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1章:你本就不矜持(3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1章:你本就不矜持(3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68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他能有什么急事儿处理,你的事儿就是他当下最应该处理的事情。”  厉祎铭本不是强势之人,但是舒泽的事情刻不容缓,就算是舒蔓可以不急,他这个做姐夫的也不可能不急。  相比较而言,他对舒泽的关心和喜爱,不会比舒蔓少。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听在舒蔓的耳朵里,莫名的有些小甜蜜。  她没有要求他怎么做,他却在关于自己弟弟的事情上比自己用心多了,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外人……  “那你要是这么说,我无从反驳。”  “那就乖乖闭嘴,等结果!”  “行吧,那就麻烦你堂弟了,替我谢谢他。”  厉祎铭不觉得自己对厉烁应该表示什么感谢,都已经快一天了,他还没有给自己一个结果,别说是感谢他,不说他办事儿没效率,已经算他仁慈了。  “等他那边有了结果再说!”  ————————————————————————————————————————————————————  舒泽还没有醒来,姚文莉不放心的关系,准备留在市中心这里,舒蔓就让她随自己去自己家了。  想到家里放着厉祎铭的东西,厉祎铭把车开到公寓楼下的时候,舒蔓让厉祎铭拖自己母亲一会儿,自己则是上楼把与厉祎铭有关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矜持,舒蔓还不想让自己母亲知道自己和厉祎铭之间同-居在一起。  乔慕晚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的关系,自己则把自己的房间留出来给自己的母亲,自己则是跑去乔慕晚的房间里。  姚文莉把东西放在楼上,收拾好后,厉祎铭提议带她们母女二人出去吃饭。  “不用了祎铭,你这也忙了一天了,就不麻烦你了,我和蔓蔓两个人在家简单吃点儿就好。”  姚文莉觉得自己已经很麻烦厉祎铭了,不好再麻烦他带自己和舒蔓出去吃饭,婉拒他的好意。  “阿姨,不麻烦的,反正我也是要吃晚饭。”  “那就留家里一起吃吧,我去楼下买菜。”  说着话,姚文莉就忙着翻出来钱夹,要下楼去买菜。  “妈!”  舒蔓见自己母亲准备在家开灶,叫住了她。  “妈,在家做饭太麻烦了,还是出去吃吧。”  舒蔓本就是那种喜欢省事儿的人,凡事儿能简单就简单,她可不喜欢麻烦,自己母亲在家,铁定是要自己和她一起做菜。  “你这孩子,在家吃多卫生啊!”  姚文莉白了舒蔓一眼,且不说这出去吃要多花钱,外面的餐馆很多都不卫生,自己要是不在这边,舒蔓吃什么,她不知道就算了,这自己都来了这边,怎么还会让她吃不干净餐馆里的东西。  见自己母亲非要在家开灶,舒蔓不好拒绝,下意识抓了抓头发。  “那您就看着办!”  “行,我这就去附近的超市买菜。祎铭,你想吃点什么?”  姚文莉又看向厉祎铭,征求他的意见。  “阿姨,我随意,您买什么,做什么,我吃点儿就好。”  他可不想舒蔓是那种无辣不欢的人,他吃什么都可以。  说来,他和姚文莉还真就是秉行同样的看法儿,去餐馆吃东西确实不是很卫生,他今天之所以会提议出去吃,完全就是知晓舒蔓是嫌麻烦的个性使然,才说了要出去吃饭。  见厉祎铭这样富家子弟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姚文莉笑了笑,这样的好男人还真就是少见了啊!  姚文莉换了鞋,拿着钱夹刚准备下楼,突然想到点什么,看向舒蔓。  “蔓蔓,家里的冰箱里都有什么?”  “有鸡蛋,还有鲜肉,蔬菜的话,有番茄和黄瓜。”  姚文莉:“……”  接话的人是厉祎铭,让姚文莉听了去,怔忡了一下。  这……不是自己女儿的公寓吗?他知道自己女儿家冰箱里都有什么?  舒蔓注意到自己母亲微微瞪大眼,表情尽是诧异,她暗叫糟糕。  本来,她让厉祎铭拖住自己母亲,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母亲发现两个人同-居,现在可好,自己什么都不用掩饰,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心里不禁埋怨厉祎铭这张破嘴专门选在敏-感时期说话!  “妈,我想吃酸辣鱼,您记得买条鱼回来啊!”  生怕自己母亲就厉祎铭的话多想,她故作淡定的看了看墙壁上的石英钟。  “妈,市场那边卖鲜鱼的下班早,您赶紧去吧,免得买不到了。”  姚文莉对这边不熟悉,一听舒蔓这么说,赶忙张罗下楼。  “嗯,行,我这就下楼。”  姚文莉离开以后,舒蔓冲厉祎铭扑过来,一把就扼住了他的脖子。  突然被舒蔓掐住脖子,厉祎铭不解,挑眉看她。  “把手举起来,不许挣扎。”  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又惹火了这个小辣椒,厉祎铭把手举高,然后垂眸,去看因为身高关系矮自己一大截,踮着脚,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小女人,  “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你说呢?”  舒蔓反问厉祎铭一句,梗着个脖子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错误的男人。  厉祎铭感觉自己无比冤枉,他应该什么也没有做,无缘无故怎么就惹了她?  “真想拿封-条封了你这张嘴!”  舒蔓一字一句,说得无比认真,可心里,并没有真的很怨他。  “我说,就算是要封了我的嘴巴,也应该让我知道我被封的理由吧?”  “你不知道理由吗?”  舒蔓挑着眉梢质问厉祎铭。  见舒蔓一本正经的问着自己,厉祎铭不解归不解,但还是认真回想自己刚刚有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儿。  见厉祎铭一本正经的开始寻思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舒蔓冷哼一声。  “想起来了?”  “没……”厉祎铭如实回答。  舒蔓:“……”  “从进门你也没有说几句话,你真的就不知道你哪句话说错了吗?”  “你在指我让阿姨在家里做饭的事儿?”  “不是,你再想!”  第一次,舒蔓也觉得这个男人的脑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聪慧,居然连他自己说了哪句不中听的话都不知道。  被舒蔓逼问着,厉祎铭陷入沉思,思忖起来。  只是,他想了一大圈,也没有想到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我还是没有想到我哪句话说错了!”  除了自己赞同姚文莉在家里吃饭的事儿,厉祎铭还真就没有意识他哪句话说得不恰当。  见厉祎铭算是真的想不到他哪句话说得不中听,舒蔓气的不轻,当即拉着厉祎铭的脖子向自己压来,然后张开嘴巴,对着他luo-lu在外的脖颈,咬了下去。  “嗯……”  厉祎铭因为喉咙处一痛,本能的发出一声。  舒蔓自知自己母亲一会儿回来看到厉祎铭的脖颈上有伤不好交代,她也不敢痛下狠手,泄愤的咬了一口后,支起头。  “下次你再乱说话,我咬破你的喉管!”  厉祎铭:“……”  舒蔓越是这么说,厉祎铭越是模棱两可……  隐忍喉咙处依稀还有疼,他挑眉。  “都咬了我,还不准备让我死个明白?”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啊?我妈不知道你和我同-居的事儿,你刚才说家里有鲜肉又是有蛋的,不是在影射我们已经在一起的事情吗?”  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才了然这个小女人是在忌讳让她母亲知道她和自己在一起同-居的事情啊。  嘴角下意识的勾着了一抹似是而非的笑。  “我们本来就在一起了,我说得是事实啊!”  “我不允许你说事实,我妈会觉得我不矜持。”  一般说来,女方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异性在一起同-居,要知道,女性和异性在一起同-居,吃亏的都是女性,舒蔓不光光是不想自己母亲觉得自己不矜持,更不想自己母亲担心自己。  “你本就不矜持。”  厉祎铭意在指舒蔓在那方面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矜持可言,现在可好,她竟然和自己谈矜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