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96章:第七更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96章:第七更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70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姚芊芊见这个奇怪的女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了两句话,就像是见到了鬼似的呢?  有诧异,有惊讶,但是更多的……是嫌恶!  虽然她不认识这个女人是谁,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尤其是她畏手畏脚的样子,她莫名的觉得反胃。  “真是个怪女人!”  撇嘴表现对姚文莉的嫌恶,她再收回盯着姚文莉离开的目光,往主屋那里走去。  ——————————————————————————————————————————————————  姚文莉一路快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感觉跑的没有了方向,没有了灯光,没有了路,她才下意识的顿住脚下的步子。  止不住的惊喘,姚文莉觉得自己这会儿大脑里还是混沌一片。  天知道,她觉得自己刚刚整个人的脑袋都炸裂开了,以至于什么都顾不上了!  那个女孩子……  在心中喃喃自语着,姚文莉平复下思绪以后,在自己脑海中勾画姚芊芊的样子。  她就是……  痛心的闭上了眼,犹记得自己上一次偷偷来到这边、见到她,是二十三年前,那会儿的她,只有三岁。  不想,二十三年的光景,她……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心中凌乱的不成样子,姚文莉尽可能调整自己的呼吸,不然自己乱了章法。  沉寂了好久,久到整个人都因为夜风的吹拂,身体上泛起了凉意,才有了知觉……  ——————————————————————————————————————————————————  厉祎铭打了电话给医院那边,得到的回答是姚文莉没有在医院这边。  没有打电话给舒蔓,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他在前方的路口那里调转了方向,将车子重新往舒蔓的小区那边驶去……  舒蔓正在用指腹摩挲唇瓣,听到有人敲门声,她先是一怔,随即,去了玄关那里。  本以为自己是母亲忘了带钥匙,打开门一看才发现是厉祎铭折了回来。  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怔,“……你怎么回来?”  “怕你一个人在家会害怕!”  厉祎铭把话说得理所当然,跟着进了屋,关门,换鞋。  舒蔓跟着厉祎铭的身后进了客厅,喃喃道——  “其实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儿的!”  说实在的,有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真的有了底气,不至于再像之前那样心里悬的慌,只是,自己这么一再的折腾这个男人,实在是说不过去。  “没事儿还这么六神无主?”  舒蔓:“……?”  “都写你脸上了!”  舒蔓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自己的脸。  真的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去了客厅沙发那里坐下,厉祎铭就着舒蔓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淡淡道——  “我打电话给医院那边了,阿姨不在医院那边。”  “我猜到了!”  自己母亲说在家,而事实是她并没有在家,如果说她在医院那里,她没有必要对自己隐瞒,很显然,她根本就不在医院,而是在一个让自己猜不到的地方。  “从我知道她说谎说她在家里,我就猜到了她不想让我知道她在哪里!”  有了厉祎铭在,舒蔓没有之前那么心神不宁。  她坐在了厉祎铭的身边,拢了拢鬓角垂落的头发儿到耳后。  “算了,不管她了,可能是我把她想的太好了!”  舒蔓尽可能让自己放宽心,对自己母亲,她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评价,要知道,在这之前,赌博一事儿,已经闹的她筋疲力竭了,她最近碰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更多的精力牵扯,让自己去管她的事情。  “准备让我帮你调查你母亲和伊颂母亲的事情么?”  “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调查呢?”  其实说来,舒蔓觉得自己调查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白伊颂说得事情是真的,自己母亲连她的亲生父母亲都不待见,自己一个做晚辈的有意去认自己的外公外婆有什么用呢?  厉祎铭见舒蔓问自己这个问题,黑眸看着她。  半晌,淡淡道:“等你想调查了,告诉我就行。”  舒蔓点头儿,然后把双手搭成塔状儿抵在鼻侧上,“其实相比较我去调查,我更想听我母亲亲口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己活这么大一直都以为自己没有外公外婆,现在突然被告知自己的母亲欺骗了自己,她从内心深处是不能接受的,再怎样说,姚文莉也是自己的母亲,是自己最亲的人,她不应该瞒着自己。  无力的叹息了一口气,她轻合睫羽,“或许……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吧!”  ——————————————————————————————————————————————————  姚文莉回来家里的时候,脸色还是不好的很。  进门的时候,姚文莉诧异的发现厉祎铭在家里,而自己的女儿,这会儿真枕在厉祎铭的腿上,酣睡……  厉祎铭听到隐约有声音,潜眠的他,睁开了眼,视线撞到姚文莉的目光时,他伸出手,示意姚文莉不要吵到舒蔓。  姚文莉明白厉祎铭时什么意思,就没有做声。  厉祎铭把舒蔓的头垫在靠枕上,起了身。  为了避免打扰到舒蔓,他和姚文莉走开了。  “蔓蔓在等您,等了很久您都没有回来。”  姚文莉听厉祎铭这么说,她看向舒蔓,眼底,有愧疚浮现。  “……我出去有点儿事儿,忘了和她说。”  “再忙,您也应该把手机带在身边,找机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告诉她一声。”  厉祎铭一本正经的口吻,看似恭敬,但是姚文莉活了这么多年,吃的盐比他们年轻人吃的饭都多,自然能听得出来他对自己责备的意思。  不自然的脸色上,尽可能浮现开正常,她干笑了两声。  “不会有下次了,这次是个例外。”  “嗯!”  厉祎铭淡淡的回应一声,然后转身,去了客厅那里。  没有避讳姚文莉的存在,他伸出手,将舒蔓抱紧在臂弯中,动作轻柔的拥着她,往卧室那里折回。  舒蔓房间里没有主灯的关系,刚打开房门,门轴转动的诡异声音传来的同时,有一丝光亮,顺着门缝,流溢进卧室里。  浮动着淡淡女儿香的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壁灯,壁灯是温馨,暖绒的淡黄色……  厉祎铭把舒蔓抱进了chuang铺里,立刻有淡淡的光线,落在舒蔓白瓷一样素净的小脸上,在她漂亮的睫羽下,留下两排扇状的剪影。  一盏单薄的壁灯下,厉祎铭高大的身影,盖住了舒蔓落在光影里的面颊,目光落锁她妍丽的小脸上。  看着睡得香甜小女人,面颊平静的落在丝丝光线下,他目光不自觉的放柔下来,连带着嘴角都落下柔和的弧度。  望着巴掌大小脸的女人,五官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他抬手,修长的骨节,刮过她的脸。  感受指尖儿下的细滑,像是丝绸般绕开,他轻轻点着食指,搭在她的鼻头儿上。  睡梦中的舒蔓,感觉鼻头儿痒痒的,下意识的抬起小手想要拨开。  察觉到睡得香甜的舒蔓要拿开自己手的动作,厉祎铭先她一步,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笑弯了好看又深邃的眉眼。  鼻头儿上面痒痒的感觉还在,舒蔓揉了揉自己的鼻头儿,然后小孩子气,接着酣甜的睡着。  最近太过疲倦的原因,再加上今天一整天的折腾,她睡得很熟。  仰着鼻息,红唇间细吐均匀的呼吸,带着几分少女没有长大的娇憨。  眸光落在舒蔓的脸上,没有移开的意思,好一会儿,发觉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失神,他才收回目光,然后替舒蔓掖好了被子,落下一枚轻吻到她的额头上。  继而,转身,离开……  ——————————————————————————  第二天舒蔓醒来的时候,姚文莉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自己。  洗了漱,舒蔓穿着睡衣去吃早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