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5章:人若犯我,必死无疑(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5章:人若犯我,必死无疑(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4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对于小动物,舒蔓不是不喜欢,相比较厉祎铭而言,她可能比厉祎铭更喜欢这些流浪猫、流浪狗。  犹记得她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有收养一只雪纳瑞的流浪狗,虽然家里的条件不允许,她还是固执的在楼下搭了一个小窝,专门让自己养的“噗噗”在那里休憩。  本来,她和自己养的“噗噗”在一起生活的很好,时不时就会带着它和自己的弟弟去公园里散步,久而久之,她和噗噗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  只是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而稍纵即逝的,在自己上学的时候,自己弟弟舒泽因为智力较正常同龄孩子有所缺陷,被同龄孩子欺负哭了以后,噗噗扑过去咬他们,虽然没真正咬到那个欺负舒泽的孩子,但是那个小孩子被吓到了,还哭了,就告诉了他的家长。  知道这件事儿的孩子家长气得不行,不仅提着个木棍子就来了舒蔓家楼下,把那条雪纳瑞的流浪狗“噗噗”活生生给打死了,还找上舒蔓的母亲姚文莉,让她带着孩子去看病。  这件事儿闹得姚文莉也不得消停,虽然噗噗是流浪狗,但是自己家孩子养着,就等同于说是她家养的狗,没有办法儿,她只得带孩子去检查。  虽然只是花了四五百元钱给孩子检查,但是这件事儿闹得影响很不好,姚文莉只得自认自己冤大头,让这件事儿过去,并且不让舒蔓再养狗了。  噗噗的死,让舒蔓气的不止一次要去找孩子的家长理论,但是都被姚文莉给拦下来。  自己没有找到噗噗的尸体,据说被扔到了垃圾箱里,还让舒蔓大哭了一场。  从来没有过这样委屈,也没有过这样恼火,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那会儿还只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能做,只得认,将自己心里的委屈、不甘,统统咽下去……  就这样,打这件事儿以后,她再也没有养过小chong物,生怕再重蹈噗噗的覆辙,。  舒蔓送走厉祎铭再转身,看到枕头正坐在自己一米开外的地方。  枕头相比较同类型的金毛犬虽然大了些,但是并不是很胖,不过骨架大了些,所以看起来很大。  舒蔓看枕头,莫名的想到噗噗,虽然感伤,但是不免会喜欢。  “听你爸爸说,你是一条神犬啊,来,给我爪!”  舒蔓向枕头伸出手,枕头瞬间就了然,伸出了手给舒蔓。  看着把爪子搭在自己手心里的枕头,舒蔓笑了,厉祎铭说得还真就不错,它能听懂自己的话。  对舒蔓,枕头的潜意识里就是厉祎铭说得“妈妈”,枕头把手给舒蔓,还不忘舔了舔她嫩白的小手。  舒蔓被枕头舔的有些痒,就半曲着身体,摸了摸它的脑门。  “我之前也养过一条狗,虽然没有你长得大,但是也和你一样聪明。”  想到噗噗,舒蔓还是有不解的情缘在里面,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是每每在路边看到流浪猫、流浪狗,她还是会多看看那些小动物一眼,试图从它们的身上找到噗噗的影子。  枕头像是明白舒蔓为什么突然情绪变得不高,它也耷拉下来了脑袋,然后趴在地板上,任由舒蔓摸着自己。  舒蔓自顾自怜的感伤了好一会儿,目光睨看到厉祎铭带来的鱼干和狗粮,她站起来了身体,然后倒了一些狗粮倒碗里。  再站起身,她拿了挂在阳台上面的浴袍。  “我去洗澡,你要是饿了就吃些狗粮,我洗好澡,带你下楼去玩!”  说完话,舒蔓去了卫浴间里。  ————————————————————————————————————————————————————  上午的夏日,阳光正好,舒蔓换了宽松的黑色薄卫裤、白T恤衫和白色的帆布鞋,戴着个棒球帽,把头发编成鱼骨辫搭在一边的肩头上,给枕头的脖颈上绑了一条银色的锁链,下了楼。  枕头是属于那种温和型的犬,但是为了避免类似于噗噗的事情再次发生,舒蔓只好约束枕头,免得出现什么差错。  上午的公园里,有很多老大爷、老大娘在打太极,锻炼身体,偶尔还能看到有围着一堆人的老大爷在下象棋。  公园里的绿化设施很好,林荫两侧,有长木椅供人休息。  走在这样的林荫小道上,阳光不骄不躁,丝毫感受不到夏日的炎热,相反,有很惬意的舒服感。  舒蔓带着枕头溜了一会儿,把它抱到自己坐的座椅旁。  “你爸爸平时工作那么忙,是不是从来不会像我这样带你出来逛?”  枕头听明白了舒蔓的话,呜了一声。  看枕头和自己撒娇的往自己怀里钻,舒蔓笑,用手摸了摸它的脑门。  “以后你和我在一起住吧,我天天带你出来逛,还给你买鱼干!”  这会儿,舒蔓完全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公司营销部的部长,一心想着的都是做个铲-屎-官,天天带枕头来散心。  舒蔓这么一说,枕头伸出舌头舔她,那样子好像是在等待这样一天的到来。  难得见到这样有意思的小动物,舒蔓对枕头喜爱的不行,拿了随身携带的鱼干给枕头吃。  两个人在长木椅上待了有一会儿后,舒蔓又带枕头去了不远处的草坪那里。  这个时间,从来遛狗的不止有自己一看,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都是小狗在玩耍,舒蔓半曲着身子,抚摸枕头的脑门。  “现在,我给你松开狗锁,你呢,可以和那些狗在一起玩,但是不许给我闯祸知道吗?不然我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枕头看了不远处形形-色-色的小狗,拿爪子去搭舒蔓的手,示意她快点给自己解锁。  “你看你这个急!”  舒蔓佯装不悦的白了枕头一眼,给它松开了狗锁。  舒蔓一把枕头松开,枕头当即就像是撒欢的野马似的,直接往那一群小狗所在是的地方狂奔而去。  看枕头难得释放天性,舒蔓笑,是很少见的温婉的笑。  看枕头和其他的狗在一起像是掐架,又像是玩耍的样子,舒蔓觉得实在是有意思,就拿出手机,用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的小视频。  视频里是枕头和其他狗在一起扑腾爪子打闹的场景,舒蔓没有配上什么有趣的文字,只是打了几个字的“汪汪汪……”,然后再后面放了一个狗的表情,就发了出去。  舒蔓的朋友圈刚发出去,就有好些个人点赞,还有很多人,都就同一个问题问:“你养狗了?”  在诸多的评论中,舒蔓怪异的发现,里面竟然包含了厉祎铭给自己的评论。  不像其他人问“你养狗了?”这样的话题,他的评论,颇带几分风趣。  “看起来,你和枕头玩的很好,应该不能给它煮了!”  看到厉祎铭的评论,舒蔓笑。  “目前来说还不想把它给煮了,不过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不会动了杀它的念头儿。”  舒蔓正笑着给厉祎铭回朋友圈动态,同样来这边散心的韩佳佳,一眼就发现了她的存在。  打从自己在舒蔓这里碰到了厉祎铭以后,韩佳佳不死心的隔三差五就来舒蔓所住的公寓“暖心阁”来走一遭,试图监视舒蔓行踪一样的存在。  为了避免自己父母知道自己来这边是为了观察舒蔓和厉祎铭之间的事情,她特意找了自己高中时期的同学白晓含,用白晓含做幌子,来打消自己父母要知道自己行踪的念头儿。  今天,她不过是待着没有什么意思,没有观察到舒蔓那边有什么动静,也没有看到厉祎铭的车停在她的公寓楼下,自己实在是无聊,就让白晓含带自己出来散心,哪成想自己竟然冤家路窄的碰到了舒蔓。  没有就上次的事情疏散自己心里的怒火,这会儿看到舒蔓,她直接眯起了自己狭长的眼睛,让本就化了眼妆的韩佳佳,看起来毒辣了几分。  白晓含发现韩佳佳的目光变了色,有些不解。  “佳佳,你怎么了啊?你不是说要花园广场那边拍照吗?”  白晓含的话刚说完,韩佳佳竟然拔腿,冲着舒蔓就走了过去。  舒蔓一心都放在和厉祎铭的朋友圈互动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韩佳佳的到来。  韩佳佳越发的觉得舒蔓的笑异常刺眼,想也知道她是在和厉祎铭聊天。  气不过,她这一刻很想把舒蔓手里的手机从她的手里夺过来,然后就地摔了。  就在她快要走到了舒蔓面前的十米远时,韩佳佳的手机里,不合时宜的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是韩佳佳的母亲韩夫人。  韩佳佳这会儿正准备手撕舒蔓,本不想接电话,但是看是自己母亲的电话,还是接了。  电话被接通,韩母就问韩佳佳在哪里,让她现在回家,说下午韩靳城要来家里。  韩佳佳一听说是自己那个做市-长的小叔叔要来家里,说了一句“知道了,我马上回去。”的话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韩佳佳实在是不想放弃这样一个手撕舒蔓的机会,只是她找韩靳城那位小叔叔还有事情要说,自然是不能回去晚了。  一再权衡,她捏着手指,往回去的方向折回。  回白晓含家的路上,韩佳佳心里一直不甘心就那样放过舒蔓,就招呼白晓含,让她去找舒蔓麻烦。  白晓含不懂韩佳佳为什么要针对舒蔓,但还不好不帮自己的这个老同学,就问了韩佳佳的缘由,只是韩佳佳不肯说,反而很不耐烦的对待白晓含。  “哪里来得那么多为什么,我看不上她行不行?”  说着话,韩佳佳从自己的拎包里拿出来一长金卡。  “这是卓展的购物卡,里面有十万,你去替我找那个女人的麻烦,这张金卡,你随便用。”  韩佳佳一掷千金,普通人家的白晓含根本就抵抗不住这样的诱-惑。  接过韩佳佳递给自己的购物卡,白晓含贼兮兮的看了下周围的环境,问——  “你想让我怎么找她的麻烦?”  “随便你想怎么找她的麻烦,最好能把她的舌头给我割了。”  舒蔓的话,于韩佳佳来讲,实在是不中听,她真的想把舒蔓的舌头给割下来,这样,自己再也不用听到她牙尖嘴利和自己叫嚣的话。  白晓含和舒蔓没有仇,韩佳佳让自己这么做,她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做,不光光是自己没必要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闹得这么不可开交,更是深知自己要是真的把那个舒蔓的舌头割下来,自己是要蹲监狱的。  她还没有蠢到拿牢狱之灾换这十万金卡的报酬。  “那我看着弄吧,总之不会让你失望就是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谁让自己这么贪婪,收了韩佳佳的钱,就只能替她办事儿。  韩佳佳得到了白晓含给自己的回答,笑了。  “那你做好了之后,记得打电话告诉我结果。”  想到一会儿自己就能收到一个让自己无比兴奋的结果,韩佳佳嘴角勾着张扬的笑意。  “好!”  ————————————————————————————————————————————————————  韩佳佳走了以后,白晓含就开始布置要如何找舒蔓麻烦一事儿。  从提款机里取了五百块钱,白晓含找了两个男人,把钱递给这两个男人,告诉他们说自己一会儿要打架,如果自己打不过那个人,就让他们帮自己,这五百块是给他们两个人的报酬,事成之后,还会再给他们五百。  两个男人本来还挺犹豫要打什么人,会闹到什么地步,他们可不想进监狱什么的,不过白晓含告诉他们两个人说就是替自己撑着个场面,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他们两个人动手,就算是动手,也是拉偏架,不能扯上什么官-司什么的,让他们不用担心。  白晓含如此保证,两个男人将信将疑,一再寻思,就答应了下来,大不了如果事情闹得严重,他们临阵脱逃就好,根本就和他们扯不上联系。  白晓含见两个男人答应自己,就扬了扬下颌,让他们两个人跟着自己重返舒蔓所在的那片草坪那里。  舒蔓还在和厉祎铭互动,不过这会儿不是再继续在朋友圈相互回动态,而是回到了微信页面,两个人聊了起来。  厉祎铭今天上午除了每天避开的两个患者之外,忙完了其他的事情,没有什么事儿,就用聊微信这样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两个人这样一聊,话题从枕头就聊到了其他的事情,想到白伊颂和韩佳佳,舒蔓就问了他关于他和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关于自己和韩佳佳、和白伊颂的事情,厉祎铭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说,不过一再思量,还是总结性的给舒蔓回了话。  “都是她们一厢情愿的喜欢我,你知道的,我特别抢手!”  舒蔓一见厉祎铭竟然这么不要脸的说他特别抢手,发了一个不要脸的动态图给厉祎铭过去。  她刚把图发过去,整个人一个避而不及,腰身就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随着她的腰肢被猛然一撞,手里的手机顺势掉在了地上,连带着舒蔓的脚下都是一个严重的趔趄。  这还未完,舒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道犀利的女音,尖锐又跋扈的传来——  “你特么瞎啊?”  白晓含一副找茬儿的汹涌气势,对舒蔓,刻薄的开口,一双眼,还像那么一回事儿的怒瞪着。  舒蔓反应过来,也顾不上去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手机,回头去看白晓含。  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不相上下,却格外尖酸的女人,她没有了好脾气。  “是我瞎还是你瞎,你没有认知吗?怎么,你眼瞎还智障吗?”  舒蔓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自己要是先挑事儿的被骂了一句两句就算了,自己明明才是受害者还要承受对方的谩骂,她觉得自己才没有必要受这个委屈。  她不惹事儿不假,但是也不怕事儿,而且她舒蔓不是轻易惹事儿的人,惹起事儿来就不是人,那次在大排档打了人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白晓含本就是过来找茬儿的,舒蔓的话一说完,她瞪着大眼,然后一副尖锐的样儿,眯着眼睛,扬手就甩了舒蔓一个耳光。  怪不得韩佳佳说自己最好能割了她的舌头,就嘴巴这么jian的女人,确实应该把她的舌头给割了。  舒蔓猝不及防的受了白晓含的一耳光,脸颊处当即就一片火辣辣的疼。  不等自己从耳光的酥麻中反应过来,她扬手就回了白晓含一个耳光,而且觉得一个耳光似乎不够,她又狠狠的落下一个耳光,这还未完,换了只手,又是一耳光,啪啪直响的打下,每次落下的耳光,都比白晓含打自己的力道重、狠!  白晓含被舒蔓给打傻了,整个人的脸,近乎都是一片的红肿状态,完全忘记了说话。  就在上白晓含神情怔忡之际,舒蔓已经俯下身,把自己掉在地上的手机给拾起。  望着自己手机屏幕上面的钢化膜被划破,她觉得还不解气的瞪着白晓含。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己不过是带枕头来公园玩,竟然见鬼的碰到这样的女疯子。  白晓含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在舒蔓面前挨了打,当即就来了脾气。  “你敢打我?”  “嗯,我敢打你怎么了?你脑子这么浑,我打你,让你清醒清醒有什么不对的吗?”  白晓含被舒蔓的话气得脸色不住的泛出失血的白,她想要开口反驳舒蔓,却发现自己嘴巴这会儿被打的酥-麻,根本就说不出来一个字。  舒蔓看白晓含没有能耐还要一副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子,讥诮的笑了。  “下次再想像疯-狗似的打人,先擦擦你的眼睛,别以为谁都是好惹的。”  有这么一瞬,舒蔓都觉得这个疯子还不如枕头懂得识时务。  白晓含本就是受了委屈,窝火的不行,舒蔓的话,更是触碰雷区一样的存在。  实在是太气了,扬起手,她又准备打舒蔓——  “我就惹了你怎么了,你撞了我,你还有理了啊?”  白晓含要去甩舒蔓的耳光,却被她很巧妙的闪躲开了,没有办法儿,白晓含只得和舒蔓撕起来。  白晓含这会儿虽然正在气头儿上,力气大的很,但是偏偏舒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让她根本就打不到舒蔓的脸。  “你们两个人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她!”  白晓含见自己打不过舒蔓,想到自己雇的两个男人,赶忙让他们两个人插手,帮自己手撕舒蔓。  两个男人在一旁呆头愣脑的,白晓含说了话,他们才有了反应。  既然自己都已经收了这个女人的钱,就算是不动手帮忙打架,怎么也应该拉架。  想了想,两个男人就伸手……  只是,两个男人的手,还不等够到舒蔓的手,迎面,就被一只突然冲过来的金毛犬,给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  警察局里,打架的舒蔓、白晓含,还有枕头,都一并出现。  白晓含被舒蔓给抓花了脸,两个帮助舒蔓的男人也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被枕头咬伤了,住了医院。  舒蔓不是一次进警局,无所谓的坐在审讯室里。  自己被扣着双手,一旁,枕头也被锁链拴住了脖子,在自己的身边一待。  说来,自己这次还真的要谢谢枕头,要不是枕头冲过来,带着它的小同伴制-服了这两个男人,指不定这次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好在有枕头在,不仅英勇的把那两个男人咬伤送去了医院,自己也狠狠的教训了那个找事儿的女人,她和枕头,可谓是完美的配合,所向披靡!  白晓含的脸被抓花的不行,俨然就是毁容,警局里的警察挺心疼她的,就对舒蔓的态度变得恶劣起来。  舒蔓见眼前的两个审讯员根本就不明事理的对自己连声呵斥,她懒得理会他们。  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她讥诮的一笑过后,垂下眸,看着待在自己身边格外乖巧的枕头。  “枕头啊,你说说你一个人小-狗狗都这么有灵性,这怎么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连狗都不如啊!”  理所当然的,舒蔓这样嘲讽意味的话,是说给这两个审讯员听的。  两个审讯员听出来了舒蔓话里带着针对,不悦的拍桌子。  “这里是审讯室,你严肃点儿,回答我们刚刚的问题。”  闻言,舒蔓笑的更是张扬,不羁……  “我也没拿这里当做是菜市场啊?”  审讯员:“……”  “不过话说回来,我不严肃吗?”  舒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两个审讯员气得连呼吸都变粗重了起来。  “你已经对受害人造成了中度伤害,我们这边在等法医的报告,等法医的检验报告下来,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张狂?”  “哦,那你们可得让法医好好的检验检验,我之前可是还甩了那个女人三个耳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