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6章:蔓蔓,别哭!(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6章:蔓蔓,别哭!(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3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来,你是在点我,想让我当着你办公室所有员工的面儿,说你没有偷-男-人,而是大大方方的在交往男人,而交往的男人就是我!”  “我才没有这么想!”  舒蔓否认,“反正我大大方方交往男人也好,偷-男-人也罢,总之都是你,管他们怎么想!”  她舒蔓就没有在意过其他人的眼光和议论,如果她会因为外人的话,外人的眼光改变自己,那她就不叫舒蔓了。  厉祎铭在电话那端就能想到此刻舒蔓的姿态有多叛逆,他嘴角勾着笑的纹路,更加深邃了起来。  “对了,你怎么这会儿打电话给我了?”  “马上到下班时间了!”  厉祎铭点醒,舒蔓看了看腕表,一看真的马上到了下班时间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竟然忙到忘了时间。  抬手拍脑门,“我好几天没来上班,都忙的忘了时间。”  难得能看到舒蔓也有这样糊涂虫的一面儿,厉祎铭嘴角依旧淡淡的笑,温润的如同细碎的阳光般美好。  “我在你办公楼下等你。”  厉祎铭今天下午没有什么事儿,从警局那边出来以后,就来了舒蔓这边。  知道厉祎铭在公司楼下等自己,舒蔓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沿着长廊,走到玻璃窗那里,从上往下,看公司楼下的停车位。  果然,在众多轿车里,她一眼就发现了厉祎铭那辆无比显眼的宾利欧陆。  挽着嘴角,她得意的笑了,“你再等我一会儿,我把手头儿上的工作做完了就下楼找你!”  “好!”厉祎铭淡淡的应声。  “对了,晚上想吃什么?”  被厉祎铭问自己想吃什么,舒蔓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到想吃什么。  不过向来无辣不欢的小女人,想了想后,回道——  “我们今天出去吃吧,我想吃火锅了。”  粟涵今天不在公司,舒蔓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以至于她很想出去庆祝一番。  对于舒蔓炎炎夏日想要吃火锅这个提议,厉祎铭虽然没有排斥,却也不算是很赞成。  “我去买食材,晚上在家吃。”  “不要,在家吃多麻烦啊,在外面吃吧!”  舒蔓不是不知道厉祎铭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卫生,只是回家去弄,真的太麻烦了。  她本就不是喜欢麻烦的人,能简单就简单,最好做好的饭菜能送到她的嘴巴边才好呢。  “你去家里把枕头接出来,晚上我们就在外面吃,我请你!”  拗不过舒蔓上来的倔脾气,厉祎铭嘴巴里无数个关于卫生的小常识的话,只得重新咽回到肚子里去。  “我先回家接枕头,等你忙完了,打电话给我!”  “好!”  ————————————————————————————————————————————————————  舒蔓下班出来,看到在等自己的厉祎铭,她笑着走过去。  “手头上要处理的事情有些多,才忙完,你等急了吧?”  “还好!”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副驾驶的车门一打开,枕头就副驾驶车舱里跳了出来。  舒蔓看到枕头,去摸它的脑门。  “枕头,今天没有人陪你,有没有不乖?”  以前厉祎铭上班的时候,枕头就自己在家待着,久而久之,它也就习惯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不乖的地方。  枕头冲舒蔓憨憨的吐着舌头,舔了舒蔓的手一圈后,去了车后座那里,兀自拿肥肥的爪子去开门。  说来,枕头跟着厉祎铭不过才一年,但是它真的很会投其所好。  就像现在,枕头深知自家主人的副驾驶舱是留给舒蔓的,它自己就识趣的去了后车座那里。  舒蔓挑了下眉梢,“这个小东西也知道见风使舵?来之前,你这是教了它多少遍?”  理所当然的,枕头会这么乖,舒蔓觉得就是厉祎铭教它的,不然一个金毛犬,怎么能这么识趣。  “我没教它。”  厉祎铭否定,“无师自通听过没?”  舒蔓:“……”  ————————————————————————————————————————————————————  舒蔓和厉祎铭到了火锅店,厉祎铭刚把车泊好,舒蔓接到了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不等舒蔓先和姚文莉打招呼,姚文莉先她一步,急急忙忙的开了腔——  “蔓蔓,你快点儿回来,你弟弟他……他出事儿了!”  一听这话,舒蔓瞪大眼的同时,也顾不上细致问自己母亲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挂了电话,没有任何再去吃火锅的心思,让厉祎铭把车调转车头,往城南驶去。  到了城南的地方医院,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在医院走廊上见到了坐在座椅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母亲。  “妈!”  舒蔓唤了一声,疾步走上前去。  听到舒蔓的声音,姚文莉抬起泪眼。  泪雾一片的眸子里看到舒蔓的存在,她一把就抱住了。  “蔓蔓,你来了,你总算是来了!”  舒蔓没有来之前,姚文莉真的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就舒泽的事情要怎么办才好。  还好,舒蔓第一时间赶到了,让她不至于再像无头苍蝇一样抱头乱-窜。  舒蔓担心舒泽怎么样,还得顾着安慰姚文莉。  “妈,没事儿的,您先别哭,您先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还是听你沈伯伯说,才知道小泽出了事儿!”  姚文莉本来在家做饭,等舒泽回家来吃饭,哪成想,自己没有等到舒泽回来,倒是沈伯伯跑来告诉自己,说舒泽出事儿了。  知道舒泽出了事儿,姚文莉当时都傻了,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沈伯伯见状,赶紧拉着她起来。  姚文莉脚下发软的在家里找了仅存的两千块钱,随沈伯伯下了楼。  “我还是你沈伯伯告诉我说小泽出事儿了!”  姚文莉哭得不行,颤抖着声音告诉舒蔓。  “那小泽现在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被推进抢救室了,情况……不是很好!”  姚文莉看到舒泽那会儿,舒泽的腿被打骨折了,头也出血了,整个人是昏迷状态的躺在地上,看情况,应该是被不下两个人给打了。  舒蔓听到自己母亲告诉自己说舒泽被人把腿给打骨折了,头也出血了,她两道眉,都拧紧到了一起。  舒泽才十五岁大啊,而且还是智障儿,怎么会有人下这么狠的手,这明显就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难以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情景,舒蔓的两个手颤抖的无法握紧成了拳头。  厉祎铭在一旁听着姚文莉把舒泽的情况告诉舒蔓,他也一并皱起了剑眉。  舒泽,他认得,是个很乖巧,单纯的孩子,虽然是智障儿,但是他记得舒泽和他极好,围着自己,一声接着一声的唤自己“祎铭哥哥!”,现在舒泽出了事儿,还是这么严重的事儿,他的担忧不比舒蔓少。  舒蔓尽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让自己和自己母亲一样乱了方寸,只是……只要想到自己弟弟现在在抢救室里抢救,她的心就难受的不行。  到底是谁,和他们家有这么大的仇恨,竟然不惜要拿一个只有十五岁大、智商只有七八岁孩子一般的舒泽来痛下杀手。  舒蔓不能忍,也不想忍,她不觉得这是自己的弟弟是个别人打架斗殴才造成的接过,依照自己母亲描述,她坚信,对方一定手持棍棒,还有不少于两个人对自己的弟弟下死手。  对于舒泽这件事儿,舒蔓的情绪激动起来。  这个时候她想冷静,可是大脑一片空白,让她只留下一个要去查监控录像的念头儿。  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性格的人,舒蔓一想到要立刻、马上就去查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谁对自己弟弟痛下杀手,她腾地一下子就从座椅中站了起来。  起身的瞬间,舒蔓心急的关系,当即一阵头晕目眩,让她脚下不自觉的发虚。  “蔓蔓。”  厉祎铭瞧见舒蔓脚下一个趔趄,赶忙伸手,一把扣住她的腰身,让她孱弱的身子骨,不至于这会儿倒下。  舒蔓只感觉自己失去重心,眼前一片发黑的感觉。  不过好在她要跌倒的前一秒,自己发软的身子被厉祎铭一把给拥住……  “蔓蔓……”  姚文莉见舒蔓也要倒下,吓得不轻。  她就这一双儿女,自己的儿子出事儿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跟着出事儿,不然,她真的没有再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了。  不由得,姚文莉痛心的想到了自己的丈夫。  如果说自己的丈夫舒海现在还活着,自己哪里至于连一个依靠的人都没有了。  舒蔓听到自己母亲和厉祎铭的轻唤,缓缓的睁开发黑的眼皮。  她实在是头疼的厉害,被发生这样的事情冲昏了头脑,如果可以,她一定要把敢下手杀害自己弟弟的找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厉祎铭扣住舒蔓的腰身,把她重新安置到座椅上坐落。  厉祎铭太过清楚舒蔓的性子有多刚烈,所以她起身,表现的情绪那般激动,他清楚她是打算找对舒泽下狠手的人去算账。  “蔓蔓,你先别急,有我在,这件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  厉祎铭半曲着身体蹲在舒蔓的面前,伸手托着她的腮,目光冷沉的对视她,一字一句,笃定而认真。  舒蔓也不想急,只是事情发生在她弟弟的身上,她真的冷静不下来。  抿了抿唇,舒蔓尽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还是有一滴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随之,晶莹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住的滚落而下……  望着舒蔓第一次哭得这般羸弱的样儿,厉祎铭的心里不好受的厉害。  他见惯了这个小女人高傲的像是一只孔雀的样子,这会儿见她和其他的女孩子无异的姿态,认识到,她也是一个需要人疼,需要人关心,需要人呵护的女孩子……  “蔓蔓,别哭,没事儿的!”  厉祎铭安慰着舒蔓,然后双手托着她的腮,把她的头往自己的跟前儿移去……  把自己削薄的唇印在舒蔓沾染着泪珠,如同蝶翼一般的睫毛上,把她无助的泪水,一一吻去。  薄唇吻过舒蔓的睫毛,厉祎铭下移,又吻过她澄澈的眼,最后把她簌簌滚落下来的泪水,尽数吻去。  他实在是太珍惜舒蔓的眼泪了,好像,这些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他根本就不舍得让这些泪珠滚落到地上……  被厉祎铭略带薄凉气息的唇印在自己的泪水上,舒蔓紧咬着唇瓣,心里悲怆的凄然感,稍稍平复了一些。  “我要把凶手找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舒蔓颤抖着声音,把话说得却是无比的阴狠。  她从来不是一个心善的人,对方连自己智障的弟弟都不放过,她绝对要让对方付出比这惨痛十倍的代价。  厉祎铭看舒蔓的眼里尽是难以掩饰的恨意,如同薄刃的刀子般犀利,他点头儿。  “我会帮你!”  舒蔓势单力薄,如果对方能这么旁若无人的对舒泽下狠手,可见对方的势力也是足够强劲儿。  既然如此,自己要是不帮她,舒蔓想要报仇,谈何容易。  “小泽已经进了抢救室,你别让阿姨再跟着你着急,嗯?”  厉祎铭依旧手托着舒蔓的腮,目光专注的看着她。  厉祎铭提及到自己的母亲,舒蔓目光下意识的往自己母亲那里看去。  姚文莉见舒蔓看自己,她赶忙别开脸,不让自己流泪的悲伤样儿被自己的女儿看去。  姚文莉已经在尽力掩饰,舒蔓还是眼尖的扑捉到了自己母亲的无助。  再收回目光去看厉祎铭时,舒蔓点了点头儿,而后,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不是医生吗?我信不过这里的医生,我妈说小泽的头流血了,你不是也擅长心脑血管,你去救我弟弟,除了你,我谁也信不过!”  第一次,舒蔓愿意毫无保留的相信一个人。  她相信厉祎铭的能力,她也愿意毫无保留的相信他是自己最信得过的人。  她愿意毫无保留的相信他,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到他的身上。  厉祎铭听舒蔓说她出了自己,谁也信不过,目光不由得更加深邃的对视舒蔓。  第一次,会有一个女人愿意这么毫无保留的相信自己,还是舒蔓,厉祎铭自然是不会让她失望。  “嗯!”  厉祎铭点头儿,“我现在去打听一下情况!”  说着话,厉祎铭就站起身,准备抬脚走之前,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又转回身,曲着身体,重新握住了舒蔓的手。  “别让我担心你!”  厉祎铭静静地对视舒蔓,眉波淡然,瞳仁却是古井一般的深邃。  舒蔓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和厉祎铭在一起这段时间,自己于他,虽然是娇纵姿态的小女人,但是他却把自己当成公主一样对待,时时刻刻的想着自己,这点儿,她认得很清楚。  用自己的小手也紧紧的捏了厉祎铭的手,舒蔓点头儿。  “我不会让你担心的。”  得到舒蔓的肯定回答,厉祎铭原本有些紧张神情的眉目,稍稍放松了些。  “阿姨,我去打听一下小泽的情况,您先别着急,我不会让小泽有事儿的。”  “嗯嗯,阿姨信得过你!”  难得舒蔓和姚文莉都这么信得过自己,厉祎铭郑重其事的对姚文莉说完话后,迈开步,离开。  ————————————————————————————————————————————————————  厉祎铭在折回来时,沈伯伯也在。  刚刚沈伯伯去替姚文莉楼上楼下挂号付款,他跑完这些事儿回来,厉祎铭不在。  舒蔓见沈伯伯回来,自己从自己母亲那里得知沈伯伯是第一时间知道舒泽出事儿的人,就问了沈伯伯是怎么一回事儿。  沈伯伯被舒蔓询问着,他不禁唉声叹息。  说来,舒泽会出事儿实在是发生的突然。  本来,他的小孙子在和舒泽在外面玩,突然他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起初他也没有怎么在意,误以为是自己上了年纪的关系,耳朵不是很好使,觉得不是自己的小孙子在哭,直到自己的小孙子哭着喊着跑回家来找自己,说舒泽出事儿,他才意识到真的出了事儿。  沈伯伯随自己小孙子出去看的时候,发现舒泽被人打倒在地,他通过自己小孙子的说辞,知道了舒泽是突然被出现的两个男人给打伤。  见当时情况危急,他也顾不上其他,一边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一边去舒蔓家找姚文莉。  就这样,他跑前跑后,把舒泽尽早的送来了医院。  舒蔓听完沈伯伯的话,自己的猜测得到证实,她下意识的就把手给握紧成了拳头。  果然是有人有意针对舒泽,而不是舒泽和谁斗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舒蔓见厉祎铭回来,按捺住心里的冲动,迎上厉祎铭。  “怎么样,我弟弟怎么样?”  见舒蔓抓住自己小臂,焦急的问着自己,厉祎铭本就蹙着的眉头,拧得更紧。  “……小泽、情况不是很好!”  他本来是打算进到抢救室里看看舒泽的情况,只是院方根本就不允许,再加上他没有带行医证的关系,只能向院方这边大致了解一下舒泽的情况。  听到院方这边给自己的答复说舒泽的情况不是很好,他想也没有想,当即就做出来替舒泽转院到市中心的打算。  他是这么想的,也离开就付诸于行动,给市中心医院那边打了电话,让脑科和骨科的专业医师,马上往医院赶。  舒蔓一听厉祎铭说舒泽的情况不是很好,心弦,一下子就坍塌了……  天知道,她这会儿多希望从厉祎铭的口中说出来舒泽没有事儿,已经脱离了危险的话,只是……厉祎铭对自己毫无隐瞒的话,让她真的脚下当即就软了。  “蔓蔓……”  见状,厉祎铭赶忙拥住她的腰肢。  舒蔓本来不想哭,只是这样的打击,她实在是承受不住……  泪水,又一次滚落而下,让她一张脸,布满了无力的苍白。  姚文莉知道舒泽的情况不好,当即也吓软了腿。  幸得沈伯伯扶住了她,才没有让这一家子都倒了下来。  “蔓蔓,你先别这样,这样医院不允许我进抢救室,我也不清楚小泽是怎样情况,不过既然院方说小泽的情况不好,我已经安排小泽转院了。”  闻言,舒蔓稍稍恢复了一些状态,抓住他的手腕,看他。  “替小泽转院了?”  “嗯。”  厉祎铭中肯的点头儿,“这里医疗设备受限,我还不能参与到抢救中,替小泽转院,我亲自参与到抢救中再合适不过。”  “那你快点替小泽转院啊!”  既然这里救不了自己的弟弟,她自然是要想办法儿,把小泽送去市中心医院那里,只有这样,自己的弟弟还有一线希望。  “我已经安排了,这边抢救室替小泽止血后,就转院!”  ————————————————————————————————————————————————————  舒泽转院到市中心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厉祎铭再三安抚好舒蔓,进了抢救室。  在抢救室外的等待无疑是漫长而煎熬的,舒蔓整个人根本就坐不住凳子,哪怕此刻是厉祎铭亲自去抢救,她心里也没有底的厉害。  舒蔓不冷静,姚文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也担心舒泽,只是,自己做母亲的要是不冷静,舒蔓也会跟着干着急,索性,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着急。  厉祎铭科室那边的医护人员苏荷见舒蔓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上前安抚她。  知道舒蔓和自家科室主任的关系不一般,她耐心的安抚舒蔓。  “小-姐,你不用担心,厉主任经手的手术,抢救就没有失败过,再加上厉主任可是找了本院最专业的脑科医生和骨科医生一起抢救,你弟弟不会有事儿的。”  舒蔓自然能信得过厉祎铭,只是莫名所有的,她就是担心的不行。  苏荷再三安抚着舒蔓,到最后,姚文莉出了声——  “蔓蔓啊,你别急,祎铭既然说了不会让小泽有事儿,你就要相信他,安心在这里坐会儿吧!”  苏荷刚刚安慰舒蔓的时候,姚文莉也听进去了她的安慰。  对于苏荷能信誓旦旦的说厉祎铭如何厉害,姚文莉这个过来人还是信得过厉祎铭的。  她活了这么多年,看人不会有错。  从她第一眼见到厉祎铭,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能靠得住的年轻人,虽然自己当初让自己女儿去接近他是有一些肮脏的目的,但是不可否认,她也觉得厉祎铭是一个值得自己把自己女儿交付的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