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4章:你拿一生和我赌,我怎么舍得让你输(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4章:你拿一生和我赌,我怎么舍得让你输(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后续的发展,让他一再想了想,觉得两个现如今的情况,离结婚不远了。  尤其是在刚刚舒蔓说不希望她母亲知道两个已经在一起同-居的话,他更是坚定了两个人要结婚的打算,免得让舒蔓的母亲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男人。  舒蔓记得这个男人那会儿对自己说负责是去警局自首,完全没有想过这个男人嘴巴里所谓的负责,是要和自己结婚。  心跳,加快跳动频率……  不可否认,自己触及到“结婚”这两个字眼,带着未知的向往和憧憬,她脑海中自动生成了两个人要结婚的场景。  她知晓,倘若结了婚可能在某些事情上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作为女孩子,对结婚,还是有说不出的向往,尤其是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她更是不自觉的在脑海中,勾画出来了未来的图画……  “蔓蔓,我不想让你因为和我在一起有任何负担,你不希望阿姨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同-居,在一定程度上你是不想阿姨担心,但是……在外人看来,会觉得是我无能。不能给你婚约作为承诺,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  厉祎铭湛黑的眸盯着舒蔓,一字一句,认真无比,尤其是眼底,是磐石般的坚定不移。  对视上厉祎铭的眸,舒蔓见他笃定的眼神儿,她知晓,这是这个男人的真心话,也知道他对自己,是不假虚晃的真心实意。  心里有说不出的动容,她拒绝不了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冲击,也抵抗不了自己心意随着这个男人的话的波动。  一再抿着唇,舒蔓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带着不确定的质疑,质问——  “你真的准备和我结婚?”  全当她这会儿鸵鸟心理好了,这个男人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她心里却还指不住的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哪里好,哪里值得这个男人用婚姻,用他的一生来承诺自己……  没想到舒蔓到现在竟然还无厘头的问自己这样没有营养的问题,厉祎铭笑了然后抬起手,摸了摸舒蔓的头。  “你这算是不信任我?居然我在逗你?”  “没……”  舒蔓摇头否认,“我……论修养、论学识不如白伊颂,论家世不如韩佳佳,论各方面,我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我……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愿意用婚姻,用这一生来承诺我?”  舒蔓自知自己没有任何值得厉祎铭喜欢的地方,也自知自己样样不如其他人,没有家世、没有学历就算了,脾气还那么差,还喜欢打架。  偏偏……这个样样都优秀的男人,对自己上了心,还死心塌地的决定和自己结婚。  她真的想不通,虽然说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也说不通,但是她总觉得冲动之余,也应该有一定的原因可循。  自己……到底哪里值得这个男人对自己这般付出啊?  舒蔓的话,听在厉祎铭的耳朵里,让他嘴角浮动的笑意,更加深邃起来。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舒蔓,就算拿我的一生来赌,也值得!”  他也不懂自己到底为什么喜欢这个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小女人,偏偏,就是这个让自己看不出来任何出彩的地方的小女人,就是能让他改变原则,为她做任何她喜欢的事情。  很多时候,他工作的关系,每天都烦的、倦怠的不行,却在看到这个小女人以后,再烦,再倦怠,自己心里的烦躁都会烟消云散。  好比这个小女人就是治疗自己烦心的良药,有她在自己身边,再烦、再倦,他都会心情舒畅。  舒蔓听到厉祎铭的话怔住了。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舒蔓,就算拿我的一生来赌,也值得!  这句话,带给自己的冲击力真的是太强了。  确实,厉祎铭不需要说任何感动自己的话,一句“因为你是舒蔓”,一句让她心里仅存的那点儿犹豫,都荡然无存了……  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不再是“我爱你”,也不再是“在一起”,而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因为你是谁,我喜欢你、爱你,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可言。  心里已经没有了对厉祎铭对自己感情的质疑可言,舒蔓隐忍眼眶泛红,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扬起下巴去看厉祎铭。  “你都准备拿一辈子来赌,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这个男人都已经用他的一生陪自己走下去,不管未来怎么样,她不会让这个男人输,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输。  就算是她舒蔓得罪天下人,被天下人说她配不上厉祎铭,她也不会选择后退。  宁可负尽天下人,也不会负你深情如斯,大抵就是如此……  除非厉祎铭说不要她,否认她绝对不会放开厉祎铭的手。  闻言,厉祎铭笑了,一贯的温润、和煦……像暖阳般美好。  他伸手,把舒蔓揽入自己的怀中,两个人紧抱的同时,他抬手揉着她的发丝。  “我们不会输!”  舒蔓也不知道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结局如何,既然坚定在一起,她不会选择畏惧未来的任何艰难险阻。  两个人紧抱在一起好一会儿,眼见着锅里的酸辣鱼要煮好了,厉祎铭微微放开舒蔓。  用单手拥着舒蔓,用另一只手去动铲子。  “一会儿我就和阿姨说准备和你结婚的事情。”  舒蔓还在厉祎铭的怀里腻歪着,闻言,抬起头,顺着厉祎铭完美弧形的下颌,往他的脸上看去。  “不急,再等等的,小泽现在还没有醒,我想……等小泽醒了再说结婚的事情也不迟,再者说了,你还没有和你父母商量,我也没有见过你的家长,你就这么草率的和我母亲说我们准备结婚的事情,不是很妥当。”  厉祎铭倒不在意自己父母那边,虽然他想一意孤行的和姚文莉说要和舒蔓结婚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认舒蔓的话也在理。  舒泽现在还没有醒来,他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姚文莉说要和舒蔓结婚的事情终究不妥当。  就算是两个人准备结婚,也应该等舒泽醒来再说。  “你不用在意我父母那边,既然你说再等等,我尊重你的意愿,等小泽醒了,我再和阿姨说关于我们两个结婚的事情。”  厉祎铭以自己弟弟为重点去关照,舒蔓明白他是为了考虑周全,就点了点头儿。  “嗯,等小泽醒了,我见过了你的父母再决定结婚的事情也不迟。”  ————————————————————————————————————————————————————  饭菜做好了,舒蔓招呼姚文莉来吃饭。  说来,厉祎铭做的东西差不多都是舒蔓爱吃的,但是额外,他也有问舒蔓,问她母亲有什么喜欢吃的。  舒蔓凭着自己对自己母亲的了解,和厉祎铭说了两样素菜。  就这样,餐桌上,六个单菜,一个汤。  姚文莉落座,三个人格外熟稔的吃着饭,厉祎铭因为舒蔓的关系,不断的给姚文莉夹菜,有示好的意思。  姚文莉看着自己女儿和厉祎铭之间这么登对,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要是这会儿没有出现舒泽被打伤住医院的事情,指不定她这会儿有多高兴。  三个人吃过了晚饭,姚文莉不让厉祎铭伸手去洗碗,争着抢着要接过来。  到最后,洗碗这样受累的活儿,落在了舒蔓的手里。  没有办法儿,自己母亲不让厉祎铭动手洗碗,自己这个做女儿的也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动手洗碗。  综合考虑,只能她去洗碗了,要知道,如果自己母亲不在,这些工作都应该归厉祎铭!  舒蔓洗了碗从厨房出来,客厅里,姚文莉正在和厉祎铭两个人聊天。  聊天的内容,舒蔓没有细致听,不过大致是关于自己弟弟,和厉祎铭家里的情况。  说来,自己对厉祎铭家里的情况,了解的还真就是不多,除了知道他有个哥哥叫厉祎铭,是自己好闺蜜的相好的之外,还知道他有个亲妹妹叫厉晓诺,一个堂弟叫厉烁,再无其他。  舒蔓从厨房出来,厉祎铭见了,从沙发中站起身。  本来,他见天色不早了,早就准备走了,不过想了想,还是寻思等舒蔓洗完了碗以后,自己再离开。  就这样,在舒蔓磨磨蹭蹭洗碗的过程中,他一直用聊天来打发无聊的时间,等舒蔓从厨房里出来。  厉祎铭要走,姚文莉本来想留,但是见时间不早了,也就没有说挽留他的话。  倒是怼了舒蔓一下子,“下楼去送送祎铭!”  姚文莉把“祎铭”两个字说得极为自然,好像,厉祎铭真的就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一般,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唤他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舒蔓被姚文莉怼了一下,有些发怔。  送……厉祎铭?  在自己母亲没有来自己家之前,她可是从来都没有下楼送过这个男人,这怎么自己母亲来了家里,就要要求自己下楼送他啊?  姚文莉见舒蔓发怔,又怼了她一下,而后,直接把她的一件外衣丢给她。  “你去送送祎铭。”  舒蔓收回微怔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而后,又看了看厉祎铭。  灿然的目光触及到厉祎铭眼底的意兴阑珊之意,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披上自己的外套,拿着钥匙,去了玄关那里。  姚文莉见自己女儿识时务的去送厉祎铭,当即就笑了。  “祎铭啊,回去开车注意安全啊,到家了,和蔓蔓联系一下,免得我们担心。”  “好的,阿姨。”  厉祎铭对姚文莉报以温润的笑意,而后说了一句“阿姨,您早点休息,我先走了”以后,出了门。  ————————————————————  身上披着一件单薄的外套,舒蔓双手插兜,面容白-皙的站在公寓楼楼前。  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青丝,在路灯灯光下折射的五官,越发的清秀,就像是有灵性一样。  “你回去开车注意点儿,到家记得给我发个微-信消息!”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他微微动了动嘴角——  “明早……我好像不是很方便过来。”  说来,因为姚文莉的存在,厉祎铭和舒蔓之间原本的交流,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以往,每天早上,他都会来她家里给她或者是买早餐,或者是做早餐。  现在因为她母亲的存在,他且不说不能早上来她这边,就连接她去上下班都有了限制。  天知道,他是有多想把他和舒蔓之间的事情都公开,这样,就不用忌讳舒蔓母亲的存在,自己想关心舒蔓,还是照顾舒蔓,都不会有任何的限制可言。  舒蔓知晓厉祎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情绪挺低落的点了点头儿。  “等我母亲不在,你再来吧,她在我这边,我和你终究……不是很方便!”  舒蔓说得是实话,因为自己母亲的存在,她总觉得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接触,尴尬的厉害,根本就无法做到像自己母亲不在时候那般自然。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微微皱了皱眉头儿。  不方便这三个字,如鲠在喉,让他不舒服的厉害。  “好了,你也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我明天……找机会去见你。”  她对厉祎铭现在也有了一定的依赖,自己一天见不得他,也会想的厉害。  听了舒蔓的话,厉祎铭原本不是很顺的气,这会儿有茅塞顿开的迹象。  倏地几个箭步,舒蔓还来不及反应,厉祎铭已经长身立在了她的面前。  感觉自己突然被一个劈头盖下的身影遮掩住,她直觉性的抬头迎了上去。  “你……”  撞见眼前的男人是厉祎铭,舒蔓有一瞬间的发懵。  他是如何做到这么迅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还来不及对此作出一个解释,自己的双颊倏地就被捧高,跟着,自己的双唇,就被撷取了过去。  厉祎铭吻上舒蔓的唇,刚一触及,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他缠-绵的用唇包裹舒蔓的唇,一气昏天黑地的shun-xi过后,他用舌抵住舒蔓的齿冠,然后以绝对的强势姿态,越过贝齿的桎梏,直接没入……  晕黄的路灯灯光投射而下,拉长两个人之间的身影,让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落下缠-绵悱恻的姿态……  厉祎铭还在缠着舒蔓的唇舌,舒蔓不消一会儿就气息不顺了。  但就是这样,因为眼前吻着自己的男人是厉祎铭,她尽可能用鼻子去吸气,然后依恋的抱着厉祎铭的头,加深两个人之间的亲吻。  两个人吻的越发难以分离,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交融到了一起,彼此都气不顺,才放开对方。  舒蔓的肺中吸入新鲜呼吸,一双泛着盈盈光圈的眼睛,就好像是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水光,美得不可思议。  厉祎铭盯着舒蔓一张在灯光下,变得无比妩-媚的小脸,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天知道,他是有多想一直抱着这个小女人,没有一秒钟的分开。  抬起手指,他用修长骨节的手指,一点儿、一点儿抹开她嘴角处牵连出来的银丝,用指腹,淡淡的抹去……  “真想把你揣在衣兜里,带回家去。”  他实在是太难离开这个小女人了,就好像自己已经吸了毒,一旦自己离开了她,就会身体因为躁动的难耐而死亡。  舒蔓听着厉祎铭颇带几分咬牙切齿意味的话,喘着不匀的呼吸的同时,笑了起来。  “我这么大的个人了,揣进衣兜里多不现实,你还不如说把我绑起来,丢到后备箱里。”  “性质是一样的,只要能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就好。”  见厉祎铭有孩子一面的和自己说这样幼稚的话,舒蔓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你怎么这么腻歪?”  在她眼里,厉祎铭时那种温润形象的男人,哪里会说不出来这样腻腻歪歪,甜死人不偿命的话。  说来,她还真就是有些不适应。  “时时刻刻和我在一起,你也不嫌腻?”  “腻死在一起才好。”  厉祎铭顺着舒蔓的话,抓住她手腕的重,自然而然的接了话。  而后,抓住舒蔓的手指,移送到自己的嘴巴边,张开薄唇,咬了下去。  “嗯……”  纤柔的手指处,有一阵痛沿着手指蔓延开,舒蔓呼痛一声。  “你干嘛?”  她质问厉祎铭,因为手指上面的痛,她有些怨怼的瞪着眼前这个咬着自己、兴风作浪的男人。  “真想生吞活剥了你!”  连手指都软的不像话,他真就想像是一头恶狼一样,把这个小女人拆穿入腹。  听厉祎铭从齿缝间,一字一句挤出来话,她冷哼了一声,然后在厉祎铭一个应接不暇下,抬起脚,去咬厉祎铭的下巴。  “嗯……”  之前有被舒蔓咬了脖颈,这会儿她又来咬自己的喉管,厉祎铭不禁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属狗的,动不动就咬人!  舒蔓发狠的在厉祎铭的下颌处,用两排贝齿狠狠的咬了下去,而后再松开的时候,一脸的幸灾乐祸。  “让你咬我,你生吞活剥了我之前,我先吃了你。”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一脸的娇纵样儿。  望着这样的舒蔓,厉祎铭嘴角处的纹路,笑的更加深邃起来。  他对这个小女人的定位一直都是小妖精,果真是没有错,她就是一个又磨人,又会吸人血,吃人肉的小妖精……  眼底涤荡出万般风情,厉祎铭抬手揉着舒蔓头顶柔顺的头发。  “真是败给你了!”  ————————————————————————————————————————————————————  舒蔓和姚文莉吃过了早餐,为了见上厉祎铭一面,舒蔓特意打了电话给厉祎铭,让他过来接自己的母亲去医院。  本来,姚文莉是准备自己去医院的,对于自己母亲,舒蔓没有什么不放心可言,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让自己母亲和自己一起去医院。  不过想到自己今早去公司还有一出好戏要看,一再想了想,就说让自己母亲在家等自己,自己去公司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再和她一起去医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