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3章:又被你撩!(7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3章:又被你撩!(7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4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知道你不能无动于衷,你要是不动,我怎么能出来,嗯?”  舒蔓:“……”  和舒蔓在一起以后,厉祎铭在说荤俗话方面,变得越发炉火纯青,完全没有了最初那种陌上公子、谦谦如玉的温润形象。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用脚去踢他的小腿。  “我要洗澡,你抱我去洗澡!”  冲厉祎铭娇纵的扬着下颌,一派大小-姐之姿。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然后下chuang,捞着舒蔓的腰身,抱起在臂弯中,拥着她,迈开步,往浴室里走去。  打开了花洒,任由水流流下,打湿两个人……  两个人洗澡的过程中,免不了一番折腾。  实在是受不了舒蔓杏眼桃腮,双眼含着雾气一样迷离的诱-惑,厉祎铭压着舒蔓的身子,就准备落下吻。  厉祎铭没完没了的想要和自己折腾,舒蔓别着眼,一副不给厉祎铭亲自己的姿态。  见状,厉祎铭沉下来了一些脸。  对于他这样一个刚开荤的男人来讲,两次,真的满足不了他!  落下的薄唇落空,厉祎铭没有吻到舒蔓的唇,落在了她的脸侧。  不是自己一贯喜欢的软糯,厉祎铭皱眉。  “我吃不到你了,是么?”  厉祎铭问着,抓住舒蔓的香肩,直接抵在了瓷砖壁上。  被厉祎铭控制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舒蔓明显没有了闪躲的可能。  迎上厉祎铭盯着自己的湛黑的眸,她娇纵的挑眉。  “是你没有本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  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的眼底浮动卷起的风暴。  男人是最不应该被质疑的,尤其是在那种事情上……  “有你求着我的时候!”  厉祎铭咬牙说话,作势,涔薄的唇,又一次落下。  他想要咬舒蔓,只是舒蔓偏偏和他作对。  又一次没有咬住舒蔓,厉祎铭脸色黑的更甚。  接连两次在这个小女人的面前失利,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一定的挑衅。  伸出手去拥着舒蔓的腰肢,厉祎铭单臂,用遒劲儿的力道微微提高她的身子。  从齿缝间,一字一句,蹦出来话——  “躲,你接着躲,你躲得了现在,躲得了今晚吗?”  厉祎铭影射出来今晚势必要发生的一个事实,他能纵容她现在和自己闪躲,但是晚上,他绝对不再会给她和自己闪躲的可能。  舒蔓被厉祎铭扣着腰肢,纤细的皮肉被他掌控,尤其是他挤进来一只腿到自己双腿间,让舒蔓有种心慌的感觉。  “谁躲了?”  她梗着脖子出声,用娇纵的姿态对看厉祎铭,对于这个男人,她倒不是气恼或者是难以接受,反正那项消耗卡路里的运动,她自知自己摆脱不了,也不想摆脱,索性,还不如好好的享受。  只是,她对于他太过直白的话,还是小女人心思的想和他抗衡。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话,深邃的目光,专注、有神的落在她的脸上,看她悻悻、一脸不羁地样子,俊脸往她那里,倏地一倾。  舒蔓有些措手不及,却直觉性的闪躲,缩着小脖子。  “还躲?”  厉祎铭磁性声线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之意,在她的耳边传来,有蛊惑她身心的男性气息,太过强烈的缠绕在她的鼻息间。  舒蔓想反嘴说自己没有躲,但自己的话,与事实相悖,不免有些站不住脚,索性,她扬着下巴,纨绔的伸出手挑过厉祎铭的下颌。  挺了挺自己小脖子,舒蔓蓦地将自己的唇,落在了厉祎铭的薄唇上。  但仅仅是瞬间,舒蔓就快速抽-离开了自己。  软-软的触觉让厉祎铭一怔,不由得看向舒蔓的眼神儿有一丝古怪。  “不就是亲嘴吗?我用得着躲吗?”  舒蔓佯装不在意,却不自觉的红着脸,连带着自己抽离开的时候,窘迫的不想去看厉祎铭看自己的眼神儿。  被刚刚蜻蜓点水的一吻,弄得自己心里直痒痒,厉祎铭忍不住想到狠狠折腾舒蔓的冲动,倏地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强势逼近。  “再亲一下!”  再显而易见不过的霸道,让一向娇纵不羁的舒蔓,直接拒绝。  “不要!”  这个男人就是一头狼,吃到一点儿甜头儿,就想着继续为非作歹。  再者说了,她舒蔓向来就是喜欢唱反调的人,厉祎铭越是让自己去亲他,她越是不会顺从,毕竟,她最喜欢把厉祎铭逼得直跳脚,和自己没办法儿。  “你不要,由不得你说了算!”  他被这个小女人亲的来了感觉,她这么轻易的说不要,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她。  压着舒蔓的身体,厉祎铭更近的逼近她,把自己的腿,有意识、没有意识的刮过……  忽的,厉祎铭抬起手指,按住舒蔓的下颌——  “感受到了么?我又被你撩ying了!”  #已屏蔽#  ————————————————————————————————————————————————————  在浴室里,厉祎铭好说歹说,舒蔓就是不给他。  还拿话威胁他,说他要是现在要,晚上就别想了。  没有办法儿,厉祎铭被舒蔓威胁,只得自己给自己解决。  厉祎铭虽然不是第一次当着舒蔓的面儿做这种事情,但是舒蔓还是觉得羞耻的不行。  她虽然是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意性格的人,但是……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种事情。  有种血液上脑的感觉,逼的舒蔓别开眸不去看,却抵抗不住过分香-艳的场景,不住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  最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感,舒蔓主动开腔,和厉祎铭说:“别顾着你一个发出那么可耻的声音,我还在这儿呢?”  厉祎铭一听这话,顿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你这是准备加入,嗯?”  对于厉祎铭的提问,舒蔓没有说自己是与否,而是凉凉的丢下一句——  “回chuang上!”  然后她迈着步子,出了浴室。  说好的洗澡,到最后演变成了着实怪异的jiao-欢,搞得舒蔓最后,整个人像是要昏死过去似的倒在chuang铺里。  厉祎铭虽然谈不上像舒蔓这么累,但是看舒蔓累得埋头大睡,他就扯下了尽是激-情水花的chuang单到chuang下,拥着舒蔓的肩头儿,两个人一起相拥而眠。  直到晚上近六点钟了,两个人才辗转醒来。  舒蔓放纵的有些厉害,和厉祎铭,她还算是个新手,难免腰酸腿痛,整个人和车碾压过来似的,以至于厉祎铭说带她出去吃饭,她恹恹的扯着被子,让他买东西买回来吃。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睡了三个小时都还没有反过劲儿。  厉祎铭见舒蔓真就是累的不行,没有说什么,掀开被子下chuang,扯过短裤和西裤穿上,然后把白衬衫扎到裤腰里。  待自己穿戴好,他去找手机和皮夹。  “你想吃什么?”  “随意吧,反正你也不让我吃辣的,我吃什么都无所谓。”  难得见舒蔓这么乖,没有和自己再三要求吃辣,厉祎铭挽着嘴角淡笑,然后出了房间。  厉祎铭再回来的时候,提着餐盒,与此同时,还有……两盒避-孕-套!  刚刚和舒蔓做的时候,他因为没有买避-孕-套的关系,再加上规避舒蔓的敏-感体质,他只得在崩溃的边缘,拔出来!  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厉祎铭招呼舒蔓来吃饭。  舒蔓懒洋洋的赖在被子里不想起来,但是厉祎铭都把东西买回来了,再加上她也确实饿了,就穿了底-裤和内-衣,踩着拖鞋走过来。  “你买了什么?”  “西兰花虾仁,还有肉末茄子、糖醋排骨。”  “哦……”  没有辣的,对于舒蔓这个肉食动物,有肉吃还是很不错的。  拿过饭盒,她刚准备打开,眼角余光瞥到一旁的包装袋,里面似乎装着方方正正盒子的东西,挑眉——  “那是什么?”  “避-孕-套!”  舒蔓:“……”  厉祎铭买了避-孕-套回来……舒蔓怎么看,都有一种在那方面的事情上,厉祎铭要没完没了的感觉呢!  “怎么,你晚上还想继续?”  “不出意外,应该是继续!”  如果不赶上这个小女人来月-经,自己应该要继续。  和这个小女人在一起,他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的男人算是白做了,和她在一起以后,他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男人。  厉祎铭的话,惹得舒蔓冷冷的抽-动了下嘴角。  不出意外……她倒是希望有个意外,这个意外就是这个男人的零件有了问题,最好是xing功能勃-起障碍才好,免得他把自己折腾的要死要活!  “不是,你还真不准备回去了啊?你不回去,你不怕你的科室出事儿吗?你可是科室主任啊。”  “地球没有了我,又不能不转了,医院少了我,能有什么事儿!”  “我真就是第一次见你这种随心所欲的男人。”  “第一次?”厉祎铭正在打餐盒,因为舒蔓的话,挑了下眉梢,而后他抬头,看向舒蔓。  “这么说,你的很多第一次,都是我的了?”  舒蔓:“……”  没想到这个男人说话还真就是越来越会跑偏了。  “你这个男人真就是够恶趣味的。”  舒蔓撇嘴,尽可能把自己对厉祎铭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  “那也是和你!”  和外人,厉祎铭可不会表现出来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要知道,他在其他人的眼里,可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男神形象。  “哦……照你这么说,我还算是特别了的啊?”  “算是吧,至少看别人不会给我xing冲动!”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回答,他才不愿意让这个小女人觉得她对自己来说是特别的,不然,她在自己的面前,指不定要多么恃才傲物!  舒蔓冷冷的抽-动嘴角,“不过你对我来说还真就是特别的,毕竟,除了你之外,我还没有见哪个男人差到控制不住自己的xing勃-起!”  厉祎铭:“……”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一怔。  说来,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确实是自控力差到控制不住自己……  厉祎铭回过神儿,刚准备再说点儿什么,懒得和这个恶俗的男人继续痞下去的舒蔓,夹了排骨到自己的嘴巴里。  “食不言、寝不语,闭嘴,吃饭!”  舒蔓冷冷的命令着,然后用自己的筷子,夹了餐盒里最大的那块排骨到厉祎铭的饭盒里。  “我还不信堵不住你的嘴巴了!”  ————————————————————————————————————————————————————  吃过饭,厉祎铭去扔垃圾,舒蔓则是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拿出来,连上了网,参照现如今关于保险方面的调研案例,对小孙做的那份调查问卷,进行修改。  说起来,舒蔓虽然平时是个马马虎虎性子的人,但是对待工作,倒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生怕自己哪个地方没有顾忌到,会有披露的出现。  厉祎铭折回房间的时候,舒蔓在抓着头发,坐在chuang铺上想着如何就问卷的问题,好好的进行修改。  厉祎铭见舒蔓在办公,没有打扰他,兀自拿着手机,去了窗边的座椅那里。  “华佗,你对问卷有所了解吗?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厉祎铭时医学出身,对于市场营销的问题哪里会懂。  只是舒蔓问了,他还是装大象的问了有什么问题。  “就是这里啊,我总觉得这么写这个问卷好像不妥,你帮我看看!”  厉祎铭走了过去,坐在chuang边,看舒蔓说得那个问题。  把题干读了一遍,他这个外行人实在是提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意见,就装出来一副博学学者的姿态,清了清嗓子。  “我没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我读起来挺正常的。”  对于语序这样的问题,厉祎铭向来不在意,不像舒蔓是文科出身的关系,对每一个词汇的撰写,都特别的钻牛角尖。  “真的没有不妥的地方吗?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妥?”  题干的话读的不顺畅就算了,连带着自己写的选项,她都觉得有问题。  “一个问题而已,你有必要这么钻研吗?”  厉祎铭的手,落在舒蔓的头上,抚了抚。  “不是,我这是工作,怎么能不用心呢?”  看舒蔓还真就是拿工作当回事儿,无奈的笑了笑。  “蔓蔓,你有没有想过,王总的夫人都找去了酒店那里,这么一闹,王总还能在公司主持大局了?”  舒蔓抬头,神情有些怔忡的看向厉祎铭。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可能你还不知道,王总现在做你们公司的老板不假,但是这个公司的一半以上股份,是王总的夫人持有。”  “……”  “本来,你们公司是王总夫人的父亲的企业,王夫人父亲离世以后,就由王夫人继承,不过王夫人的心思不在公司的事业上,就交给了王总打理,但是,你们公司的控股持有人还是王夫人,说白了,王夫人要是让王总下位,只需要和你们公司的董事局说一声就好。”  “所以你的话的意思是,王总很有可能因为和粟涵的事情下位?”  舒蔓不知道王总和王夫人之间有这样的存在关系,诧异的问着厉祎铭。  “嗯……”  得到了厉祎铭的肯定回答,舒蔓一脚就把小孙交给自己的调查问卷,踢到了chuang下。  “照你这么说,我还忙什么啊,我看啊,这个王总,百分之百不能留在公司了。”  妈-蛋,自己还替公司着想,寻思把公司的业务处理好,不过看情况,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王总都不在公司了,自己劳心劳力的这么工作有什么用啊!  厉祎铭淡然的点了点头儿,“可以这么说!”  对王总家的事情,厉祎铭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一直以来王总都没有敢在外面乱-gao,就是忌惮家里的那位母老虎,不想粟涵的道行还挺深,把王总这个有色-心没有色-胆的人给拿下了。  “诶嘛!”  舒蔓已经说不上来自己是开心还是怎样,把手提电脑丢到一旁,就过去抱厉祎铭。  “那我们明天就回去吧!”  本来,舒蔓被安排了一周的外派,现在看来,自己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可以,不过,我还是建议你等一等公司那边的消息,我觉得,不出意外王总会被罢免职务,只是,我不敢保证王夫人会心软啊,所以,你还是等一等消息再说!”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也觉得在理。  “那我打电话问问公司的人啊?”  “别问!”  厉祎铭拒绝舒蔓的提议,“你忘了你在王总出事儿之前就已经离开了盐城吗?既然新闻和报纸上还没有登载这件事儿,你不出二十四小时就知道了这件事儿,不觉得外人起疑吗?”  厉祎铭这么说,舒蔓陷入了沉思。  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都是自己,自己为了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就制造出来自己已经离开了盐城的假象。  倘若自己表现出来自己知道盐城那边的事情,铁定是暴-露了自己。  如此一再想,她暂时也就打消了要回盐城的念头儿。  “那我还要继续在这里吗?”  “等消息,等那边有消息再说,反正你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儿,不是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除了自己母亲和小泽,她确实是没有什么身,趁着出差的名义,她还能偷懒,只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回去盐城那边好。  “在这里待着好无聊啊……”  “有我在,你还无聊?”  说来,自己还真就感谢厉祎铭来陪自己,不然,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发霉了。  “幸亏你在,不然,我都觉得我能无聊死。”  恹恹不欢的说了话,舒蔓拿过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提电脑,继续做她的调查问卷。  “还做问卷?”  “我待得太无聊了,就当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好了!”  能看得出舒蔓确实无聊到发霉的地步了,厉祎铭抬起手,揉着她的头发。  “明天我带你去附近逛逛,听说这边有一座很有名的山,我明天带你去爬山!”  能出去释放天性,舒蔓自是高兴的不行。  “行啊,那你明天带我去登山吧,正好我为了方便我调研,我带了平底鞋来。”  ————————————————————————————————————————————————————  两个人明天订了要去爬山,晚上就没有折腾,早早的就休息了。  在附近的粥铺店,两个人吃了早点,然后拿着登山要准备的水和一些必备的食物,两个人就出发了。  说来,厉祎铭开的车还真就是拉风的不行,别人去登山,都深居简出,他倒是好,开着个车在盘山公路上晃,搞得不像是登山,倒像是兜风。  厉祎铭停好了车,两个人穿着简洁的运动装,就沿着石阶,往上走去。  厉祎铭今天带舒蔓爬的山叫“凤凰山”,在当地是最高的一座山了,海拔有九百八十五米。  两个顺着台阶往上走,舒蔓时不时的看着两旁荫翳的树木,时不时瞄见一些奇花异草,就拉着厉祎铭,指着不远处的不知名儿的话。  舒蔓有娇纵的一面,也有小女孩娇憨,长不大的一面,就像现在,看到不远处的一只小松鼠,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拉着厉祎铭的袖口。  厉祎铭看舒蔓实在是有意思,落下一个板栗到她的额头上。  “看来,我不应该带你来爬山,倒是应该带你去动物园。”  “我去动物园?”  舒蔓质问厉祎铭,然后笑了,笑的很明灿、很开怀……  “动物园不是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吗?我都这么大了,还去动物园,显示我还没有长大是吗?”  看舒蔓实在是没心没肺,厉祎铭摸着她的头发。  “你就是个小p孩,连看见松鼠都这么惊奇,你是多久没有释放天性了?”  “哪有?我就是……”  舒蔓想替自己辩解,却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抓了抓头发也没有找出来一个为自己辩解的理由,索性,她就不说话了,而是岔开了话题。  “对了,你和我出来,你就把枕头扔在家里,它不会闹吗?”  “枕头很乖的,我不在家,它不会闹,就算是它饿了,它也会想办法吃狗粮里的狗粮来吃,再者说了,我家里每天都会有老宅那边的佣人来打扫,我根本就不担心枕头会因为饿,或者我不在而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