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8章:白姐姐(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8章:白姐姐(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9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耳边没有了自己母亲絮絮叨叨的嘟囔声,厉祎铭将手机丢到chuang上,然后抬手揉着额心,一边舒缓自己泛疼的额心,一边往浴室那里走去。  打开浴室的门,里面有些许潮湿的蒸汽弥漫,雾蒙蒙的一片。  舒蔓把手里蘸着沐浴液的浴花递给厉祎铭,让他给自己把沐浴液均匀涂抹在自己的身上。  “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啊?”  厉祎铭半挽着自己的袖口到手肘以上的部位,拿过浴花,给舒蔓擦背的同时,淡淡道——  “我妈!她说去医院找我没见到我,就打了电话过来。”  “哦……那你和她说了你和我在一起吗?”  对厉祎铭的母亲,舒蔓隐约有些印象,她记得她那次去厉祎铭的公司找他,有碰上他的母亲,不过自己背对着她的缘故,并没有看到他母亲的长相,也没有和他母亲有任何的交流。  “说了!”  对舒蔓,厉祎铭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坦诚回答。  “我妈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她还让我带你回家呢!”  舒蔓:“……”  “……你和伯母说了我?”  她没有听厉祎铭说过他在他母亲面前提过自己,理所当然的,她还以为厉祎铭没有把他们两个人在交往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嗯,她之前介绍我和韩佳佳来往,我就已经和她说我有了你,不用她再介绍其他人给我了!”  舒蔓怔忡了下,待收回思绪,因为厉祎铭的话,她想要知道厉老太太如何看自己,却又觉得自己要是这么突兀的问了他这个问题,显得自己不矜持。  厉祎铭见舒蔓没有再吭声,再加上自己站在她背后,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大确定舒蔓这会儿在想什么。  拿浴花在舒蔓的雪背上游-走……厉祎铭滑动了下喉结,试探性的开口——  “等处理好小泽的事情,我带你回家!”  “你……真的打算带我回家啊?”  舒蔓有些小纠结的问。  毕竟,一个到了谈婚论嫁年纪的男性把一个异性领回家,摆明了这是见家长,两个人有意做结婚的打算。  舒蔓倒不是觉得自己见他的父母亲有什么不妥,毕竟两个人交往下来,也确实有了要结婚的打算。  只是,她觉得自己这么突兀的去见厉祎铭的家人,心里还是会紧张。  她了解厉祎铭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对他的父母,她一无所知。  再加上厉家在盐城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她再清楚不过了,她总觉得自己要是没做好功课,有十足的把握去见厉祎铭的家人,心里总是悬的慌。  想来,自己有必要找乔慕晚,和她谈一谈了,借此了解一下他的家人都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投其所好。  “不然你想我一直把你藏着、掖着,不让我父母知道你?”  把小手下意识的搅在一起,思量半晌,她缓慢掀动嘴角。  “给我点儿时间,我……暂时还没有做好要见你父母的准备!”  她天不怕、地不怕,目中无人不假,但是她也有她的小矜持,就这么让自己没有任何准备见了他父母,说来,她真就是没有底,等到她对这件事儿有所准备,再去见他父母亲也不迟。  “不急,等你先把小泽的事情处理好了的,我再带你回家。”  “好!”  ————————————————————————————————————————————————————  洗过了澡,换下来今天登山的衣服,厉祎铭准备带舒蔓出去吃饭,舒蔓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是她所在公司的一个董事。  电话里,董事没有和舒蔓说些什么,就说出差的工作不用进行了,让她回来盐城这边,说她身为部长,要参加公司的整改会议。  舒蔓巴不得能回去盐城,这会儿有董事打电话给自己,她自然是不打算多做停留。  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到chuang上,她狡黠的笑了。  “华佗,看来,我们要回去了。”  “公司那边来电话让你回去?”  “嗯!”  舒蔓点头儿,虽然打电话给不是王总,不过她想,王总犯了那么大的事儿,这会儿应该是在派出所里接受调查,哪里还顾得上管公司?  不出意外,估计刚刚张董事打电话过来说要自己参加整改会议,应该就是准备弹-劾王总,把他从公司老板的职位上拉下来。  “刚刚公司的一个董事打电话让我回去参加公司的整改会议,不出意外,我想就是你说的,王总要让位了。”  王总会下-台,在厉祎铭的意料之中。  “打算什么时候走?”  “现在吧,这会儿天已经快黑了,我们两个开车回去,到盐城怎么也要十点钟了。”  “不打算吃饭了?你刚刚不是还吵着说饿了么?”  “不吃了!回盐城,等你做饭给我吃啊,这里餐馆的厨师,哪里能比得上你的手艺啊?”  舒蔓讪笑着,想到自己回了盐城,能吃到厉祎铭下厨的美食,她已经预料到了自己肠胃要得到极大的满足。  看舒蔓笑得像是个贪吃的小鼹鼠,厉祎铭也笑了。  “那你收拾东西吧,我下楼去买两杯咖啡回来。”  “好,我要拿铁啊,别给我加黄糖,就加奶精。”  对于这么多要求的小女人,厉祎铭落下一个大板栗到她的额头上。  “知道了。”  ———————————————————————————————————————————————————  夜半,灯火璀璨,明亮依旧。  下了车辆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两个人时隔两天半再回到盐城。  五个小时的车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好在两个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可聊似的,五个小时过得很快。  舒蔓本来打算让厉祎铭开车载自己去医院的,不过回来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这个时间估计舒泽已经睡了,她就打消了去医院看舒泽的念头儿。  没有回去暖心阁那边的打算,舒蔓想看看枕头,就随厉祎铭去了他公寓那边。  厉祎铭开门,刚把门打开,枕头就甩着个尾巴出来欢迎他们。  “枕头!”  看到枕头,舒蔓当即就把它抱了起来。  对厉祎铭和舒蔓实在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枕头伸出舌头舔舒蔓的手,一个劲儿的和她示好。  舒蔓被枕头舔的皮肤痒-痒-的,笑:“小家伙,几天没见,想我了吗?”  枕头听懂了舒蔓的话,直往舒蔓的怀里钻,让舒蔓抱自己。  厉祎铭看枕头和舒蔓腻歪着,嘴角挽着笑。  换了鞋,进门。  公寓这边没有女拖的关系,厉祎铭拿了自己的棉拖给她。  把东西放下,厉祎铭挽着袖口到手肘处,去冰箱那里翻找食材。  “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舒蔓手抚着枕头的脑门,随意说着。  “那我煮面给你吃吧。”  “好,你弄吧,煮好了喊我啊!”  厉祎铭去煮面,舒蔓忙着逗枕头玩。  中途,厉烁打了电话过来。  厉祎铭见是厉烁打来的电话,目光下意识的往舒蔓那边睇了一眼,见舒蔓在和枕头玩,收回目光,接了电话。  “哥,你这会儿在哪呢啊?我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知道这会儿打电话会打扰到我,你还打电话过来?”  厉烁:“……”  说来,厉烁也不想打这个电话过来,他这个堂哥现在有了女朋友,每天的作息时间铁定不能和之前一样,指不定他现在软玉在怀,自己不巧的打来这个电话就是自讨没趣。  只不过,粟涵现在大闹,派出所那边刚刚打电话给自己,说什么粟涵说要上诉,让警方就之前所谓的卖yin一事儿重新调查。  没有办法儿了,派出所那边的局长打了电话给自己,让自己裁-决这件事儿。  厉祎铭本来想随便粟涵怎么大闹,他就是不买她的账,反正自己之前已经用威胁的手段让她在笔录上签了字,还不信制-服不了她了。  他随意的敷衍了派出所那边,让他们看住粟涵,随便粟涵怎么大闹都不要理会。  只是这反应出来这里面有端倪的粟涵,根本就不肯消停,恨不得把派出所弄个底朝天的闹着。  没有办法儿了,厉烁只得打电话过来给厉祎铭,看看他这边,能不能让事情就这么算了。  毕竟粟涵那边要求警方彻查关于几天前发生在银河酒店那件卖-yin案,如果警方要是彻查的话,一定会找出端倪,到时候,粟涵会被取-缔卖-yin罪不说,舒蔓那边还有可能摊上事儿。  “哥,我也不想这个时间打电话给你,不过……我有点儿事儿要和你说。”  “有什么事儿?”  “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粟涵那边,她说要对前几天那件卖-yin案,让警方彻查,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哥,你应该清楚,我想,其实就算是不把这个卖-yin罪安在粟涵的头上,就她买凶报复舒泽一事儿,就可以对她定罪,你看,你和准嫂子那边,就所谓的卖-yin一事儿,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算了?”  “……”  “你的意思是她没罪?”  厉祎铭至始至终都不肯承认他和舒蔓沆瀣一气、给粟涵下套一事儿,不过厉烁办案多年,从十七岁就接手刑事案件,十余年的时间,他几乎不需要深思熟虑就能知道粟涵是进了自己堂哥下的这个圈套里。  “她怎么没有罪啊?她不是买凶去打准嫂子的弟弟么,就这个罪名,就足够给她定罪了。”  “既然能定罪,也不在乎追加一条罪名了,反正都是要坐牢,这种女人,少在世上祸害几年,不好吗?”  厉祎铭反问的话,整的厉烁无从反驳。  能看得出来自己这个一向性情温润的堂哥,不打算放过粟涵,他抿了抿唇后,应声。  “好,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关于舒泽被打一事儿,晓诺会作为你嫂子的代理律师,全权负责起诉的事宜。”  厉烁一看不仅仅是自己被拉进来,连厉晓诺也被牵连,他暂时找寻到了一些安慰感。  “行,晓诺负责这事儿稳操胜券!好了哥,我不和你说了,我这会儿得去派出所一趟。”  粟涵那边,派出所的警员管不了,他只得自己出马。  “嗯……别忘了找相关的媒体记者,就舒泽被打这件事儿进行跟踪报道。”  厉烁:“……”  ————————————————————————————————————————————————————  厉祎铭煮好了面,招呼舒蔓来吃。  舒蔓放开枕头,去洗漱间洗了手,然后来餐桌这边吃饭。  说来,厉祎铭做的东西实在是太符合舒蔓的胃口了,让她矫情了这么多年的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用筷子挑面条吃,一边吃着,舒蔓一边嘟囔。  “华佗,我觉得我最近都涨了体重。”  本来,因为舒泽的事情,舒蔓觉得自己可能会掉很多重量,哪成想,自己的体重非但没有减的意思,她倒是觉得自己又重了好多。  “你偷吃东西了?”  “不是!”舒蔓摇头否定,“我觉得是你把我养的太好了!”  说着,舒蔓用手捏了捏自己隐约变得肉嘟嘟的脸颊。  闻言,厉祎铭笑。  “你以后别总做好吃的给我,再这样下去,我的身形都得走样了!”  “那从明天开始,每天都给你煮清粥。”  舒蔓:“……”  舒蔓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我是不让你总做好吃的给我,又不是让你虐待我啊?”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给你吃?”  “随意啊,你做的什么,我都能吃啊!”  一向,舒蔓都讨厌吃白菜、土豆那种蔬菜,偏偏这些在她看来不讨喜的东西,经过厉祎铭的手一做,都好吃的不行,让她无肉不欢的个性,改观了好些。  觉得舒蔓这个迷迷糊糊的小女人实在是可爱。  一边说让自己随便做东西给她,另一边却说不让自己给她做好吃的,向来,她想吃什么,他就给她做什么,她这么矛盾的言论,实在是让他无奈的发紧。  ———————————————————————————————————————————————————  两个人舟车劳顿折腾了一天,洗了澡以后,两个人相安无事的抱着对方,潜眠了一整晚。  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见天色还早,清晨的霞光还没有冲破云层,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两个人深深对视了一眼后,就像是相互吸引的磁极一样,牢牢的吻在了一起。  免不了狠狠的折腾一番,两个人再去洗漱间洗澡,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  洗漱间里,两个人拿着情侣牙刷,对着镜子刷牙。  一边刷牙,舒蔓还不忘摆出搞怪的表情,冲着盯着镜子的厉祎铭挤眉弄眼。  厉祎铭见舒蔓和自己搞怪,他也不示弱,搂过她的脖子,就着没有冲洗的泡沫,就吻上了她的唇。  四片唇相互衔接的一瞬间,两个人也顾不上彼此的嘴巴里还有没有冲洗掉的泡沫,缠-绵的吻在了一起……  舌尖儿卷着泡沫,厉祎铭越过舒蔓贝齿的桎梏,卷着清新的凉意,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处。  舒蔓被厉祎铭缠着,故意闪躲,却还欲擒故纵,在两个人缠-绵的间隙间,给厉祎铭能吃到,却还吃不到的错觉。  两个嬉笑打闹着,再完了的时候,两个人的鼻头儿上都沾满了牙膏的泡沫……  吃了早餐,两个人穿戴好,下了楼。  本来舒蔓打算在网上订车票,弄张今天的车票,表明自己今天才回来。  但是想了想,反正王总现在已经衰败了,无所谓他会找自己的麻烦,从中发现什么端倪,就一脸无所谓的随厉祎铭下楼,去了医院。  公司的会定在下午两点钟,估计公司这会儿乱成一团,她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思去看热闹,就买了小泽一贯喜欢吃的水果,去看小泽。  舒蔓进病房的时候,姚文莉在。  许是没有想到舒蔓已经出差回来了,姚文莉看到她的时候还挺诧异。  “蔓蔓,你出差回来了啊?”  不等舒蔓应声,那边,小泽脆生生的声音传来。  “姐姐!”  瞧见舒蔓身后的厉祎铭,他又欢快的唤着厉祎铭。  “祎铭哥哥!”  自己最喜欢的两个人来看自己,小泽高兴的不行,作势就打算下病chuang,只是他脚上打了石膏的关系,想动,腿上却传来一痛,疼的他当即呼痛一声。  “小泽。”  舒蔓一看舒泽呼痛,放下手里的水果,惊心上前。  “小泽你怎么了啊?”  厉祎铭也听到了舒泽的呼痛声,本能反应要出门去找医生。  “我去找医生过来。”  不等厉祎铭出门,舒泽叫住了他。  “祎铭哥哥,小泽没有事儿。”  不过是自己动了下脚,有些疼,不碍事儿的,他安抚舒蔓和自己母亲不用担心的同时,也叫住厉祎铭。  “祎铭哥哥,你不用去找白姐姐啊,我就是不小心儿动了一下,没有事儿的!”  “……”  白姐姐?  舒蔓因为小泽这么熟稔的唤着一个人,有些诧异。  自己不在这两天,小家伙就和给他治腿的医生,打的火热了吗?  舒蔓不知道舒泽嘴巴里的“白姐姐”指的是白伊颂,但是厉祎铭清楚啊。  他们医院这边骨科,能算得上专业医师,还姓白的,除了白伊颂,没有第二个人了。  姚文莉见自己的女儿表情这么诧异,笑了。  “你说你这孩子,小泽口中的白姐姐就是白伊颂啊!”  舒蔓:“……”  “白伊颂?”  舒蔓懵了,白伊颂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弟弟现在来往这么密切吗?  “是啊!”  姚文莉点头儿,她清楚的记得白伊颂曾经和自己说过她是厉祎铭的学妹,就算是不因为自己和她母亲的关系,因为自己的女儿是厉祎铭的女朋友,她也是认识舒蔓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