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7章:是我儿媳妇吗?(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7章:是我儿媳妇吗?(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说来,这对银戒指不是很矜贵,做工也不是很精致,仅仅是两个薄薄的银环,但是造型很小巧。  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士的银戒戴在她的无名指上恰恰好。  把银戒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舒蔓抓过厉祎铭没有开车的右手,把那个男士的银戒给他戴上。  说来,还真就是神奇,这两枚小巧的银戒指,刚刚好,适合他们手指的尺寸,不大不小,好像就是为他们两个人量身定制似的。  无名指上突然被套上了一个银色的戒指,厉祎铭垂眸,看去。  望着自己修长的骨节上,带着尺寸刚刚好的戒指,淡笑。  看厉祎铭笑,舒蔓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摒弃之前在寺庙里碰到那个老和尚的不快,舒蔓握住厉祎铭的手指,把两个人的手扣在一起,让泛着银色的戒指,呈现而出。  “华佗,这两枚银戒戴上我们两个人的手上,还真就是挺适合的啊!”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对舒蔓的话表示赞同。  舒蔓细细端详两个人手上的银戒,越看越是喜欢的不行。  “华佗,你戴在手上,别把戒指弄丢了。”  虽然只是不值钱的银饰,但是舒蔓却格外珍惜,好像这两枚银戒的得到是意外之喜般让她觉得弥足珍贵。  “不会,如果不是工作,我会一直戴着。”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更是兴奋,“那说好了啊,你要一直戴着,不能摘下来啊!”  “好!”  舒蔓笑,“那我也一直戴着!”  又把手机翻出来,舒蔓拉过厉祎铭的手指,十指紧扣,握在一起,小女孩心思的给两个人掌心相对的一幕,拍摄了下来。  拍好之后,舒蔓收回手机,定定的看,嘴角挽着的笑,更加可人起来。  看舒蔓笑,厉祎铭也淡笑着。  “一会儿回去酒店的时候,把你今天和我照的照片发给我!”  “干嘛?留作纪念啊?”  “嗯……你都能留作纪念,我为什么不能?”  “嘁!”  在舒蔓看来,动不动就拍照留念是女孩子家喜欢做的事情,厉祎铭一个大男人也做这样娘-们儿气的事情,她鄙视的啧啧做声。  但鄙视归鄙视,她还是说了,回酒店把照片给他发微-信上。  ————————————————————————————————————————————————————  回去了酒店,舒蔓疯了大半天,累的不行,把鞋子一甩,扔下自己的包,就进了浴室。  临进浴室之前,她和厉祎铭说让他自己去她包里翻她的手机,然后让他自己传照片到他的微-信上,锁屏密码是0815  看舒蔓那个时而乖张、时而单纯的疯丫头去了浴室洗澡,隐约有水流的沙沙声传来,厉祎铭笑了笑,而后拉开她的挎包,从里面拿出她的手机。  说来,舒蔓还真是无比自恋,相册里除了风景图和一些暴-漫的搞笑图,剩下的差不多都是她的自拍照。  看舒蔓搞怪、卖萌的自拍照,着实无奈的笑了笑,怪不得这个疯丫头能这么神气,相册里尽是她的自拍照,这么信心爆棚,她要是不自信、不自恋、不自命不凡,还这就是不可能。  没有去翻舒蔓手机里是否有什么隐私的心思,厉祎铭觉得像舒蔓这么没心没肺的疯丫头应该也没有什么隐私可言,就点开了她的微-信,准备发两个人出去玩的照片到他的手机上。  在舒蔓的手机微信里一看,厉祎铭惊异的发现了一件事儿。  慕小晚……  几乎是看到舒蔓手机里有这样一个备注,他就把这个慕小晚,和自己的准嫂子乔慕晚联系到了一起!  莫不是两个人是朋友吧?  厉祎铭不知道舒蔓和乔慕晚两个人之间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乔慕晚没有说过关于舒蔓的事情,舒蔓也没有说过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就算是他隐约听到过关于两个人的关系,他也没有了印象。  或许是好奇心心里驱使的缘故,他点开了这个叫“慕小晚”备注名的朋友圈。  一进到乔慕晚的朋友圈一看,自己的猜测到了证实。  这个“慕小晚”就是自己的准嫂子乔慕晚,而且,她和舒蔓确实也认识!  证实了这件事儿,厉祎铭就去看舒蔓和乔慕晚近期的聊天记录。  没有看几条,只是翻了最近的聊天记录。  看了两个人的对话后,厉祎铭笑了。  原来,两个人不仅仅是认识,还是无话不谈的挚友啊!  厉祎铭不得不感叹缘分的奇妙性,乔慕晚拴住了自己那个腹黑的大哥,舒蔓把自己收拾的服帖,两个人还是好闺蜜。  一对好闺蜜,把他们厉家的兄弟俩攥在手里了,还真就是像电视剧里的剧情一样存在戏剧性。  没有过多的把事情停留在两个人聊天的界面上,厉祎铭把自己和舒蔓的界面点开。  是舒蔓最初给厉祎铭的备注一样,没有变,还是“死华佗”三个字,作为她给自己的备注。  把两个人今天照的照片,逐一传到自己的微-信界面上。  厉祎铭对两个人的照片进行了保存,而后,在微-信界面里找自己的堂妹崔蓁霓的微-信。  “蓁霓,帮我洗照片,回头儿我出差回来,去影楼去照片。”  说着,厉祎铭就把自己和舒蔓的照片,逐一发了过去。  大约有七十多张照片,崔蓁霓接到厉祎铭发给自己照片那一刻,手机差点被卡得死机,好在她用的手机有足够大的运行内存,不至于自己被这个堂哥刷了屏以后死机。  待照片都发了过来,崔蓁霓把照片都看了一圈。  发现自己这个堂哥交了女朋友,还疯-狂-虐-狗的给自己发了这么多的照片过来,她忍不住冷冷抽-动了下嘴角。  “哥,差不多就得了,欺负我没有男朋友是不是?”  收到崔蓁霓发了的语音消息,厉祎铭笑了下。  “记得把照片洗出来,五寸就好,最先发的那四张,做摆台,要十寸拉米娜装裱,然后第七张照片,放大到十八寸,海报风格装裱。”  听完厉祎铭对自己的要求,崔蓁霓忍不住爆粗。  尼玛,这是照结婚照吗?  “哥,你这是准备做结婚照?你要是准备照结婚照,来影楼啊,你和准嫂子的这些照片太普通了啊!”  “不是,这只是一个准备阶段,我准备放家里和办公室的,要是做结婚照的话,七十多张怎么能够,我可是打算全球各个国家取景照结婚照!”  崔蓁霓:“……”  ————————————————————————————————————————————————————  厉祎铭要求完崔蓁霓,准备打电话给医院那边,问问有没有什么紧急的工作要自己回去处理。  不等他把拨通键按下去,厉老太太打了电话过来。  电话被接通,里面,厉老太太恶狠狠的声音,有惊涛裂岸之势传来。  “你个浑-犊-子,你死哪里去了啊?一天天的连个你人影都看不到?”  说来,自己养得这几个孩子,还真就是没有一个给自己省心的。  一开始,厉老太太觉得相比较自己那个臭-屁的大儿子而言,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真的是通情达理,不会做出来让自己操心的事情。  只是她错了,自己的那个大儿子虽然不服从自己的管教,自己拿他没辙,但是至少,他不给自己玩失踪,他要是不接自己的电话,找不到他,自己去公司堵他能堵到他。  但是自己的这个二儿子可不同,自己去医院堵,去他家里堵,根本就堵不到他。  四下打听了一圈,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搞得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自己母亲近乎咆哮的声音传来,厉祎铭的脑仁直疼。  抬手揉着额心,他尽可能不让自己的情绪因为自己母亲的话有什么影响。  “您有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  说来,厉老太太就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不,几天没联系自己的儿子就想了,但是她还不好意思总打电话给自己的几个孩子,省的搞得自己像是有恋儿癖似的。  今天,老宅这边去厉祎铭公寓打扫卫生的帮佣回来说厉祎铭好像这两天都没有在家住,连狗都没有喂,她当即就坐不住凳子,寻思打电话给厉祎铭。  只是厉老太太打电话那会儿,厉祎铭正和舒蔓在山里玩,山里的信号不好,厉祎铭根本就没有接到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厉老太太这一看自己联系不上自己的儿子,赶紧让家里的司机载自己去医院,这去了医院不打紧,她在医院根本就没有见到自己儿子的影子。  后来还是医院这边的院长说厉祎铭昨天早上请了假,说要外出休息一段时间,等他想回来工作再回来。  一听这话,厉老太太再联想到自己打不通电话给自己的儿子,不住的嘟囔着。  好在自己下午回了家,临近之前打通了这通电话。  “妈,这个时间您该和爸吃饭了,如果您没有什么事儿,我就不耽误您和爸吃饭了!”  厉祎铭想要挂电话的意思,在明显不过。  厉老太太看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现在学的和自己的那个大儿子一样臭屁,不悦的呛声。  “我吃什么吃,你现在在哪呢?”  厉祎铭知道自己母亲问自己在哪,一定是在盐城大找了一番,没有找自己关系的缘故,只得打电话过来。  “我在外面的一个小县城这边。”  没有隐瞒厉老太太的意思,他坦诚回答。  “去外面的一个小县城?你不是说你要休假吗?好端端的不去海景房或者国外休假,跑去一个小县城做什么?咋的,寻思贴近生活去了啊?”  厉老太太呜呜喳喳的说着话,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到现在一直麻雀,活力十足。  “算是吧,也没有谁规定不能去一个小县城休假啊?”  “你咋不说你是去小县城扶贫下乡,给乡民们免费治病呢?”  自己养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厉老太太还算清楚。  她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自己儿子要休假的事情,而且就算是休假,他也不可能去一个小县城,厉家在海边有四五个海景房供休假用,他好端端的不去海景房那边休假,见鬼的跑去一个小县城休假,他这分明是在诳自己。  “如果您觉得我是来给乡民们治病也可以,毕竟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有其母必有其子,我随您,您心地善良,我也不会差了,不是吗?”  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戴高帽,厉老太太根本就没有听出来一丝一毫对自己夸赞,相反,倒是反其道而行之,有埋汰自己的意思。  “浑-犊-子,你少给我耍花样儿,你给我说,你到底去做什么了?你女朋友不是怀孕了吗?你女朋友怀孕了,你还出去,你这个浑-犊-子还有没有点儿良心了啊?”  说来说去,厉老太太到现在还惦记着厉祎铭女朋友怀孕的事情。  自从她从厉祎铭的嘴巴里得到了他女朋友怀孕的消息,她就整天坐立难安,想要知道自己的准儿媳和金孙是什么样。  只是自己的那个混犊-子儿子,根本就不给自己透露半点儿风声,搞得自己天天都在捕风捉影。  没想到自己母亲还在惦记着舒蔓怀孕的事情。  那次他会随意杜撰舒蔓怀孕的事情,完全是逼不得已,哪成想,自己的这个母亲还真就是当了回事儿。  “浑-犊-子,你给我说话,你别给我装哑巴,我问你,你的那个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你还想不想好了啊?你女朋友怀孕,你还去外面,要么你现在就回来去照顾你的女朋友和你儿子,要不,你把你女朋友家的地址告诉我,我去把她接来老宅这边照顾。”  相比较自己的儿子回来照顾自己的准儿媳妇和金孙,厉老太太更愿意把自己的准儿媳接来老宅这边照顾。  说来啊,她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那个准儿媳妇啥样儿,只不过是碍于没有机会罢了。  自己母亲说一出是一出,弄得厉祎铭一个头儿两个大。  “不用,她现在和我在一起呢,我照顾她就好!”  “啊?”  一听这话,厉老太太惊了。  “那……那你女朋友怀孕,你还带着她外出,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是怎么想的啊?”  厉祎铭:“……”  “你这前不久才和我说你女朋友怀孕的事情,那胎应该还没有到三个月呢,这胎都还没稳定,你就带你女朋友到处颠簸,你是不在又准备让你爸训你啊?亏得你还是学医的!”  厉祎铭实在是无语自己母亲的说辞,自己的这个妈,从自己小,磨叽到自己现在,性子倒真就是一丁点儿都没有改。  “妈,时候不早了,爸还在等您吃饭,您快去吃饭吧!”  “你老催我吃饭做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  厉老太太没打算挂断电话,就继续和厉祎铭絮叨不停。  “我给你说混-犊-子,你赶紧给我回来,你带着一个孕妇在外面搀和什么啊?你就算是想休假,我们家在海边有那么多海景房,你就带你女朋友去呗。孕妇头三个月是特殊时期,不能出乱子,知不知道?”  “……”  “我给你说,你痛快回来,要是我的金孙出了什么问题,你别说我和你拼了老命!”  “……”  “还有啊,你这始终不让我和你爸见你的女朋友是什么意思啊?你是见不得人怎么的啊?还是说你这诳我和你爸呢,你这压根就没有女朋友,为了哄我们两个老骨头棒子开心,故意说你有女朋友的啊!”  说来,厉老太太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个不负责的男人,如果他说他有女朋友的话,还怀了孕,就是应该带来给自己和自己的老伴儿看啊。  但是他迟迟没有行动,让厉老太太拿捏不准,总觉得有一种他在糊弄自己的错觉。  厉祎铭倒不是不肯介绍舒蔓给自己母亲认识,只是舒蔓那边一直发生大事小情,始终没有空出来时间,根本就不给他带她回家的这个机会。  再加上他没怎么提让舒蔓和自己父母亲见面的事情,他不知道舒蔓是否愿意和自己的父母亲见面。  综合考虑,他怎么都觉得自己应该先和舒蔓商量好,等她身边发生的大事小情都处理好,再带她回去见自己的父母亲。  “我没有诳你们,该带她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带她回去。”  厉祎铭轻描淡写,刚说完话,浴室那里就传来舒蔓娇里娇气的声音。  “华佗,你过来给我擦背啊!”  没有外人在,舒蔓总是不自知的和厉祎铭撒娇,这次也是一样。  她不知道厉祎铭在和厉老太太通电话,就声音软的像是棉花一般,娇弱的唤着厉祎铭。  浴室那边传来舒蔓的声音,厉祎铭本能的向浴室门口那里看去。  听到了电话那端似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厉老太太当即就像是侦查犬一样竖起了两个耳朵。  厉老太太自认为她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还不至于耳聋,她坚信自己刚刚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媚-里媚-气的女人的声音。  “谁在喊你?我儿媳妇?”  厉祎铭没料到自己母亲耳尖的把舒蔓的声音听了过去,薄唇微抿了下。  厉老太太屏息等厉祎铭对自己的回答,只是迟迟没有得到厉祎铭对自己的回答。  等得有些不耐烦,厉老太太又问一声——  “混-犊-子,到底是谁啊?谁在喊你啊?是不是我的儿媳妇,要是我儿媳妇,你让她和我说个话啊。”  厉老太太期盼着有某户人家的姑娘叫自己一声“婆婆。”,这会儿自己都听到那姑娘的声音,也知道她就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直觉性的想要和舒蔓对话。  只是,厉老太太就差欢呼的雀跃,被厉祎铭直接泼了一盆冷水过去,把她从头到脚,淋湿了一个彻底。  “她忙,没时间和您说话,您要是没有什么事儿,我挂了!”  厉祎铭说完话,不给厉老太太任何一个再和自己磨叽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掐断。  “诶,别挂……”  “嘟嘟嘟……”  电话里阵阵忙音传来,直接阻断了厉老太太的声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