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5章:明争暗斗(9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5章:明争暗斗(9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16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本来,姚文莉是准备自己去医院的,对于自己母亲,舒蔓没有什么不放心可言,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让自己母亲和自己一起去医院。  不过想到自己今早去公司还有一出好戏要看,一再想了想,就说让自己母亲在家等自己,自己去公司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再和她一起去医院。  姚文莉不依舒蔓的意思,她自己在家本来就闲不住,再加上她想时时刻刻陪在舒泽的身边,就不准备等舒蔓,让舒蔓先去忙公司的事情,自己去医院那边。  舒蔓倒不是担心让自己母亲去医院,就是觉得自己母亲要去医院,一个人去还是不方便,就脑筋一动,顺理成章的招呼厉祎铭过来接自己母亲去医院,而自己,还有一个见他一面的理由。  厉祎铭来到舒蔓家的楼下,把姚文莉接走了以后,舒蔓就收拾了自己一番,拿着拎包,准备去公司。  想到今天早上将会有一出好戏要看,她不禁勾着嘴角,笑着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一切尽在自己意料之中,粟涵确实是从营销部部长的职位上滚了下去,自己还是坐享其成,做她高枕无忧的营销部部长。  对于这种明争暗斗,舒蔓从来都没有怕过,只当是粟涵跳梁小丑一样演了一出闹剧,她再怎么折腾,最后不是还得滚去梨花镇出差。  “舒部长,王总让你过去一趟,说是有工作交代。”  舒蔓正在整理自己桌上的东西,闻声,抬头去看。  见是王总的助理,她点头儿,“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说着话,舒蔓放下自己手上整理的东西,起身,出了营销部。  ————————————————————————————————————————————————————  舒蔓到了营销部,王总对她一如既往的客气,让她去沙发那里落座,还招呼助理去倒两杯柠檬水过来。  舒蔓对于王总对自己的示好,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角。  自己不就是仗着有厉祎铭给自己撑腰吗?他至于把自己当古代的寵妃一样马首是瞻的对待吗?  “王总,你有什么工作要交代,你就说吧。”  既然是工作上面的事情,没必要走这么多的形势,搞得自己像领-导-视-察似的。  舒蔓的爽快,让王总干笑了两声。  自己今天找舒蔓过来是准备让她去偏远地区出差,说白了,是准备顺着粟涵的意思挖苦舒蔓,他忌讳舒蔓会向厉祎铭打小报告,就这件事儿,虽然他昨天晚上很爽快的答应了粟涵,但是真正面对舒蔓的时候,他还是有几分迟疑。  “王总似乎很难以启齿?”  舒蔓看王总一副欲言又止,有所顾忌的样子,挑了下精致的眉梢。  “没有,哪有什么难以启齿啊?”  被舒蔓问着,王总脸色更加不自然起来。  “既然没有,王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你是老板,我是你的属下,既然是要交代工作的事情,你直接说就好。”  王总自知自己明明是老板,却因为舒蔓的话一再考虑、犹疑……实在是不成样子,就没有再忸怩,深呼吸了一口气,开腔。  “舒部长啊,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一些关于公司要把公司业务推广到偏远地方的事情。”  “……”  “说来啊,相比较公司业务一再在城里接单,我总觉得向偏远地区扩展,有很大的市场。”  对于王总这个提议,舒蔓自认为客观来看,有利也有弊吧。  如果说推广好了,让偏远地区那些从来没有上过保险的人上保险,确实有很大的市场。  只不过……偏远地区的人对于保险业务方面的了解,实在是少之又少,而且,投保保险是一笔不小的佣-金,这对于偏远地区的那些人来说,多大部分人负担不起。  综合考虑,她觉得对于这个领域的业务拓展,弊大于利,实在是没有什么扩展的必要。  “王总,扩大市场,招揽客户是我们的业务宗旨没有错,只是你有没有想过偏远地区人们对于保险业务的理解和接受度有多高?”  舒蔓实在是为公司好,自己挣公司的钱,就应该为公司效力,就这扩展业务到偏远地区这件事儿,她总觉得王总应该从长计议,就把自己的看法儿和意见,都说了出来。  对于舒蔓的说辞,王总早就想过了,他身为一个公司的老板,自然会眼光长远、放长线钓大鱼,舒蔓说得这些道理,他都懂,也比舒蔓想的周全、严密……  “舒部长说得不错,你说的这些,我也有考虑,不过我总觉得公司要想做大、做强,就要涉足各个领域,不然怎么能知道这个领域有没有商机呢!”  舒蔓见这个王总也不是没有脑子,至少他还知道扩展领域可能有利、也可能有弊。  “所以,王总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准备派你去康宁县那边的地区去调研一下,看看公司有没有扩展这个领域的必要。”  市场调研向来都是一个公司推广前要做的必要举措,这关系到公司对这个业务有没有推广、上市的必要。  对于市场调研这件事儿,舒蔓没有什么疑议。  只不过,市场调研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派自己去?  她大学学得是市场营销,有学过市场调研没有错,只是这种小事情让自己去,她怎么都会觉得大材小用。  王总用一双鼠目,警觉的盯着舒蔓,试图看看舒蔓的反应,再决定自己在讨好粟涵与得罪舒蔓之间做衡量。  舒蔓暗自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她再抬起头去看王总的时候,脸上挂着笑——  “让我去调研?王总就这么信得过我啊?”  她在笑,笑的很狡黠,眼底有几分小狐狸眼睛一样的暗芒。  “当然啊,我要是不信得过你,哪里会让你做营销部部长啊?我这不是看出来你这样难得的人才,后生可畏嘛!”  王总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为了讨好厉祎铭,才给了舒蔓这个职位做。  能听得出王总的话在奉承自己,舒蔓觉得自己膈应到直反胃。  “既然王总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答应,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说来,舒蔓还是心性单纯,根本就没有意料到王总是为了讨好粟涵,才选择把自己外派,还当真觉得王总是为了公司的业务着想,根本就没有想到这里面暗藏的云橘波诡。  “我这也是觉得派你去调研,比外人让我放心,这样,这件事儿,你处理的好,回来我给你涨工资。”  人都是贪-婪的动物,舒蔓一听王总说准备给自己涨工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她这会儿本就缺钱花,虽然说厉祎铭现在是自己男朋友,但是自己还欠他三十万,一码事归一码事,自己不能因为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就不还给他钱。  “那我就等王总给我涨工资了!”  看舒蔓这个生性简单的小女人虽然有些小聪明,但终究还是斗不过自己,王总心里暗笑。  “放心,一旦开拓了偏远地区的市场,你可是公司的头号功臣,我自然会说话算话。”  王总越说奉承自己,舒蔓越说笑的阴柔,带着几分小狡诈。  想着,等自己弟弟醒了,他被外人打了的事情处理好,自己再接手这项工作,真就是如鱼得水,丝毫不会耽误任何的事情。  和王总觉得就这件事儿谈的差不多,舒蔓站起身。  “那王总,我回去制定一下具体方案,等方案出来,我就着手去处理调研这件事儿。”  “不用麻烦你去制定具体调研方案,我都给你拟定好了。”  “拟定好了?”  舒蔓听到王总说他已经把要调研的具体方案拟定好了,她诧异。  敢情他这是早就已经做好了调研方案,在等自己被外派出去调研?  说来,对于拓展偏远地区的业务,她还真就是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吹草动,总觉得,这怎么好像是一-ye间,横空出世一般!  舒蔓不知,这件事儿是粟涵给王总出的主意,连夜,他就让自己的助理拟定出来去调研的具体方案,为的就是让舒蔓能在最快的时间里被外派出去。  王总拿了拟定好的文件给自己,舒蔓翻开看,看着里面制定好的条条框框,直拧眉。  虽然是是制定好的调研方案,但是,身为市场营销科出来的学生,很自然的发现了这里面制定不妥当的地方。  很显然,这是临时制定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从长计议制定出来的调研方案。  舒蔓懵了,既然王总能拿出来一个拟定好的方案给自己,很显然,就扩展市场这件事儿,他深思熟虑了好久,只是,这怎么拿给自己的调研方案这么不合格。  王总见舒蔓微拧眉头,问——  “怎么了舒部长,有什么问题吗?”  “嗯!”舒蔓点头儿,“这个方案做得不是很专业啊,我大学时候学过市场调研,这里面的调查表设定明显不符合正常的市场调研顺序啊。”  见舒蔓这个专业人士这么说,王总尴尬的笑了两声。  “这是我助理设计的,她学的是商务礼仪,对市场调研这方面不是很专业,指定得存在点儿不妥当的地方,你不用在意这么多,回头儿啊,你再修订一下,把不妥当的地方改一下。”  “嗯!”  这个调研报告指定是要修改的,不然真的会影响到工作的进展。  “不过话说王总,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着手进行这件事儿?”  “当然是尽快了,最好今天你就动身去。”  “今天?”  搞不懂王总急什么,舒蔓听他说自己今天就要被外派出去,她惊异的瞪大眼。  这也太急了吧?  “嗯,是啊,就是今天,事情赶早不赶晚嘛,我这不寻思你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工作么,就寻思让你今天就去。”  “方案制订存在问题,我光光修改方案,就要用三天的时间。”  再者说了,她弟弟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她怎么能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  第一反应,她就是要拒绝,不答应王总的这个过分要求。  “不碍事的,你这出差坐火车,再折腾倒公交汽车就得近一天,我这不是准备让你早去早回吗?”  对于方案存在问题,王总都能说出来不碍事儿的话,舒蔓真就是想不懂他这是怎么想的。  本来,她还觉得这个王总有点儿脑子,不过现在看来,他不是有点儿脑子,是压根就没有长脑子。  “我自己开车去,不坐火车。”  “你这自己开车去,公司财会那边不给你报-销啊,你这要是坐火-车去,公司能给你报-销啊!”  在关于公司能不能给自己报-销路费这件事情上,舒蔓这个向来视财如命的小女人,自然会选择让公司给自己报-销路费。  “方案都没有制定完善,你就准备让我去调研,我还是觉得不妥当。”  正经的工作问题,舒蔓无法做到搬出来厉祎铭压制王总,她也做不到把自己的家事儿说给王总听,让他因为舒泽住院让自己晚几天出差,只得和他讲道理。  “我看了小孙做的调研方案,还可以,不完善的地方,你改一下就好,没有必要重新再拟定,我觉得重新拟定,真的很浪费时间。”  舒蔓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已经说不明白话了,为了公司好却不肯完善调研方案,他这到底是准备还是不准备拓展公司业务啊,还是说玩-自己呢?  乍想到“玩-自己”这三个字,舒蔓不禁心弦“咯噔”一颤。  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还赶在自己把粟涵给踹了下去的时候,莫不是……  想到可能存在的“阴谋论”,舒蔓更加惊颤的瞪大了眼,随即,想到了某些事儿,她又眯了眯狡黠的眸子。  不出意外,这里面存在某些不可告知的真相……  不禁,舒蔓想到自己来到办公室那会儿,王总对自己讨好、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心里冷笑了下,她眼底浮动开冰一样的阴寒之气……  她不打算搬出来厉祎铭来压制王总,舒蔓一再思量,绯色的嘴角微动,展颜一笑——  “好啊,反正公司是你的,挣钱与否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既然你让我去调研,我今天就去好了!”  她倒是想知道粟涵联合王总又准备玩什么鬼把戏,她一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根本就不惧怕他们两个人如何膈应自己,大不了,自己以十倍的回报,膈应他们两个好了。  王总没有瞧见舒蔓眼底波动开小狐狸一样狡诈的暗芒,还误以为自己已经搞定舒蔓,可以和粟涵交代,他虚伪的赔笑。  “好好好,那你回去收拾一下,我让小孙给你去订火车票。你把火车票的票根存好了,还有在那边的消费单都存好了,我这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自己订回来的火车票吧,等你回来以后,我让财务那边给你报-销。”  “好!”  舒蔓答应下来,不屑的睨看了王总一眼,而后,冷嗤一声,抬脚,高傲的离开办公室。  ————————————————————————————————————————————————————  舒蔓出了办公室,把手里拿着文件,死死的握紧在掌心里。  该死,那个粟涵都去了梨花镇出差还不消停,她真就是小瞧了那个jian女人的本事儿。  舒蔓难以疏散开自己心里的火气,下颌处流畅的线条绷得紧紧的。  还是王总的助理小孙拿着两杯柠檬水过来,才打算了她火热到近乎要燃烧的思绪。  “蔓姐,你出来了啊?”  小孙端着两杯柠檬水,和舒蔓打招呼。  刚刚她去茶水间准备泡柠檬水过来,不过他发现茶水间里没有了柠檬,就下楼去买了柠檬。  不想自己刚泡好了柠檬水,准备端来,舒蔓就出来了。  闻声,舒蔓看向小孙。  小孙见舒蔓盯着自己端着的托盘的柠檬水,她不自然的垂眸。  “……茶水间里没有柠檬了,我才买回来。”  舒蔓倒不在意这些细节,摆了摆手。  “没事儿,你端一杯进去就好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话,舒蔓抬脚,准备离开,只是她刚抬起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她蓦地顿住了步子。  “对了小孙。”  舒蔓叫住小孙,小孙顿住步子,“怎么了,蔓姐?”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王总有让你制定一个调研方案是不是?”  “是啊,昨天晚上连夜让我赶出来的,怎么了啊,蔓姐?”  说到王总昨天晚上让自己连夜赶出来调研方案这件事儿,小孙到现在都在心里暗骂他。  鬼知道她昨天都已经睡下了,自家老板偏偏抽风的让自己连夜赶出来调研方案。  因为打扰了她的睡觉,小孙做的极度不用心,反正心想着自己对这种事情不在行,无所谓王总怎么看自己了,大不了再找专业人士重新做,她就糊弄的做了一个调研方案给他。  听了小孙的说辞,舒蔓把掌心更紧的抠着手里的调研方案。  该死,果然是王总临时想到要把自己外派出去。  她当时还纳闷这个调研方案怎么设计的这么不走心,敢情这是小孙连夜赶出来的。  心里莫名的窝火的厉害,但是舒蔓还是竭力隐忍情绪,对小孙展颜一笑。  “没什么,就是王总也让我赶制一个方案。”  舒蔓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然后捏着手里的调研方案,回了营销部。  ————————————————————————————————————————————————————  舒蔓推开营销部的门,刚进门,文婷见她回来,就起身,走过来拉她的手,把她往外面拉。  舒蔓被文婷拉到了洗手间那里,警惕的看了看外面有没有来的人。  “怎么了,文姐?”  舒蔓见文婷鬼鬼祟祟的样子,不解,挑眉看她。  文婷一再确定外面没有人路过,把洗漱间的门上了锁,拉过舒蔓。  “蔓蔓,我和你说啊,那个粟涵啊,她啊……根本就没有去梨花镇出差。”  “……”  “我昨天剩下点工作没做完,就今天早上来得早,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看到那个粟涵啊,从王总的办公室里出来,两个人卿卿我我,她俨然一副傍-上了王总,做了二-奶-的姿态啊!”  一听这话,舒蔓更加敢确定粟涵联合王总搞-自己的事情了。  说来,她还纳闷,王总这怎么无缘无故让自己去出差,还拿加工资这样的事情阿谀奉承自己,敢情这都是粟涵再搞鬼啊。  “蔓蔓,我看这粟涵实在是越来越不是东西了,我记得你当初对她那么好,她现在倒好,狗咬吕洞宾啊!”  对于文婷谩骂粟涵,舒蔓不做任何的评价。  她对粟涵都已经麻木了,唯一觉得自己不足的地方,就是心太软,竟然一直不狠心针对她。  “从她能把我踹下去,自己做了营销部部长一事儿来看,你我心照不宣,应该都知道她做了不要脸的事情。”  “是啊,我真就是没想到她为了一个职位,连脸都不要了。”  舒蔓对粟涵,已经不屑评价了。  既然王总能对她言听计从,让自己去出差,她不去梨花镇出差,已经不是什么重点了,这应该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才对。  ————————————————————————————————————————————————————  舒蔓再回到营销部的时候,装模作样的收拾东西,准备去出差。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会儿准备放空枪,爱谁去出差就谁去,既然粟涵都能因为有王总撑腰不去出差,她身后的靠山是厉祎铭,更是没有什么要去出差的必要。  舒蔓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整理东西,摆弄桌上的乱七八糟的时候,昨天自己在粟涵那里见到写着自己家地址的那张纸,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昨天,她只是闪过一个目光到那张纸上,没有做多想,今天在文件里再看到这些纸张,她本能的蹙眉,而后把写着自己家地址的纸,拾了起来。  看着是粟涵字体的写着自己家的地址,她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粟涵昨天慌乱状态收走这张纸的情景。  昨天,她真的没有往深处去想,今天再这么一看,怎么觉得莫名的怪异呢?  舒蔓说不清这中怪异的感觉,不过她很肯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是了。  手里握着这张纸,舒蔓思绪飞脱,自顾自的陷入到自我的世界里,石化般想着这其中的奥秘。  只是,她真的想不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自己未知的奥秘。  她想不懂,粟涵写自己家的地址做什么,这太奇怪了,不是吗?  舒蔓失神儿想着自己的事情之际,韩宇文见了,过来抢了她手里的纸。  “喂,想什么呢?”  韩宇文和自己说话,惊得舒蔓赶忙收回飞脱的思绪。  “啊?”  她诧异的出声,只见韩宇文拿过自己手里的纸,细细端详。  “蔓蔓,这是你家的住址啊?”  “嗯!”  舒蔓没有否定,点了头儿。  “这是你家的地址,怎么是粟涵的字体啊?”  舒蔓也想知道写着自己家地址的纸张,为什么是粟涵的字体。  “不知道,应该是粟涵把她东西没收拾干净,落下的。”  舒蔓漫不经心的回着话,就又想了想关于这张写着自己家地址纸的奥秘。  直到韩宇文惊异的传来一声——  “啊!我想起来了!”  “什么?”  韩宇文的一声惊到了舒蔓,她不解的用目光看韩宇文。  “蔓蔓,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就是你们都去吃午饭的时候,我因为有一张工作报表弄丢了,就在办公桌下面找报表,然后那会儿,粟涵刚刚进来偷偷-摸摸的打电话,然后从你的个人档案里找你的地址。”  “找我家地址?”  “是啊,她好像还和电话那边的人问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韩宇文那会儿在办公桌下面,没有很清楚的听到粟涵和对方的对话,不会谈话的大致内容是关于舒蔓的就是了。  听韩宇文这么说,舒蔓懵了。  粟涵调查自己?  查自己家的地址,调查自己家里还有什么人,她这是想干什么?  本能的蹙起眉头,舒蔓因为粟涵对自己的调查,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由得,她开动脑洞,把这里面可能存在的事情,天马行空的想象起来。  乍然想到自己的弟弟,她猛地瞪大了双眼!  小泽……  由自己弟弟被打出事儿联想开来,她身形蓦地一晃。  莫不是,粟涵对自己做了那件事儿?  “蔓蔓……”  韩宇文见舒蔓的身形一晃,有要倒下的姿态,他赶忙扶住她。  “蔓蔓,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儿?”  “……我、没事儿!”  舒蔓整个人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懵成一片。  是粟涵对自己弟弟做了那种事情,真的是她对自己弟弟做了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吗?  想不到会有第二个人对自己弟弟做出来那样的事情,舒蔓一再捏紧手指,越发的肯定是粟涵做了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小脸泛着失血的白,舒蔓无法想象粟涵对自己到底有多么憎恶、憎恨,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弟弟的身上。  其实不然,舒蔓不知,粟涵本来是准备把主意打到她母亲和她弟弟的身上,不过因为姚文莉是个正常人,那些个打手怕摊上事儿,就没敢动姚文莉,而是对舒泽这个智商存在缺陷的智障,下了狠手……  “蔓蔓,你的脸都白了,真的没有事儿吗?”  韩宇文不知道舒蔓的弟弟出了事儿,完全不知道她一瞬间白了脸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我真的没有事儿。”  舒蔓虚弱着声音回答韩宇文,然后挣脱开了他对自己的搀扶,伸手抓过自己手里的拎包,她踉跄着脚下发虚的步子,像是丢了魂魄一般,出了营销部……  ————————————————————————————————————————————————————  舒蔓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得楼,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坐上计程车,去的医院。  一路上,她整个人脑海空白一片,手指都在颤抖的抓着拎包。  太惊悚了,实在是太惊悚了,她不觉得自己有对粟涵做出如何心狠手辣的事情,她怎么能对自己弟弟那样一个残障做出痛下狠手的事情?  她不愿意相信一个人的心会那么黑,那么狠……但是事实证明,粟涵的心就是那么黑,那么狠。  为了达到报复一个人的目的,她可以做尽所以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事情。  把手死死的攥紧,舒蔓隐忍心里的无力,不住的咬紧唇瓣。  真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不曾伤害任何人,外人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把主意都打到了自己亲人的身上。  双手抱住脸,舒蔓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她尖锐、强势、娇纵不假,但还没有到心狠手辣的地步,如此一看,对比粟涵,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了……  ————————————————————————————————————————————————————  厉祎铭接到厉烁打给自己的电话,他刚问诊完每天要接诊的两个患者。  厉烁在没有查出来事情真相之前,一直都不敢给厉祎铭打电话,生怕自己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给他,会让自己这个堂哥对自己黑脸。  这不,他这边事情有了眉目,已经确定了事情的犯案主谋是谁,他才敢打电话给厉祎铭。  说来,那些个打手,他们找起来还真就是异常的费劲儿。  舒泽被打的地方,那里没有监控录像,他们根本就无法确定是谁对一个智障下了狠手。  用了两天的时间,调动警力,多方调查,事情才有了进展。  于今天上午十点的时候,他们警方把涉案的四名打手给缉拿归案。  厉烁知道厉祎铭着急,这两天,他没少打电话给自己,自己这一把涉案打手缉拿归案,就赶忙问审,刚刚,那几个打手招供,说自己是受人钱财贿赂所托,对舒家的姚文莉和舒泽母子下黑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