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4章:别惹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4章:别惹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3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想知道真相吗?”  厉祎铭看向舒蔓,目光湛黑如墨,深邃的好像是一口幽深的古井,专注而认真……  “如果要是能从白晓含的嘴巴里得到真相,你就告诉我,如果得不到就无所谓了,反正要是有人成心要搞我,我也摆脱不了!”  舒蔓说得是心里话,如果有人要针对她的话,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她想摆脱也摆脱不了。  “有我在,你不会有事儿!”  厉祎铭口吻一如既往的寡淡,舒蔓听了却莫名的绝对格外笃定。  而且他说了他不会让自己有事儿,她就坚信厉祎铭不会让自己有事儿。  “嗯,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有事儿,更不会让我受委屈的。”  有这个男人替自己撑腰,舒蔓还真就没有什么顾虑可言,反正他是不可能让自己受委屈的。  ————————————————————————————————————————————————————  给枕头填了足够多的狗粮,舒蔓再三嘱咐枕头不许淘气以后,随厉祎铭下了楼。  自己来月经这几天一直在家休息没有来上班,手头儿上的工作不免多了起来。  一到公司,舒蔓就沉浸到扎堆的工作中,根本就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想昨天的事情。  粟涵有个表哥在警局做执勤,她从她表哥的嘴巴里听说了舒蔓打架的事情,就和营销部里其他员工,大肆渲染这件事儿。  舒蔓出了门,粟涵就着刚刚舒蔓和白晓含打架的事情,开始说起来。  “你们说,打架,还把对方抓伤了脸,她都能倘若无人的来公司上班,你说她背后的靠山得有多大!”  听粟涵这么一说,大家伙也越发的觉得舒蔓的来头儿不小。  知道她把严梓瑞踹下去,自己做了营销部的部长,那会儿大家伙就怀疑舒蔓用了某种办法儿套住了王总的心,这会儿,她连打架了,寻衅滋事,警察都管不了她,有不明觉厉的人不得不猜测舒蔓的后背到底是谁在做靠山。  “我之前还真就是没有发现舒蔓还有两把刷子!”  韩宇文手摸着下巴,兀自说道。  说来,之前他觉得舒蔓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女孩子,却在经历了这样两件事儿以后,他不得不怀疑舒蔓到底是何许人物。  人群里,不知道谁来了一声“上次不是有个大帅哥找她么?那会儿王总还对那个大帅哥马首是瞻,你们说,舒蔓背后的人,该不会是那个大帅哥吧!”  有人提到了厉祎铭,粟涵不自觉的眼中迸射出来狠意。  她自然是知道替舒蔓撑腰的人是厉祎铭,只不过,她实在是膈应舒蔓的关系,就大肆渲染关于舒蔓的事情,试图让这些人都膈应舒蔓,让他们都觉得舒蔓是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  “那个帅哥那么帅,据说还开着宾利欧陆,这么多金还帅气的高富帅,能看上舒蔓吗?”  “可能是人家身轻体软,技术好呗!”粟涵凉凉的接过来话。  听粟涵这么一说,有人啧啧做声,不屑的撇着嘴巴。  “行了,我说你们差不多就得了,我看舒蔓不像是那种人,她要是那种人,至于在公司默默无闻工作了这么久了吗?”  实在是不屑一顾粟涵这样没有证据就随便抹黑一个人,而且抹黑的还是一个没有嫁人的女孩子,文婷出了声。  文婷替舒蔓说话的意思不言而喻,粟涵听了,话语里更是带了几分讥诮之意。  “文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可别把谁都当好人,指不定有一天被人家给卖了,你还替人家数钱呢!”  听出来了粟涵的话带刺,文婷不屑的冷哼一声。  “就是这舒蔓不是好人,至少我没听她背后议论过谁!”  粟涵:“……”  “我这个人可能分不清好歹,但是我就是不喜欢那些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还喜欢烂嚼舌根子的人。”  “你!”  文婷的话明显是在针对粟涵,让粟涵听了,当即恼羞成怒。  文婷终究长粟涵十几岁,懒得和她计较,闹得营销部的人以为她为老不尊,以大欺小,就不再理会粟涵,兀自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继续专心致志的办公。  文婷和粟涵争执的事情,让舒蔓知道了些风吹草动。  其实就算是这种事情不传到自己的耳朵里,她大致也能想到粟涵会怎么议论自己。  只是不想这粟涵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自己都已经不止一次给她提醒,让她适可而止,她倒是好,偏偏要惹自己,大肆说一些膈应人的话。  虽然自己不是惹事儿的人,但是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现如今她在别人面前恣意侮辱自己的地步,自己要是再惯着她,不处理她,还真就是自己没有脾气。  吃过午饭,过了午休,大家又都开始恹恹不欢的进行下午的工作。  舒蔓和王总交涉了一下关于养老保险方面的问题,就回了营销部。  早就做好了要针对粟涵的准备,舒蔓一进门,把她和王总交涉的内容大致说了一遍,就开始部署工作。  把一些相对轻松又好做的工作分配了下去,剩下了一个要去跑业务的工作,而且在很偏远的位置,舒蔓想也不想,直接分给了粟涵。  “剩下要去跑梨花镇的养老保险业务,粟涵,你去吧!”  粟涵一听要自己去跑乡村的一个业务,直接不依的站起来了身体。  “部长,我手上这边还有几份要跑的保险单,暂时分不开身,梨花镇的业务,你派别人去吧!”  在营销部,舒蔓终究比粟涵大一级,舒蔓分配她业务,虽然心里不痛快的厉害,却也不好和舒蔓撕破脸,毕竟现如今舒蔓是王总面前的红人,自己和她对着干,正面起冲突,得不偿失,她还不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分不开身?”舒蔓挑眉问。  “是,我暂时还分不开身!”  听了粟涵的回答,舒蔓没有多思量,直接道——  “既然你分不开身,你手上的保险单,就让文姐去跑吧,她从事保险业务多年,我相信她不会让几个单子出现差池!”  “你……”  粟涵因为舒蔓的话,气得不轻,脸色当即大变。  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她想要和舒蔓对峙一番,却在意识到自己要是和舒蔓对着干就是在以卵击石,她只得死死的捏住自己的手指,暂且把自己心里的不服不忿尽可能压下。  一再做着心里疏导,她脸上尽可能重拾淡然的看舒蔓——  “部长,这几个单子一直是我在跟进,突然让文姐去接手,怕是还有多番要接洽的地方,我怕文姐处理不周,倒不如,你让文姐去梨花镇,把那边的养老保险处理了,我继续跟进手上的这几个工作。”  “文姐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去做!”  舒蔓已经做好了要好好教训粟涵一番的打算,根本就不可能妥协,任由粟涵此刻对自己怎么说软话,她都不依。  “我也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如果你说你手上的那几个单子是你的工作,你也不想让文姐接替你去工作,这样,等你从梨花镇回来以后,如果你那边的客户可以等,你就继续跟进好了!”  都说顾客就是上帝,哪里有谁肯等自己跑了其他业务回来再继续随自己办理保险业务?  粟涵此刻有了一个很真切的认知,舒蔓这就是有意针对自己。  “部长,你之前也是跑业务的,你知道的,哪里肯有人愿意等?如果等我回来再继续跟进那几个单子,那几单业务早就成泡影了!”  粟涵尽可能用自己的一丝冷静和舒蔓对话。  “哦……”  舒蔓无所谓的长长“哦”了一声,“那这样的话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儿,留不住客户,你没有这个本事儿,也别怪这几单业务成了泡影!”  粟涵:“……”  粟涵没有想到舒蔓竟然这么绝,竟然要自己的近一万提成在旦夕间就化成泡影!  舒蔓实在是懒得看粟涵此刻一张怨妇一样的脸,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淡淡道——  “这是公司的安排,你不想服从的话,就招呼人事部!”  舒蔓说完话,不屑再多看粟涵一眼,迈开步就准备往其他业务员那里走去。  刚抬脚,粟涵忍无可忍的声音,尖锐的从舒蔓的身后响起了。  “舒蔓,这是公司的安排还是你的安排,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吧?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叫什么?叫假公济私,你说,你是不是有意针对我?”  她手上的单子要不翼而飞,还要被派遣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跑业务,她此刻算是认识到了舒蔓这个人有多阴险。  明明,她已经得到了诸多的甜头儿,不想,竟然会这样小肚鸡肠的针对自己。  她算是看错了这个女人!不对,应该说自己的话算是得到了印证,这个女人真的就是一个极度阴险,会摆弄手段的人!  没想到粟涵还没有蠢到看不出来自己是有意针对她,闻言,舒蔓笑了,笑意透着很明显的散漫和讥诮……  “是啊,你说对了啊,我就是假公济私,就是有意要针对你啊,怎么样,你有意见?”  舒蔓无所谓的耸耸肩,嘴角的笑意透着桀骜不羁,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成精的妖精。  她可不像这个女人,明明早就看不上自己,却只敢背地里说自己的不是,把自己贬得一钱不值,不像她,看不上她粟涵,她舒蔓就敢当着她的面儿说,丝毫不掩藏自己对她的厌恶和不喜欢。  粟涵真的要被舒蔓的话气冒烟了,这个女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避讳的说她是有意针对自己,她算是意识到了职场的险恶,意识到了舒蔓这个女人关于搬-弄权-术!  舒蔓见自己现如今都已经把自己对粟涵的不喜欢都说出去了,索性,她也就不再有所隐瞒。  将双臂抱胸,她半依靠着身体在办公桌的边沿,挑着下巴看一脸怒意横生的粟涵。  “看不出来,其实你也不蠢啊,能看出来我有意针对你啊!”  她在嘲讽粟涵,跟着抬手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丝毫不顾及自己这个部长说得每一句话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她继续道——  “其实,我觉得你这个人活得还真就挺累的,你呢,要是看不上谁,能不能别憋在心里,或者背地里嚼舌头啊?你说你这样活得累不累,像我这样,我就是看不上你,就是要针对你,摆明了要让你活得不痛快,你像我这样洒脱不好吗?嗯?”  她在指粟涵背后说自己坏话的事情,舒蔓把话说得很寡淡,听在粟涵的耳朵里,却莫名的觉得刺耳。  原来,这个女人一直都知道自己背后说她的坏话!  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般忍受自己背后吐槽她,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给自己来这样一招,让自己在她的手下,没有任何可以张扬、放肆的可能!  “舒蔓,我算是看清楚你这个阴险的女人了,你真的是太让人恶心了!”  “你怎么才知道?”  舒蔓依旧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我以为从严梓瑞被迫调到后勤部,你就意识到了我的阴险,啧啧,我真是为你感到可惜,怪不得你一直一根筋的见不得我,原来一直都没有意识到我的阴险啊!”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古往今来被印证,不存在被质疑的可能,她舒蔓就是这样一个毒妇,从她这两起打架事件就可能看的出来!  粟涵更是气得不行,她这一刻只恨自己不比舒蔓大一级,不能压制她。  如果有一天自己翻身,或者说自己比这个女人所处的地位要高,她一定要让把今天受到的侮辱统统还给这个女人,还要让她知道知道她粟涵不是好惹。  舒蔓见粟涵气得身体都在发颤,笑的更是得意。  “看到你气得半死,啧啧,真好!”  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舒蔓放电的睨看粟涵愤恨样儿的脸,嘴角挽着讥诮的弧度。  “下次再想惹事儿,背后议论别人,先拎清楚你开罪的人是谁,我舒蔓不是惹事儿的人,但是也不是怕事儿的人,想和我玩,我特-么的玩死你!”  带着警告口吻的说完后,舒蔓不屑的瞥了粟涵一眼,跟着在大家伙的目光注视下,往自己的办公桌那里走。  大家伙一直都知道舒蔓算是那种牙尖嘴利的人,却不想得罪了她,她能把话说得那么绝情,说得那么不留一丝一毫的余地。  粟涵捏紧手指,胸腔中有怒火在急速燃烧。  她火了,真的是被舒蔓惹火了,从来没有这样受辱过,侮辱自己的人还是让自己一直都不屑的舒蔓。  心里窝火的厉害,冒高的火焰,就像是蹭蹭上窜的火焰,让她仅存的理智,都变成了泡影!  “舒蔓,我会把你今天说的话告诉王总的!”  难以宣泄自己心里的怒意,粟涵对舒蔓喊着。  闻声,舒蔓顿住脚步,然后就像是听累了这样幼稚至极的威胁的话,她笑了。  跟着,慵懒的转过身。  “哦,既然你这么不识时务就去吧,不过我想告诉你一声,王总现在对我都卖三分面子,你要是喜欢去碰钉子就去吧!”  有厉祎铭替自己撑腰,舒蔓根本就不怕粟涵会找王总报复自己,反正王总敢针对自己,就是代表他和厉祎铭过不去,既然如此,她倒是不在意粟涵再去王总那里出洋相!  粟涵见舒蔓根本就不怕王总,好像一副她是这个公司最大的老板一般,气得眼睛里都是燃烧的火焰……  “舒蔓,我真是看不惯你的样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靠男人上-位罢了!”  粟涵没完了,不住的指责舒蔓。  舒蔓本来背对着粟涵,见她和自己没完没了了起来,嘴角扬着笑,转身。  “靠男人上-位也是本事儿,如果你能做到,也算你有本事儿,如果做不到,就乖乖闭嘴!”  “……”  “至于你说你看不惯我,哦……那这样好了,要么你弄死我,要么你滚,眼不见为净,你省的看不惯我!”  舒蔓一直标榜自己“狗改不了吃屎!”,厉祎铭说了不让自己再打架,她可以答应他不再打架,但是打嘴架,厉祎铭可没有和自己强调。  粟涵的脸色刷白一片,她说不出来一个字。  依照舒蔓现如今春风得意,她怎么可能弄死她,相反,倒是自己滚靠谱一些。  只是,她根本就不能没了这份工作,不然就会让别人觉得自己输给了舒蔓,是舒蔓的手下败将。  气不过,粟涵怄火的很,天知道,这会儿她多想用自己的手,撕烂舒蔓这张伶牙俐齿的嘴巴,免得她再继续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  粟涵的目光带着刀子般的犀利瞪着自己,舒蔓看到了她对自己的敌意,也意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她一定要把自己大卸八块的愤恨,她冷冷的勾起嘴角,带着不屑。  “聪明的人懂得识时务,粟涵,你要是想和我对着干也行,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要是想成为你表哥嘴巴里的白晓含,你尽管冲着我来,到时候,你就意识到我舒蔓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舒蔓提了白晓含,粟涵当即就想到了自己表哥告诉自己,说白晓含因为得罪舒蔓,被抓花了脸,等同于毁容。  她还要靠她的这张脸吃饭,还要靠着自己的这张脸找男朋友,她坚决不能被舒蔓抓花了脸。  想着,她下意识的耷拉下来了脑袋,对舒蔓的话,给予惧怕的反应姿态。  舒蔓看粟涵听到自己说要毁容她就软了下来,舒蔓对于她一副纸老虎的姿态,着实不屑的冷嗤。  “不想毁容就老实儿点,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吃官-司,惹了我没有什么好处,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舒蔓再度睨看了粟涵一眼,然后想到粟涵因为要去梨花镇出差,自己可以有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这个嘴巴犯jian的女人,她嘴角勾着得意笑,转身,离开……  ————————————————————————————————————————————————————  厉祎铭到医院,刚换好白大褂,准备问诊今天的两个规定的患者,厉晓诺打来了电话。  把关于白晓含为什么会和舒蔓打架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厉祎铭。  知道真相其实是拜韩佳佳所赐,厉祎铭手里握着的签字笔,下意识的握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