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6章:蔓蔓和枕头(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6章:蔓蔓和枕头(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4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哦,那你们可得让法医好好的检验检验,我之前可是还甩了那个女人三个耳光。”  舒蔓无所谓,一脸坦然的开腔,好像自己根本就不是给白晓含毁容的罪魁祸首,一副局外人的姿态。  审讯员就没有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气得不行,要不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真想对这样嘴巴毒辣的女人动用私-刑。  “把她的话记下!”  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审讯员让旁边的笔录员把舒蔓的话记下,整个人的脸,因为舒蔓的态度,怒目圆瞪,还拿舒蔓没有办法儿。  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些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审讯员,有之前的经验,舒蔓无所谓他们怎么记录自己的话,反正有厉祎铭在,他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受到什么委屈。  舒蔓不肯配合这些审讯员的询问,审讯员无可奈何之下,已经开始就她和白晓含打架一事儿随便杜撰起来。  之前白晓含已经像模像样的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在这些审讯员看来已经可以立案,无所谓舒蔓这个滋事者怎么说,反正她的否认,不过是为了给她自己开脱罪名罢了。  待审讯员把最后一个问题问完,就准备起身,把笔录整理成文件。  见做笔录的审讯员要走,全程除了回答几个基础问题之外、都没怎样回答两个审讯员话的舒蔓,淡淡的开了腔——  “先别着急走,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儿?”  起身的审讯员没有明白舒蔓的话,两个审讯员相互对视了一样,然后看向舒蔓。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想记住你们两个人的模样,然后就你们两个人‘尽职尽责’的审讯,向你们局长替你们讨赏啊!”  审讯员:“……”  两个审讯员见过的犯罪嫌疑人不再少数,但是能说话带着含沙射影意味的犯罪嫌疑人却不多。  就拿舒蔓的话来说,她说她准备“就你们两个人‘尽职尽责’的审讯,向你们局-长替你们讨赏!”这句话,就包含了两层信息。  自己对她审讯是否尽职尽责,他们两个审讯员这个当事人在青春不过了。  这还未完,她能做到向他们的局-长讨赏,这话怎么听都有一番她认识他们局-长的意思。  舒蔓见两个审讯员面面相觑,嘴角勾起,笑了。  “你们两个人眼神儿这么古怪做什么?你们两个人不清楚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已经把要审讯的问题都审讯好了,这样高超的技术,其他的审讯员望尘莫及,我向你们的局长给你们两个人讨赏,有什么不对的吗?”  舒蔓这次的话,让两个审讯员听出来她话语里的意思。  年纪稍大一些的审讯员看舒蔓轻-佻不羁的样子,腾地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身体。  “我们审讯你的时候,你不配合,现在反咬一口算什么?”  “我有不配合吗?还有,我怎么反咬一口了?咬你们了?”  审讯员:“……”  “能不能不含血喷人?我都还没有做什么,你就觉得我反咬你们了,我这要是做点儿什么,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举刀杀人了?”  两个审讯员被舒蔓的话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梗着个脖子,无从辩驳。  一再捏紧手指,那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审讯员,也算是在这个职业上见惯了诸多难缠的角色,一再隐忍,缓缓释然开。  他重新坐下,拉着起身的审讯员一并坐下。  “进了审讯室,你就好好的配合我们做笔录,别当这里是你撒泼的地方,不然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年纪稍大一些的那个审讯员说完话,示意身旁的笔录员把之前做的笔录换掉,就对舒蔓审讯一事儿,重新做笔录。  舒蔓懒洋洋的看着笔录员把之前写的笔录丢掉,嘴角得意的笑了笑。  清了清嗓子,那个年纪稍大的审讯员都还是就刚刚的问题,对舒蔓进行询问——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和受害人白晓含之间打架的原因是什么?”  审讯员刚问完话,再去看舒蔓的时候,发现舒蔓正在和枕头吐舌头玩。  “啪!”  审讯员这次真的来了脾气,把手重重的往桌上一拍。  “你还能不能配合我们做笔录?”  审讯员来了真脾气,舒蔓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去看他。  瞧见审讯员的脸色因为自己的态度变成了猪肝色,她不甚在意的挑着眉梢。  “在我律师没到之前,我拒绝回答你提问的任何一个问题,有什么问题,等我代理律师来了再说。”  舒蔓不以为意的把话说完,然后继续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和枕头嬉皮笑脸着。  ————————————————————————————————————————————————————  厉祎铭还没有赶来警局,厉晓诺就已经到了警局这边对舒蔓进行保释。  和上次一样,作为盐城的大状,厉晓诺代表的就是无尚的权威,警界无人不会卖面子给她。  两个审讯员看着舒蔓被盐城出名的金牌律师厉晓诺保释,脸色更是不好的厉害。  舒蔓认识厉晓诺,等同于说认识厉家人,在盐城,厉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家族,从政-界到商界,警界……无一没有渗透到的领域,但凡和厉家沾点边,就等同于说会如鱼得水。  所以舒蔓说了会替他们两个人向他们局-长讨赏,这话儿,根本就不是她在吹牛,而是她真的会替自己向局-长讨赏。  来处理舒蔓这件事儿,不光光来了厉晓诺,还有厉烁,没打算惊动厉敏的丈夫崔局,厉烁就这件事儿,全权介入参与。  厉烁本是市-公-安-厅的人,会下到一个地方的派-出-所参与事情的调查与处理,可见,这次肯出头儿保释舒蔓,是厉家人。  出了审讯室,厉晓诺挺抱歉的摊开手——  “蔓姐不好意思,我哥那边临时要接手一个小手术,就让我和厉烁先过来了,你没受委屈吧?”  “我没事儿。”  厉祎铭没有第一时间到警局,舒蔓不免心里有些失落,但是她也理解厉祎铭,毕竟医院不想其他地方,动不动就会有突发事故的患者、伤者,自己怎么能责备他?再者说了,他已经在最快的时间里把他的亲妹妹和堂弟找来了这边,把事情还安排这么妥当,她没有任何的埋怨可言。  “你没事儿就好,蔓姐,你放心吧,这件事儿,厉烁会处理好的,不会让你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舒蔓怎么可能有什么心理负担,她把那个找事儿的白晓含抓花了脸,还甩了她耳光解气,自己占据了上风,还没有在审讯员那里吃瘪,自己都没有在派出所里待上24小时的观察期就被放了出来,没有谁比她更走运了,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心理负担可言。  “我没有事儿的,说来,这件事儿,我还占了上风,一点儿亏都没有吃到,怎么会有心理负担呢?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的是要感谢这个小家伙。”  说着,舒蔓眼睛里就不住流出流光溢彩的看向枕头。  厉祎铭说枕头是一条懂人性的金毛犬,这还真就是没有错,枕头真的很懂人性,扮的出来乖巧,还是英勇的代名词,她真的爱死枕头了,真的好想枕头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生活。  厉晓诺看舒蔓和枕头在一起,无比亲昵的样子,莞尔,笑了。  关于枕头扑倒两个男人,誓死保护舒蔓的事情,她听说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二哥养的这个金毛犬,就是活脱脱的一个chong物狗,今天她可算是见识到了枕头的勇猛。  舒蔓毫不忌讳的亲着枕头的额头,想到它今天冲过来保护自己,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动容。  ————————————————————————————————————————————————————  厉晓诺按照厉祎铭的吩咐,把舒蔓送回了家,一并回到舒蔓家里的,还有枕头。  舒蔓没有让厉晓诺走,上次她保释自己,自己还没有好好的谢谢她一番,这会儿,她又是保释自己,又是送自己回家,舒蔓自认为自己应该留厉晓诺在家里吃个饭,虽然她并不会做饭。  “蔓姐,不用了,你这也太客气了啊,我这回去还有案子要接手处理,就不留下了,改天你回老宅那边,我门再聚啊!”  舒蔓挽留厉晓诺,厉晓诺却再三推辞,倒不是说她装假,只是她真的有案子要赶着回去处理。  她不是小律师所里的小律师,身为现如今盐城名声大噪的金牌律师,过来找她打官司的名门豪门不再少数,自己今天来处理舒蔓的事情,就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这会儿舒蔓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理所当然的,她要回去继续处理经济类案件。  舒蔓见自己也挽留不了厉晓诺,索性,也就不再强求。  “那你哪天没有什么事儿了就告诉我啊,我请你吃饭。”  “好的,蔓姐,等我哪天不忙,一定告诉你。”  厉晓诺离开了以后,舒蔓身体有些疲倦的坐进了沙发里。  今天的事情,于她而言,虽然闹得没有之前的事情大,但是还是令她足够疲倦。  将手搭在额上,舒蔓闭目休憩起来。  休憩之际,她不由得回想今天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白晓含是故意来撞自己的。  由白晓含故意撞自己,到两个随她而来的男人,舒蔓莫名的觉得事情不简单。  白晓含会来找事儿,还带了两个男人来,这明显是有备而来。  想不懂自己怎么得罪了白晓含,不会想来,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指不定白晓含是受了谁的指使,她自己本身也是个受害人。  想的有些疲倦了,自己没有当面找白晓含对峙,这件事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只得等厉烁那边给自己答案,然后自己再从中找寻到事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  韩佳佳回了家里,她到家的时候,韩靳城已经在她的家里了。  身为现如今最杰出,也最为英俊,还年轻有为的市-长,年仅三十四岁的韩靳城,完美的近乎成了众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韩佳佳一进门就看到坐在自己父亲对面沙发里的男人,虽然韩靳城只是背对着她,但是韩佳佳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小叔叔自成一脉的存在,自己在玄关这里就感受到了他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凌人气息。  说来,韩佳佳并不是韩靳城直系的侄女,韩靳城的父亲和韩佳佳的爷爷是亲兄弟,韩佳佳算是韩靳城拐了一个弯的侄女。  韩父近来因为公司业绩不景气的关系,准备找韩靳城,让韩靳城以他现拥有的权-势,对公司借助政-府的名义,让公司的业绩有所提升。  韩父在电话里并没有直言找韩靳城帮忙的事情,只是说让他来家里做客。  韩靳城在政-界运筹帷幄多年,自己这个堂哥虽然没有打开天窗说亮话,但是他已然了解自己这个堂哥找自己有什么事儿。  韩父和韩母两个人真笑呵呵的和韩靳城聊天,见自己的女儿回来了,赶忙招呼韩佳佳过去。  韩佳佳见自己的父母招呼自己过去,她刻意嘴角挽起来笑意,走了过去。  之前只是看到韩靳城令人望其项背的背影,韩佳佳走上前去,这会儿看到了韩靳城的英容俊貌。  说来,韩靳城长得真就是那种带给你致命男性气息的魅力型男,刚毅线条的俊脸上,五官深刻而凌厉,仿佛是能工巧匠精雕细琢一般,每一处都沁着成熟的魅力,让人招架不住的存在。  尤其是深邃的眉眼,因为过分沉冷的关系,内陷的双眼皮,格外的幽深,好像一眼望不穿的古井一般。  对于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挑不出来瑕疵,哪怕他只是穿着最简约的白衣黑裤,不动声色的交叠双腿,优雅的坐在沙发里,都无法忽视掉他的存在。  韩佳佳望着韩靳城的俊朗面容,带着被岁月沉寂后的稳重,与致命魅力,眼底折射出不住的笑意。  要不是自己喜欢厉祎铭那种温润的男人,指不定她真的会鬼迷心窍的爱上自己的这个小叔叔。  “小叔叔!”  韩佳佳礼貌的颌首,俏皮又甜美的唤了韩靳城一声。  对于韩佳佳和自己示好的唤着自己,韩靳城向来从容不迫,不喜把神情表现在脸上的寡淡俊脸上,是一片不显山、不露水的淡然。  “嗯!”  随意应了一声,带着温漠的疏离,就像是千年寒冰般,让你无法接近,却又不得不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薄凉,让你对他心生敬畏。  和韩靳城接触不多,韩佳佳因为他的冷漠,莫名觉得有些尴尬,自己想要和他说点儿什么,却因为他的态度,让自己根本就无法开口。  其实不光光是韩佳佳,就包括韩父韩母,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都觉得倍感压力。  神情有些不自然,但韩佳佳想到自己有事情要找韩靳城帮忙,还是不得不让自己放松自己绷紧的神经,尽可能的和他套近乎。  放下拎包,韩佳佳坐在了韩父的身边,从韩靳城的对面,睨看他过分俊逸的面容。  “小叔叔,你最近工作忙吗?我一直都想去拜访你的,碍于你工作太忙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机会。”  “听你父母说,你不是准备深造么?有去拜访我的时间,不如多看看说!”  韩靳城的声音并不冷,相反,很是富有磁性,好听而低沉,就好像是最甘醇的红酒一般,有让人迷恋上的神奇魔力。  韩佳佳起初颇还有兴致的话,因为韩靳城的话,一下子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一般,神情不由得又一次陷入不自然。  韩靳城无所谓韩佳佳心理怎么想,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韩佳佳一眼,好像这个侄女于自己而言,无关紧要,可有可无。  自己在自己这个生性薄凉的小叔叔面前失了底气,韩佳佳贝齿默默的咬起唇瓣。  之前,她听自己父亲不止一次说过公司现在的情况找韩靳城会很受用,会让公司的情况有所好转。  那会儿,她觉得韩靳城会是一个很英明神武的人,所以觉得就自己和厉祎铭的事情,自己找上他,他可能会帮助自己,让自己和厉祎铭的事情有转圜的余地。  哪成想,他竟然是这样性情寡淡的一个人,好像什么事儿对他而言都掀不起波澜。  韩佳佳有些气败,但还不好表现出来。  韩母在一旁看出来了韩佳佳因为韩靳城的态度变得别扭起来,拉过她的手,笑着圆场——  “那个靳城,我才想起来要让佳佳给我网购一款护肤品,先不和你聊了,你和你大哥谈吧,我和佳佳先上楼去了。”  对韩母的话没有什么疑议,韩靳城一如既往,态度不怒不喜的淡淡应了一声。  韩佳佳看韩靳城对待自己母亲也是不温不火的态度,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他菲薄,又岑冷弧度的唇上……  都说男人薄唇多薄情,真就是没有错,这样的男人,一看就薄情!  ————————————————————————————————————————————————————  厉祎铭完成手术,顾不上休息就去了舒蔓的家。  本来他是将车子往警局那里驶去的,好在开车途中,厉晓诺告诉自己,说舒蔓已经平安回家了,他才放下心,把车往暖心阁驶去。  厉祎铭用舒蔓给他的钥匙打开门的时候,舒蔓正在把外面送上来的意大利面,挑给枕头吃。  有了今天枕头帮自己一事儿,舒蔓对枕头有说不上来的感谢,枕头于她而言,已经不再是一个chong物狗了,而是自己救命恩人一样的存在。  厉祎铭一进门就看到舒蔓把枕头当成宝贝儿一样的chong着,挑了下眉梢。  关于枕头英勇的救了舒蔓一事儿,他有听自己的妹妹把大致情况说给自己听。  他一直都觉得枕头不是一头简简单单的狗,果然,今天就得到了证实,枕头确确实实和其他的狗不一样,它不仅仅聪明,懂人性,还会迎难而上,救自己的主人于水火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