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0章:最应该处理你的事儿(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0章:最应该处理你的事儿(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姚菁应了声,能听得出自己女儿口吻中的诧异,问——  “怎么,你认识她?”  “我……”  白伊颂也不知道是应该说自己认识舒蔓母亲,还是应该说自己不认识舒蔓的母亲,一再思量,她还是坦诚回答。  “她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子的母亲。”  “你认识的一个女孩子的母亲?”  自己的女儿认识姚文莉的女儿?  “嗯!”  白伊颂中肯的点了头儿,“……妈,那个人,和您真的是堂姐妹吗?”  对于自己和舒蔓之间是有亲属这层关系在,白伊颂还是不大相信。  “嗯!”姚菁答了话,“她是我小叔的女儿,有三十年没有和我来往了!”  “有三十年没有来往了?”  白伊颂难以置信,但想了想也就释然了,这舒蔓的母亲有三十年没有和自己母亲来往了,怪不得自己不知道自己小外公还有一个女儿。  “是,有三十年没有来往了。”  说着,姚菁就把姚文莉当年不顾及一切追随舒海下-海经-商,南-征北-闯的事情说给了白伊颂听。  听完自己母亲的话,白伊颂微拧了拧眉。  莫名所以的,确定了自己和舒蔓之间是姐妹的关系,她心里隐隐不适,而这种不适的感觉,她还说不清。  按理说,如果谁知道自己在外有个失散多年的妹妹,都应该很高兴才是啊,偏偏自己高兴不起来……  想了想,待想到厉祎铭的时候,白伊颂找到了根因的所在。  自己会感觉不适,大概……是因为厉祎铭吧!  ————————————————————————————————————————————————————  挂了电话,白伊颂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腕表后,抬脚,去了舒泽所在的加护病房那里。  既然姚文莉是自己的姨娘,按理说,舒泽就是自己的表弟,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他。  白伊颂推开门,姚文莉许是没有想到推开门进来的人是白伊颂,怔忡了一下,随即站起来身。  刚刚在电梯那里自己和姚菁,还有白伊颂碰了面,她那会儿叫了自己一声“姨娘”,这会儿自己面对这个外甥女,她自然是知道她是来找自己的。  对视上自己姨娘有起伏情绪浮动的眸,白伊颂抿了抿唇。  或许是因为舒蔓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突然有了一个姨娘的关系,她面对姚文莉的时候,觉得很尴尬。  “……我来看看小泽!”  沉寂了下思绪,白伊颂得体的开了腔,有征求姚文莉意见的意思。  闻言,姚文莉不自然的笑了笑,“呵呵、来看小泽啊!”  她给白伊颂让开了地方,让白伊颂走过来。  白伊颂点了点,走了过来。  作为骨科的医生,白伊颂对骨科比较在行。  掀开盖在舒泽身上的被子,白伊颂带着医用手套,打量舒泽的腿和韧带部,边打量边说:“我是骨科毕业的,对骨科比较在行,其他方面不好判断。”  姚文莉不清楚白伊颂是做什么,对舒泽伤势如何也不在行,不过她想,既然她是姚菁的孩子,也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应该不会虚假的说自己儿子的情况。  白伊颂看了看舒泽的恢复情况不错,给他重新盖上了被子。  “小泽现在的情况还不错,他腿里接了钢钉,等他骨骼和韧带的愈合完全了,就可以取钢钉了。”  “嗯嗯,行!”  自己的儿子能活命,能恢复就好,遭点儿罪就遭点儿罪吧,只要不让他以后没有站起来的可能就好。  白伊颂再支起身,目光落在姚文莉的脸上,打量她。  说来,她和自己母亲的眉目间确实还真的就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不自觉的,因为基因牵连的关系,她竟然觉得自己和舒蔓之间也有几分神似的地方。  姚文莉见白伊颂打量自己,有些不自然。  她和这个外甥女算是今天才认识,关系实在是有些尴尬,她不想喝姚菁说些什么,和白伊颂,她自然也不愿意说点儿什么。  倒是白伊颂,静静地对视了姚文莉几秒后,开了口。  “……关于您的情况,我听我母亲大致说了一些。”  姚文莉:“……”  “我没有想到您是我小外公的女儿。”  白伊颂苦涩的笑了一下,“说来,我和您的女儿,也就我的表妹,认识还真就有一段时间了。”  “你和蔓蔓认识?”  白伊颂要是不说,姚文莉是不可能和她提舒蔓的,但是她提了舒蔓,姚文莉还是微微诧异的开了腔。  “她是厉祎铭的女朋友,我……和厉祎铭是同事,他也是我大学同校的学长,就认识了她。”  说这话的时候,白伊颂神情有些恍惚。  如果说自己和舒蔓之间不是姐妹关系,她还能理所当然的和她竞争厉祎铭,但是因为她是自己的表妹,莫名所以的,她不想和自己的这个表妹进行竞争,总觉得自己是姐姐,因为谦让妹妹,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儿,都应该谦让自己的妹妹。  姚文莉扑捉到了白伊颂眼底的一抹刺痛,觉得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挺痛苦的。  “……是这样啊,我还真就没听蔓蔓说起过。”  “我从来不知道您和我母亲之间还有一层堂姐妹的关系在,也不知道我和您女儿之间有这层关系在,要不是今天你们姐妹二人碰见,我想……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和您女儿之间是表姐妹的关系。”  姚文莉干笑了两声,“没事儿没事儿,蔓蔓也不知道她和你是表姐妹的关系,要是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别在意啊,这以后就好了,既然你们之间是表姐妹,以后就可以无话不谈了。”  “嗯!”  白伊颂淡淡的应声,然后又和姚文莉随便的说了几句话后,有医护人员打电话给她,她就出门了。  临走前,她对姚文莉说“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和我说,我在骨科那边。”  ————————————————————————————————————————————————————  粟涵因为舒蔓要重掌营销部大权,气得打翻了手里的红酒杯。  看粟涵气鼓鼓的坐进沙发里,双臂抱胸,王总赶忙过来搂着她。  “我说我的小心肝,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儿啊,我但凡要是有点儿办法儿,都不可能让你受委屈啊!”  “什么叫但凡有点儿办法儿都不可能让我受委屈?”粟涵拂开王总伸过来的毛-手,赌气道:“你要是心里有我,你就把那个舒蔓开除,看她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在公司横行霸道,真是膈应死了。”  “我的小甜心啊,你以为我想看她在我面前耍横吗?你可知道她背后给她撑腰的可是厉氏啊,我要是能有和厉氏一样的实力,我会怕了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吗?”  “这么说,你是怕厉氏了?”  “这厉氏,你又不是不知道,在盐城,哪里有谁敢惹啊?我的小姑奶奶啊,我要是和厉氏唱反调,这不是等着破产倒闭吗?”  粟涵气得不行,却也知王总说的话在理。  这厉氏,真就是一般企业惹不起的业界龙头,王总要是因为自己得罪了厉氏,他的公司真的就会在一-ye之间破产倒闭。  “那照你的话说,我只能在舒蔓的面前受罪了?”  粟涵斜睨了王总肉呼呼的一眼,心里有说不出的嫌弃。  说来,她要不是为了争一口气,让舒蔓不痛快,她也不至于穿暴-露的衣着去勾-引这个年纪大到能做自己父亲的男人。  只是,她还是押错了赌注,觉得自己把这个男人套上钩,自己在公司就能耀武扬威了,哪成想,他惧怕舒蔓背后的厉氏不说,还要自己吃了舒蔓的哑巴亏。  “暂时只能委屈你了。”  “你……”  “但是我的甜心啊,你放心这个舒蔓她得意不了多久的,你也不想想这厉家是什么样儿的家庭,怎么可能看上她那个没内涵、没教养的女人啊,你就等着她被厉祎铭当成垃圾一样丢掉吧!”  “我是能等,但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她可是清楚记得舒蔓说过在厉祎铭玩-腻她之前,她一定会玩-死自己。  她坚信,依照舒蔓那个女人睚眦必报的个性,她说要玩-死自己,就一定会玩-死自己,这次,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写照吗?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是宝贝,不会太久的!乖嗷!”  王总安抚这粟涵,不断的抚-摸她的后背。  粟涵听够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敷衍,气得胸口不断起伏。  “你真的不能把营销部部长的位置给我做吗?”  粟涵再一次不死心的问到。  “现在还不行,那个舒蔓逼的紧,我只能暂时依了她,不然她要是和厉祎铭告状,我可就玩完了,到时候,别说是给你营销部部长的位置当,恐怕你都要成了无业游民。”  “你这个大老板当得还真就是窝囊!”  粟涵嫌弃的瞥了王总一眼,自己的公司,连一个职位的事情都做不利主,还做什么老板,倒不如做员工。  粟涵嫌弃自己,整的王总心里挺不舒服的,只是现如今的情况他想巴结厉氏,更不想得罪厉氏,自己当初没过脑子的给了舒蔓营销部部长的位置,现在要是把她踹下来,实在是不可能。  他现在只盼着舒蔓有被厉祎铭抛弃那一天,这样,他也就不用看一个丫头片子的脸色做事儿。  “甜心啊,我知道这件事儿是我对不住你,你看,我买这条项链送你作为补偿好吗?”  王总拿出来一条奢华洛世奇最新款的星星项链拿给粟涵看,这是他为了讨好粟涵,用自己的私-房-钱买给粟涵的项链,一是为了请罪,二十为了哄她开心。  粟涵这会儿正在气头儿上,根本就不稀罕看王总买给自己的项链。  “拿一条破链子就想补偿我,我才不同意呢!”  没有达到让舒蔓不痛快的目的,她就是心里不舒坦。  “那宝贝儿,你要我怎么做,你才高兴啊?”  “舒蔓活得不痛快,我就高兴了啊。”  “我说我的小祖宗啊,我不说和你说了嘛,那个丫头片子我暂时还得罪不起,你等她被厉祎铭踹了的,我一定给她好看。”  王总这一竿子不知道支到多远了,粟涵不屑的冷嗤一声。  “你是公司的老板,她就算是有人替她撑腰,一个小员工,你还搞定不了了么?”  “你让我怎么搞定她啊?她总拿厉祎铭威胁我,我不敢不乖乖就范啊!”  “她都威胁你了,你还让她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你就不能给她派到偏远地方出差吗?或者,你给她甩脸色,你一个大老板,怎么活得这么窝囊啊。”  越说,粟涵对王总越是嫌弃的不行,是个男人都不会像他这样孬-种,越发怀疑自己昨天脑子被舒蔓气抽风了,不然自己怎么会跑去做这个男人的肉-脔。  “给她使脸色我还真就是不敢,不过……派她出差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于情于理都说得通,只是最近公司没有什么外派啊?”  “公司最近没有,你就不能无中生有吗?你就当给她放假好了,反正我不想看到她,随便你把她派去哪里。”  一听粟涵这话,王总有了点儿眉目。  “我准备就去山里给山民上保险一事儿扩充领域,照你这么说,我让她去,还真就挺合适。”  去山里工作本就艰辛,一方面可以搓搓舒蔓的锐气,另一方面,山里住户这一块、那一块的,她要是走访那么多家住户,还真就是挺麻烦的,她这么一去,怎么也得小半个月。  王总顺着自己话的意思有了想法儿,粟涵赶紧添油加醋。  对王总又腻腻-歪歪的说了一些让舒蔓受苦受累的话,王总被灌了迷-魂-药似的,越发觉得粟涵说得办法可行。  “那行,宝贝,咱们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王总也厌恶舒蔓厌恶的不行,碍于厉祎铭的关系,他不好针对舒蔓,但是以工作的名义整舒蔓,量厉祎铭也不能说出来些什么。  王总答应了自己的请求,粟涵立刻眼底浮动开得逞的目光。  很好,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舒蔓一旦立刻了营销部,自己就还是营销部的部长。  等到营销部的员工都适应了自己做营销部的部长,她就不信失了民心的舒蔓,还好意思恬不知耻的继续做她的营销部部长。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着手办这件事儿啊?”  粟涵见事情越发的有眉目,催促王总。  “等几天吧,等我把事情的具体方案规划出来,就让舒蔓去出差。”  “还要等几天,你的意思是我还要继续受她的罪呗?你都已经把属于我的营销部部长的位置给了她,怎么还能让我在她面前继续受委屈呢,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啊?”  粟涵和王总发脾气,类似于撒娇的口吻,整的王总心慌意乱的。  “宝贝儿,要不我把你先调到别的部门,或者,我先让你做我的秘书,等具体计划方案下来了,你再回营销部去?”  “不行。”  粟涵斩钉截铁的拒绝,“我要是去了其他部门工作,那不是显得我怕了她舒蔓吗?”  说来,在针对舒蔓这件事儿上,粟涵也是一意孤行,王总有意给她一个其他部门的部长去做,她偏偏要和舒蔓抬杠,非营销部部长不干。  王总被粟涵和舒蔓两个毛丫头片子双重威胁,自己夹在中间,不痛快的厉害。  “那你这要我怎么办啊?”  “明天就派她出差,我一分钟都不想看到她。”  粟涵继续蛊-惑王总,软硬兼施,整的王总的坚持和忌惮,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弭……  到最后,在粟涵一顿软-磨-硬-泡下,王总的坚持彻底没有了。  “好,就依你说的,明天,明天我就让她去出差!”  “真的?”  “真的!”  有了王总给自己的肯定回答,粟涵高兴的一把抱住他的头,亲了他的脸一口。  美人送吻,整的王总本就心慌意乱,不假思索,他抓住粟涵的手腕,就用自己臃肿的身子,把粟涵压在了身下。  “这下你满意了,宝贝儿,你是不是也该让我爽-一-爽-了啊?”  说着话,王总就把自己丑陋的东西掏了出来。  望着实在是恶心的东西,粟涵嫌恶的皱起来眉。  只是,自己为了达到让自己畅快的目的她已经决定作践自己,就没有故作矜持。  把自己的裙子撩-开,她大方的当着王总的面儿把自己的裤-袜和底-ku脱了下去,然后把一条腿搭在沙发靠背上,大刺刺的呈现自己的私-密……  ————————————————————————————————————————————————————  舒蔓和厉祎铭再回到病房时,姚文莉正出神儿的想着自己的事情,以至于他们两个人进来,她都没有什么察觉。  “妈!”  舒蔓唤了姚文莉两声,姚文莉才有了反应。  “……蔓蔓啊。”  看到舒蔓身后的厉祎铭,她又唤了他一声。  “妈,您还在担心小泽吗?”  望着自己母亲出神儿,她直觉性的认为自己母亲是在担心小泽,完全不知道自己母亲是在想曾经的林林总总。  知道舒蔓以为自己出神儿是担心舒泽,她摇头儿,“没,我就是……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会这么对小泽。”  闻言,舒蔓皱眉。  说到舒泽被人打了的事情,她至今都无法释怀,如果可以,她真的会把那个伤害小泽的凶手,大卸八块。  抿了抿唇,舒蔓看向厉祎铭。  “你堂弟那边有消息了么?”  “暂时还没有,我一会儿打电话去催。”  “嗯,不过你堂弟要是有急事儿处理就先处理他手头儿的事情,我这边……先不急。”  舒蔓第一次用这样设身处地的态度去对厉祎铭说话,如果是最初她还无法释怀厉祎铭夺走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她一定会要求他立刻马上让厉烁着手管自己的事情。  “他能有什么急事儿处理,你的事儿就是他当下最应该处理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