个白眼狼,好赖不知。”  自己对这条狗这么好,它倒是好,心心念念着自己这个花心的儿子。  怎么听自己母亲的话都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厉祎铭无奈极了。  “我一会儿就去老宅把枕头接回来。”  “一会儿?你还要干嘛?”  厉祎铭要是说马上来接枕头还好,他这说过一会儿,很显然在这之前,他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做。  “那您就管不着了!”  实在是不想再和自己母亲继续聊下去,不然,她抓着自己在哪里,和哪个女人在一起的话题问个没完没了,他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简单说了句“我还有事儿!”以后,也不管自己母亲还要说什么,厉祎铭挂了电话。  ————————————————————————————————————————————————————  厉祎铭挂了电话转身回去的时候,舒蔓已经吃好了饭,整个人怀里抱着抱枕,正在看电视。  舒蔓公寓不是很大的关系,再加上阳台离客厅很近,厉祎铭和厉老太太通电话,她听去了一些。  厉祎铭瞧见舒蔓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舒蔓眼角的余光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不知道舒蔓什么时候吃完饭的,厉祎铭不确定她有没有听到自己和自己母亲的聊天内容。  捏着手机走上前去,淡然从容的俊脸上,嘴角轻轻掀动——  “你吃好了?”  闻声,舒蔓抬起头,斜睨了厉祎铭一眼,“枕头是谁?你相好的?”  他怎么可能和一条狗相好?  摇头否认,“不是!”  厉祎铭回复,然后在舒蔓身旁的沙发那里坐下,“枕头是我养的一头金毛犬,我给它起的昵称叫枕头。”  “你还喜欢养狗?”  有些诧异像厉祎铭忙的这样不可开交的男人还养了狗,眉梢轻挑。  “嗯,枕头很乖巧,是一条流浪狗。”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心。”  “你看到路边有流浪狗,你不会收养它吗?”  但凡对小动物有点儿爱心、自己还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看到流浪猫,流浪狗,都会收养。  “看情况吧!”  舒蔓轻描淡写的回了句,不愿意再去看厉祎铭的目光里,有些暗沉,很显然,她在尽力掩饰些什么事儿。  厉祎铭不大相信舒蔓是那种没有爱心的人,但是看她不愿意就这个话题再多谈的样子,厉祎铭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  厉祎铭又再舒蔓家待一会儿后,要赶去接枕头回家的关系,他就没多做停留。  舒蔓没有送厉祎铭下楼,但是厉祎铭临出门前,她开了口——  “你……明天再来我家,把你养得那条狗带来给我瞧瞧!”  厉祎铭抬头,挑眉看了眼舒蔓。  他清楚的记得两个人刚刚谈关于收养小动物的事情,她不是很想和自己谈这样的话题,本以为她不喜欢那些小动物,觉得他们是流氓狗,不卫生,这会儿她主动要求,还真就是让他挺诧异的。  收到厉祎铭看自己时的惊讶目光,舒蔓漫不经心,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掀动朱唇。  “我那个没走之前还不打算上班,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没有什么事儿,你也不能总陪着我,我挺无聊的,寻思让你养的狗陪陪我。”  舒蔓这么说,虽然解释的口吻挺牵强,但是厉祎铭没有再多诧异。  “那我明天早上给你带来。”  “好,你回去注意安全!”  “嗯,你也早点儿休息!”  ————————————————————————————————————————————————————  厉祎铭刚到楼下,厉老太太的电话又打来了。  她带着狗已经在厉祎铭公寓门口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他回来,等得实在是不耐烦了。  原来自己的母亲带着枕头已经在自家公寓门前了,这还省的自己再跑老宅那边一趟了。  只是,自己在城西这边,再回去公寓,最快也得半个小时。  “我马上到,您再等等,如果您实在是着急回去陪我爸,就把枕头放门卫那里,我回去取!”  厉老太太哪里肯依,她还要好好盘问自己儿子一番,问问他又去了哪里鬼-混,自己都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自然不会差这十分八分的。  “把枕头放门卫那里多不安全,再给外人咬了,你快点儿回来吧!”  厉祎铭再到自家公寓门前,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自己母亲,还有被自己母亲抱在怀里的枕头。  实在是说不出眼前的一幕有多滑稽,就好像是无家可归的老人,只剩下一头忠心陪伴她的狗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厉祎铭回来,枕头率先从厉老太太的怀中起来。  枕头这一动,厉老太太也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唬弄自己的儿子回来,她当即拉长了脸。  “你个混-犊-子,你还知道回来啊你?”  自己带着狗,等了他一个多小时才回来,她老太太都要等睡着了,他可好,慢悠悠的。  厉祎铭听出来自己母亲话里的酸意,无所谓的走上前。  “谢谢您亲自把枕头送回来!”  说着,厉祎铭就暌违的把枕头抱了起来,然后就像是见到了老故人似的,用手摸枕头的脑门。  和厉祎铭在一起久了,枕头和他真就是有感情,被厉祎铭这么一抱,它立刻就伸出舌头去舔厉祎铭的手。  厉祎铭和枕头两个人陷入到自我的世界里,完全忽视掉了厉老太太的存在,搞得厉老太太在一旁越看心里越酸。  厉祎铭开了门,抱着枕头就进了公寓。  厉老太太见状,也准备跟进去,只是还不等她把脚迈进去,厉祎铭就拦住了她。  “妈,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您也在外面逛了有一段时间了,估计爸在家等您都等急了,您早点回去休息,我在楼下给您备车了,谢谢您把枕头送回来,我就不送您了。”  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被厉祎铭的话说的一怔,反应过来后刚准备说点儿什么,厉祎铭却把门直接给关上,阻隔了她与自己的接触。  ————————————————————————————————————————————————————  舒蔓要见自己养的金毛犬,厉祎铭昨天完全特意给枕头洗了澡,然后又给它选了一条红格子的脖巾系在脖子上。  早上醒来后,把枕头又打扮了一番,厉祎铭带着狗粮和鱼干,带枕头下楼。  和以往一样,厉祎铭带了早餐上楼,唯一不同之处,怕就是多了枕头。  枕头这么早就被厉祎铭给拉起来,它本来还挺困的,但是换了新的环境,还是有淡淡女儿香的环境里,小家伙就变得异常兴奋。  看枕头像是撒了欢一样要进门,厉祎铭叫住了它,然后给它的四肢穿上了袜套,才准许它进舒蔓的公寓。  不知道是不是枕头习惯了进厉祎铭的房间,厉祎铭把早餐放在餐桌的空挡里,枕头竟然用爪子压开舒蔓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舒蔓还在睡觉,突然感受到有东西在扯自己的被子,她不情愿的睁开眼。  惺忪的眼睛支开一道缝,看到自己的眼前突然窜出来一条金毛犬,她吓得当即就没了困意,完全醒来。  厉祎铭正把买好的粥倒在碗里,听到卧室里传来舒蔓惊悚的喊声,他也顾不上再继续摆弄手里的粥,赶忙赶去舒蔓卧室。  瞧着因为枕头出现吓得不行的舒蔓,和因为舒蔓一声大叫被吓到的枕头往墙角缩着身体的枕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额心被这一人一狗,磨得生疼。  ————————————————————————————————————————————————————  舒蔓反应过来这条狗是厉祎铭领来的,她虽然没有了之前的胆战心惊,但还是格外警惕的盯着枕头。  厉祎铭见舒蔓被枕头搞得神经大条,不由得失笑。  “它才一岁大,你一个二十六岁的大人了,用得着怕它吗?”  “谁说我怕它了?”  舒蔓否定,白了厉祎铭一眼。  “我就是觉得一个一岁大的狗,能长这么大实在是不现实。”  她心虚的随意搪塞,自己一向都是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因为一条不到一岁大的狗,自己就怕的不成样子,她自然是不愿意表现出来。  “枕头被我养的好,所以比其他狗相对长的壮硕了些。”  听厉祎铭这么解释,她瞥了一眼围在餐桌旁格外乖巧的枕头,然后凉凉道——  “你太胖了,应该减肥了!知不知道,你这个胖样子是不会有其他小-mu-狗喜欢你的。”  舒蔓说得像那么一回事儿,枕头听了,呜呜了两声,以此来表现自己的不满,抗议她的话。  “你抗议也不管用,我说的是实话!”  舒蔓嘴上悻悻然的说着话,却不忘从厉祎铭买的包子里,夹了一个包子给枕头吃。  厉祎铭去上班,把枕头留给了舒蔓。  临出门前,看着倚在墙边的舒蔓,厉祎铭边换鞋,边说道——  “你要是觉得枕头太吵,或者惹你不开心,你就它丢到门外面。”  “它敢惹我不高兴?它要是惹我不高兴,我直接就把它从阳台扔下去,十六层高的楼,就算是摔不死它,也能给它摔个终生残废!”  厉祎铭:“……”  舒蔓说话夹枪带棒,听起来还真就是挺毒辣的,不过厉祎铭知道她不过就是逞逞口舌之能,她要是不喜欢枕头,刚刚就不会又是说枕头胖,又夹肉包子给它了。  “我走了,祝你和枕头玩得愉快。”  “嗯,我会给你儿子留个全尸!”  厉祎铭看舒蔓身体好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挺无奈的,就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然后离开。  厉祎铭走了以后,舒蔓的公寓里,就剩下自己和枕头了。  对于小动物,舒蔓不是不喜欢,相比较厉祎铭而言,她可能比厉祎铭更喜欢这些流浪猫、流浪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